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七八:凰胤璃,再见

眼下的情况,不论凰胤璃和权佑曦再说了什么,夏筱雪已经感觉浑身冰冷,耳边传来的全都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执念,在一点点破碎的声音。

正是因为失神心碎之际,周身寒凉的筱雪脚下一个不稳,微微移动的刹那间,就踩到了树下的一片落叶。

寂静的夜色中,哪怕是细小的蚊虫飞过,也无法逃过凰胤璃精锐的感官,更何况此时筱雪的动静的确是有些明显。

脚下的枯叶传来声音时,夏筱雪甚至还没有回神,身子轻轻摇晃着,有些不稳的让她开始扶着身侧的树干以支撑最后一点点坚强。

曾经,不论他亲口对自己说过什么,但那时至少他的身边没有任何女子。哪怕身为太子这么多年,哪怕他已经二十二岁,可也不曾有过任何纠缠不休的女子。

偏偏,就在她想要放手,又实在舍不得的情况下,就亲眼看见了他对待权佑曦的态度和温柔,心殇在这样不知不觉间,被他放大了无数倍,也让她自己明白,从头至尾她所坚持的一切,有多么可笑!

精神恍惚的筱雪,眼前忽然间有黑影闪过,睁开迷蒙的眸子看去,就发觉凰胤璃带着权佑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两个人郎才女貌,站在一起是那样般配!哪怕她不愿意承认,可也不能自欺欺人,因为权佑曦这样的女人,或许是所有男人都会为之心动的女子。

恬静,温婉,干净,纯洁,仿佛世间所有的美好都凝聚在她的身上一样。

她的失落和失意,此刻映入在凰胤璃的眸子深处,所呈现出的一片淡漠,是让夏筱雪更加难以自持的悲凉和无颜。

“夏太女,怎么是你?”

权佑曦纯净的眸子噙着难言的疑惑,睇着筱雪明显恍惚的神态,低声问了一句。

而站在她身侧的凰胤璃,自始至终只是以一种夏筱雪所看不懂的目光睇着她,深邃又漠然,冷静又孤傲。

夏筱雪看着权佑曦毫无杂质的双眸,纯净无暇的感觉,让她想要说几句讽刺的话都是那般难以启齿。

是不是走到这个地步,她真的可以彻底的让自己不战而败!

“怎么还没睡?”

见夏筱雪始终没有回答,所以凰胤璃终究还是开口询问了一声,只不过他的语气清冷,态度端正,全然没有与权佑曦说话时的温柔低喃,差别何必要这样巨大,她再强,也终究是个女人!

“偶然路过,没想到打扰到太子和公主的好事,你们继续,本太女先告退了!”在最后一点骄傲的心性维持着夏筱雪仅存的少许自尊后,她故作云淡风轻的谈话,在说完这些后,看似潇洒的转身离去,其实在别人所看不见的地方,只有她知道那里已经鲜血淋漓,而她的步伐看似轻缓,实则早已经沉重如铅。

凰胤璃,再见!

夏筱雪离去的身影似是带着诀别的坚毅,而凰胤璃站在古树边,望着筱雪的身影半饷没有回神,甚至连权佑曦低声呼唤了几句,都没有唤醒他的神智。

良久,久到凰胤璃感觉自己的心口也有些发凉的时候,这才察觉到身侧那一抹难以忽略的视线正定在他的脸上,所以待他收敛了所有的情绪后,侧目,“怎么了?”

权佑曦视线一瞬不瞬的望进凰胤璃的眸子中,片刻后低下头,轻缓的摇晃了几下,唇角微微一笑,“太子刚才看着夏太女的背影在想什么?”

听见权佑曦的询问,凰胤璃的面色依旧如常,没有任何异样的神色划过,抿了抿薄唇,反而镇定的回答:“本宫在想,夜已深,你该回去睡了!”

权佑曦一怔,全然没想到会从凰胤璃的口中得到这样的回答,这与之前他所表现出的态度是截然相反的。

也许,是某人也发觉自己的态度异于平常,所以又忍不住说道:“很晚了,有什么事情可以明天再说,待明日本宫忙完朝事,可以带你在京城走动走动,今晚你先就寝吧!”

