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零四章 水面比试,出乎意料的比赛者

轩辕云墨看着对面那些恨不得上船来吃了他们的人,折衣挽袖的,看那架势就是想和他们不死不休的样子。难道就是因为他们的出现打破了他们在禹城一贯的作威作福的地位。让他们感觉憋屈了,不能容忍了。轩辕云墨看看对方的人数,在看看自己这边的人说,对方有十几个人少年,大多都在十七八的样子。他们这边连人带宸才七个,自己也就才十一岁,这要真打起来,自己这边要一个打两个。就是不知道对方那些人的武功怎么样,自己这边武力值好像也不算很差,胜算也不是没有的。轩辕云墨在心里估量了一下双方的力量,觉得可以动手,不过这手不能白动,总要有些报酬才行,要不然打架还要流汗,自己不能白留汗。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小爷今天想让他道歉看来是不可能了。可是他今天的道歉今天小爷是听定了,既然我们双方僵持不下,大家又都是江湖人,事情总要解决了才行,那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用江湖的方式解决了。这样好了,我们就在这河面上来场比试,三局两胜。如果侥幸我们赢了。我没别的要求,就是他必须跟我走,至于如何处置那是小爷的事。要是你们赢了,小爷就不在追究此事,这船也是小爷负责整修,你们意下如何。”轩辕云墨计算完得失,和身后的人商量一下,然后和对面的人说。他觉得这是最公平,也是最直白的方法了。

对方他们听到轩辕云墨的话,都停下了他们的高喊,他们本来是想着上去群殴他们几人的,可是没想到对方提出如此的办法。可是他们想一下也觉得这办法是最稳妥,也是他们常见的办法。

“好,我们同意你们的办法,不过他们两个只能有一人参加比试。”柳然代表他们站出来说。他说的两人是指云隐和暗二,那两个人一看就是成年人,看着功夫就比他们高的很多。他们本来想让他们两人都不能比试的,可是在看看对方,除了他们两人下来都是孩子。那几个孩子可是比他们小,他们也不能让别人说他们欺负人。

“他们本来就没打算参见比试,我们另有人选。”轩辕云墨不在乎的说,他说的是实话,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让舅舅和暗二出手。

“知道了,这里我们施展不开,我们不如去岸上。”那边柳然听到他的话脸上略微不自然,怎么好像他们有点小人之心了,可是话都说出去了,想收回来也晚了。

“不用了,那样太麻烦了,随墨你去让船工打开底层那个红色的控制机关。”轩辕云墨头也不转的和身边的随墨说。

“知道了少爷。”随墨听到轩辕云墨的话蹬蹬的跑下去。

随着随墨的离开,轩辕云墨他们的画舫竟然在移动,慢慢离开柯鸿宇他们的大船。

“不好,他们要跑了,我们受骗了。”这边有人突然说。

“小子,你不是怕了吧!”

“缩头乌龟,我们冲上去和他们拼了。”

“小子,你停下,打算跑向哪里?”

柯鸿宇在众人的咋呼声中也看着和他们拉开距离的画舫,那里轩辕云墨只是站在船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对于他们的疑惑和谩骂,他什么也没解释,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点没有临时逃脱的企图。他看不透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他近二十年来唯一看不透的孩子。

画舫在里他们五丈开外的地方停稳,并且传来咔咔声,好像是摩擦转动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他们知道声音的来源,就在那艘画舫上,可是不知道这声音是什么意思。

从随墨把罗洋击落在水里,到他们决定比试,周围已经聚集了好几艘船了,有大有小,一时之间这宽阔的河面只有这里最热闹,大多都是凑热闹来的。禹城四少,在禹城居住的人都知道他们,也知道他们在禹城所代表的的势力。柯少武林盟主的儿子,在禹城或是江湖谁不给他点面子;柳少那是西越第二大钱庄的少主,他家的钱庄口碑很好;罗少是禹城知府的儿子,明明出生书香世家偏偏喜欢舞刀弄棒的,尤其是听说他舅舅是西越的淳于将军,那在禹城的地位可想而知;最后一位是季少,是兵器世家的三少爷,今天好像不在这里。就这响当当的几位少爷,在禹城横着走的人,没想到会有人不给他们面子,知道的人都想看着事态怎么发展,那敢于挑战禹城四少的人又是什么身份,有什么依仗。

