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八五:权佑擎,你的逗比本性哪去了?

将包家三兄弟的事情安排妥当后,苏苓便让碧娆先带着包三回了王府,而她自己则漫无目的的在渐渐染了青黑色的墨色街头缓缓前行。

最近,她感觉自己的情绪受到太多的影响,先是因为筱雪和太子的事情,加之后来权佑曦的出现,以至于近段时间来,她对凰老三的情绪在本质上发生的变化。

一切的因果出现,都让苏苓心里惆怅万分。

她明明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是现在竟然变成这个鸟样,鄙视自己,妥妥的!

临近寅时,仲夏的东方逐渐侵染了鱼白,苏苓身后素色的碎花披风,依旧在其身后摇曳生姿。

彼时,街头上两旁的红灯笼,有不少已经被风吹灭,随着几缕袅袅的余烟散在空中,最终化为虚无。

似是感觉到清晨的冷意,苏苓不由得双臂环胸,一步步潜行踱步,沉沉的吸气,鼻端浸染凉意。

身后是孤身一人的街头,身前是漫无目的的行走,头顶上一片墨色苍穹,此情此景的确有些萧索怠慢之感。

相府位于官宅地带,距离远方来酒楼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但也许是情绪的不稳定,所以苏苓这回程的脚步走的相当缓慢。

只是有些惆怅罢了,但总是感觉自己现在有点矫情!

你说烦不烦?!

“啧啧啧,难得见你这幅模样,看来凰老三的确有些道行!”不知道何时,自苏苓身边传来的脚步声,让她为止一颤。

随着脚步声而来的,便是那欠揍的调侃语调!

这一刻,苏苓特别想扶额望天,她就想问一句,权佑擎和她到底什么仇什么怨,打定主意要看她的笑话是麽!

还能不能做好盆友了?!

苏苓,敢问一句,你何曾当过权老大是朋友?

“……”

一声戏谑,惊动了苏苓沉寂的心湖,步伐依旧,只不过侧目斜睨着他一身张扬的红色海棠锦纱长袍,妖冶而不自知的模样,心里算是恨得牙痒痒!

“权老大,有心情看我笑话,不如去关心一下,你妹妹和太子的发展!”苏苓的小嘴犀利的对权佑擎揶揄了一句。

若是换做平时,她也许有心情与之斗嘴,但是今天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

她没心情!

权佑擎妖孽魅惑的脸颊闪过一许诧然,在他随着苏苓缓缓踱步时,视线也一瞬不瞬的定在苏苓娇嫩的侧脸上。

“她如何与太子发展,本宫做不了主!只不过,本宫倒是很想知道,你彻夜不眠的离开相府,难不成和凰老三闹掰了?”权佑擎明显试探的语气,令苏苓有些反感。

不是讨厌他的为人,而是因为他现在这种态度,任谁也会觉得他有明显看笑话的嫌疑!

她的笑话有那么好看?

扯犊子呢!

不肯服输的心气在苏苓想透这些后,立马占领了她智商的高地。于是下一刻苏苓顿步,扭头,含春带笑的望着权佑擎,口不对心的说道:“哟,权太子别逗了!我们夫妻俩的关系,你那么上心干嘛?就算你喜欢凰老三,能不能收敛点?他现在是我的男人!”

这种话说出来,赌气的成分巨大,但是殊不知听在别人的耳朵里,也许又是另一种情绪的酝酿!

权佑擎因苏苓的话,眸光猝然变得深不可及,与此同时也站定在她的身前,丝毫不输凰胤尘的气势和姿态,每一次眼光流转,都噙着动人心魄的光华。

他和凰老三,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一个刚毅且冷硬,却姿态气势凌天。一个妖孽又惑人,却狷狂放荡不羁!

“苏苓,你现在这番话,本宫可不可以理解为,你爱上他了?”权佑擎半敛着眼睑,垂眸端看着苏苓红润的脸颊。

而这话开腔,语气是苏苓从未听过的高深莫测,就连他的态度似乎也将那份放浪形骸收敛的一干二净!

这么认真的权佑擎,她没见过!

苏苓掀开眼睑,仰头以凤眸端详着权佑擎。这一次他带着权佑曦再回来,苏苓总觉得他有些变化,可究竟是哪里变了,却又无法参透!

