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八-九: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午后

“都安排好了吗?”彼时,彻夜未眠的苏苓正坐在凤霜苑的门外晒着日光浴,愈发沉重的眼睑让她看起来有些慵懒。

白净俏丽的脸蛋上,也因为置于阳光下而娇嫩的红润着。

而此刻,不知不觉就消失了大半天的碧娆正没个丫鬟样的站在苏苓软椅的一侧,或许是日头过于毒辣,所以她还不时的用手背遮挡在额头上方。

听到苏苓软绵绵的询问,碧娆展眉,眯着一双因日光而无法大睁的眼眸,低眸看着她点头,“小姐放心吧!现在包小三已经被我安排在咱们西园中了!我办事,你放心!”

苏苓:“……”就是因为让不着调的碧娆去办事,她才会心里有些突突!这丫头太彪了,做事没头没脑呢,还是欠缺锻炼!

不过,安排一个不起眼的人手在身边这种小事,她要是再做不好,那就真的可以回炉重造了!

“不错!”苏苓说着就煞有介事的点头看着碧娆,娇艳欲滴的菱唇也翘着和煦满意的弧度,不多时,就在她慵懒的再次窝进软椅中,余光悄然打量着碧娆,见她不停的用手遮挡阳光,微微一笑,说道:“今天天气不错吧!”

碧娆闻声侧目,“小姐,有话请直说!”

她跟着小姐这么久的时间,要是还不能了解她的为人,那她真是白活了!往往在小姐让她做一些不太靠谱的事情时,一般总会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开场白!俗称,废话!

不过,这种想法她也就敢在心里想一想,要是真说出来的话,她怕被小姐扔后山去喂猪!所以,想想也就算了!

苏苓一听碧娆这般直白,神色微哂,小手瞬间就勾上了自己的下巴,点头称赞:“真乖,你都学会抢答了!内个,你在相府这段时间,对二哥的情况有多少了解?”

闻声,碧娆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凝重,随即就抬眸顾盼四周,虽然凤霜苑的地界平时就很少有人涉足,但是以防万一,她还是小心些比较好!

待确定周围空无一人后,碧娆立马就蹲下身,凑近靠在软椅玉枕边的苏苓,嘀咕道:“小姐,你不问我都差点忘了!这段时间虽然我一直陪着二夫人,但是我总觉得二少爷最近和大夫人的关系有点微妙!明明他们是亲娘俩,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现在他们见面就像是仇人似的!

尤其是二少爷,粗略算算他最少也有十日没有回府了!这事我也偷摸打听过,据说好像是因为什么花楼姑娘。小姐,你说二少爷是不是精虫上脑了?竟然为那种女子而跟家里人翻脸!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苏苓玩味浅笑,古灵精怪的眸子不停的在碧娆的脸蛋上来回滑过,她现在怎么觉得碧娆的节操已经喂狗了呢!

而且,她什么时候这么有文采了?还百思不得其解,直接说想不明白不就完了!

玩毛的文言文!

将心里对碧娆的戏谑心思收敛后,苏苓宛然冷笑,往往所有人口口相传的事,还真就未必是真的!

毕竟,每个人的口径是不可能会一模一样的!但现在所有的传言全是针对苏煜为花楼姑娘和相府做斗争,若非有人故意将真实情况掩盖,那么也许她真的有必要去看看花楼姑娘了!

她很想知道,花楼姑娘到底有多花!哦不对,是有多美!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没和我说?”苏苓斜挑着柳眉睇着碧娆,见她一脸痴傻的模样,心里也只能无奈叹息。

想让碧娆当个合格的特务,简直就是开玩笑!

碧娆暗暗为自己默哀了一下,小眼神飘忽不定的在苏苓身边乱转着,但就是不敢看她极具穿透力的视线,片刻后才尴尬的扯着嘴角,干笑一声说道:“我……我这不是忘了麽!最近太忙!”

听见这话,苏苓一瞬间有了想要掀桌子的冲动!还能要点脸麽!一个丫鬟,而且还是只负责陪着娘亲的丫鬟,你忙个毛了!

但,如果她和碧娆一般见识,那岂不是说明她也彪!所以,忍了!

自己人何必为难,她可是非常护犊子的!

“现在你还忙麽!”苏苓噙着某种危险和威胁并存的目光,直直的看着碧娆一脸尴尬的小模样,说的话也冷声冷气。

不过即便她如此表现,但同样没长心的碧娆对此依旧厚着脸嘻嘻笑着,回答道:“不忙了!小姐您吩咐!”

