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八三:两个人的世界里,容不得第三个人

午夜

经历了之前短暂的风波之后,此时苏苓和凰胤尘正躺在相府的西厢房中浅眠着。夜色幽幽,雾霭逐渐笼罩在京城上空,遥遥星空一片清辉之色,熠熠闪光的星子在不断闪烁着。

整洁的厢房中,木榻上传来清浅的呼吸声,透过窗外射入的淡淡皎月光辉,在地上投射下一片斑驳昏暗的影子。

彼时,凰胤尘正侧身躺在苏苓的边上,一只手臂还搭在她纤细的腰间,两人的姿态宛若一对相濡以沫许久的夫妻,彻夜相拥而眠。

不多时,就在凰老三的呼吸声渐渐深重之际,躺在里侧的苏苓,却缓缓的睁开了凤眸。眸子中一片清明的碎光,全然没有半点酣睡后的迷蒙之色。

察觉到凰胤尘的熟睡,苏苓缓慢的转头看着他,昏暗的视线中,他一半的侧脸沉浸在黑暗之中,阴影下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射出一片暗色的弧度。

将视线收回之后,苏苓便仰头望着木榻顶端的帐幔,眼底一抹疑惑的色彩随之闪现。她和凰老三今晚上算是有了质的飞跃。

但在她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有很多的不确定!她知道这个世界对待女子的态度,除了南夏国的女尊男卑,其他三国包括赫连部落都是以男子为尊贵,而且身边所见所闻的地方,也不乏三妻四妾如花美眷成群。

虽然她明白自己对凰老三终究还是有了喜欢的情绪,可她无法确定的是,他贵为王爷,今后身边的女子也许根本不会是她一人。

如果当真有一天他也妻妾成群的时候,她又该如何自处!

她的确在男女的关系上不够警觉和聪明,也正因为如此,她一直以来的信念,便是夫妻携手一生,可这其中是绝对不能掺杂任何其他因素的。

凰老三对她的解释,虽然不能说是苍白无力,可最重要的一点,他还是没有说出谷兰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哪怕曾经他说过,有些人在他心里的位置并非是外界传言那般重要,可她依旧能够感觉的到,谷兰好像还是他不能触碰的底线!

两个人的情爱,一旦夹杂着第三个人,那势必会有人因此而受伤。她没经历过,所以更加害怕!

喜欢凰胤尘已经是事实,但无论如何她也想在这一段还不能确定的感情中,率先保护好自己!正所谓谁先付出,谁就输了,她不想以后一败涂地,但感情之事若是有所保留,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事,真是不好办,也真特么让人烦躁!

身边的凰胤尘似是没有任何警觉的在她身侧沉眠,好像之前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影响。

这是不是不太公平?她为了这事吃不好睡不好的,这厮反而睡得跟猪一样!

滚蛋吧,不陪你睡了!

思绪本就不平稳的苏苓,想了半天之后,不由得伸手拉开了凰胤尘搂着她的手臂,随后以极为轻缓的姿态从木榻上起身,当她轻手轻脚的站在地上后,侧目看了一眼沉睡的凰胤尘,对他完美有型的睡颜撇撇嘴,旋即就走出了厢房。

而就在她转身离去的瞬间,软榻上本还沉睡之人,骤然睁开了眸子,一双黑曜石般晶亮的眸子,同样没有任何睡意!

*

夜半,苏苓披着中衣孤身坐在厢房前厅的桌前,两手拖着双腮,目光有些无神又怔忪的看着某处发呆。

现在能够让没心没肺的苏苓变得这么沉默寡言的,除了凰老三别无他选!

忽而,寂静的深夜里但凡有一点声响都会特别清晰,就在苏苓还发呆时,房门外似是传来一阵极为细小的脚步声,而这也彻底惊醒了苏苓的神智。

月色清辉投射在房门上,所以当那抹黑影显露在门边时,苏苓的凤眸立时一变,眯着眸子闪现出危险的暗芒,双手按着圆桌,无声无息的起身,就在莲步轻移的走向了房门口时,却听见外面正有人低声说话:

“娆妹,你说我现在进去合适吗?要是打扰了王爷和王妃的好事,我还有命活?”

这是玉树的声音!

至于苏苓,一听见玉树这番话,顿时浑身的戒备烟消云散,满面无奈的看着门外两抹暗影窃窃私语!

