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零八:被软禁在寝宫内的筱雪

马车缓缓在花裳给苏苓讲解的过程中,抵达了南夏国的京城皇宫!甫一走下马车的苏苓,立马就感觉到一阵古朴肃穆的气息扑面而来!

入目的几乎高耸入云的皇宫城楼,平白给这样黑暗的夜晚,增添了几分庄严嶙峋之感!

“王妃,请跟我来吧!”

花裳随着苏苓的目光看去,见她看着皇宫城门微微入神,对此也并未意外!因为但凡初次来到南夏国皇宫之人,都会被皇宫的大气摄了魂魄!

而这,也是她们女皇一直所追求的卓越!只希望,等稍候进入皇宫后,尘王妃还能如此淡定。

正如花裳所想,在进入皇宫走过第一排门楼之后,苏苓已经有些哑然了!如果说在街头所看到的女尊男卑的场面已经够她咂舌的,那么现在皇宫里面所表现出的阴盛阳衰之景,才是真正的女尊!

入了夜的皇宫深院中,处处可见穿着艳丽的男子,被一纵男仆簇拥着,妖娆的举止和魅惑的姿态,早已脱离了苏苓对男人的认识!

相比之下,就算权佑擎长相够妖孽,可是他所表现出的男子俊朗气概,依旧是遮掩不住了!可这南夏国的皇宫里面,搔首弄姿之人,清一色全都是男子!

这场面,真是醉人!

“王妃,这边走!”

当苏苓还沉浸在皇宫深院里的妩媚的男人所惊了心神之际,花凝和花裳已经走在了她的身前,并示意着前方的一座恢弘殿宇,随即率先走去!

醒了醒神之后,苏苓可以目不斜视的前行,她感觉自己不能再看那场面了,否则她可能会做噩梦!

至于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碧娆和包小三,也是瞠目结舌的看着皇宫里的一景一物,早就忘了身在何处,只能机械的跟在苏苓身后,边走边看!

筱雪的寝宫位于南夏国皇宫后亭的最前方,从紧邻着前朝殿堂的位置来看,女皇对筱雪的态度,应该也是颇为重用的。

当苏苓随着花凝和花裳的脚步,距离筱雪的寝宫越来越近的时候,就察觉到这周围忽然间变得冷肃的气氛。

甚至,通过她谨慎的观察下,也发现如今这殿宇周围,竟然布满了守卫,甚至她一路走来,就已经看到了两队的女卫在不停的巡逻!

这真是软禁的节奏?

筱雪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听话了!

“王妃,这里就是了!殿下正在里面等着你,也许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花凝带着面含欣慰的看着苏苓,当初在齐楚的时候,她们就知道殿下和这位王妃的关系是极好的!

只是没想过,如今这尘王妃竟然真的不远万里从齐楚赶来,单凭这一点,她们身为殿下的贴身护卫,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并且决然相信她!

“好!”

苏苓在花凝的指引下,直接走向了筱雪寝宫的大门,而碧娆和包小三一见此情景,正想着跟上时,就看到花凝对着二人摇头,随后他们便被花凝引领到寝宫不远处的厢房暂时歇息。

彼时,头顶墨色的天空之上高高的圆月盘踞,苏苓站在寝宫大门之外,似乎透过房中明亮的夜明珠还能看到有人影正在来回的行走着。

慢慢的吐息了一瞬,下一秒苏苓就抬手缓缓的推开了厚重的门扉,随着门缝逐渐被拉大,筱雪那张略显急切的脸颊也映入了苏苓的眸子中。

“你怎么才来,等你半天了!”筱雪看到苏苓的那一刻,不可否认她的心是在颤抖的。那种在绝境之中忽然看见此生你最信任最贴心的人出现在面前的委屈感,令她差点泪水决堤!

但索性,她和苏苓的相处方式,本就是这样不着调的!所以她这一句略显抱怨却实则关心的语气,则让苏苓为之哂笑。

眼看着筱雪渐渐氤氲的双眸,苏苓刻意表现出淡然的态度,说道:“怎么?夜深人静,顾影自怜,你这是等我等的睡不着觉?”

“苏苓!”筱雪顿步站在原地,看着苏苓缓缓从门外走进来的身影,两个人各具风格的脸颊此时都呈现出相同的神色,有一抹释然,也透露出从容!

