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一四:他们不是狼狈为奸,反而是暗通款曲

“道听途说?你没捡到她今晚说的有理有据,你让朕如何不相信!楼湛,朕现在要你一句话,你到底有没有和朕其他的女儿狼狈为歼去陷害雪儿,你说!”

女皇的态度是强硬的,尤其是她面对着楼湛怒不可遏的询问时,她一巴掌拍在身侧的桌案上,与此同时又一只无辜的茶杯被震落在地,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恰好,在房顶上透过砖瓦的缝隙看到这一幕之际,苏苓也在茶杯碎裂的空当时,迅速将手中的琉璃瓦给抽了出来,而清浅的震动声,也彻底被地面上茶杯碎裂声给掩盖!

楼湛虽然此刻站在女皇的对面,但是从房顶上的高度观看下去,苏苓忽然间感觉楼湛在夏绯绵的面前,好像更像是一只砧板鱼肉,任人宰割!

就连当初他在自己面前刻意所表现出的深不可测,现在仿佛也都随着女皇的愤怒而烟消云散!

这场面,还真是令人浮想联翩!

彼时,楼湛抿着有些发白的薄唇,低垂的眸光在夏绯绵看不到的地方,闪过了某种阴暗,随即当他抬眸睇着女皇时,再次以一种近乎清澈的视线说道:“我没有,随你信不信!”

苏苓当场震惊,这话被他在此情此景下脱口而出,怎么感觉那么违和?!

凭借女皇那种心高气傲的姿态,能忍受的了?

当然,苏苓的怀疑还没从心里落定,紧接着就从房顶的砖瓦缝隙中,看到夏绯绵竟然对此真的无动于衷。

反而在沉默了良久之后,叹息一声说道:“楼湛,希望你没有骗朕!”

“我不会!”楼湛这句话说得相当镇定而且语气也是十足的肯定,而这也让头盔的苏苓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巴掌。

能不能要点脸,她都亲眼看见了,这厮还不承认!

尼玛,这女皇的智商也不高啊!

“好,那朕就信你一次!”夏绯绵的含怒的视线渐渐退去了火光,随即两个人面面相觑,不多时就在这种沉默的近乎有些暧-昧的气氛中,楼湛的一句话,差点没给苏苓吓哭!

“不早了,睡吧!”

话落,苏苓的凤眸还在刺目欲裂中,紧接着就看到楼湛竟相当从容的上前倾身将女皇拉起来,而后两个人就扭抱在一起!

尼玛,她的眼睛要瞎了啊!

这女皇就算保养得宜,但是年岁已经快四十了吧!楼湛,你个臭不要脸的,你别忘了你还是筱雪的未婚夫呢!

即便他们都不承认,但是你们两个这样狼狈为歼真的好嘛!?

问题是,现在已经不是狼狈为歼的问题了,而是原则和人品的问题!女皇和楼湛有一腿?那她还要把楼湛赐婚给筱雪!

夏绯绵,你到底是不是筱雪的亲娘?!

你们两个这样,那何不直接把楼湛赐为皇夫?!为毛要让筱雪接受这二手货啊!

苏苓此时的三观已经被夏绯绵和楼湛彻底击碎又重造!她曾经想过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但是却从未思量过,女皇和楼湛会在一起!

他们两个现在在龙榻上翻云覆雨,那可曾想过这样做,到底将筱雪置于何地?

女皇和楼湛……这个世界简直太尼玛玄幻了!

不是苏苓心里承受能力差,而是千万种事态的发展,都让她对这二人此时一上一下的浮动始料未及!

不过,现在他们采用的,是女上男下的姿势么?这女皇身体看样子不错啊,但是这手法也太狠戾了吧!

只见她接二连三的巴掌往楼湛身上招呼,而且听声音好像彼此都还挺享受,两个歼夫淫妇,太不要脸了!

当苏苓的小心思都已经被两个人的动作给吸引去的时候,对于他们二人暗度陈仓的事实已然能够接受,只不过这第一次看活春宫,还是有点看头的!

这女皇的身材不错,楼湛嘛……暂时还看不到,谁让女皇夏绯绵正坐在他身上,甚至随着女皇的动作,她散开在身后的黑发都不停的甩动着!

咦……怎么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正当苏苓看的起劲,警觉的心思也有所放松的时候,忽然间感觉周围的气息似乎有些冷鸷,明明是仲夏的夜晚,连微风都是暖的,怎么会冷?

“好看吗?!”

脑子还没从龙榻上的场面中回神,苏苓的小脑袋也暂时处于停滞的状态。结果耳边忽然听见这么一声相当低沉的话,随即想都不想,就点头,“好看!”