不过,这深夜时分,若不是有事的话,玉树应该不会想要进来打扰!现在他们身在相府,若是皇宫内的事情,大可以白日再说,但若不是……

此时,正在门外守夜的碧娆,本就瞌睡重重,玉树臭不要脸的往她身边不停靠近的姿态,也让她顿时清醒了不少。

但见碧娆回身看了看厢房,随即挑起一侧的眉头,斜睨着玉树,压低声音说道:“有啥事非要现在说?你要是想去送死,我不拦着你,你随意!”

玉树:“……”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有什么说话的麽!啊!

‘吱呀……’一声,玉树正想着和碧娆再沟通一下感情时,两人身后的房门应声而开,在苏苓踏出时,开口:“玉树,有什么事?”

一见深夜如鬼魅般骤然现身的苏苓,这给玉树吓的差点没跪了!敛去面色上的惊讶,玉树透过苏苓的肩头看向了她身后,见没有凰老三的身影,心里不禁开始打鼓,对于刚刚收到的消息,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和王妃说!

但事关筱雪太女,他也做不了主!

苏苓本就心细如尘,在她细腻的观察着玉树的表情时,就看出了他的为难,眼眸灵动了滑了一圈,随后拢着眉宇睇着玉树,“不打算说?”

每次,只要苏苓那小眼神不怀好意的乱转,玉树就明白她准又在想办法整治自己。这么多次了,貌似也该学乖点了!

当下,玉树二话不说,直接往苏苓的身前迈步一瞬,悄然说道:“王妃,临风传来消息,说是筱雪太女在回程的路上的确遇到了伏击!不过对方已经让临风摆平!明日晌午,他们大概就会离开齐楚地界,届时临风会再传消息回来!”

“果然?”苏苓低声嘀咕了一句,翘起的好看柳眉也带着讽刺的弧度,微微眯着眸子,抿着菱唇,忽而又问道:“对方的身份查明了吗?”

玉树摇头:“没有!临风的消息上称,那些人应该都是死士,一旦被抓立马就会服毒自尽!这次伏击太女的总共有三十人,除了一人逃了,剩下的全死了!”

“好!我知道了!”苏苓俏脸紧绷的听完玉树的阐述,随后就将身上的中衣穿好,看着玉树吩咐了一句,“你在这里守夜,我出府一趟!”

“啊?”玉树一愣,抬眸看了看天色,这三更半夜的,王妃出去要干嘛?!

合适吗?!

正在玉树怔愣之际,苏苓早已递给碧娆一个眼神,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已经走向了西厢的拱门出口,甚至玉树连一句询问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给摆了一道!

他似乎能感觉到,等王爷醒来后,发现找不到王妃,他是不是得掉层皮了!

王妃,求放过啊!

*

三更夜色,最是深沉又清寂,京城街头两侧所挂着的红灯笼,在夜风下不停左右摇摆,以至于街头昏暗的光线仿若被笼罩一层浮动的金芒。

“小姐,咱去哪啊?”已经许久没有跟着苏苓行动过的碧娆,这会是一点也不困了,想当初她和小姐深夜行动的次数,真是多不胜数呢!

“远方来!”此刻,苏苓身上披着一件薄厚适中的披风,披风的前面还被她系着一个好看的蝴蝶结,在街头朦胧的光线下前行,她身后的披风就宛若一朵盛开的花朵般,不停的在身后缭绕波动。

回答完碧娆后,在深夜无人的街头,沉默了片刻后,很快苏苓又问道,“最近一段时间,大娘有什么举动?”

碧娆不傻,尤其是跟在苏苓身边久了,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再是曾经那般单纯单一。早在当初凤霜苑内竹林着火时,她就隐约的嗅出少许阴谋的味道。

加上现在苏苓如此一问,碧娆心里更加明白相府内怕是也有心存祸端之人,暗暗的回想了一瞬,碧娆凑近苏苓,说道:“大夫人没什么举动,每日都身在相府,不过她最近和夫人的关系似是更加亲厚了几分!几乎每一日都会和娘亲见面,有时候还会在后院里油走一圈!”

话落,碧娆正想着再说几句,结果这一眨眼,就发觉身边竟没有了苏苓的身影,心下一惊,刚想要开口喊叫,结果就听见身后幽幽传来一句,“她还真是不老实呢!”

碧娆浑身一颤,站在原地愣愣的回眸,定睛一看,暗暗叹息了一声,小姐,你走路能不能不要突然停下来了!

闹啥嘞!

***

今天万更,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