“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等我睡醒了之后,把花楼姑娘给我找出来!”说完,苏苓立马闭目养神,她不能再看碧娆没皮没脸的表情了,不然她容易动粗!

一听到有任务,碧娆整个人就像是捡钱一样兴奋,噌的一下就从软椅边站起来,恨不得拍着胸脯的样子说道:“小姐,你放心!我一会就把花楼姑娘给你带来!”

“等等!你是不是傻?你把花楼姑娘带到相府,你想天翻地覆还是咋地?去仔细查一下她在哪个花楼,晚上你陪我走一趟!”

碧娆眨着眼看着苏苓闭目而言的态度,同时心里也咯噔一下,小姐的意思是,晚上要带她逛花楼?

想想就好激动啊喂!

“小姐,你擎好吧!我去了!”

说风就是雨的碧娆,转眼间已经像疯子一样飙出了凤霜苑。徒留一地尘埃因她的疾风离去而漂浮在空气中。

苏苓在软椅中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浅眠,暖风拂过她身畔的槐树,沙沙作响的声音为她浅眠的梦中增添了一抹绿意盎然!

而不远处,眉宇间正噙着沁冷含义的凰胤尘,方踏入凤霜苑,就看到了窝在树下软椅中的苏苓,似火的骄阳照耀在她晶莹剔透的脸颊上,美艳不可方物!

是以,那带着明显眷恋的视线,则久久的停驻在她的脸颊,时间仿佛都就此戛然而止!

当然,美好的光景总是如白驹过隙般过得飞快,一如凰胤尘此时正满心满眼的望着苏苓,一点点体会着情爱入骨的*悱恻,偏偏不开眼的玉树随之而来,待顺着凰老三的视线看去,一见苏苓正在阳光下浅眠,没心没肺的说道:“三爷,王妃在睡觉呢!”

玉树,你特么在说废话麽!

正因为玉树这般不大不小的语调,似是惊动了睡意正浓的苏苓,只见她柳眉颦蹙后,再次动了动身子,小嘴也撅了一瞬,纤长的睫毛轻颤几下后,归于平静!

凰胤尘此时波澜不惊的心头有一抹烦躁浮现,好不容易将视线从苏苓的脸蛋上移开,目光骤然淬满了寒霜,直接就扎在了玉树的身上。

但这一眼看见,结果见玉树的眼神竟还盘踞在不远处的软椅中,这瞬间袭来的醋意和怒意,真是让他心里一阵紧缩!

“再看,就挖了眼珠子!”凰老三的话带着明显的危险,而且说话的腔调明显是咬牙切齿的从牙关中逼出来的!

玉树顶着凰老三如炬刺人的眼神,干巴巴的将眼珠子往上看,甚至露出了大片的眼白。这一动作看起来颇有点弱智儿童的即视感!

挖眼珠子,三爷,您真狠!

不就看了王妃两眼麽!这怎么还有性命危险了呢!

“三爷,属下尿急,您先忙!”玉树尽量的让自己的眼珠子保持着向上翻的姿态,说完之后转身就往凤霜苑拱门的外围走去。

凰胤尘骤冷的脸颊轮廓因此有了少许的缓解,余光斜睨了一眼玉树,正想要前行去陪伴苏苓之际,安静的周遭忽而又传来一声响动,甚至还夹杂着玉树隐忍的哀嚎声。

这一下子,凰老三就算脾气再好,也不能忍了!

这么美的时光里,全被这犊子给打断了!

玉树,本王看你是不想好好的了!

那,送你一程!

暗忖结束后,正捂着脑袋站在拱门一侧不停跺脚的玉树,还没从撞门的疼痛中回神,立时就感觉到一阵劲风从后面袭来,刚张着嘴抬眸看去,劲风已至,他整个人早已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虽然劲风并没有带着毁天灭地的姿态,但是那种力道也足以让他飞出千米不厌倦了!

被凰老三直接以劲风推出凤霜苑的玉树,在空中飘荡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

他做错啥事了?

“三爷,属下会尽快回来的!”要不说玉树不开眼的,你家王妃睡觉呢,你在空中倒飞的时候还不忘扯着脖子喊一句。

你真以为自己是灰太狼麽!

本就够生气的凰老三,一听见玉树的喊话,想都不想再次凝结浑身的内力,对着已经飞出五十米之外的玉树又是一阵劲风推送,远点滚着吧!

本王最近不想见到你!瘪犊子!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