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零九:南夏国这么有钱嘛?

“殿下,女皇要召见尘王妃!”

门外的花凝声音透露着急切,而寝宫内的苏苓和筱雪,闻声互相对视一瞬,两个人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从筱雪的面色中,苏苓也能够察觉到,她对此事的抵触心理!

筱雪缓缓从椅子中起身,目光隐晦的直视着苏苓,随即沉默着,神色也不停变换!

自然看出了她内心的担忧,苏苓水灵灵的眸子划了两圈后,菱唇翘起无谓的弧度,走上前拉着她微凉的指尖,低声说道:“没事,我既然来了,怎么着也得去参见一下女皇!有没有水,我要捯饬一下!这一路上,我翻山越岭遮掩容貌,还不就是为了来赔你这个死鬼!”

即便到了此种境地,苏苓依旧以调笑的语气来缓解筱雪内心中的紧张和忧虑。而闻此才惊讶回神的筱雪,仔细的凝望着苏苓的脸蛋,这才看到她平素白希的脸颊此时竟略显黝黑,且还形状完美的凤眸好像也不太对劲!

也许是被最近的事情扰乱了心神,筱雪这会才惊讶的发现了苏苓的伪装!

暗暗的点点头,筱雪转身走向了一侧的屏风之后,亲力亲为的帮苏苓准备梳洗的温水,而苏苓看着她明显沉闷的背影,也无奈的摇摇头,随后走向了殿门,拉开房门的一瞬,就看到花凝的脸蛋上相当肃穆的神色,还不待苏苓说话,她就发现花凝眼神对着身后的位置一闪,红唇也瞬时抿着一条弧线!

见此,苏苓还来不及顺着她的肩膀往她身后看去,结果就听见一声略显苍老的话从她身后传来,“想必,这位就是尘王妃吧!”

话落,苏苓便看到一名年纪约莫近五十岁的老嬷嬷,从花凝的身后缓步走出,而这时候花凝见苏苓抬眸,立马介绍道:“尘王妃,这位是女皇身边的首席女官,悦嬷嬷!”

苏苓闻言对着悦嬷嬷点头,“见过悦嬷嬷!”

此刻,这位悦嬷嬷正站在苏苓的面前,以一种难以揣测的目光对着苏苓上下打量着,不多时便开始和苏苓寒暄,“女皇听说尘王妃突然驾临,为此颇为惊讶。所以特意命本官前来有请王妃去未央宫一叙!”

“好!有劳悦嬷嬷,但能否稍候片刻,既然是面圣,本王妃总归要简单梳洗一下,以防冲撞了圣严!”

苏苓和悦嬷嬷彼此双双虚情假意的寒暄了几句后,苏苓便对着花凝会意了一瞬,随即就再次将殿门关闭,而此刻筱雪也已经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脸色更加隐晦难测。

很显然,苏苓和悦嬷嬷的对话,都被她收入了耳中!

“没想到母皇对你这般看中,竟然让悦嬷嬷来相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筱雪的语气和表情,不难察觉到她的暗讽。

在苏苓简单的将脸蛋上的伪装清洗过后,走出屏风便见到筱雪有些失神的坐在太妃椅中,甚至连她走过来都没有发现!

眼看着筱雪的脸颊似乎比以前更加消瘦,苏苓也感觉到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可谓是巨大的,伸出食指微微戳了戳筱雪的脸蛋,旋即她扬起一抹讪笑,说道:“你别想那么多,现在我已经身在南夏国,而且凭借你女皇的手段,如果想不让她知道,也是不可能的!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有什么事咱俩一起扛着,大不了……大不了……”

“大不了,我这太女不当了,以后跟你混吃混喝?!”筱雪嘴角苦笑了一瞬,紧接着就将苏苓未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要不说,真正好到一定程度的情谊,是心灵相通的!

苏苓对筱雪的话很明显是不置可否的态度,但是诚如筱雪所说,也就是她心中所想的!

这太女的地位,在外人看起来风光无限,但是其中所隐含的桎梏,却是他人所看不见的!如果权利地位真的有那般辉煌,筱雪现在就不会如此身不由己的被软禁在寝宫!

“你先虽悦嬷嬷去未央宫吧,如今母皇的命令,我是不能走出寝宫一步的!所以我不能陪你,但是不管别的,你一定要保证好自己的安全!这里是南夏,很多事不如齐楚国那般明朗,你懂吗?”筱雪细心的叮嘱苏苓,现在她的处境,对她来说简直是一种非人的折磨!

