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一三:我没有躲,我一直都在

“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是早答应我的话,我也不会擅自做主来了南夏国!说到底,还是怪你!嗯,对,就是怪你!”

苏苓明知道自己的心虚,可是小脾气一上来,本想说点好听的,结果硬生生被她给扭曲成这样,苏苓,你也是没谁了!

凰老三在黑暗中双眸炯炯的看着身下的小女人依旧在呲牙咧嘴的反驳着,心里不由得升上一股子暖流。

普天之下,能够和他这样较真的,可能也就是她了!

可是,偏偏他独爱又享受她这样的执拗的表情和做派,爱到深处无怨尤,说的是不是这样的道理?!

一瞬间,凰老三感觉这一路上的疲惫和无力都被苏苓的娇俏模样给替代了,心下一紧,情不自禁的抬起苏苓的下颚,下一瞬就直接攫住了她还在不停念叨的小嘴!

瞬间,漆黑的寝宫内,只剩下苏苓的呜咽声,而凰老三的手臂强有力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也许是两情渐渐相悦,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苏苓的双手也情不自禁的环住了他的脖颈,仰着头承受着他辗转悱恻的拥吻!

当片刻之后,凰老三放开苏苓,虽然在黑暗之中,无法清晰的看到苏苓的脸蛋是如何的娇嫩如花,可是两个人都带着喘息的望着彼此渐渐染上浓情蜜意的双眸,而苏苓这时也才发现自己竟然不要脸的搂着他!

这样的肢体动作,在她看来应该是情侣或者夫妻之间最简单不过的相拥,可她也说不上为何,明明与凰老三接触过那么多次,但两人之间一旦发生点任何脱线的举动,就总是让她心乱如麻且狂跳不止!

她的灵魂,早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了,可是在这上面,她感觉自己的表现就像个傻子!

如此想着,苏苓感觉有些尴尬的想要将自己的手臂拿下来,但动作刚起,凰老三立马抓住了她放在自己脖颈边侧的手腕,额头也微微前倾,抵住苏苓的时候,嗓音低沉的问道:“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难道我对你所说的话,还有做的那些事,到现在还不能让你放下心里对我的戒备吗?”

这一声似乎有些委屈的语气,也成功让苏苓的动作顿住,随即掀开光泽闪烁的眸子,一眼就望进了凰老三深邃的瞳孔之中,心跳又漏了一怕!

诚如凰老三所说,她好像的确一直在闪躲,而且不论他怎么进攻,她每次都能给自己找到合适的理由去拒绝他的攻势!

彼时,见苏苓沉默,凰老三黯然喟然一声,随即再次将她禁锢在怀里,下颚也抵在她的头顶上,掌心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低声说道:“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其实在感情的世界里,凰老三也是个没自信的主!不管他在外界表现的多么狂妄霸道,可是在这一次深陷到苏苓的情海之中,却是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着。

虽然他很想问问苏苓,到底对他是什么感觉!可每一次话到嘴边,又被他自己硬生生的压下去,因为他害怕所听到的答案,并不是所想象的那样!

毕竟,从没有尝试过,所以更加害怕失去!

而且,别看苏苓平时小聪明很多,但是在这种事情里,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也是毫无经验,甚至连*之间最简单的一些举动,她都察觉不到!

这一点,让凰老三倍感焦虑,且力不从心!

“凰老三,我没躲啊!我一直都在!”两个人各怀心事,而苏苓也从凰老三的语气中听出了他的无力感,在沉默良久之后,苏苓终于鼓起勇气,从他的怀里抬眸,望着他低柔浅语了一句。

而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在瞬间就让凰老三感觉自己正在跌入谷底的心情即可复苏!有时候,看似一句不重要的话,却往往能够改变很多事情。

凰老三是内敛的,但是同样在她听见这一番话之后,从他手臂上传来的力量就足够证明他有多么的激动。

甚至在下一刻,苏苓感觉自己的腰肢都快要被他给勒断了!

但是,痛并快乐着,有一句话是不是这么说的?!

两个人在南夏国漆黑的寝宫内相互依偎着,而苏苓也就在当下,做了一个决定,她是喜欢凰老三的,而且在越来越多的接触次数中,她自己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所有的目光甚至是思绪里,都被他侵占的所剩无几!

既然如此,在她如今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凰老三对她的情谊时,又何必强装坚强的一个人面对所有,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自己终身相伴的良人。

至于什么社会教条,什么身份桎梏,她也终究可以先抛到一边!如果说凰老三将来终究还会爱上别人,那也是她识人不清。

但最少在当下,他并未对其他任何女子表现出和自己这样亲密的举动,包括赫连锦瑟的存在,他也给出了很合理的解释!

那么,就在一起吧!

