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八零:凰老三,能不能要点脸?

“娘,你好些了好吗?”

天色渐晚,凤霜苑内的厢房中,苏苓坐在圆桌前,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凤茹筠红润的脸颊询问着。

虽然她的气色已经比之前好上百倍,但是说不上为何,苏苓总觉得她眉宇间的愁苦似乎比以前更加深厚了几分。

而彼时,苏苓的身侧,便坐着凰胤尘。

也许是因为凰胤尘的关系,所以凤茹筠显得有些紧促,眼神闪烁了一瞬,待见到凰胤尘没有任何表情时,面色有些僵硬的笑了笑,道:“都好了,没什么大碍,不必为娘操心!”

“那就行!最近宫里的事情比较多,所以好几日没回来,娘你若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话,随时让碧娆告诉我,或者让爹给你找太医看看!有病不能耽搁的!如果再像上次那样,那就得不偿失了!”

苏苓细心又不乏嘱咐的话,让凤茹筠不由得浅笑无奈的摇头,再次看了一眼没有表情的凰胤尘后,才缓缓说道:“苓儿,娘真的没事了!都过去了,你大可放心!宫内的事情比较重要,不要因为娘的关系,耽误大事!这几日我已经让你爹给我寻个合适的丫鬟,碧娆毕竟是你的侍女,总伺候娘也不何时,待找到合适的人选,便让碧娆回去陪你吧!”

“夫人,我没关系的!小姐……小姐现在有王爷照顾呢!”连连被提及的碧娆,此时虽然站在门口,但是从一进门开始,也大体能够看出自家小姐和凰老三之间暧-昧的变化。

这时候她不合时宜的说出这番话,虽然有依仗苏苓疼爱而信口开河的资本,但另一方面也是想暗中试探一下,王爷对待小姐是不是真的改变了!

一听碧娆的话,苏苓心头立马漏跳了一拍,正抬眸剜了她一眼时,结果身边的凰老三,骤然说道:“没错!本王会好好照顾她的,岳母大人可以放心!”

苏苓:“……”

他这是闲的没事在这表决心呢?

不对啊,她为毛要认为他在表决心?!

“王爷英明!”碧娆这丫头本就越来越彪,此时一听见凰老三的话,一激动差点给跪了。说的话也是带着万分感激似的,望着凰胤尘也忽然觉得尘王的确是人中龙凤!

这一刻,她才觉得,小姐也许真的没嫁错人!

凤茹筠本就一心为着苏苓的幸福着想,现在忽然见到凰胤尘对苏苓的态度有了这样天差地别的对待,打从心里为她高兴,哪怕她自己有太多的遗憾和未了的心愿,但只要苏苓平安享乐,她也觉得是值得的。

过去的,毕竟是上一辈人所做的错事,也许真的不应该让自己的女儿来承担!至少现在在相府里,相爷对她视如己出,这就够了!

陷入沉默的凤茹筠,每每在她暗忖的时候,眉宇间的愁绪就越发深重几分,而这一点也是让苏苓始终为之疑惑的。

她想为其分忧,但是凤茹筠的嘴太过严实,哪怕她曾经无数次的试探,最终得到的也只是一声叹息。

也许,时间未到吧!

*

回到相府的深夜,更深露中的夜晚,苏苓独自站在房前,举头望着一轮弦月,心思也因凤茹筠而有些沉闷。

她实在太好奇凤茹筠的过往,而如今她也知道,自己并非是老爹的亲生孩子,那么她爹到底是谁,而娘亲又经历过什么。

包括凤家宝藏的事情,又是从何流出!

如今听闻楼湛也已经离开了齐楚,筱雪也带着一身沉重的心殇回国,仿佛曾经令人措手不及的事情,在短暂的时间内又就此落幕。

但苏苓心知肚明,只要凤家宝藏的事情一日不明了,那么这些人就不会轻易的放手!毕竟,能够被称为宝藏的话,那对于四国来说,该是多么大的*!

玉肃之这么久也再没有出现过,当初被凰老三给打伤,如今也不知是死是活!包子三兄弟现如今身在远方来酒楼,或许找个时间她应该开始让他们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了!

“哟,今晚才在宫内一鸣惊人的尘王妃,怎么现在孤身一人对影神伤?难不成凰老三又是在做戏?”

