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八六:苏煜宿在花楼,连日不归

翌日

虽然彻夜未眠,但是苏苓的精神依旧看不出有任何懈怠。如今皇宫内的诸事已经平息,唯一就只剩下凰胤璃和权佑曦的近况。

不过,这一点已经不在苏苓的关心范围之内,毕竟筱雪走了,或许是带着她对凰胤璃的一身心殇回归,也可能是就此沉寂她对他的感情。

总之,苏苓心里明白,她和筱雪一定会再见面的,所以到那时,一切终究会有定论!

身边的事情终于平息,所以趁此闲暇时间,苏苓也能够安心的在相府盘踞少许的光景。只不过按照她现在对待凰胤尘的矛盾心理,面对他的时候仍旧会有些别扭。

但,总比之前两看两相厌的情况要好上许多。

简单的用过早膳之后,凰胤尘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相府,对此苏苓也并未多加询问。上午的骄阳还不够炽烈,照在身上的暖融感觉令人有些昏昏欲睡。

彼时,落座在凤霜苑门外草坪中凉亭中的苏苓和凤茹筠,简单的喝着清茶,石桌上还摆放着色香味具的糕点。

母女俩似乎已经许久没有这般闲情逸致赏花观景了!

“娘,最近府里有什么特殊情况吗?”待苏苓轻嗅着碧螺春的茶香,清浅的抿了一口后,便睇着对面的凤茹筠,状似无意的询问。

性格温婉的凤茹筠,或许心思不如苏苓考虑的周到,所以闻此也并未多想,噙着明显慈祥的目光望着苏苓,道:“都很好!只不过可能是最近宫内的事情比较多,所以你爹在府里的时间也很少!多亏你大娘日日相伴,日子总还算过得去!”

“是吗?说真的娘,看到你和大娘的关系这么好,我也放心了!都说男人的后院经常会起火,不过你能和大娘如此融洽,京城里也很少见了!”苏苓端着茶杯,摩挲着茶杯的边缘,含笑而说。

但是凤眸里,却带着几许打量的冷光!不得不说,赵春萍的做法,的确是成功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她还没让娘亲起疑,果然是隐藏的很深!

凤茹筠闻言浅笑,看着苏苓有几分不赞同,“你这孩子,从哪道听途说的!若是各个府邸的后院都起火,那日子还能过嘛!如今你身为王妃,以后尘王还要册封侧妃或者是爱妾,你这性格也必然要收敛一些!懂吗?”

其实凤茹筠的话本来是好意,毕竟在她根深蒂固的思想中,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是这种风气却让苏苓为之一愣。

心里不由得开始想象,如果今后凰胤尘真的在她面前左拥右抱,单单是想到这种可能性,就让她没由来的一阵反感,甚至她都不能想象,以后要和一群女人去公用一个男人的场面该是多么的刺激!

不能想,不然她有一种想要把凰胤尘灭了的冲动!

强压下心里对此事的抵触,苏苓笑看着凤茹筠,继续开口,“娘,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我昨天回来到现在,怎么没看到苏煜?”

昨晚上虽然她和凰胤尘是黄昏时候才进的相府,但是一直到现在她都没见到叽叽喳喳的苏煜,反倒是昨夜偶然间与大哥苏傲打了照面。

这厮,不会又去温柔乡了吧!

正想着,凤茹筠神色一闪,竟是幽幽叹息一声,说道:“哎,苏煜这孩子,性格也真是执拗!前几日,他和你爹不知因为什么事发生了口角,连日来他一直都没有回府。为此你大娘也是操碎了心!你和苏煜的关系不过,若是有机会,你正好可以劝劝他,都是一家人,何必闹的这么僵!”

不得不说,凤茹筠的性格的确很温柔,话里话外也诚然透露出对苏煜的担忧和关怀!也正是这种感觉,才会让苏苓对整个相府都恋恋不舍的原因!

“是这样吗?前两天在宫里我还看见他了!”苏苓说着就微微蹙眉,苏煜纨绔成性,她早就知道在老爹的眼里,他就像是扶不起的阿斗一样不争气。

不过,也正是她和苏煜亲密的关系,所以她了解苏煜,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不过都是表象罢了!

他的能力,怕是根本不在大哥苏傲之下!

凤茹筠微抿着唇看着苏苓,柔情似水的眼眸中闪过几许挣扎,见苏苓眉宇间也染上诧异,思忖了一瞬,才低声说道:“我听你大娘说,他和你爹发生冲突,好像……好像是因为某个花楼内的女子!”