那艘画舫传来的声音他们都听到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有人甚至以为那船只坏了,可是看着又不像,再说那船上的少年一直都不见有半点慌张。他们的疑惑没持续多久,他们就看见那艘大船在咔咔声中船身一侧慢慢伸展出光滑的平台,那平台在不断的延展,很快就完整的出现在众人眼前。那是一块方形的平台,只有一头镶嵌在那画舫中,其他的地方悬空在水面上,看不见下面有什么支架支撑,不过看着好像很牢固。

“比试场有了,为了公平,请在场的人给做个见证。我们这次的比赛,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明说了,那些现在也不重要了。现在我只想说,你们要是输了就把那人交给我们处置。要是我们输了,今天的事我们就既往不咎,还负责修整你们的那艘大船。为了公平我们听你们的,我和他不会参加比试,我们不会出尔反尔,也希望你们可以遵守。”云隐走出来站在平台上和众人说,他还故意重复了一遍他和暗二不会参与比赛。

“你这么啰嗦做什么,第一场比赛我先来。”罗洋在云隐的声音落下之后,就跳了出来。

“请上台。”云隐指着那两船之间横着木板说。

“随墨你去教训他,记得要很有技巧的才行。”轩辕云墨看着罗洋,嘴唇微撇的吩咐随墨。

“知道了少爷,就是打的他疼,然后又不伤筋动骨嘛,明白的。”随墨笑着说,那可是他以前经常做的,他是做的得心应手的。

“你先请。”随墨走到平台中间看着那人。

“怎么是你,我要和他打。”罗洋指着轩辕云墨说。

“你不配和少爷动手,动手吧。”随墨摆开架子看着他蔑视的说。

“找死。”随墨的表情刺激到罗洋了,他怎么受得了一个奴才的挑衅,于是握着拳头脚下使劲一踩,就滑了出去,直冲随墨而去。

随墨看着那想自己冲来的拳头,站着不动,等拳头到自己眼前的时候侧身躲了过去。罗洋一击不成继续攻击,这次不是出拳改用脚攻击随墨的下身。随墨看出他的意图,伸手抓住他的肩膀,借力跃起。罗洋两次都没伤到碰到随墨攻击也越来越凌厉,也越来越刁钻。可是随墨一直滑溜的像泥鳅,不论他怎么攻击都能躲开。两人一招一式交了上百招,罗洋没碰到随墨一下,心中烦躁。于是走到平台的另一侧,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排武器,他取了一杆长枪,就又继续攻击。

淳于家的枪法,他怎么会,这个人和淳于行波什么关系?轩辕云墨摸着宸雪白皮毛,看着罗洋在心里想。这枪法他很熟悉,因为在上京的时候他们有时间就在一起练武,而且淳于的枪法娘亲还亲自指点过,不过这人的枪法和淳于的差远了。

就在轩辕云墨想事情的时候,那边随墨已经用鞭子牢牢缠着对方的长枪了,随墨用力一甩那鞭子就回到兵器架上了,而罗洋倒退几步。

“你输了。”随墨平淡的说。

“好,我认输,不过这才是第一场,我们走着瞧。”罗洋揉着肩膀走回他们的大船。

“罗洋,你没受伤吧?”柳然看着他不断揉着自己的肩膀于是担心的问。

“没受伤,就是他打在身上的鞭子现在有点疼,没事的。”罗洋咬着牙齿说。

“罗洋,你歇着,鸿宇这次我去,那人恐怕要留给你了。”柳然看着坐着的轩辕云墨,那人一点都不紧张,好像一直也没有出手的意思。这次不知道他会让谁出战,他的眼光在轩辕少泉和小峰两人之间来回打量。

“你小心一点。”柯鸿宇叮嘱柳然。

“恩。”

