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九六:凰老三打开心扉,亲口诉说谷兰

深夜

当苏苓和凰胤尘一同回到相府之后,两个人途中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唯有凰胤尘那如炬的视线一直定在苏苓的脸颊上!

气氛有些诡异的尴尬,又不乏暧-昧的沉默!

亥时临近,相府内都沉浸在一片黑幕笼罩的夜色之中。踏入府门的一瞬间,苏苓便径直奔着凤霜苑走去,甚至急切的步伐看起来更像是在逃避什么!

当然,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往往非常骨感!

苏苓的脚步刚迈出几步后,右臂的臂弯猛地被人从后面拉住,随后顺着那股子向后扯的力道,苏苓一不留神整个人就从原地转了一圈,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再次定睛一看,入目的就是凰胤尘刚毅冷硬的俊彦。

其实,在凰胤尘没有收敛任何气息出手拉住苏苓的瞬间,她就已经感觉到从后方传来的衣袖摩擦的动静。

也许是出于心底里的期翼,所以她并未有任何抵触的反应。任由他直接将自己带入怀中,同时鼻端喷洒的热气也不停的冲在她的头顶。

“听我解释!”

这是凰胤尘在苏苓面前,第一次放弃了本王的自称,而他的语气中,仿佛还能听出淡淡的无奈和少许的祈求!

他自认不是个善于解释的人,可遇见苏苓之后,他所有的伦常全部被她所打破!

这,是个意外。

而苏苓,更是出现在他生命中,最美丽的意外!

“你想说什么?”苏苓将视线从他的脸颊上收回,他此时以一种有些脆弱的声线对着她喃喃低语,难道他不知道,女人是最受不了男人这样表现的嘛!

真烦!

苏苓话落,凰胤尘揽着她腰际的手臂狠狠的紧了紧,那是一种恨不得要将她揉进骨血般的冲动。

凰胤尘半垂着眸子看着苏苓微低的脸颊,在相府门内的一方天地中,骤然低叹一声,“苏苓,我喜欢你!很喜欢,赫连锦瑟于我来说,不过是有些特别的妹妹罢了!她,其实什么都算不上!”

“所以呢?”

苏苓看着眼前不停起伏的胸膛,心里再次染上慌乱。相处了这么久以后,他终于打算开口解释关于赫连锦瑟甚至是谷兰的一切了吗?

“换个地方说!”

也许,在凰胤尘的心底,的确有一片是不能碰触的伤,但究竟这伤口于他来说的意义是什么,今晚在千味居中,他忽然产生了冲动,要将一切都告诉给苏苓。

同时,他想让她彻底的了解自己,那么多个日日夜夜相拥而眠,有多少次他都想让她主动的抱着自己,听他讲述自己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可是,那时的他不敢冲动,也不能冲动!他知道苏苓的心理防线有多么厚重。如果他真的以强硬的手段将她据为己有,那么或许此生他都没有对她打开心扉的机会了!

而今晚,却是最恰当的时候!

有些话,一个人憋在心里久了,也会想要拿出来与值得的人互相分享!

不管经历的这些事情是美丽的还是黑暗的,他都想让苏苓明白,她值得自己为她疯狂,也值得让他甘愿*!

凰胤尘边说边拉着苏苓往相府深院走去,而被他一路拖着前行的苏苓,在其身后静静的看着他坚挺的背影,步伐依旧是那般稳健,可也许是她想多了,她现在就是感觉凰胤尘的情绪不太稳定。

仔细想想,他今晚滴酒未沾,应该不是酒精作祟。那么唯一能够解释的,便是他真的想明白了,想要告诉她一切!

既然喜欢上了,说不好奇是假的!她不止一次的听说过谷兰这个名字!也一直都知道他们已经阴阳两隔。

可就是这种身死却仿佛灵魂还在的人,是最令人措手不及的!

因为,她离开不要紧,但是就害怕谷兰在这三年中,逐渐变成了活在凰老三心中的人。如果是这样,那她苏苓便直接可以说,她输给一个死人,同时也输的一败涂地!

喜欢凰老三吗?当然喜欢,她也是个女人,相信没有那个女人会对这样出色又变得温柔的男人不动芳心的!

哪怕他们曾经有过不愉快,哪怕曾经处在对立的立场,可雁过还留痕,更何况是他这样的男子!

