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七六:月色太美太撩人

四唇辗转研磨,紊乱的呼吸萦绕在两人的周遭。这是第一次,在凰胤尘如此猝不及防的亲吻中,苏苓开始心慌意乱并夹杂着剧烈起伏的心跳。

若是换了从前,她明明可以对凰胤尘不客气的出手,但在此情此景和风月色之下,她亲自品味着从凰老三的薄唇上传来的微凉的触感。有些痒,有些麻,虽然只是红唇相贴,但在他们二人严丝合缝的亲密下,她依旧能够清晰的听到彼此震动如鼓的心跳声。

或许,紧张的并非是她一人!

凰老三的薄唇辗转*在苏苓柔嫩的唇瓣上,铁臂也带着不容拒绝的姿态将她狠狠的箍在怀中。而在这样突如其来的侵犯下,苏苓感觉也失去了理智,也许是因为月色太没太撩人,直接拉低了她的智商。

否则,为何她会感觉一波接着一波的紧张和慌乱席上心头。

一吻暂休,凰老三冷鸷的面色已经因为苏苓怔愣的反应而变得柔和了许多,在放开攫住她的红唇后,凰老三倾身抵住苏苓的额头,眼眸也居高临下的看着苏苓盈满了红润霞光的脸蛋,白里透红,仿佛还散发着引人采撷的芳香。

凰老三的温柔一如他的为人,同样都是内敛的,但若不是因为今晚在琉璃阁发生的场景,他或许会将对苏苓的心意一直隐忍下去。

可终究,在最后看到众人态度一致的想要对付她,就在那般场合中,若非是常人所难想象的自控力,也许他真的会大开杀戒!

他早就知道,他对苏苓的心意,早已超过了喜欢。而在日日夜夜的接触中,她所表现出的一切,更是令他无法不沉醉其中。

苏苓,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彼时,苏苓感觉着自己的头顶正贴着凰老三光洁饱满的额头,这会子她的心里面就像是长了草一样,以一种无法抵挡的姿态在迅猛的侵袭着她平静的心湖。

尤其是此刻身在她面前的凰老三,那种从他的目光中透出的认真和专注,更让她心慌的想跳湖!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感觉自己的红唇现在还有些酥麻,她甚至还有削微的印象,方才自己是不是回应他了?

完犊子了,这次丢人丢大了!

她竟然会因凰老三的侵犯而害羞,尼玛还让不让她好好当个局外人了!

沉默的光景总是会令人心意恍惚,在撩人的月色宫宇之中,苏苓安静的宛若处子,且以一种小鸟依人的姿态任由凰老三将她搂至怀中。

殊不知,在他们之前拥吻时,这一幕已经被所有路过的宫人甚至是别有用心之人,全部收入眼底。

特别是在某处宫殿的回廊拱柱边,一抹带着人异域色彩的衣袂随着夜风缓缓浮动,而她的指甲也在此刻紧紧的抠着身边的柱子,力道之大甚至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回府吧!”

凰老三不动声色的将苏苓所有的表现全部纳入眸中,片刻之后才缓缓开口以极具温柔的态度对着苏苓低声浅说了一句。

闻声,苏苓短暂的回神,抬眸看着月色下的凰老三,凝望着他脸颊所染上的昏黄,一时间心里五味陈杂,慌乱更是无处躲藏。

见苏苓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凰胤尘心知她或许还无法接受,但此刻身在人多嘴杂的皇宫,他即便有再多的想法,也无法实施。

最终,也只能放开苏苓,旋即拉住她的手,缓慢的走向了西宫门的方向。

而另一边……

“素问,你不是说苏苓什么都不会吗?为何今晚她所表现出的一切,你都没有调查清楚,什么时候你做事这么没有分寸了!”

站在殿宇回廊下的赫连锦瑟,指甲狠狠的扣着身侧的柱子,见到苏苓和凰胤尘离去的身影,这才缓缓开口,对着身边的婢女素问询问了一声。

此刻素问的脸色同样带着隐晦的不平,抿了抿唇后,才支支吾吾的说道:“郡主,这件事奴婢的确几经调查,但所有人的口径都几乎一致,奴婢……奴婢……”

“你先下去吧!”赫连锦瑟说着就侧目斜睨了一眼素问,眼底所呈现出的布满也是毫不掩饰。

而素问见此,心里感觉万分委屈却又无法证明自己所说的是事实,最后也只能先行离开,在她离去的前一刻,仍旧不忘记提醒赫连锦瑟,“郡主,琉璃阁那边还没有结束,皇上和皇后娘娘都在,还请郡主早些回去!”

