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九七:开尼玛什么玩笑?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苏苓和凰胤尘难得沉静的安心生活在相府。也正是因为这难得的闲暇时光,所以让苏苓好似又找回了出嫁前的那种平静!

当然,一切也不过是自欺欺人!

因为有时候,哪怕你想要就此安逸的生活,但炒蛋的日子却不会轻易的让人松懈!

所以,在四天之后,苏宝生为凤茹筠找到了一名合格的贴身侍婢,而苏苓也在凤茹筠强烈的催促下,不得已就带着碧娆跟随凰胤尘回到了王府。

日子,好似又回到了曾经那般平和!

清晨,早早起身的苏苓洗簌完毕之后,就望着窗外的水蓝色天空发呆。按说距离包大启程已经过去了五天,可是到现在她也没收到只言片语。

难道说他去南夏国的路上并不太平,或者被什么事情耽搁了他传信的步骤?!

但是仔细想想,不能够啊!

虽然这几天她和凰老三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和突破,但是筱雪的事情也依旧在她心里是个无法拔出的刺。

包括临风也一直都没有回来过,千万别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才好!

平静的时光里,苏苓一边想着问题的所在,同时又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而好不容易再次回到她身边的碧娆,此时站在一旁看着她不时叹气的模样,脸上也浮现出疑惑。

“小姐,你又想王爷呢?”

苏苓:“……”

要不要找个时间把碧娆嫁出去吧!这丫头说话怎么不着四六的呢!

当然,几乎和玉树一样没心没肺的碧娆,自然是不知道苏苓心里所想。这丫头心直口快,所以但凡有任何事情让她想不明白,便会直接开口!

沉默了片刻后,苏苓缓缓抬眸,青葱指尖还捏着脖子上所佩戴的那块玉佩!她记得当初筱雪说过,回国后就会帮她去调查这块玉佩的下落。

虽然她所见到的东西和自己这玉佩上的标记有很大不同,但是说不定也能够从中找到什么线索!

可是现在任何消息都没有,这天高皇帝远呢,她都快萎靡了!

“小姐?”不死心的碧娆又在苏苓的耳边喊了一声,这回她直接走到了苏苓的身边,弯身看着她有些惆怅的脸颊,甚至还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这下,她的举动成功惊醒了苏苓的神智,挑眉看着碧娆,苏苓柳眉一蹙,“别闹!”

“小姐,我没闹啊!王爷清晨出门,他好像说会在晌午回来!你要是这么想他,要不我帮你传个话?”

你说,心里本就烦闷的苏苓,听见碧娆这番话,态度还能和悦麽!

于是,下一刻苏苓就拧着眉望着碧娆,上上下下的以眼神在她的身上来回巡视,随即骤然开口,“你是不是思春了!我没事想他干什么?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那小姐你在想什么?从起身到现在,已经一个时辰了,你一动不动的坐在这,我看你八成是想男人!不然什么事让你这么忧心忡忡的?难道你是担心王爷会娶了赫连锦瑟?不能够吧!”

碧娆是个话唠!

在她说完这么多话之后,苏苓就鉴定完毕!

忽地,一直苦无头绪的苏苓,猛然间想起了之前被碧娆安排在西园做事的包三,这下她眸光大亮,一把就拉过碧娆的手腕,低声问道:“包小三被你安排在哪了?”

碧娆一听,眨了眨眸子,没有多想直接说道:“扫茅厕呢!”

“啥?”

苏苓这会已经彻底抑郁了!她当初凭什么信心十足的相信碧娆能够把这件事情安排妥当的?

包小三已经被她看做是自己人了,结果现在被碧娆给安排去扫茅厕!

尼玛,难怪她收不到任何消息,说不定包小三此时心里已经对她开始产生恼意了!难怪她连一根毛都没收到呢!

“小姐,不能怪我啊!王府可不是相府,就连每个下人的出身在入驻王府的时候都要被刨根问底!安排他去扫茅厕,正是因为之前那个下人身染重病,所以才能恰好让包小三顶替的!”

碧娆完全没有任何自觉的开始为自己辩解,其实她说的也是实话!因为在王府的确不如相府中活动自如。但凡一个新人出现,想要以合适的借口为其掩盖身份,确实需要一定的能力!

她其实认为自己做的还不错!

