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一零:气场强大的南夏国女皇

苏苓眼看着未央宫内,那张和夏绯罗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脸颊,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生都黑暗了!

若非是亲眼看见女皇,或许她早已经忘了夏绯罗和南夏国的女皇乃是双生姐妹!但是仔细观察下,苏苓仍旧发现,南夏国的这位女皇,比之夏绯罗似乎要更加的霸气,甚至她的那双眸子,在每每流转间,都透露出决然的冷光和犀利,帝王之姿尽显!

而夏绯罗和这位女皇相比,到是显得温雅了不少!

这人呐,果然是不能比较的!

“你就是齐楚国的尘王妃!”坐在未央宫上首的女皇,居高临下的看着苏苓,而彼时悦嬷嬷早已经走到了她的身畔相随!

苏苓目光镇定如常,不卑不亢的抬眸与女皇对视,暗暗颔首后,以清脆悦耳的嗓音说道:“齐楚国尘王妃见过女皇!”

不可否认,这女皇一举一动甚至是一言一行都带着相当强大的气场和霸气!但见她一身明黄色绣龙纹黄袍落座,秀发全部以金冠束在头顶,额前还垂荡着金冠的金珠随着她开口说话微微荡漾着。

精致华贵的妆容给她的冷静孤傲平潭一抹尊贵,而且也许是她常年紧绷的态度,所以让她的脸颊看起来没有一丝皱纹,而且浓妆掩盖下的肌肤似乎依旧很白希。

彼时,她眸光似火,精湛且深邃的细光一瞬不瞬的看着衣着朴素的苏苓,淡淡的讥诮似乎也从眼尾处划过。

“来人,赐座!”

女皇带动宽大的袖袍轻扬手臂,随后很快便有男仆上前,在未央宫下首的位置摆放了一张雕龙飞凤的太师椅,奢华气派毋庸置疑!

待苏苓从容落座之际,女皇和悦嬷嬷几不可察的对视一瞬,两人的眼中似是都划过眸中深意。随后,女皇微微转眸,觑着苏苓淡然的脸颊,骤然问道:“听说尘王妃和太女雪儿的关系不错,可有其事?”

苏苓闻声点头回答:“女皇明察秋毫!苏苓的确和太女殿下的关系融洽,所以今日直接来了南夏国,本想和殿下叙旧,没成想叨扰了女皇,是苏苓的罪过!”

场面话苏苓也能够说的很圆滑,这女皇一打照面她就知道,肯定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因为从她的气度包括那份急欲掌控一切的做派来看,她这次无声无息的前来,似乎已经让她有所戒备了!

苏苓话音落下之后,女皇但笑不语,反而看着身侧的悦嬷嬷微微示意了一下,而后在苏苓略有疑惑的神态中,悦嬷嬷径直走下了上首,很快就消失在未央宫的大殿中。

是以,此刻整个大殿就剩下女皇和苏苓面面相觑,其他的宫人则全部静候在偏殿。而沉默的气氛中,苏苓直觉上有什么事要发生,正当她这样的心思还没有落定之际,在未央宫大殿的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

闻声苏苓转眸,刹那间当楼湛那张依旧苍白无色的脸颊映入眼帘之际,她的唇角不期然就闪现出一抹嘲讽。

“咳咳,尘王妃,又见面了!”

楼湛永不离身的白色手绢依旧被他握在手中,而在说话的当下,还虚弱的掩着薄唇轻咳了一声。

见到楼湛,苏苓其实没有半点惊讶!只是让她有些猜测的是,难不成当初楼湛从齐楚国离开后,并未回去楼越,反而是直接来到了南夏国?

那他和女皇之间,到底是什么时候相识,又或者他们之间或许早就有所关联了?

“原来是楼七皇子,没想到齐楚一别,这么快又见面了!”苏苓的话中有话,自然她也不管女皇是否会对她的话有所忌惮,可面对楼湛这个居心叵测的小人,她就是无法和他正常说话!

而且,在苏苓心里,她一直觉得,女皇会让筱雪娶了楼湛的事情,一定和他本人有关!仔细想想,他一个楼越国的皇子,就算是庶出,可毕竟也算是高贵皇室,可如今竟然会屈尊降贵的嫁给南夏国的太女,甘愿沦为女子之下,换了谁也不可能不怀疑的!

