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46.11啊啊啊,好像打一架啊(3更3)

虎子先时是被打懵了,便没避开。不过他也只容对方那几鞭子,一旦回神,便一把扯住了鞭子,脚下一个扫堂腿,直奔对方脚踝去。

那胡服少年的劲头都在鞭子上,完全没护住下盘,被虎子一脚扫上,“哎哟”一声痛呼,噗通便跌坐在地犬。

鞭子被虎子夺到手里,虎子便踏步上前一脚踩在那少年心口,举鞭子就要抽回来!

双喜吓傻了,连忙上前抱住虎子的手臂:“爷,抽不得呀爷。这是女真使者,朝廷贵客!”

虎子便一眯眼,手中的鞭子停在半空,垂眸望向地上的少年。

他认出来了,不过却不想叫她知道罢了。

——“黄金之女”,爱兰珠。

听见双喜这么介绍身份,爱兰珠躺在地下也瞪起了眼睛:“你听见没有?还不松开我,扶我起来,向我请罪!”

瞧她那一脸桀骜的模样,虎子便更是心下懊恼,想起兰芽彼时在木兰山上与他说过的话,便一把推开双喜,诡谲一笑:“喜子,你刚与我说什么了?呕吼,我什么都没听见。你再与我重复一遍,说什么啦?”

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双喜虽说担心,不过却也听懂了虎子的意思,便咬了咬唇之后,毅然摇头:“回爷,奴婢方才什么也没说呀。踺”

谁让这个姑娘方才那么蹬鼻子上脸,来做客却没个做客的规矩,跳出来就敢抽虎爷的鞭子!虎爷是她一个蛮女抽得起的么?!

虎子扬声大笑,举起鞭子便朝爱兰珠抽了下去!

爱兰珠再盛气凌人,可终究是个姑娘家,一看鞭子落下来,便急忙伸手护住了脸。

身上随便儿,脸不能破!

虎子瞧见了,也终是微微一眯眼,脚尖儿一挑,将她身子给翻转过来,照着她P股便一鞭子一鞭子抽了下去。

她方才抽了他几下,他便都按着数儿回敬回来。

爱兰珠从小哪受过这个委屈,挨完了鞭子便不起来了,趴地下放声大哭,扭头指着虎子破口大骂:“你个乌龟王八蛋!亏我还来看你,亏我见你不在还等你回来,我恨死你了!你有种将来别落本姑娘手里,否则我一准儿亲手阉了你,让你跟你那奴才一样变成个太监!”

嘿!——双喜也忍不住掐了掐腰。这姑娘还真连他一起恨上了嘿。

虎子也不客气,挥完了鞭子,便将鞭子卷巴卷巴,啪地一声丢到爱兰珠脸边儿去,抬步就朝屋里走,冷冷吩咐双喜:“还不送客?”

双喜就也使着性子上前,一点不客气地往起来拖爱兰珠。爱兰珠急了,躺地上手刨脚蹬地将双喜踹一边儿去。

爱兰珠虽说是女孩儿,不过却是从小跟着兄长骑马打猎的;双喜虽说是男孩子,可终究是个阉人,力气上还真就没占优势,让爱兰珠一脚给踹坐在地上,摔得狠了,一时还站不起来了。

爱兰珠坐地上指着双喜就骂:“你个狗仗人势的东西!别看我挨他鞭子,那我心里也不怨他,你却不行!”

这一又急又怒的,一没留神竟然说出了实话来。当瞧见双喜一双眼睛里贼光闪烁,爱兰珠才惊觉失言,赶紧伸手捂住嘴。

悄悄儿地,扭腚儿回头望了虎子一眼。

可是好遗憾,那混账男人非但没有半点反应,甚至脚步都没停下,径自就那么进屋去了!

爱兰珠见在地上再躺着也没意思了,一抹眼泪,伸手抓起鞭子,便抬步追上去。在门口捞着虎子的手臂,死死拽住。

“你,你难道没认出来我是谁?!”.

虎子听得出来,她的嗓音里虽然还有蛮横依旧,不过已经更多的是——悄然的期许。

他便更攒眉,用力甩了几下手臂,却竟然都没能甩开她。

他这才漠然回眸,盯着她那双因期盼和泪水而亮晶晶的眼睛:“你,是谁啊?我从前见过你么?”

爱兰珠面色唰地苍白下来,无奈松了手,慌乱地退后几步。

却又不甘心,站稳了,两手死死攥着鞭子,反倒语气轻轻地问:“你真的,从来就没记得我过?”

虎子漠然轻哼:“有什么奇怪,我觉得我从来就没见过你。”

爱兰珠终于绷不住了,跺脚大叫:“我,我是爱兰珠啊!”

虎子索性转回身来,双手掐腰,满脸的倨傲:“爱兰珠?这么玩意儿?从没听过,也没见过,自然半点都未曾记得。”

“你混蛋!”爱兰珠被气得崩溃大哭,扬起鞭子又要抽他。

虎子这次也没伸手,就掐着腰,眼珠儿幽黑幽黑地盯着她,一脸一身的冷意。

爱兰珠的鞭子便没敢抽下来,停到半空,然后懊恼地硬生生收回来,跺脚又是落泪。

她惹不起虎子,扭头就又冲双喜发脾气:“你!我说你呢!我问你,你们这个院子里还有个长随来着。没错就是我上回来,跟我斗嘴的那个?叫什么,哦,名字里好像也有个‘兰’

的,你去叫他来!我就不信了,你们这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能认得我!”

双喜自然明白爱兰珠是找兰公子呢。

他不慌不忙从地上爬起来,朝爱兰珠嘿嘿一乐:“那可对不住了。那位贵人的身份今非昔比,从前肯纡尊降贵陪着您斗嘴玩儿,如今您可高攀不起了。”

爱兰珠听得更恼:“她究竟有什么身份,还至于是我高攀不起的,你说!”