苏苓想着想着,就感觉自己搂着凰老三的手腕已经渐渐摩挲在他的黑发之中,越来越贴近的感觉,就仿佛让她这样一缕浮萍,终于找到了停靠的港湾,而从他臂膀上所传来的力道和强健,也给足了她应有的安全感!

“你什么时候到的?”在沉默的光景中,享受着彼此相拥的暖意,但很快苏苓就必须强迫自己面对现实。

因为现在筱雪的下落不明,也许女皇夏绯绵不会真的对筱雪做什么,可是短短光景中,筱雪就不见踪迹,这件事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到来而给筱雪带来任何伤害。

那样的话,她会自责一辈子!

听到苏苓的话,凰老三目光一冷,“刚到而已!”

“那你也没看见筱雪?”苏苓瞬间就推开凰老三的身子,面色上也一筹莫展的仰头看着他。

连凰老三都没看见筱雪,那究竟她被女皇给带去哪里了?这南夏国的皇宫这么大,她要怎么找?

而且现在她最担心的是,女皇故意将筱雪藏起来,为了就是等到成亲的日子一到,直接安排筱雪和楼湛成亲。

凰老三放开苏苓之后,扣着她的指尖拉着她往寝宫内侧走去,在没有得到他回应的时候,苏苓感觉自己心里更加慌乱无措。

被凰胤尘拉着往寝宫偏殿走去之际,苏苓一门心思都想着筱雪,所以在她察觉到凰老三身形一顿,一抬眸之际,就看到身前一个大红色锦袍的男子,正站在偏殿边首,望着他们二人似笑非笑。

而让苏苓较为惊讶的是,这人的脸上还带着银色的面具,而且只露出下边薄唇的位置,其余的地方都被面具所掩盖,这也让她很难辨别对方的身份。

只不过,现在的人都这么喜欢大红色么?她已经见过苏煜和权佑擎都比较钟爱这样张扬的颜色,结果现在又多出一个不知名的男子,你们以为在选美吗?

“他是谁?”苏苓侧目看着凰老三,诧异的询问着他。

而对面的男子,在听到苏苓的话后,薄唇骤然一笑,“你们两个*够了?”

此话一出,立马给苏苓造了一个大红脸。这人谁啊!能不能别戳人痛楚!还能不能有点同情心!

显然,凰老三和对方是旧识,只见面对红衣男子戏谑,他神色自若,反而挑眉凝望着他,冷冷的说道:“有时间管本王,你还不如想想怎么救你的心上人!”

苏苓:“(⊙o⊙)!”

他的心上人?这话怎么感觉有点诡异?现在他们都身在南夏国,需要营救的人只有筱雪,难不成……

“你喜欢筱雪?”苏苓想都不想直接就将这话给问出了口,而那男子虽然看不到他的容貌,但是露在外面的薄唇似是微微抽搐了一瞬,甚至那双被覆盖在面具下的双眸,还狠狠的剜了凰老三一眼!

这情况,她是不是有点多余了?!

等等!

虽然苏苓对于这男子的出现感觉到十分诧异,但是心细如尘的她,在细细品味之后,还是感觉这男人的嗓音有些熟悉。

但他绝壁可以压低或者改变了声线,不然如果是正常说话的话,说不定她能从声音中听出少许的端倪!

搞什么?都这么神出鬼没的,还特意带个面具,没脸见人还是怎么着?!

是以,在苏苓越是诧异所以她的目光就不期然的全都落在面具男人身上的时候,站在她旁侧的凰老三显然不高兴了。

在苏苓还没辨别出这人熟悉的身高和同样熟悉的薄唇来自何人时,眼前一黑,就见凰老三顶着宽阔的肩膀已经挡在了她的身前,同时开口说道:“你先回去吧!南夏国的皇宫里面,暗卫也不少!眼下我们去调查筱雪的情况,有消息我会派人通知你!”

“你让谁通知我?临风玉树他们也来了?”到目前为止,苏苓对于凰胤尘的能力了解,也仅限于他身边四个比较能作妖的暗卫。

所以他这样一说,苏苓理所应当的就想到了他们几个!

但下一刻,在苏苓噙着明显疑惑的眸子中,却见到凰老三的视线闪烁了几分,随后竟故作神秘的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先回去,听话!”

苏苓:“……”

要不要用这么诱哄式的语气来哄骗她,当她是小女孩呢?!

烦人!

不过,这话听起来倒是挺舒心的,她就勉为其难的听话一次吧!

*

当苏苓在凰老三和面具男人的目送下,缓缓走出寝宫后,偏殿内的二人才面面相觑,面具男人随后便将脸上有些碍事的面具摘了下来,同时望着凰老三,微微叹息一声,说道:“你直接说出口,也不怕引起她的怀疑?”