也正因如此,苏苓的到来,反而让她更加忧心忡忡!她不明白母皇深夜召见她到底所为何事,但总觉得母皇不是做无用功之人!

“行了!你以为我是你呢,做事都不知道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如果换做我,说不定我会先答应你母皇的要求,反正成亲的日子还没到,至少能留个自由身去调查那些阴谋阳谋!我先去了,你在这等着我!”苏苓说完就将右手搭在了筱雪的肩膀上,并微微用力给她以信念的支撑。

随即,苏苓整理了一下裙摆,便动身都想了殿门,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总之在苏苓即将拉开门扉的一霎那,心头忽然间失速的颤抖了几下,而这样的感觉也让她毫不犹豫的回眸再次看了一眼筱雪,两人对视之际,彼此之间的情谊再次得到了升华!

当苏苓努力压下心头突然袭来的慌乱感,走出殿门后,在花凝的注视下,便随同面带哂笑的悦嬷嬷走向了未央宫!

而此刻,苏苓还不知道,这一晚,险些成为她和筱雪有生之年的最后一面!

南夏国的皇宫深院中,到处都充斥着妖娆魅惑的男子,哪怕苏苓再不想看,可目光所到之处,依然无法避免的看到这些让人浑身颤栗的场面!

彼时,走在苏苓身侧且目光毒辣的悦嬷嬷,似乎也发觉到苏苓情绪上的变化,不由得边走边说道:“尘王妃应该是第一次来南夏国吧!”

苏苓点头:“没错!”

“那不知尘王妃此次前来南夏国,可是有什么要事?本官也不曾想过,尘王妃竟只带了两名丫鬟而来,看样子王妃倒并非是个注重细节之人!”悦嬷嬷的话说的相当隐晦,而且语气中似乎还带着淡淡的轻嘲。

闻声,苏苓凤眸微侧,恰好与转眸的悦嬷嬷相互对视,一瞬间两人的目光中似乎都噙着对彼此的打量和忖度,随即苏苓菱唇一讪,道:“悦嬷嬷所指的细节难不成就是出行的阵仗?说到这里,可能是咱们所生存的国家不同,咱齐楚国虽说是泱泱大国,但也不至于出门就必须奢华气派。而且,当初就听太女说过,南夏国的风土人情别具风味,所以这次恰好利用闲暇时间,想来观光一番!没有提前告知女皇,倒的确是苏苓的失误!”

“呵!尘王妃果然识大体,南夏国的风光自然是独秀,本官也听闻王妃乃是齐楚相爷的千金,没想到竟如此节俭,本官受教了!”

悦嬷嬷的话听不出究竟是褒义还是贬义,但在苏苓和她简单的接触中,也不难发现这悦嬷嬷也是个心机深沉的主,说不定现在她和自己的这番谈天,都不过是抛砖引玉罢了!而且她可不认为,能够成为女皇身边的首席女官之人,会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王妃,请吧!”

转眼之间,未央宫已经近在眼前,苏苓抬眸之际,顿感有些刺目!打从她进入南夏国皇宫开始,就感觉到这位未曾谋面的女皇,必定是个相当奢华的主!

整座皇宫的飞檐回廊之顶,皆是一片奢华贵气的琉璃瓦所铺设而成。哪怕在月色朦胧之下,这琉璃瓦依旧闪烁着熠熠光芒。

而这,也仅仅是皇宫的外部。此刻,正站在未央宫长达百级的台阶之下,哪怕还有段距离,苏苓也能够清晰的看到从未央宫殿门内传出来的夺目光芒。

这得用多少夜明珠才能达到的效果?

南夏国这么有钱吗?

不过,这台阶整这么高,这女皇身体应该不错吧!每天爬上爬下,也真没谁了!

苏苓虽然这么想,但她哪曾知道,女皇每天进入未央宫,都是由专人抬着皇辇出入。当她和悦嬷嬷好不容易上了这么高的台阶,一回身的功夫,瞬间就能够将整座南夏国的皇宫收入眼底。

尤其是在此刻月光荏苒的夜色中,那种恢弘大气金贵无二的场面,还真是令人有一种自己是天地主宰的感觉!

南夏国女皇,以此就能够看出,她对权利的痴迷,怕是已经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而可怜的筱雪,怕是也成为她趋炎附势的工具了!

殿门内射出的光芒依旧很夺目,当苏苓刚迈过门扉处的鎏金门槛时,一抬眸见到上首女子,差点给吓蒙圈了!!

这张脸,好熟悉!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