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七四: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而苏苓这小心思正暗忖的如火如荼时,对面猝然有人开腔,“娘娘,听闻尘王妃知书达理,钟灵毓秀,而且又是相府唯一的千金,不知今晚我们可有这个荣幸,能够一睹王妃的风采?”

此话一出,整个琉璃阁上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也不期然的纷纷看向苏苓!

一睹她的风采?她有啥风采?

苏苓心里给自己提了一个疑问之后,便抬眸看去,入目的就是赫连锦瑟正噙着几许复杂的眸光看着她,同时她嘴角边的笑意也深意十足。

这是找她不自在?

她能让她如愿麽?答案,当然是不能!

而赫连锦瑟说完之后,始终沉默是金的凰老三,也寸寸掀开低垂的眼睑,目光觑着对面的赫连锦瑟,冷光幽幽!

“那不知赫连郡主所说的风采,是指的什么?本王妃还从来不知道,原来郡主这么崇拜我!”苏苓的伶牙俐齿在场的人大多数人都领教过。

尤其是此时她可谓是当众奚落赫连锦瑟,首当其冲对她发难的,必然是皇后!谁让皇后对赫连锦瑟特殊呢!

夏绯罗自亭台高阁之上颇有些居高临下的睇着苏苓,虽说不上满目鄙夷,但是言语中也透露出轻视,“苏苓,说话莫要如此不知分寸!”

“娘娘!这是事实而已!”苏苓对待夏绯罗的称呼,从未用过‘母后’,因为在她心里,她相信夏绯罗也不会在意她如何称呼。

苏苓话落,夏绯罗的脸色迅然一变,似是还想要说什么,却忽而被赫连锦瑟打断,“尘王妃,既然你如此有自信,那不如展示一下如何?虽然我出身赫连部落,但是曾经也在京城宿居良久,听闻京城的女子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不如尘王妃就拿出最擅长的才艺展示一番也不无可能!更何况,今天权公主在此,王妃既代表的是齐楚皇室,总不能被权公主看了笑话才是!”

赫连锦瑟的话说得冠冕堂皇,也许她是依仗着皇后对她的疼爱,所以说话才能如此肆无忌惮,就连凰胤璃在她说完,都忍不住噙着几许打量看着她,目光深邃且饱含打量。

面对赫连锦瑟明显的有意刁难,苏苓不想退缩。但转念一想,忽而计上心头。眨眼间,她便在脸上刻意表现出为难的神色,看向赫连锦瑟之际,语气也变得低沉的几分,“郡主既然这样开口,本王妃若是不展示一下,的确有些说不过去!但,今晚既然是家宴,而且宫内的司乐也都准备了不少的节目,本王妃即便再不济,可也总不能去跟司乐争锋,郡主,你说呢?”

苏苓的话看似是以退为进,但正因为她了解赫连锦瑟对她的芥蒂颇深,所以这样一番话,也可以说是她故意抛砖引玉。

说到才艺,她的确有很多,曾经身为特工,说不上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至少也都有涉猎。想要刁难她,可惜赫连锦瑟的道行太浅了!

果然,听见苏苓如此说,赫连锦瑟顿时以余光给凰烟儿打了个眼色,旋即有头没脑的凰烟儿也倏然帮腔,道:“皇嫂,话虽如此,但母后方才也说了是家宴,若是你方便的话,不如也让我们姐妹瞻仰一下你的风采技艺。再说你和三哥都成亲这么久,我们对你的了解还尚浅,今晚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何不一试呢?”

“没错,我对王妃的传言也略有耳闻,一直都听闻王妃的琴艺了得,不如展示出来就当是给家宴增光添彩!”凰烟儿说完,紧接着孙琴儿似是不甘落后般,立马就开始吹捧苏苓。

这几个女子,可谓都是一丘之貉,至于她们心里真正的想法,但凡有点脑子的人,几乎都能够明白。

比如一直企图将苏苓拉拢到自己身边的孙容儿,她眼看着一切发生,脸颊上虽然噙满了担忧和忧虑,但是红唇抿了抿,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只不过,在她沉默之际,余光恰好看到了赫连锦瑟对她投过来的一抹视线。顿时,心里微惊。