也许只有在她们彼此面前的时候,她们才不需要任何刻意的掩饰,所表现和表达的都是遵从内心真实的想法!

在筱雪逐渐变得颤抖的嗓音中低声呼唤了苏苓一句后,紧接着她整个人就倏地抬步跑向苏苓,直到她张开双臂将苏苓抱住,才哽咽的说:“苏苓,有你真好!我一直在想,你如果知道我的事情,会不会来找我!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苏苓回手抱住筱雪的后背,轻轻拍着她,安抚她激动的情绪,随即黯然一声叹息后,道:“这才离开几天,你怎么混成这样了!你不是太女麽!什么时候成软柿子了!”

“你……”

筱雪这脆弱的心情本还想对着苏苓感性一回,结果没成想苏苓开口就给她这般数落,短时间内,筱雪认为自己是再也感性不起来了!

“我什么我!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还打算和你娘这么抗争下去?”苏苓放开筱雪之后,回身将殿门紧闭,她一进来这里,就知道筱雪的处境怕是不妙!

堂堂一个太女,此时一个人身在寝宫内,虽说不是家徒四壁,但正因为在这种奢华的格调下,才显得她一个人郁郁寡欢,相当的孤苦!

筱雪闻言一愣,白希却已经略显消瘦的脸颊惨笑一瞬,道:“不然呢?”

“就不会给自己找个台阶,或者想想其他的办法?”

苏苓的念叨和对筱雪的态度,让后者顿时忘记了难过的心情,反而有些不服气的看着苏苓,反驳道:“你说的容易,我现在连寝宫都出不去,还能想什么办法!而且看样子这件事是我母皇早就心有所想的,要不然我一回国,她直接告诉我要和楼湛成亲的事,甚至都没和我商议!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措手不及嘛!”

“所以说,你现在和她这样抗争的结果,就是把自己给画地为牢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你听说过没有!”苏苓说着就已经落座在寝宫内一侧的太妃椅中,同时颇有些坐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且翘着二郎腿看着筱雪揶揄着。

转念之间,筱雪磨磨蹭蹭的坐到苏苓身边,端着早已凉透的茶杯狠狠的灌了一口,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答应母皇的圣旨,直接娶了楼湛?”

这话一出口,苏苓为之一怔!蹙眉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筱雪,现在反而变得有些落寞的神态,不禁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从齐楚国回来之后,你不光把心丢了,脑子也丢了?”

“苓子!你还有空打趣我,我现在的情况都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你别说风凉话!”筱雪暗暗剜了一眼苏苓,虽然如此说着,但是话语中却决然没有怪罪苏苓的意思!

如果说,当今世界上,有谁对她是真心实意的,那么除了苏苓她找不出第二个人!或许曾经她以为母皇对她比别人不同,但这次事发时候,她才发现,也许她的存在根本就是母皇掌控权利的工具。

她虽然暂时还不知道为何母皇执意要让她娶了楼湛,但是直觉上她就明白,若非有利益牵扯,母皇是绝对看不上楼湛那种病秧子的!

“我要是再不打趣你,你这日子还能过麽!当初你在齐楚说走就走,都不跟我见一面!这次来南夏,就是看戏的,你别想太多!”

两个人斗嘴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而苏苓嘴上的确在说着风凉话,但是回想曾经,也确实让筱雪感觉她当时的做法有些激进。

沉默了片刻,筱雪红唇微抿,隔着桌子拉住苏苓的手,说道:“好嘛!当时我是因为……所以才走的那么着急!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我本还打算秋天过后,再去齐楚向你请罪,结果现在……呵,恐怕是没机会了!”

苏苓闻言侧目斜睨着筱雪渐渐暗淡的脸色,心里微微疼了一瞬,也不自禁的捏紧了她的掌心,“别担心!事情总归会解决了!这次若是不帮你解决问题,我是不会走的!既然你对你娘的用意深表怀疑,那不如咱就从她和楼湛的关系入手,你也应该明白,在齐楚国的时候,楼湛对你可并非有过什么特别之处!”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被母皇软禁在这里,我……”

‘咚咚咚——’敲门声在此时乍然响起,而略显空旷的寝宫内因此还传出几许回声。闻此,苏苓和筱雪瞬间对视,而门外的花凝也颇为急切的说道:“殿下,女皇要召见尘王妃!”

呵,来的真快!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