柳然在他们这边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走到平台上。

“大哥,这次有劳你了!”轩辕云墨对坐在怎么身边的轩辕少泉说。

“我?”轩辕少泉指着自己问。

“对,大哥,娘亲说只有经过实战才知道自己的不足在哪里。大哥不用太在意比赛的结果,反正我们也只是陪他们玩玩。”轩辕云墨拍着他的肩膀给他鼓劲,他是有把握赢得比赛的,所以不在乎大哥的输赢,只是想给大哥一个比试的机会。

“好,我听二弟的,要是输了,二弟不要嫌大哥给你丢脸了。”轩辕少泉站起身笑着说。

“大哥要是输了,我就告诉父亲让暗二叔叔好好盯着你练武。”

“那我一定尽全力。”轩辕少泉走到平台中间去。

“请多指教。”柳然抱拳对轩辕少泉说。

“彼此彼此,请。”轩辕少泉也抱着拳说。

这两个人的礼仪让那些围观的人看的都着急,他们是来看比赛的。

就在观众等的着急的时候,柳然突然一动身体,以极其诡异的速度绕到轩辕少泉身后。轩辕少泉的反应也不慢,在柳然到他身后的时候,他转身挥出去一掌,这一掌刚刚卸掉了柳然攻击的。柳然没想到他会反应如此之快,等他在想攻击的时候,轩辕少泉的反攻击已经到他跟前,他不得不弯腰躲开,不过身姿显得有点狼狈,堪堪躲过这一击。轩辕少泉的武功本就是王府暗卫教的,那暗十得到上官雪妍的指令教的时候也用心严厉,轩辕少泉的武功虽说不如轩辕云墨可是在一众官家子弟中也是不错的。在加上这几个月和轩辕云墨一起练武,吃的又是经过上官雪妍做的食物,身体得到改造,武功也有了不小的进步。

“二叔叔,你看他们胜负如何?”轩辕云墨问站在身后的暗二。

“大少爷的胜算不大,对方要比大少爷年纪大,看那武功也是经过名师教导的,没一点花架子。大少爷虽说是十用心教导的,可是毕竟他是主子,十也不会太过为难他。在加上大少爷打斗的经验不足,这是致命的弱点。”暗二抱着双臂看着那平台上的两人,回答轩辕云墨的问话。

“这也是我让大哥上台的原因,还有大哥的心肠太软了,出招有点拖泥带水的,也不知道他在顾虑什么?”轩辕云墨也看着那两人说。

“他要输了。”云隐拎着酒壶给自己到了一杯,他也算这船上最会享受的人。

“承让。”柳然一掌把轩辕少泉击倒,然后抱拳。

“是我技不如人。”轩辕少泉站起身说脸上带着平淡的笑意,即使输了他也要输的有风度,不会忘记父亲和母亲这几个月的教导。

“二弟,下面看你的来,大哥输了。”轩辕少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没事的大哥,胜利注定是我们的,下一场就看宸你的了,你要输了,就没有排骨吃了。”轩辕云墨笑着对轩辕少泉说,然后举起宸和它面对面说,眼里带着威胁的意味。

“小墨儿是坏人,不会让你得逞的。”宸晃着自己的毛茸茸的爪子。

“噗。”云隐听到他的话吐出了到嘴的美酒,然后不断咳嗽,明显是呛着了。

“二弟,你让宸参与比赛,这不好吧?”轩辕少泉吃惊的看着轩辕云墨,他以为这第三场是二弟亲自上场,没想到他会有如此的‘荒唐’决定。那宸只是个兽宠,怎么可能上台比试。

“大哥,这宸可比你我厉害多了,他自称是娘亲的师傅,是我们的师祖,既然这样它就该让我们看看作为师祖的能力,你说是不是师祖?”轩辕云墨摇晃着宸嘴角带着笑说,并且咬紧了师祖二字。

随墨在轩辕云墨身后捂着自己的头,无语望天。他跟着轩辕云墨时间最久,也最能了解他平时做事不按常理,可是怎么也想到少爷会让宸去参与比赛,这主意恐怕也只有少爷才会想得到吧。让宸参加比赛,这样对方怎么想,这不是明显的告诉对方我看不起你们嘛?这不是*裸的打对方的脸嘛,那对方能愿意吗?少爷,你真的有考虑过这么做的后果吗?可是随墨随墨都没说,只是站在轩辕云墨的身后。

