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二零二:凤门和凰门是什么鬼?

“是你?”

苏苓刺目欲裂的望着从马车上走下的人,但见他一袭暗黑色的玄纹锦袍,手中还拿着白色的纱巾,偶时以纱巾掩嘴咳嗽两声,脸颊也不似之前的红润,好像还带着淡淡的苍白!

当见到玉肃之的时候,苏苓说不诧异是假的!自从上次深夜在沙场中他被凰老三重伤后,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再没有出现过!

本来她还以为玉肃之会就此消失在她的生命中,没想到在眼前这种情况下相遇,而且很明显这些装扮成百姓的人应该都和他有关!

玉肃之见苏苓这般诧异,顿时有些失望的摇头,“你至于这样激动麽?许久未见,你也不说关心关心我这个老朋友!”

老朋友?别特么逗了!她除了知道他叫姓玉名寒字肃之以外,对他其余所有的事情皆是一片模糊。

就连她曾近询问过有关‘玉’的姓氏,人家也曾说过,这是前朝后代的名字,而且如今天下姓玉的,从未听说!

这事,让她怀疑都来不及,更别说以朋友之道对待他了!

扯什么王八犊子呢!

苏苓噙着一抹啼笑皆非的神色看着玉肃之,站在原地颇有些怠慢之色,却让一旁的妇人为之不悦,“大胆,见到公子竟然不行礼?”

此时,那妇人的脸上哪里还有慈爱,反而透露着刻薄。见此,苏苓红唇一笑,“公子?你家公子见到我不行礼都是我的大度了!还让我给他行礼,大婶,你脑子进水了吧!?”

妇人所表现出的刻薄引得苏苓也反唇相讥。她不愿拿出身份来压人,但是看样子眼前这些莫名其妙的‘百姓’,对玉肃之倒是相当的敬重!

阔别了这么久,他又以这样的身份和场合下出现,其目的看来真的不容小觑!

那妇人一听见苏苓的反驳,作势就要上前给她点教训,而玉肃之接下来的话,也令所有人为之一怔!

“她说的没错,我见到她的确应该行礼!”

“公子?”

玉肃之话音方落,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看着他,且带着对苏苓极端的不屑和疑惑。这女人不过就是尘王妃罢了!

他们玉公子的身份,又岂是她能够比拟的!

偏偏,众人的询问似乎并未让玉肃之想为此解答,反而待他缓步走下马车后,胸口漾着起伏,站在苏苓面前时,眸色认真的说道:“这位姑娘的身份,是你们所想不到的高贵!先把他们两个放了!这都是贵客,不能怠慢!”

“玉肃之,明人不说暗话,你在官道上整这么一出,到底目的是什么?哦对了,这是你当初给我的玉佩,现在应该是时候还给你了!”

苏苓犹记得当初在沙场上的时候,玉肃之对这枚玉佩所表现出的恭敬和严谨,眼下当苏苓从脖子上拿下玉佩,刚刚要爹给玉肃之时,耳边一阵扑簌簌的响动,紧接着震耳欲聋的话就随之响起,“属下参见教主!”

苏苓:“……!”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还特么教主,当她是任我行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呢!

苏苓怔愣愣的看着掌心中摊放的玉佩,终于这会她明白,这玉佩看样子是和什么邪教组织有关!

上次玉肃之说要带她去见一个人,结果话还没说明白,就被凰老三给打算了。这次他以这么大的阵势在这里等着自己,似乎比上次的情况要严峻的多!

“如今这玉佩已经是你所有,若是你执意要归还给我,那只能将我们这么多人都杀了!否则,难以服众!”

玉肃之单膝跪地,仰头看着苏苓絮絮叨叨的说着。

而这番话,换了任何人估计都会吃惊不已。但是好在苏苓已经有了之前见面时的心理准备,所以此时面色上只是微微怔忪了一瞬,随即就恢复了常态!

只不过,眼看着之前还对她相当不客气的一群人,现在都面色隐晦的跪在地上,这感觉怎么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错觉?

好吧,应该就是错觉才对!

这玉佩的重要性,在此刻也不言而喻了!

只不过,上次的时候,玉肃之说找她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另一重身份。她很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身份,才能让玉肃之将这么重要的玉佩交给她!