“本王说的,不正是你的心里话,既然都喜欢了,还怕别人知道?”凰老三反将一军的态度,让对方瞬间无言以对!

两人同样丰神俊朗的外表下,其实都有一颗为了心爱之人甘愿犯险的决心!

在筱雪的寝宫一无所获之后,本想着直接回到行宫,但是怎么想苏苓都感觉不甘心!筱雪到底去哪了!

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她和花凝花裳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还在那寝宫距离行宫之间也不算太远,只不过她要回到行宫的话,就势必要经过未央宫附近。看来她要更加小心一些了!

但也许是因为凰老三的出现给了苏苓足够的信心,也可以说他的到来让苏苓感觉到她不再是一个人。

所以这回程的路上,步伐也不由得轻快了许多!

忽地,前面一阵急切又凌乱的脚步声从一侧的宫道上传来,苏苓闻声立马就将自己隐藏在黑暗的拐角处,眼神也炯炯的看着前方。

果然,很快就从宫道上走出来八名男仆,而且他们此时还抬着一辆金黄色的步辇,单从步辇的华贵外观来看,不用说也能够想到这金黄色只有夏绯绵才能使用。

不过这么晚了,她这是要去哪?难不成要夜访筱雪!

尼玛,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这女皇,真特么歼诈!

苏苓理所当然的想象着步辇中所落座的人,甚至她从未考虑过,这步辇中的人压根就不是夏绯绵!

也许是因为抬着步辇的男仆身手一般,加上在安静的夜晚,他们的脚步声十分燥人,所以苏苓谨慎的跟在后面的举动也并未被发现。

但是,当苏苓随着步辇一起停在了未央宫后方的寝宫时,苏苓正躲在不远处的石灯后,紧盯不放着。

看样子,这女皇是要回寝宫休息了?难道方才她和凰老三见面的光景中,夏绯绵已经偷偷的和筱雪见过面了?

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苏苓如此想着,就不禁暗恨的紧紧扒着石灯的边角,但是当她亲眼看到从步辇内走出一名男子,而且身形和举止又是那般熟悉的时候,那景象差点没把她闪瞎!

楼湛?!

卧槽,大新闻啊!楼湛竟然深夜乘坐女皇的步辇来到未央宫的寝宫,这是要干啥?

他们俩果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对不对!

小心思开始不停起伏的苏苓,眼看着穿着披风的楼湛正缓缓走下步辇,正往寝宫的方向蹒跚而去。顿时,苏苓眼眸中精光大绽,随即举目四望,以石灯作为隐藏,将周围的地形都收入眼底。

这石灯后面就是一片九曲回廊,目光渐渐向上,苏苓就发觉回廊的尽头所连接处,恰好就是寝宫的飞檐琉璃瓦的房顶。

好,既然看到了不该看的,她正好也可以证实一下,楼湛和夏绯罗的关系,究竟不可告人到什么地步!

趁着男仆正在整理步辇,且开始抬着步辇往回走的时候,苏苓旋身就从石灯后面快速的闪到了回廊一边。

她知道楼湛的功夫应该也是相当高深,但是这厮善于隐藏,所以她也不敢过于冲动。好在有男仆的脚步声掩盖了她的动作所发出的声音,所以在回廊中,苏苓一把就将裙摆系在腰侧,笔直的双腿微微后驱,随即身形如灵猴般直接就借着回廊的凭栏攀上了房顶,而后在她匍匐在琉璃瓦上,正好居高临下的观看到楼湛已然步入了未央宫的寝宫,这下苏苓猫着身子,踮着脚尖,沿着回廊的房顶直接就快速的到达了未央宫寝宫的上方。

楼湛深夜来此,绝壁不是那么简单的!

在房顶上之际,苏苓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气息,甚至每走一步,都尽可能的不发出声音,未央宫的寝宫占地面积很大,短时间内苏苓无法辨别究竟楼湛身在何处。

只能尽量的贴近琉璃瓦,仔细的聆听房顶下面的声音。

终于,当苏苓伏在房顶右侧正要倾听时,忽然间就听到一声茶杯碎裂的清脆响动,几乎是同一时间,苏苓立马将自己调整了一个姿势,匍匐在琉璃瓦上,轻轻的抽动一块砖瓦,而寝宫下面也瞬间就传来一声咒骂:“该死的,究竟是谁给她的胆子!”

这声音,是夏绯绵无疑!

紧接着,苏苓的瓦面还没有彻底抽出来,就听到了楼湛开口,“女皇,莫要生气!这件事她也许是道听途说,不能作准!”

“道听途说?你没见到今晚她说的有理有据,你让朕如何不相信!楼湛,朕现在就要你一句话,你究竟有没有和朕其他女儿狼狈为歼去陷害雪儿,你说!”

**********

今天的两更合并为一更,少了一千字,明天补上!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