“鸿宇我们现在打成了平手,胜负就在第三场。那边的人就只剩那两个人,按年龄功夫不会太高,不过看前面两人的情况来看,我们不能用常规的眼光看他们。你小心一点吧,能留在最后出场的一定是最强的。”柳然回到他们的大船上,和柯鸿宇分析局势。

“恩,我明白。”柯鸿宇一直看着轩辕云墨,他倒是希望轩辕云墨出战,不过要真是轩辕云墨他又觉得自己有点胜之不武。

柯鸿宇使用轻功落在平台上,轩辕云墨抱着宸也走到平台中间和他对面站立。

“这是最后一局,胜负很快就能见分晓了。我们四少,在禹城从没栽过跟头,今天却栽在你手里了,要是不能赢得此次的比赛,我们四人也将会是禹城的笑料,所以此局我势必要赢得比赛。”柯鸿宇看着自己面前抱着一团白色看不清楚模样的小东西的孩子,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也不知道对方明不明白。

“知道了,为了颜面嘛。小爷也一样,所以也不能输。你要是输了只是禹城没脸面,小爷要是输了那是在天下都没有脸面,所以小爷是一定要赢。”轩辕云墨带着势在必得的笑意,那样子像极了上官雪妍。

“那我们也不废话了,出手吧。不过,你要抱着它和我打?”柯鸿宇指着宸问轩辕云墨。

“当然不是,比赛开始,你的对手不是我,是它!”轩辕云墨说完把宸放在地上,然后自己背着手转身离开,平台上传来他的声音。

“你这是侮辱我吗,让我和畜生比赛。”柯鸿宇看着那蹲在地上的白色的小团子,听见轩辕云墨的话,那叫一个生气。

“他就是我们第三局的比赛者,你们起初也没说宸不能参加比赛,宸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在我眼中他就是我的兄弟,亲人,那他参加比赛有什么不对?”轩辕云墨站下转过身看着柯鸿宇问。

“即使我们比赛之前没说,可是这不都是谁都知道的吗?”柯鸿宇看着轩辕云墨眼里有着怒火。

“那这样,下次我知道了,这次它已经站在台上了,它也有自己的尊严的,不会不战就下台的。”轩辕云墨说完就又往自己座位上走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看招。”柯鸿宇,感觉到了巨大的侮辱,于是在轩辕云墨的身后出手,打算逼他和自己交手。

可是他在轩辕云墨背后的攻击被宸给拦了下来,宸悬浮在平台上,毛茸茸的前爪只交替放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柯鸿宇,然后摇着头。

“宸,说你是怕输给它。”轩辕云墨此时已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了,好心的和柯鸿宇解释宸的意思。

“欺人太甚。”柯鸿宇大声喊道,然后像失去理智一样攻击宸。

可是宸那是谁,神兽,曾经叱咤九天的主,虽说现在是兽型,修为也不如以前,即便如此也不是一个凡人可以比较的。在柯鸿宇的攻击来之前它就消失在原地,然后消无声息的出现在柯鸿宇的头顶,一爪子搂散柯鸿宇的头发。一击得手,在柯鸿宇想抓住他的时候,他又出现在柯鸿宇的衣角那里,刺啦一声撕下柯鸿宇的衣摆。

现在的柯鸿宇原本整齐的发型,散落在脸前,身上的长袍也少了衣角,他是如此的狼狈,可是却找不到那罪魁祸首。因为此时的宸就在他的身边上上下下的围着转悠,你根本不知道它会出现在哪里。

现在不要说柯鸿宇心中憋屈找不到目标,就连那周围观战的人,都看不见宸在哪里,他们也是看见忽闪的白影,闪动的很快,还有柯鸿宇越来越狼狈的身影。

“我们这局认输。”柳然走到轩辕云墨他们的画舫上,看着坐着的轩辕云墨带着怒气说。他们看都柯鸿宇那狼狈的样子,都很憋屈,知道在打下去,柯鸿宇只会更加狼狈。

“宸,回来。宸这是在报复你不尊重它,要不然你不会如此狼狈的。”轩辕云墨起身叫回宸,抱着他对着低着头的柯鸿宇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