在深夜幽幽的气氛之下,伴随着一阵花香而传来的戏谑声,令苏苓心头陡然升起一阵烦躁,她就不明白,权佑擎这厮怎么总是神出鬼没。

傍晚在琉璃阁的时候,她一曲唱罢,他便不合时宜的现身,索性当时被凰老三给带走,结果没想到现在他又不知趣的出现在相府里。

当这是你家啊!

站在清辉月光下的苏苓,闻言便缓缓转身,望着从飞檐悬梁上缓缓落下一袭红袍的权佑擎,菱唇微哂,“权太子永远兴致这么高,当梁上君子的感觉如何?”

“苏苓,你跟本宫是不是不能好好说话?再怎么说咱也是在一起共患难的好盆友!本宫要不是担心你,又何必大晚上放弃睡觉来看你!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权佑擎随意的撩开衣袂,跨步走到苏苓面前之际,便以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睇着她。

映月浅淡的辉芒照耀在一身素裙的苏苓脸颊上,宛若凝脂吹弹可破的肌肤,也沁着令人心动的光亮。

闻言,苏苓暗暗垂眸,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抬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有劳权太子关心,我很好!”

“苏苓,你假不假?!当本宫不识数呢?想当初你和凰老三水火不容的时候,你对本宫的态度可比现在要和悦的多,现在这是怎么着?有了他就不需要本宫了?”权佑擎挑起一侧弧线优美的剑眉,眼眸淬了月辉,深邃悠远的视线侵染着碎光。

而他眸子深处,或许是在月辉的遮掩下,无法让人看透其真实的想法,甚至在他面对苏苓之际,不停煽动的鼻翼也在泄露他的情绪。

只可惜,所有的情绪都从未放在权佑擎身上的苏苓,此时面对他俊彦上细微的变化,全然没有发现,又或者是从未想要认真留意。

是以,当权佑擎的话音落地,苏苓的两弯黛眉便不期然的蹙拢,同时以一种看怪物的表情睇着他,吸了吸鼻子,说道:“权太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你和凰老三,有什么可比性嘛?”

这话,其实苏苓所说的不假。因为在她心里,她从未将凰老三和权佑擎做过任何比较。但也许是因为她所表达的意思会令人误解。

也正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所以在她此刻噙着狐疑的表情下,权佑擎的俊彦上骤然闪过一丝愤怒。他虽然平素习惯玩乐,但也能够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偏偏就在眼下因为苏苓的一句话,差点让他破功。

不为别的,而是她所说的话以及那种怀着意外的语气,让权佑擎的心尖上仿佛被人给揍了一拳,闷闷的很不好受!

“呵,看来是本宫想多了!”很快权佑擎便自嘲一笑,随即举眸望月,眼底最深处一抹受伤划过。

苏苓侧目看着权佑擎妖冶魅惑的脸颊,早就觉得对他有些莫名的熟悉,而此刻看着他的测颜轮廓,那种感觉更强烈了几分。

“权佑擎,咱俩以前见过吗?”

思前想后,苏苓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子抽风,总之在两人都沉默的站在彼此身侧时,就这么没头没脑的突然问了一句。

而权佑擎似是也因此而显得诧异万分,不由得侧目深沉的睨着苏苓,漂亮的菱唇方蠕动了一下,两人身后猛地传来冰冷的一句:“没有!”

人未至声先到,凰老三这声仿佛夹着冰凌的话,直接乍响在两人的耳边。紧随其后的便是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这大半夜的,被凰老三发现她和权佑擎站在一起,明明没什么关系,可为何她心里忽然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

这到底是为了啥?

“你洗完了?”苏苓回身望着凰胤尘明显不悦的脸颊,似是没话找话的说了一句。

话落,她非但没有得到凰老三的回答,反而还被他冷冷的觑了一眼,那眼神宛若古井,深邃寒凉,单单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毛骨悚然,除了凰老三估计也没谁了!

权佑擎虽然纨绔,但是在此刻短暂的视线交汇中,也清楚的看到了苏苓和凰老三之间的神色互动,心下有些别扭,但为了保持风度,仍然回道:“凰老三,要点脸行不行,问的又不是你!”

“权佑擎,私闯齐楚相爷府邸,你有脸?”早就知道凰老三每次和权佑擎面对面时,两个人的对话就像是两个争抢玩具的孩子一样。

此时,哪怕三人的处境已然不同于前,但事实依旧如此!

到底是谁幼稚?有到底是为何他们竟走到今天这地步?!

***

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