双喜不敢妄言,目光向虎子望来。

虎子便心下更加烦躁,扭头就走,丢下淡漠一句:“就凭你名字里也敢跟她用一样的‘兰’,你就不配见他!”.

就这么着,兰芽从礼部刚回来不久,还没等皇上召见呢,这秦直碧的事儿、西苑的事儿,就争先恐后地都来了。

司夜染没在,初礼犹豫着,却也怕耽误正经事,于是这便都跟兰芽说了。

初礼说完了却也反过来劝:“公子别理他们,叫他们闹去。他们那点子事儿,怎么都要紧不过您如今的身子去……”

兰芽抿了一盏茶,还是起身:“要是真任凭他们折腾下去,说不定他们真有本事把天给捅漏了。我的身子不要紧,还没到寸步难行的时候。趁着现在还能走能行,我还是先去瞧瞧吧。”

初礼便也只能叹口气,悄然嘱咐双宝好好跟着。

不是他不心疼兰公子,也不是大人走之前没嘱咐过他。可是他明白公子的性子,也更明白无论是大人还是公子,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子上来所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没人能替,也无处可躲.

可是任谁都没想到,初礼这话却都落进了藏花的耳朵里去。

藏花便先了兰芽一步,抢先找见了秦直碧。

藏花是天生的杀手,最善等待时机。因秦越到来,陈桐倚和小窈便张罗着给秦越接风洗尘。陈桐倚做东,在外头定好了酒席,临到要走的时候,秦直碧却请辞,说还剩几天就是殿试,想安静地留下来温书。

这个理由没人能拒绝,秦越便笑着拍拍秦直碧肩膀:“好。白圭你好好用功,喜欢吃什么,待会儿我叫小窈给你带回来。”

院子便幽静下来。

秦直碧看了一会儿书,实在心下翻涌,便忍不住提起笔来,在纸上用细细密密的小楷,反反复复写下“兰”。

就在这时,仿佛一阵风来,门板吱呀一声。

秦直碧心情激荡,也不在乎,兀自地写。

却冷不防哗啦一声,那张纸被人夺了去!

秦直碧这才大惊之下抬头望去。

黑衣的男子,却内衬着胭脂红的中衣,竖起胭脂红的领子。眼角眉梢同样都是胭脂,却偏在左边眼角罩了一片面具。

便是面具,也是纯银打造,看上去不似普通面具厚重,反倒像是一朵簪偏了的花钿。

这般难辨男女的妖精,不是当日将他吊在青州山洞里的藏花,又是谁!

秦直碧便缓缓起身,目光染了凉。

“你,要做什么?”

藏花也没理秦直碧,兀自垂首盯着他细细密密写下的“兰”字看。秦直碧的书法优雅内敛,而又气韵灵动,显示出其人的内蕴深厚而又不乏洒脱的气概。

藏花越看便心下越别扭。

他就算眼角有兰,却也从不敢示人;而这个人却偏偏敢这么明明白白写出来,而且还是这么细细密密写满了这么一张纸!

他凭什么敢!凭什么一点都不心虚!

凭什么……敢做他藏花都不敢干的事?

就凭他,一介书生?就算再是什么连中解元、会元,也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想将他吊起来就吊起来,想用鞭子抽他就用鞭子抽他!他凭什么还有这么大的胆子,啊?

藏花一时心魔骤起,当着秦直碧的面,劈手便将那张写满了“兰”的纸张撕碎,然后毫不留情全都掷到秦直碧脸上去!

满是讥诮地尖声冷笑:“就凭你,也配?!”.

那些碎纸,本来柔软而没有力道,却因为被藏花加了腕力,便一颗一颗全似铁钉,钉得秦直碧面上生疼。

可是他没惊也没怕,只是淡然将那碎纸一片一片的拾起,收拢好,一粒一粒爱惜地夹入书卷中。

藏花便更是大受刺激,从书案上跳过来,一把拎住秦直碧的衣领:“你是故意的,啊?你故意折腾,故意放出消息叫她知道,你故意想让她放不下你,你故意引着她来看你!”

秦直碧静默地盯着藏花。

这个妖精还是当日的模样,一脸的嫉恨,满眼的不甘。这样看来,这一年多过来,这妖精竟然没有半点的长进。

秦直碧便轻轻一笑:“我又何必要故意引着她来?我心里知道,她迟早都会来看我。倒是二爷你,这回又是这般疾声厉色地做什么?”

秦直碧长长舒一口气

:“还要将我吊起来打么?随便。”说着一指头顶的房梁:“依我看,那根房梁够粗,能禁得起我的分量。二爷就将我吊在那上头好了。”

混蛋!

一介书生,半点自保力量都没有的书生,竟然胆敢这么挑衅他!

藏花刹那间怒火攻心,便果然伸手一把扯住秦直碧腰带,跃上房梁,想要将他吊起来!

却正在此时,门外传来叩门声:“秦公子可在?”

是双宝。

藏花大口大口地呼吸。

既然是双宝来了,便必定是兰芽也来了。他此时是该继续还是放下?!

秦直碧反倒更加放松,眯起眼来盯住一连挣扎的藏花:“二爷你定,我是应声,还是不应声?”

藏花狠狠盯住秦直碧,绝望地挣扎。

他不甘心就这么放了秦直碧,否则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便暗更会看轻他……可是他倘若不放下秦直碧来呢,那难道要让她瞧见他在做什么?

若是她瞧见了,是不是会从此蔑视于他?

想到这里,他便忍不住地苦笑。别说她了,此时此地,就连他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了呀!

他都,比不上一个书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