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八一:你别自欺欺人,你根本忘不了谷兰

“权佑擎,私闯齐楚相爷府邸,你有脸?”

凰老三平时说话冷声冷气的,但是在遇见权佑擎时,仿佛他体内的*因子全部被释放出来。哪怕此时他说的话极为不符合身份,但是话已出口,木已成舟。

虽然苏苓依旧会诧异于凰老三和权佑擎之间对待彼此的态度,但也许见怪不怪,尤其是他们二人越是这样辅以口舌之争,却越是让他觉得,他们彼此曾经一定交心患难过。

只不过,或许真的是如人所说,因为某些原因,他们的关系才会决裂!

而那个原因,是她现在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思考的。因为就在最近的几天,她终于发现自己对待凰胤尘的态度,改变的不是一点半点。

这,让她有些心理失衡,同时也有些害怕!

不知是好是坏,也不知道这代表的究竟是不是她心里所想象的那样!

权佑擎双手环胸的站在凰胤尘的对面,目光里也透出几分不屑,上下打量他之后,又将视线游移到苏苓的身上,旋即很快便开口:“怎么着?你现在这是发现她的好了,还是说你想利用她来查找宝藏的真相?

凰老三,本宫倒是希望是前者,可惜太了解你,所以本宫赌是后者!”

此刻,变成了权佑擎和凰老三之间互相反目的对象,苏苓心里有一阵的紧缩,本还想帮着说两句好话,可权佑擎脱口而出的话,结果给她整懵了,甚至菱唇还保持着开阖的状态,但是话已经僵硬在嘴边。

不是她不相信凰胤尘,而是他近来的变化的确过于诡异,偏偏权佑擎的话就如同让她醍醐灌顶般,仿佛凰老三在这段时间的变化,忽然间能够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解释!

如果是这样,她感觉真的很讽刺,而且也太特么憋屈了!她会因为他的吻而心慌意乱,却从未做好准备会因为他的利用而变得浑身冰凉。

她,该不会是对凰老三产生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或者感情了吧!

虽然她没经历过,哪怕情商的确很低,但她时常占领高地的智商还是能够让她想明白自己变化的原因!

现在,怎么心跳的不太稳,而且还伴随着心悸般的手脚冰凉!

尼玛,心脏病了,妥妥的!

苏苓的脸蛋因为权佑擎的话而变得一阵白一阵红,而她所有的变化都被凰老三全部收入眼底,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与苏苓之间的关系如今本就如履薄冰,若是她真的相信了权佑擎的话,那他之前所做的努力,可谓是全部付诸东流!

这,还了得?!

“怎么?说不过本宫了?这么看来,本宫是赌对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权佑擎,见苏苓和凰老三都没说话,但苏苓的表情变化却也被他看个正着。

这会,两人的沉默似是更加让他找到攻击凰胤尘的机会,说的话也愈发不着调起来!

“他,说的是真的吗?”苏苓努力的让自己的情绪维持着平稳的状态,但是当她目光接触到凰胤尘依旧专注且蕴含温柔的视线时,声音却不受控制的有些颤音。

她不会承认,自己心里现在忽然有些难受,正是因为听到凰胤尘是利用她来寻找宝藏的事情!

她一定不会承认的!

凰胤尘郑重其事的看着苏苓,一字一顿的开腔,“不——是!”他嫌少解释,现在能够开口进行反驳,已经是从未有过的事。

可如此简单又苍白的两个字,任谁也会觉得这是他无力的辩白。就如同苏苓此时的内心,火烧火燎的,怎么也无法平息。

“你们俩聊,我先睡了!”半饷沉默后,苏苓实在无法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加上面对权佑擎的不正经态度,以及凰胤尘神色认真却无法辨析的心态,苏苓烦躁的对着两人挥挥手,而后在他们二人的目光中,直接走向了自己的寝房。

随后,‘嘭’的一声,大力将房门关上,甚至在深夜中震动的悬梁都为之一颤。

月光下,只剩下权佑擎和凰胤尘,二人的目光始终都定在紧闭的房门上,少顷光景后,权佑擎幽幽一叹,“凰老三,你的心还是那么硬!”

“你的废话真多!”凰胤尘的脸上此时虽然如冰雪覆盖,但却并未浮现戾气,至少目前为止,他还能如此镇定的与权佑擎对话,实属少见!