气氛陡转直下,似乎此刻琉璃阁上的人,都巴不得苏苓能够出丑似的。而能说出这些话,必然是因为她们对苏苓的过去相当了解。

这位相府千金,曾经怯懦胆小,别说是琴技,听说连琴弦都没摸过,还谈什么才艺!之前在水云台上,她们身为女眷,当着皇帝和大臣的面,没有开口的资格。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反正她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苏苓出丑,而且还是当着权青国公主的面。加之旁侧还有那么多暗自看好戏的宫婢,只要让苏苓下不了台,待明日之际,皇宫乃是京城必定会对她的传言更加声色厉荏几分。

特别是在赫连锦瑟的心里,她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苏苓是多么的不堪,她是无论如何也配不上三哥的。

“本王乏了……”

忽然间,正当苏苓红唇渐渐轻扬,而且灵动晶亮的眼眸中已经开始绽放出光华异芒时,坐在她身侧的凰胤尘,骤然开腔。

他的嗓音本就低沉,此时所特意表现出的疲乏,更加给他的语气中增添了几许慵懒和沙哑。

尘王开口,顿时几个女子的脸色都变幻莫测,煞是诡异。

就在这须臾之间,苏苓没由来的感觉到一阵暖暖的窝心感,他不是乏了,他是在给她找一个顺理成章且不会难堪的离场机会!

倏地,苏苓心里的作恶因子在极具退缩,一种不想给凰老三丢脸的情绪也正在慢慢侵袭着她的理智。

女人,永远逃不开女人的命运,也永远脱不掉感性的枷锁!

苏苓,亦然!

“王爷,既然累了,那不如听我弹奏一曲如何,待听完再回府!”这是苏苓第一次称呼凰老三为王爷,她在他面前可以张狂,可以不知进退,但是在外人面前,她却突然想要为他保留他尘王的名威。

凰胤尘星眸漆黑,俊彦上棱角分明的刚毅轮廓因为苏苓的话正在慢慢融化,他的一腔柔情,在此时恨不得全部付诸在苏苓的身上。

天时,地利,人和,感情也在慢慢发酵!

“好!”

凰胤尘单字出口,虽然依旧是惜字如金,可他微抿的红唇和一瞬不瞬的眸子,任谁也看得出现如今苏苓占据了他所有的目光和注意,此等男儿,为苏苓动心,怎能不叫人羡慕嫉妒恨兼孤独寂寞冷?!

苏苓缓慢起身,在递给凰胤尘一个安心且柔和的目光后,便直接起身,走到琉璃阁两侧司乐所在的位置,站在一名琴师的面前,睇着他的古琴,问道:“师傅,能否将你的七弦琴借我一用?”

“王妃严重了,请!”

琴师的年纪大概四十岁上下,见苏苓如此客气的态度,有些惊慌失措的连忙起身,而后又将七弦琴从身前的琴桌上拿起,并亲自递给了苏苓。

“多谢!”

接过七弦琴后,苏苓回身走到琉璃阁的亭台上,此时已经有宫人将琴桌和蒲团摆放在正中间,速度之快让苏苓眼底都闪过一抹讽刺。

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命人准备好弹奏所需的东西,如果说不是提前有预谋,谁相信?!

苏苓轻缓的落座在蒲团上,姿态优美的抖了抖裙摆,希白如葱根的十指在琴弦上缓缓摩挲了一阵,而后在赫连锦瑟等人明显得意的神色中,指尖忽而挑起一根琴弦,清脆悠扬的弦声瞬时充斥在耳边。

此时此刻,苏苓的注意力都放在七弦琴上,心里正想着节奏,所以也就忽略了她身侧正微眯双眸的凰胤尘。

随着苏苓挑起第一根琴弦后,紧接着她的十指灵动,姿态优美的在琴弦上开始拨动,而她每一下所弹奏出的弦音,仿佛都敲打在某人的心头,柔情再次根深蒂固。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当这一句古风古色的曲子被苏苓以缓慢的节奏唱出口时,琉璃阁上除了悠扬绵长的琴音,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她的嗓音唱调清脆中带着一抹轻柔,仿佛天空落叶悠悠扬扬缓缓飘荡之感,十指纤纤,声音袅袅,却不知她的这一幕,惊了多少人的心,又入了多少人的眼!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就是这句话,在此时,至此生,深深的刻在了某人心底最深处。而就在苏苓低吟浅唱之际,不知何时,在琉璃阁附近,已经站满了人,上至帝王下至朝臣!

****

这是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