楼湛听到此话,苍白的脸色哂笑了一瞬,而后便如入自家门径般,落座在由男仆所准备的椅子中。

甚至,楼湛出现的时候,女皇还没有开口,男仆就已经自发的准备了椅子,这说明什么?

“没想到阔别多日,竟然和尘王妃又在南夏国相见,不得不说你我缘分匪浅呢!”楼湛这话足以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虽然苏苓明白,他是故意要这样说,但是目光流转之际,她俨然已经看到了女皇脸色微变的神态。

楼湛,想害我?你太嫩了!

苏苓拢了拢耳边的秀发,面对楼湛和女皇双双紧盯的目光,没有半点惊慌,依旧从容不迫的笑道:“谁说不是呢!当日齐楚相见,我家王爷本还想着和楼七皇子叙叙旧,结果没想到七皇子竟无声无息的离开,说起来我也应该询问一句,当日那位和你一同离开的皇女,如今可还健康?其实你也不能怪我家王爷,毕竟当时他不知道那位皇女的身份,所以误伤了她,也在所难免!”

一瞬间,苏苓敏感的发现,从上首女皇的身上所传来的戾气几乎浸染了整个未央宫。这一点也让她心里微微哑然,看样子女皇应该是不知道有其他的皇女到达过齐楚的事情!

当然,脸色瞬息而变的也包括了楼湛,他似乎没想到苏苓会将那日的情况说出来,况且那晚他根本没有现身,也根本不曾想过苏苓会认出他的身影!

既然没有现身,他也就无需承认!

楼湛很快就将面色上的阴暗收敛在一片平波不惊的情绪之下,随后还刻意表现出诧然,看着苏苓而后又望了望女皇,说道:“王妃此话何解?在下身在齐楚的日子中,除了太女殿下之外,并未见到其他的皇女,你这样说岂不是要让女皇误解!”

“哦?是吗?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吧,我还以为那个说要在筱雪回程的途中暗害她的皇女,和七皇子是旧识呢!既然不认识,那你就当我没说!”苏苓笑得一脸诚恳,甚至还挂着自责,但是不论表象如何,女皇和楼湛都不是良善之辈,又如何听不出她语气中别样的深意!

“竟有此事?”女皇在沉默了半饷后,才接过苏苓的话,很明显她对于有人要伏击筱雪的事情,非常在意!

苏苓展眉含笑,凝望着女皇时,微微挑眉,“女皇竟然不知道?听闻太女殿下这次在回国的途中,一共遭遇了五波人马的伏击,不过可能是殿下不想让女皇担心,所以没说吧!而且当初在齐楚国遇到的那位皇女,是被我家王爷给打伤了,不过这事还希望女皇恕罪,毕竟当初她要害我,所以我家王爷护妻心切,情有可原哈!如果女皇想要调查此事,不如可以从南夏皇女中,最近可有人受伤一事开始调查!”

其实苏苓在说话之际,双眸也一瞬不瞬的看着女皇的神情,只不过最终她也不得不承认,这女皇确实是个老谋深算的主,也许是浸淫高位的时间久了,所以早就形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沉着,以至于无论她怎么揣摩,都无法参透她此时一成不变的态度!

有些难办了!

她相信,如果这女皇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都得知她来到齐楚的消息,那么若是她想要调查筱雪遭遇刺客的事,是不可能查不出来的!

更何况,当初凰老三给那个皇女的打击可谓是相当沉重的,有人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算想要刻意掩饰,也必定会露出马脚!

这些,她猜测也许女皇都心知肚明,剩下的就看她对此事究竟抱有什么样的态度了!

“哦?这事朕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尘王妃能否明确告诉朕,那位皇女究竟是谁?若你所言属实,朕一定会对她严加惩治!绝不姑息!”

女皇在表明态度的时候,眼眸中闪现的狠戾绝非做戏。但正因为如此,苏苓心里更加担忧,她究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如果女皇真的不知道这件事,那么此举便能够说明她对筱雪的态度还是有关怀的,但如果她早已知晓,却还在和她如此虚与委蛇,那么这位女皇的态度,就值得深思了!

原本苏苓不喜欢和他人过度的工于心计,可是面对南夏国女皇夏绯绵的时候,她又不得不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一个能够逼迫自己的女儿娶夫的女皇,她的心该有多么狠辣?而且,可以说整个南夏国,最不缺的应该就是皇女!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