“权佑擎,你到底想问什么?今晚你出现在相府的时候,我就很好奇,你怎么对我和凰老三的事情这么关怀备至的?诚如你的身份,不应该会对我们这种事情如此紧抓不放才对!”苏苓是纨绔,但是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她仍然会用冷静的头脑去分析对错。

权佑擎的步步紧逼,的确让她嗅到了不安分的气氛。可是,他没道理的!

说到底,她和凰老三不论如何,其实都与他无忧!

闻言,权佑擎妖娆的俊彦上立马闪现出轻嘲的情绪,展眉面对着苏苓,蓦地倾身凑近她的脸颊,“苏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认为本宫真有那么闲?”

“那不然呢!你现在干的事,就是代表你闲的蛋疼!对不?”苏苓的糙话又开始了,但这一次权佑擎却破天荒的没有和她辅以口舌之争。

反而波光潋滟的眸子愈发深邃难辨,两侧的脸颊也不停的龛动,似是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两个人就这般四目相对,直到一阵清晨的凉风袭过,吹散了彼此耳边的发丝,才忽然随着风声听到一声低沉的话语,“苏苓,你当真不在意谷兰?”

谷兰!谷兰!又是她!

强忍着心里忽而间狂跳的心脏,苏苓的脸蛋上一阵阴云密布,抬眸睨着权佑擎认真的表情,乍然冷笑,“这么费神劳心的想要挑拨离间!权佑擎,你吃墨水长大的吧!!”

“苏苓!”正当苏苓这一句暗骂的话脱口而出后,权佑擎忽而厉声唤了一句。那种从未有过的神态和冷意,足以令人心惊!

苏苓也刹那间因为他这样的变化,而微微怔忪了须臾。下一刻,还没回神时,整个下颚就被权佑擎以极具张力的拇指和食指紧紧捏住!甚至脸蛋上柔嫩的软肉都被他给捏的变了形状!

“苏苓,记住本宫的话,若是有朝一日,你在凰老三那吃了亏,本宫随时欢迎你来诉苦!”这话,有点不对劲吧!

明明权佑擎的态度是十分冷肃,但是口说所说的话,却又相当暖心!

此情此景下,苏苓没由来的感觉到一阵窝心,甚至是一股子难言的亲近感席上心头,紧接着想都不想,直接就说道:“权佑擎,是不是男人?有你这么安慰人的麽?还不赶紧给姐放手!尼玛,牙都快碎了!”

权佑擎这动作,的确有些过激。拇指和食指紧捏着苏苓脸蛋的两边,而她被擒住的下颚正不停的传来疼痛。

虽然搞不明白权佑擎突然间改变的原因,但是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这厮要是再不放手,她的小牙真的要掉了!

都特么是不是男人啊!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死德性!

权佑擎,你的逗比本性哪去了!

“咳!”就在苏苓身手开始拍打权佑擎的手腕之际,他似是一瞬间回神,眼眸眨了两下之下,一下就放开了钳制着苏苓的手,而后轻咳一声似是在掩饰尴尬,也不理会苏苓,旋身就开始往前走,就在他身影即将消失在苏苓视线中时,空中隐隐约约好像传来一句话,其曰:“不知所谓的女人!该死的东西!”

苏苓:“……”

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

直到权佑擎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街头后,苏苓拧着眉撇着嘴表示出对他的极端不屑,不想再有耽搁,抬步前行时,刚走了两步,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为毛刚才她和权佑擎冲突了那么一下下后,她的心情竟豁然开朗般,不再那么苦闷!

这厮,干嘛来了?专门让她虐,还是特意来找虐了?

想不明白,索性将一切都交给时间去处理!只不过在苏苓没多久就回到相府之后,在街头的巷口处,一抹如红霞般撩人的衣袂渐渐随风而起。

权佑擎此时眸光亲噙着深沉的无奈看着不远处的朱红色大门,再次回到齐楚国,他之所以会对苏苓和凰胤尘的关系如此挂心,全然是因为这次回国的途中,让他得知了一个足矣令人惊诧甚至是惊悚的消息。

他不能确定现在凰老三是否知道,所以他在完全搞不懂自己如此冲动做法的情况下,就忍不住对苏苓提出警告。

现如今,已经过去三年,他是当初所有事情的见证者。也正因如此,他和凰老三的关系才会走到今日这般冷漠的地步。

苏苓,是个特别的存在,他可以不管过去,不顾未来,但这次却怎么也无法漠视即将面对一切的她!

谷兰,她没死!

*****

这是三更,今天更新完毕!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