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七五:他的女人,不需要外人旁观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一曲终了,苏苓弹奏的指尖也缓缓轻扣在琴弦之上,没人知道在听到她这样一首青花瓷后,当代天下间会对这位褒贬不一的尘王妃再次有怎样的传颂。

总之,此时此刻的琉璃阁上安静异常,似乎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清美古风的曲子中没有回神。哪怕在凰毅带领着将近二十名一品文武官员骤然来此,此刻也全都因为苏苓的表现而怔忪的观望着。

且不说这首曲子都没有听过,单单是被苏苓所唱出来的词义,都能够令人沉醉其中,仿佛将一幅青花瓷的美丽画卷呈现在众人眼前。

一曲方休,苏苓依旧端坐在琴台边,灵光闪动的眸子缓缓掀开眼睑,神色轻嘲的将琉璃阁内所有人的表现都收入眼底。

她从不想一鸣惊人,但是今晚上这种情况,貌似有些脱离掌控了。

因为她清楚的看见了前方夏绯罗脸颊上隐晦的冷意,余光也能察觉到赫连锦瑟正用力的搅动着自己的衣摆,至于距离她不远处的凰胤尘,此时在他眼眸中所绽放出的灼热视线,更是让她有些紧张悸动。

在此种沉默的气氛下,随着一阵‘啪啪啪’的掌声,琉璃阁的仿佛停止的时光再次轻旋了起来。

闻声,苏苓从琴台边起身并寻声看去,结果在见到凰毅边拍手边缓步而至之际,让她有片刻的惊讶。

老皇帝什么时候出现的?而且他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以老爹为首的朝堂重臣。

今晚,太失策了!

明明说好这只是家宴的,但是方才赫连锦瑟和凰烟儿明显是想要给她难堪,所以才会极力的推荐她来展示风采,而就在她唱罢之时,凰毅又带着群臣而来,这说明什么?

是早就算计好一切,还是说凰毅和众人的到来只是巧合?

甚至,在她方才略略的扫了一眼时,也清晰的看到老爹脸上噙满了不可置信!她,表现的太多了!尼玛!

“好!好一曲传世青花瓷!朕还从不知,苏苓丫头有这等才艺!”凰毅的脸颊上彰显着他的喜悦和赞赏,一袭龙袍在周遭宫灯的映射下,带着权力至上的威严,而他温雅的脸庞也挂满了和煦的笑意。

苏苓闻言颔首,“皇上谬赞了!”

“宝生啊,怎么从没听你说过苓丫头如此蕙质兰心?老三,看来你是捡到宝了!”凰毅在此刻所说的话,带着对苏苓显而易见的满意和开怀。

在他随口对着苏宝生感叹之后,在行至凰胤尘身侧时,眼眸中深意十足,说出了这样的一席话。

“皇上,你怎么来了!”面对凰毅的出现,夏绯罗的脸上并未有太多的意外,自亭台之上起身相迎,只不过在她眼眸深处,好似还有一抹隐晦的紧张浮现。

精明如凰毅,在与夏绯罗面对面时,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他沉默着却以深邃的目光凝视夏绯罗,半饷忽而开腔,“朕与诸位爱卿本在商讨国事,但凑巧听到这里传来的曲调,一时好奇便来看看,皇后不会认为朕多事吧?”

凰毅的话,表面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一旦深究,必定会令人察觉到其中饱含的别样态度。

琉璃阁位于后亭,上书房位于前朝,两者相隔不远不近,哪怕苏苓的曲调再过动人,在关门议事的上书房周围,也根本不可能会听见唱调。

所以,凰毅的出现,若非是有人故意安排,那么就只能说明他在说谎!

但是一代帝王,在这种场合下,说谎也太过小题大做,这其中的文章,经不起推敲!

苏苓本就是个明白人,凰毅既然能这样说,那只能代表他在这样的场合下,正悄然的维护着某人的面子。

至于是谁,一想即透!

在苏苓依旧孤身一人站在琴台边时,身边忽而响起一阵低头的询问,“疼不疼?”

随着话落,她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指尖被粗粝的指腹所裹紧,并且伴随着轻轻的揉捏。侧目看去,便是凰胤尘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而且视线所到之处,是一片将苏苓紧紧包围的暖意和柔情。

“还好……”

“哟,本宫是不是来晚了?”苏苓的话还没说完,当听见身后那一声明显吊儿郎当的语气时,心里的无奈微微深重了几分。

她怀疑上辈子她偷了权佑擎他家的大米,不然这辈子他怎么总是阴魂不散的!