片刻之后,苏苓垂眸睇着玉肃之,手中也开始缓缓的把玩着玉佩,再一次以视线扫了一眼众人,而后说道:“玉肃之,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打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吗?

不如,你告诉我,你这么步步紧逼,是为了什么?还有这玉佩,他们为毛又称呼我为教主!我不记得我有你们这么多的群众基础!”

玉肃之见苏苓的面色冷凝,而且也很清晰的看见了她不可扭转的执拗!是以,在仔细的想了少顷,玉肃之终于低下头,说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他这样的态度,虽然依旧让苏苓狐疑在心,可是细细思考后,她有觉得有必要和他长谈一次!也许,他所说的事,这些群众还尚不可知,因为单单从方才那个妇人对待她的态度上,就能明察一二!

“好,就那边吧!”苏苓转眸顾盼,而后就见到官道一旁有一片青葱树林,她当然不会傻得跟着玉肃之进去,只不过在林子边,距离这里少说也有五百米,想说什么应该不成问题!

苏苓话落,便率先捏着玉佩往树林的方向走去,玉肃之见此,在那妇人的搀扶下缓缓起身,同时以视线会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

树林边,淡雅的草香和鸟儿鸣啼的声音充斥周遭,苏苓随意的倚靠在一棵树干上,待玉肃之临近时,直接问道:“说吧!你最好一次性说完,不然保不准下次我没有这耐性,直接将这玉佩粉碎!到时候看你如何与你身后之人交代!”

威胁人,苏苓很在行!

她早就知道,玉肃之的身后肯定是另有其人的!否则当初在沙场时,他也不会执意要让自己收下玉佩,而且还要带着她去见一个人!

只不过,要去见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就不是她能够考虑的范围了!

眼下,她最想知道的,就是这玉佩到底是何来历!

玉肃之目光灼灼的看着苏苓随性的举动,浅淡的流光自眼眸中划过后,开口,道:“这玉佩,是统领凤门和凰门的标志!而你,则是凰门的门主,也凤门和凰门的唯一教主,苏苓!”

“啥?”苏苓亲眼看着玉肃之将目光定在她手中的玉佩上,而亲耳听见他提及的凤门和凰门,这简直让苏苓感觉玄幻了!

凤门和凰门,是什么鬼?

怎么平白无故就出现了一个凤门和凰门,而她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凰门的门主?她在不知道,并且听玉肃之的话,不光是有凰门,还有一个凤门,包括她手中这块玉佩,就是能够统领两个门派的标志信物?

这厮脑子没病吗?脑回路确定正常吗?

虽然她是后穿越过来的,但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也早已经将这片大陆的形势了解的差不多!凤门和凰门,她咋从来没听说过?

“不必怀疑,是真的!你是凤门和凰门唯一的统领,如今放眼整个天下,只有你一个人能够号令凤门和凰门所有的门徒!所以我才说,这块玉佩极其重要,哪怕你不相信,但是这些也的确是真的!就像你刚才所见到的那些人,都是凤门和凰门中的一部分!”

玉肃之安静解释的语气,听起来就如同讲故事似的。而最让苏苓无法理解的是,她明明活的好好的,结果一不小心穿越了!

穿越不要紧,后来虽然误打误撞嫁给了凰老三,不过日子也还算过得去!可现在她刚刚开始平稳的生活,忽然间就被毛的凤门和凰门给打破,而且她还瞬间变成了唯一的统领,这事不禁玄幻,而且还让人十分憋屈!

她连这两个门派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现在突然有人跑出来说她是领袖!那特么万一凤门和凰门专干烧杀抢掠,是不是她这个门主以后还得提着脑袋过日子?

有这么搞的麽?

虽然苏苓努力的在心里想要消化这个事实,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何其困难!

已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看着手中触手升温的玉佩,沉寂了片刻后,苏苓还是开口道:“那凤门的门主,是谁?”

玉肃之一听,面色一凛,语气平静的回答:“区区不才,正是在下!”

苏苓:“那咱俩谁大?”

玉肃之:“……”

苏苓大小姐,你现在应该关心的,好像不该是谁大的问题吧!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