“那……好吧!太子也早些休息!”权佑曦再一次很努力的想要从凰胤璃的表情中看出端倪,但也许是他隐藏的太好,又或者是她想的太多,总是她虽然感觉到凰胤璃前后不一的态度,但若是想要从他的表情中发现什么,的确是很难!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这*,太多人了无睡意!

*

翌日

如今的每一个清晨,苏苓都是在凰胤尘的臂弯中醒过来的,正所谓习惯成自然,第一次她还会因此而愤怒,但久而久之也变成了习惯。

简单梳洗过后,苏苓自昨晚上开始的心慌,到现在还没有停歇的迹象。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只要一看到凰胤尘,甚至一想到昨晚与他四唇相磨的场面,这脸蛋就开始发烧。

心头也一波又一波的席上慌乱。

这特么到底是为什么啊?

坐在正厅的膳堂内,苏苓一直低着头搅动着白瓷碗中的清粥,头顶上拿到热烈的视线,她想忽视都难。

正当她因为凰胤尘的目光而有些坐立不安时,不等她开口给自己找台阶下,就听见他骤然说道:“筱雪走了!”

‘啪嗒’一声,苏苓手中的汤匙直接掉落在瓷碗中,蹙着柳眉看着凰胤尘,满面疑惑,“去哪了?”

“南夏!”

凰胤尘给的答案简单又明了,但苏苓这心里一瞬间就将一切的情绪都抛之脑后,甚至连鼻端都有些酸涩。

这厮就这么走了?连最后一面甚至一句话都没有给她交代,就这么离开了,太伤人了吧!

苏苓这心里百般不是滋味的对筱雪念叨着,然而凰胤尘下一句话,就让她感觉到事情的蹊跷之处。

“昨晚上连夜动身的,临风来报,她昨晚来过王府,但知道你睡下,便离开了!”凰胤尘凛然的脸颊面对着苏苓失神的俏脸,心里有些微微不舍。

其实在清晨他知道筱雪离开的事情后,便已经派人调查过,按照筱雪的性格以及她和苏苓的关系,如果要走的话,她不可能会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去。

果不其然,在短短时间内,暗卫所传回来的消息,便是筱雪之所以会走的如此匆忙,八成是与太子皇兄有关!

如果是这样,那他们所有人都没有置喙的权利!

“就这么走了……”苏苓目光无波的看着桌上的白瓷碗,口中也不期然的念叨着。在突然间得知筱雪离开的消息,这让她的心情久久难平,甚至感觉到平素悠扬的心气也因此而塌陷了一处。

如果不是事出有因,她不会走的这么着急!

更不会深夜想要见她最后一面,还在回程的途中特意跑到王府来见她!可惜,昨晚上她早早就寝,就是因为凰胤尘的关系,所以她心乱如麻,只想着让自己尽快入眠来逃避面对他时的尴尬。

却不曾想,她简单的想法却错过了给筱雪送行的机会!

她是顽劣,但是对待筱雪是绝对的真心实意。她知道这段时间她的情绪不好,一切的来源全部都是太子凰胤璃那个臭不要脸的货!

喜欢权佑曦的话,为何不早说?!又或者他和权佑曦就算是一见钟情,但能否矜持一些,单单是昨天的两个宴会之中,他们就像是连体婴一样不分你我,这样真的好吗?!

凰胤璃,你个人渣!你个渣男!

筱雪爱上你,是你八辈子积德!你错过筱雪,将是你一生的遗憾!

走着瞧!

“别想了,待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的!”凰胤尘一直观察着苏苓的表现,见她失神的怔忪着,心里也不由得叹气。

真不知道以她和筱雪的关系,如果让她知道筱雪离开的真正原因,她还能不能保持冷静。*的凰老三此时心里所想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筱雪已经离去,不管怎样苏苓和太子皇兄都是一家人,总不能因为筱雪的关系,就让她和太子间发生不悦。

而另一方面,凰老三所不知道的,则是在苏苓心里,出于对筱雪的熟悉和了解,所以她不用想也能够猜透让她如此急切离开的原因,必然和凰胤璃有关!

所以,这梁子结下,也是情理之中!

谁让她苏苓是个记仇的主,而且又相当的仗义,所以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凰胤璃在苏苓的身上,没少吃亏,也没少吃瘪。以至于凰老三在这其中,也做了很长时间的和事老。

当然,每次他都是最吃力不讨好的!

活该啊!

********************

这是三更!明天的更新会保证在两更!有加更的话,会在文里说明!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