当然,在听完碧娆的解释之后,苏苓也能够明白这其中所牵扯的事情的确不一般。当下什么也没说,看着西园外嫌有行人的场面,随即看向碧娆,说道:“你去把小三带过来,小心些,不要太过明显!”

“好嘞!”

*

当碧娆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不多时又拉着小三一路跑进西园时,苏苓感觉自己的人生都快黑暗了!

为毛以前没发现碧娆这么不靠谱!而且也没人告诉她碧娆竟然是个逗比!

她说要小心一点,结果这厮直接拉着小三风里来雨里去的架势,你当别人眼瞎看不见啊!

人生,好黑暗!感觉不能再爱了!

“姑娘,我终于看见你了!”

此时,包小三一身朴素的奴役服饰,带着一种别样的味道站在苏苓面前,看着她眉开眼笑的,神态中不见半点神伤。

虽然早就知道包小三心性未定,但是见他竟然没有因为扫茅厕这种工作而生出任何抵触的情绪,这一点还是让苏苓猛然间就对他刮目相看的!

扫茅厕这个工作,放在包小三的身上,的确有些委屈了他!毕竟他一直都是包大和包二疼爱的弟弟,平心而论她也有些心疼!

敛去心底对包小三生出的心疼之感,苏苓暗暗的瞪了一眼不知所以然的碧娆!随后扬起笑意,看着包小三说道:“小三,王府的生活还适应麽?”

包小三闻言连连点头,“姑娘,府里一切都好啊!大家都很照顾我的!”

苏苓虽然不是个热心肠的人,但是对于自己人她打从心底里维护。见包小三的兴致依然这么高昂,苏苓对他心疼的情绪更是有如滔滔江水一样连绵不绝。

下一刻,她想都不想,直接开口说道:“小三,一会去把衣服还给杂役房!明天开始在就在西园这跟着我就好!”

“啊?姑娘,你让我跟着你?是寸步不离吗?”包小三稚嫩的脸颊因为苏苓的话仿佛绽放出一阵暖光,尤其是他圆溜溜的眼睛里光芒大绽。

显然,听说能够亲自跟着苏苓,这让他整个人由衷的开心了起来!

苏苓点头,“都可以!反正你明天就直接来这边吧,我到时候让碧娆给你安排房间!本来让你进入王府,也不是让你来做杂役的!”

“姑娘,你真好!”

包小三听着苏苓的话,很快就湿润了眼眶,双手还拉扯自己袖管,略显青葱的脸蛋上也噙满了感动。

“小姐,那我现在去安排一下!”碧娆这会终于知道自己的做法有些欠妥了,就连她看着小三那种表现都忍不住有些心疼,更何况是美丽又善良小姐呢!

于是,碧娆在看见苏苓点头之后,就立马主动请缨去再次为包小三安排王府内的生计,而这会西园内就剩下苏苓二人时,包小三忽然一拍脑门,一惊一乍的说道:“姑娘,我差点忘了!我大哥来信了,但是最近我都看不到你,所以一直没办法告诉你这事!”

“是吗?什么时候的事?”

苏苓闻言心头猛然一惊,目光也一瞬不瞬的看着包小三,摊开掌心说道:“快给我看看!”包小三闻声就开始在自己的胸前的衣袂里面掏啊掏,同时口中也说道:“我四天前就收到大哥的消息了!好像还很着急,但是我不敢出去,害怕给你惹麻烦,而且这几ri你一直都不在王府!就在昨天,大哥又传来一则消息,看样子情况好像不太乐观!”

话落,包小三恰好从自己的衣袂中拿出了两张叠放整齐的宣纸,递给苏苓的同时,便见她目光一暗,忽而问道:“是什么情况?是不是筱雪出了事?”

包小三闻言抿着唇,圆溜溜的眼睛带着飘忽不敢看向苏苓,最终也只憋出了一句话,“姑娘,你还是自己看吧!”

见包小三这样的表现,苏苓心里顿觉事情棘手,不然包大不会接连几日就传来了两则消息,本来她还以为是那边出了问题,结果现在看来竟是她沉迷于相府内的平静而错过了最佳时机!

真是糟心的糟啊!

苏苓接过包小三的宣纸以后,立马急速打开一看,当看清楚上面潦草的字迹甚至还彰显着急切的时候,她这心差点没吓停了!

南夏女皇要让筱雪娶皇夫,而且娶的这个人,竟然是楼湛!

开尼玛什么玩笑啊?!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