“退下!”

“是!”

苏苓,我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以为用些小心思就够得到三哥吗?你想的太简单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她还是敢说自己在三哥的心里是最特别的存在,哪怕这样的存在是因为谷兰,但总归她的地位仍旧是苏苓所无法攀比的。

这,就够了!

*

子时临近,喧嚣了一整日的皇宫也渐渐在寂静的深夜中归于平和。宫殿四处都染上宫灯昏暗的红,除了巡夜的侍卫和打更的宫人,皇宫内各处都变得夜深人静。

凤宸宫内,打从琉璃阁回来之后,夏绯罗就一直坐在太妃椅中,许久没有任何动作。而她身畔,则始终是她的心腹刘嬷嬷陪同。

“娘娘,夜深了,早些就寝吧!”刘嬷嬷看着夏绯罗的眼底已经浮现疲惫,不多时就心生不忍的提醒了她一句。

而忽然被刘嬷嬷的声音惊醒了思绪的夏绯罗,举目看着她,微微摇头,道:“本宫还不累!”

“娘娘,莫不是在为今日琉璃阁的晚宴而伤神?”能够被称为心腹的人,必然有其出人的本领。

跟随夏绯罗长达二十年的刘嬷嬷,对她的一颦一笑都能够极其准确的揣摩。

夏绯罗闻声就面色一窒,而后对着刘嬷嬷喟然一叹,语气低沉的说道:“嬷嬷,你说今晚本宫的做法,是否欠妥当?你可看到后来皇上的表现,他应该是已经明白其中原因了吧!”

刘嬷嬷听完,立马开腔,“娘娘,既然做了,而且家宴也已经结束,现在再伤身也无济于事!以老奴看,这么多年皇上对娘娘所表现出的疼爱和纵容,应该是不会为了这件事就对娘娘产生什么芥蒂的!毕竟任谁也想不到,那苏苓竟真的有此等惊艳的本事,没能让她出丑,在意料之外但或许也在情理之中!

娘娘何不考虑一下,如果今晚真的让那苏苓出了事的话,这事对尘王来说也是面上无光!而且,据老奴观察,尘王最近对苏苓的态度,显然已经超出了过往,这事可能才是娘娘需要担心的!”

话落,夏绯罗再次幽幽一叹,“嬷嬷说的,本宫又何尝不知!当年没能与拓哥在一起,现在我已经在尽力弥补他和赫连部落,但是本宫千算万算都想不到,皇上竟然会将苏宝生的女儿嫁给尘儿!说起来,如果让锦瑟那丫头当个侧妃,本宫是真的感觉亏待了她!”

“娘娘,如今齐楚除了二王爷之外,太子,尘王还有四王爷都身在宫内,娘娘何不考虑一下其他人选,老奴倒是觉得,也许将锦瑟郡主赐婚给四王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刘嬷嬷的脸颊上有些疑惑,但也的确是经过一番思考后才将这番话说出口。

哪知道,夏绯罗听完这些,顿时叹息摇头,“本宫也这样想过,但是锦瑟现如今对尘儿是铁了心,你说本宫还能如何!”

“娘娘……”

“皇上驾到!”

正当刘嬷嬷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的宫人忽然间传来一声吆喝,而已经是深夜的时刻,凰毅的出现让夏绯罗的脸上忽而闪过一抹慌张,随即看着刘嬷嬷,眸光带春的看了她一眼。

当刘嬷嬷给夏绯罗整理好裙摆,走上前准备迎接时,凰毅已经缓步而来,此刻在殿外夜色的辉映下,他温雅的脸庞带着淡淡的潮红,眸子也不似白日里那般清明,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酒气。

在夏绯罗和凰毅这么多年的相处中,她很少会看到凰毅酩酊大醉的模样,虽然眼下他看起来还算清醒,但是走路的姿态已然不似平时那般稳健。

“见过皇上!”

夏绯罗的身上不论过去多久,也始终都带着贵女出身的骄傲,在她心里根深蒂固的思想依旧是女子为尊。

所以当初她能够嫁给凰毅,打从她心底里,这么多年就一直认为是凰毅捡了便宜,而她也许本可以嫁得更好,又或者她才该是现在南夏国的女皇。

所以在她每次面对凰毅的时候,心里又爱又恨的情节,总是让她无法正常的面对他,哪怕她已经给他生了几个儿子,但有些感觉是至死都不会忘记的!

“皇后,你将朕玩弄于股掌中的做法,何时才能结束!”

***

这是一更!稍候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