人未到声先至,权佑擎看似放浪不羁的话,传入众人耳中之际,他本人才以一种相当妖冶撩人的姿态,从琉璃阁不远处的一棵树上,飘然落地。

夏绯罗见此,面色微变!就连凰毅,也是神态深沉的几分,更别提诸位大臣,对此更是面色各异。

说起来,后宫的地界,他们身为男子本没有进入的权利,但今日相反,在水云台的接风宴结束后,他们本想着离宫,但又被皇上给传唤到上书房,这一呆就是一整日。

暮色沉沉之际,就让他们看到了眼前这等景象。如果说他们身为臣子出现在后宫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权佑擎此刻的出现,就是极为不合常理的!

况且,最重要的是,他竟然从一侧的古树上飞身而下,看这样子他至少在这周围停留了有一段时间了,否则又怎么会出现的如此及时!

凰胤尘闻见权佑擎,眸光顺然变得犀利漠然,勾着一抹冷光的眼尾,似是吝啬般轻眺了他一眼,随即就拉着苏苓的手,也不顾旁人如何看待,周身萦绕着决然凛冽的气息,就拉着苏苓在众人瞩目的视线下,直接离开了琉璃阁。

且,从头至尾,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他的女人,不需要外人旁观!

今晚,他有些不悦,很不悦!

“三哥,你们去哪里?”赫连锦瑟见凰胤尘拉着苏苓就走的姿态,顿时心里有些慌乱,最近他所表现出的一切,已然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而且他越是这样脱线的行事,赫连锦瑟就感觉自己心里越是害怕。她现在是真的喜欢上三哥了。

苏苓……苏苓……如果没有你,该有多好!明明今晚她是打定主意要让她出丑的,因为只有在她出丑之后,自己再出场表现的话,才会让人看到她赫连锦瑟有多么弥足珍贵!

可,为何会变成这样的结果?不是说相府千金是个草包的吗!为何她能弹奏出那么动人心弦的曲子,就连她都不得不承认,今晚的苏苓的确很迷人也很撩人!

赫连锦瑟当众惊声的呼唤,立时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包括夏绯罗也不由得将视线定在她的身上,涂着朱丹的红唇甚至还微抿了一瞬,但终究什么都没说。

直到凰胤尘和苏苓的身影消失在琉璃阁亭台时,凰毅才骤然笑道:“呵,年轻人多交流交流感情,这本也是皇后你的心愿,老三和丫头成亲也不久,就让他们先回去交流感情吧!”

有了凰毅的开口,哪怕凰老三此时的举动过于目中无人,但此情此景下也没人敢再说什么。其实,就算凰毅不开口,在场之人也没人敢去挑战尘王的权威和怒气。

谁看不出来,他脸上如同冰雪覆霜的神态,情绪显然是已经紧绷到一定程度,这会谁要是敢说上一两句不中听的话,身首分家估计是必然的了!

尘王,惹不起呢!

从琉璃阁亭台一路被凰老三拉着疾风踱步的苏苓,眼看着他行走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到最后她小跑都快跟不上了,不禁蹙眉看着他冷硬的背影,问道:“凰老三,你又发什么疯?”

话毕,身前快步行走的身影蓦地顿步,苏苓一时不查,根本来不及止住身形,就这么毫无预警的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之前早就见过凰老三的身材,那一身硬朗的腱子肉,她这小鼻子撞上去,还能有好嘛?!

“唔……你大爷的!”苏苓捂着鼻子咒骂了一声,她感觉自己真是防不胜防,尤其是在凰老三身边的时候,就算他什么都不干,自己还是经常会在他身上碰钉子!

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凰老三不动声色的转身,垂眸看着苏苓小手捂着鼻子,眼前里还有一汪水光在连连打转,心里骤然一阵烦躁陡然而生,薄唇紧抿,而后伸手作势就要将她的小手拉下来。

此刻,苏苓心里本就有一股子邪火无处发泄,见凰胤尘又对着她伸手,下一刻想都不想就把他的宽厚的掌心给拍开,带着浓浓的鼻音仰头问道:“你又咋地了!?我没惹……唔……”

这一次,她的话没有说完,因为红唇受阻,四唇相磨!再次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