“啊?!”苏苓一听这话,顿时瞠目结舌的看着凤茹筠。

苏煜,你老霸道了!

这么说来,他难不成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了?!

艾玛,太好奇了!她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够让苏煜这般维护,甚至不惜和老爹发生冲突。

“哎,这事你也别多问,总之在看到你二哥之后,尽量劝劝他吧!你大娘……”

凤茹筠似是还有些惆怅,而刚提及的人,恰好出现在凤霜苑内。当赵春萍在侍女的搀扶下缓缓走来时,声音也传来:“茹筠,在说我什么呢?”

闻声,苏苓和凤茹筠同时侧目,当苏苓见到赵春萍一脸惬意的浅笑徒步而来时,这眼底的精芒骤然席上,晶亮灵动的凤眸一瞬不瞬的望进赵春萍看似平波不惊的眸子中,而凤茹筠在看到她的同时,也连忙起身,微微躬身,客气的说道:“大夫人!”

“茹筠,都说过多少次了,自家人不必这般客气。你就是不听,今日苓儿还在,这若是让她误会,岂不以为我这个相府夫人苛刻了你!”赵春萍一副婉约的姿态不请自来,入了凉亭后,也径自坐在了凤茹筠的身侧,而后轻轻拉着凤茹筠的手臂让她落座,转着眸子望着对面的苏苓,故作慈爱的开口,“苓儿和王爷,昨晚睡得可还踏实?”

有你在,能踏实麽!

当然,这话是苏苓在自己心里的腹诽,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自从上次赵春萍在荷花池畔受到惊吓而重病一场后,再与苏苓见面之后,仿若一切都没有发生。

看起来,整座相府依旧是其乐融融令人称羡的和美!只不过,人心叵测这个道理,苏苓一直都懂。

她不说不做,不代表什么都不知道。

诚如包大所说,如果赵春萍曾经在茶寮出事之前就去过那里的话,那她似乎也有绝对的理由去怀疑,夹竹桃之毒与她有关。

但,证据不足,她是不会轻易表露出来的!

每一件事,她都记得,再比如当初竹林火海边,她可以的倾倒也许就是为了让她葬身其中!

“苓儿?苓儿!”陷入自己思绪中的苏苓,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略带急切的呼唤。回神后抬眸看去,就见凤茹筠的脸色上噙着明显的担忧,见她看向自己,却仍旧没有开口,凤茹筠不禁伸手探向苏苓的额头,嘴里还嘀咕道:“怎么了?生病了吗?魂不守舍的!”

在凤茹筠和苏苓这般互动时,赵春萍的视线则一直定在苏苓的脸蛋上,唇角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们,思绪不明!

苏苓微哂后自额头上拉下凤茹筠的掌心,“娘,我没事!刚才就是忽然想到二哥的事情,所以走神了!”

刻意提及到苏煜,下一秒苏苓就隐晦的将视线看向赵春萍。果然在她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态中,一听到苏煜的名字,表情顺然一变,不知不觉间甚至还倾吐出一声叹息。

“大娘,二哥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具体情况你知道吗?”虽然对赵春萍已经心生冷意,但是苏苓依旧能够分得清轻重缓急。

赵春萍的事情不着急,而且她依稀记得,昨晚上权佑擎说过,凤霜苑内如今有不下二十名暗卫保护或者是监视着,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赵春萍还想作恶的话,怕是也没那么容易。

不过想归想,苏苓这会也暗暗下了决定,等凰胤尘回来之后,她有必要和他沟通一下凤霜苑安全的问题!

听到苏苓的问询,赵春萍再次喟然一叹,语气不乏惆怅的开腔,“那个混小子,我也快被他气死了!

他竟然为了一个花楼内的姑娘而连夜不归,你爹为了这事才说了他两句,结果他脾气一上来,竟然已经有将近半月的时间没有回府!我现在想见他一面都难,那种地方,怎么能是久留之地!”

身为母亲,赵春萍或许是合格的,因为苏苓清晰的看到她眼底的心疼和面上的无奈。而让她十分诧异的,就是苏煜竟然多日未回了?

“大娘,他已经住在那了?”

赵春萍憋闷点头,“这孩子,现在长大了,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已经差人去找他多次了,可到了现在,还是不见人影!你说,他怎么就不能像傲儿一样,让我省心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