“什么人!”

苏苓不高不低的嗓音,在寂静的寝宫房顶显得尤为明显,而瞬间从龙榻上传来的惊呼声,也令房顶上的几人瞬间回神!

苏苓面色僵硬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侧的凰老三,眼神里还带着淡淡的责备,她看戏看的好好的,干嘛打扰她!

看吧,现在被发现了!真是闹挺!

“走!”随着凰老三骤然低沉的喝斥了一声,下一瞬苏苓就察觉到腰肢一紧,随后整个人就宛若腾云驾雾般,耳边的风声紧肃,眨眼间已经飞出了不下百米的距离!

是以,当夏绯绵厉喝一声,将未央宫附近的所有禁卫军全部召唤出来之后,未央宫寝宫的房顶上,只剩下一片被人掀开的琉璃瓦,以及渐渐风声鹤唳的冷肃感,其余皆无!

“给朕查!朕到要看看,是那个胆大包天的,敢夜袭未央宫!”夏绯绵站在未央宫的正殿之前,手中拿着由禁卫军交给她的琉璃瓦,脸色相当的难看又阴暗!

在她看来,会做这件事的人,如今不超过三个!至于是谁,她一定要调查出来!

“是!”

禁卫军一声令下,在这一晚整个南夏国的皇宫都不得安宁!

而此时依旧身在龙榻上的楼湛,正袒露着胸膛,腰间盖着棉被,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悬梁上方,正氤氲着一片月光的空洞之处,神色晦暗之际,忽地眸光一紧,随着他腰间所覆盖的薄被轻轻掀开之际,他如同脸色一样苍白的身子瞬间飞身而起,在悬梁上停顿了不到一秒的光景,下一刻再次旋身落定在龙榻上,薄被也恰在此时再次覆盖在他的身上。

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如转瞬即逝,令人毫无察觉!

最终,当楼湛捏着从琉璃瓦片的边缘所摘下来的一片裙摆绣文碎片的时候,眼眸含着冷笑,指尖也微紧!

原来,是她!

“真是该死!”楼湛的指尖还停放在自己的眼前,不多时就听到披着龙袍的夏绯绵,边走进来边咒骂着。

瞬间,楼湛便将指尖上的裙摆碎片藏入软枕下,脸色也很快就恢复自然,侧目凝望着缓步走来的夏绯绵,问道:“抓到人了吗?”

夏绯绵目光阴冷,睨了一眼楼湛,便坐在一侧的桌案上狠戾的说道:“即便现在没抓住,朕也相信很快就会知道她是谁!你先回吧,最近几天就不要来了!”

“好!”

楼湛说着就缓缓坐起身,拿起一侧凌乱堆放的衣物,不疾不徐的穿上之后,再夏绯绵依旧暗自生气不察之际,修长的指尖快速的在软枕下掠过,快的令人毫无所觉!

穿戴整齐之后,夏绯绵看着楼湛不算强健的体魄缓步走出未央宫后,紧绷的脸颊上也闪过一抹嫌弃!

她这一生,地位尊崇,虽然身为南夏国的女皇,但是对那种外形俊朗体魄高华的男子依旧有着情有独钟的情绪。

可惜,这楼湛看起来就是个病秧子,甚至包括她所有后宫内的侍夫以及皇夫,都是过于温雅的男子,这种肉吃多了,有时候也会腻人!

“悦嬷嬷!”

坐在寝宫内静默了半饷后,夏绯绵忽地轻声唤了一句。

很快,被传唤的悦嬷嬷便从偏厅叠着碎步快速走来,站在面色不佳的夏绯绵身前,躬身说道:“陛下!”

夏绯绵闻声抬眸睇着一身朴*官衣着的悦嬷嬷,随后单手撑在太师椅的扶手上,并揉着眉心,略显疲惫的问道:“那尘王妃,今晚可有什么动作?”

悦嬷嬷立马回答,“回陛下,今晚她回到行宫之后,果然又去了太女的寝宫,但是好在女皇英明,早早将太女关了起来,以至于她在行宫内盘踞许久,也没找到太女的踪迹,据说没多久她就回了行宫!”

“据说?”听着悦嬷嬷的回报,女皇夏绯绵的目光忽然冷冷一闪,渐渐眯起的眸光觑着悦嬷嬷,旋即冷笑道:“也就是说,负责监视她的人,并未亲眼看到她回了行宫?”

“这……陛下,臣下这就去查证!”

悦嬷嬷也有些心惊,说着就作势要往未央宫门外走去,而下一刻却被夏绯绵直接开口阻止,“不必了!你去派人盯住她身边那两个婢女的动向,必要的时候,拿下她们也未尝不可!”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