当凰胤尘带着苏苓直接走到如今相府嫌少会有人涉足的荷花池畔时,清辉的月色正照耀在凛凛的湖面上,几缕幽光也随着清辉不停的摄入眼中。

湖畔边依旧伫立着破坏美景的栏杆,尤其是当初石竹在此溺亡,包括湖边的草屋失火后,这里更是成为相府较为诡异的地方。

月光之下,凰胤尘一袭暗色的玄纹锦袍衬托着他俊朗不凡的姿态,他的优秀毋庸置疑,就如同有些人不用说话,单单伫立在一处,就决然不会被人所忽略!

凰胤尘,就是如此!

苏苓的目光染上了几许轻柔,眸子里清澈的流光濯濯涤荡,仿佛能够洗净铅华般的纯粹无暇!

沉默的时间,是最难熬的!

但苏苓明白,他如果想说,就一定会开口!

至此,两个人安静的站在一旁,直到凰胤尘身子微动,将视线渐渐定格在苏苓身上时,但见他薄唇微扬,俊彦上有些默然的说道:“谷兰,从来都不是我心里的人!”

苏苓闻言心头微跳,终于还是开口了!

“可你的心里,一直有她!”虽然苏苓明知道说出这番话会将自己的身价摆在一个何等低微的位置,但为了终日萦绕在自己心头那一抹无法忽略的疑惑,她还是这样问了。

凰胤尘闻声再次轻轻旋身,背对着苏苓却面对着幽光涔涔的湖面时,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声线也少了平时的清亮,“她一直在我心里,是因为她最终因我而死!我对她除了愧疚,再无其他!”

凰胤尘一动不动的说完,苏苓也由此而开始沉默!她不想再问什么,因为她忽然觉得,凰老三一定都会告诉她!

“谷兰,她是来自楼越国的孤女!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一直跟在我身边。虽然当初年少时在街头将她救起,也从未想过当她是身边的丫鬟!后来,在一次出城狩猎中,突遇刺客,当时锦瑟也在!而由于那些刺客的手段十分狠辣,所以在锦瑟为我挡了一剑之后,我无暇分身,谷兰因此而被他们掳走!以至于后来在谈判中他们狠毒的将谷兰丢下了悬崖!至此,我们大家和她都天人永隔!你能明白那种眼看着身边亲近之人被人害死,却最终无能为力的感觉麽!

不管我对她如何,但是她都跟着我将近十年的光景,不是妹妹,也已经胜似妹妹了!

至于赫连锦瑟,我并没有任何想法,全因当初她和谷兰是最好的朋友,甚至在谷兰被丢下悬崖之际,还口口声声的喊着她的名字!我不能置之不理,因为如果不是当年我的功力不够,也许她就不会出事!而那次的狩猎,也是我提出来的!”

凰胤尘解释完这些,本不打算开口的苏苓,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对劲!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楼湛和她说过,谷兰来自楼越国!

但是如果她是来自楼越国的话,那为什么又是从小在皇宫长大?!这不太对劲吧!

“凰胤尘……”

“你听我说完!”

苏苓本想开口说出自己的疑虑,偏偏凰胤尘却低柔的打断了她!

月色缱绻之中,只听到凰胤尘继续以轻柔的声调说道:“苏苓,我的确喜欢你!这件事毋庸置疑!今晚我之所以没有及时开口为你解围,其实是因为我想听听,你到底会怎么说!

其实,在你说出那番话后,我很高兴!因为那既是事实,但也能够证明我所做的事,你还是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不管你这样说的出发点是什么,可在我看来,我还是做到了在你心里留下痕迹!对麽?”

话毕,凰胤尘终于缓缓转身面对着苏苓,也许是因为他背着月光,所以在暗影之下,苏苓无法参透他此时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样子!

随着一阵清浅的湖风卷裹在两人的周围,虽然是黑夜嶙峋,可是苏苓仿佛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她要的不多,只要他能够真真切切的开口说明,如果爱,她会拼尽全力的投入!如果不爱,她也不会放肆纠缠!

今晚,他终于亲口承认谷兰不是他心里的人,而他之前对谷兰如此闭口不谈,也并非是不可触及的伤!

而是因为,谷兰的死,一直在提醒着他,当初他不够强大的事实,才会引发出后面谷兰被丢下悬崖的故事!

谁都有过往不堪的回首,包括她苏苓也是一样!但对于凰胤尘来说,也许当年发生的事,对他来说一直是个耻辱的存在,谷兰的死也终究成为了他心头的一根刺,无法忘怀又不敢想起!

她想,也许她是能够了解凰胤尘的!因为她从未说过,曾经身为特工的时候,她为了活命,亲手将自己的同伴手刃,因为如果同伴不死,那么她必死无疑!

****

三更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