权佑擎说着就从袖口中,忽而拿出了一盏白玉酒壶,拿掉壶盖之后,仰头就大力的喝了几口,随后豪放的擦了擦薄唇,递给凰老三的同时,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必你多心!”凰老三依旧不客气的态度,但是在他伸手接过酒壶的瞬间,权佑擎的脸上则浮现出一抹心知肚明的讥诮!

眼看着凰老三似是有些烦躁的狠狠灌了一口酒,权佑擎仰头望着墨色天际,浅淡开腔,“你永远那么别扭,不论本宫如何解释,你依旧不信!凰老三,若你的心里一直有谷兰,本宫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你会对苏苓认真的!但若是你心里没有她,当初你何苦会因为她,与本宫决裂?

苏苓,她不该受你如此对待!”

权佑擎明显深意十足的话,令凰胤尘刹那间就狠狠的捏紧了白玉酒壶,眼眸厉光闪现,睇着他,冷冷的说道:“别打她的主意,她是本王的女人!”

“哈!”权佑擎轻嘲一笑,看着凰胤尘继续说道:“现在你倒是承认她是你的女人了?是因为发现她的好了?你放心,你这话本宫一个字也不信!苏苓身上所背负的凤家宝藏,这件事如今四国皇室人尽皆知!若非你别有企图,从一开始你就不会那么对她!

凰老三,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相府上上下下被多少暗卫包围着,你以为本宫看不出来?那些黑衣影卫,本就是你齐楚皇宫所有,而能够调派这么多影卫之人,除了你尘王别无他选!

你最好别告诉本宫,你是为了保护相府安全而这么做的!依本宫看,你明里对苏苓改变甚大,暗里却命人在仔细的调查二十年前的事情!你派了这么多人在这,无非是想要监视相府,又或者这凤霜苑里,被安排了不下二十名影卫的事,根本就是你为了监视苏苓娘亲的一举一动才对!

你应该和本宫以及其他人一样,都发现了凤茹筠花魁头牌的过往有疑点,所以你想从苏苓身上下手,本宫说的对吗?”

权佑擎所说的话相当极端又犀利,甚至目光如虹的看着凰胤尘,其眸子中所闪烁的星光点点,也是极尽可能的在嘲讽这一切。

这一番话落地,凰胤尘周身的气势瞬间凌天一变,凛冽的脸颊上噙满了冰封寒霜,犀利的视线也如同冰凌般扎在权佑擎的身上。

两个人都是天之骄子出身,在面对彼此时,都带着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执拗,不遑多让的气势以及不肯退步的争斗,让他们二人的周围很快就刮起一阵刺骨的冷意。

“本王,无需向你解释!”

凰胤尘脚下的步伐一变,在他扭身面对着权佑擎时,负手而立的姿态凛然狂狷,甚至连他手中的白玉酒壶,也在他大力的紧握下,逐渐碎裂成沙,飘飘然的落在了地面上。

权佑擎妖孽的脸庞浮现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凰老三,你永远都这样,一句‘无需解释’就想将你所做的一切都掩盖彻底?

你还别说,本宫当真不相信你会真的喜欢苏苓!除非,当初你和谷兰的海誓山盟,都是假的!”

谷兰……又是谷兰!

“权佑擎!”凰胤尘陡然而变的气势,令人望而却步,甚至周遭的树木也因为他身上的劲风而开始沙沙作响。

面对凰胤尘不加掩饰的愤怒,权佑擎却笑意更浓,“看吧!本宫果然说对了!凰老三,别自欺欺人了,到如今你忘不了谷兰,这样三心二意你谈什么感情?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本宫也不怕告诉你,苏苓,本宫有心竞争,若是你是一心一意,或许你会近水楼台,可惜你压根忘不了过去,你自认为配得上她麽?”

两个人的谈话,在深夜幽静的厢房周围清晰可闻,而之前明明已经入了厢房的苏苓,此时正抵在门扉处,将两人的对话全部听个清楚明白。

如果到这时候,她还想不明白自己对凰胤尘所产生的情绪是为了什么,那她也太过愚昧了!

一吻而失了冷静,一抱而丢了心神,她竟然在这些日子和凰胤尘的相处之中,当真产生了不该有的心情。

不然,为什么她在听到权佑擎说凰老三忘不了谷兰时,心里会如针扎般难言的刺痛!

但,仅仅是刺痛,也许现在收心还来得及吧!

***

这是二更,白天还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