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七三:最是那低头的温柔

“想你!”

凰老三这话音落下之后,苏苓不但感觉自己的脸颊上发烧,就连眼神都开始闪烁不迭,此情此景算是她第一次在凰老三嘴里听到如此诱人且柔情的情话。

苏苓的目光有些游移的四处乱转,而凰老三见此情形,直接在桌子下面以千军难挡的姿态将苏苓的小手紧抓在手中,且同时拇指也在她的掌心中打着转!

苏苓:“……”

感觉脸好烫,怎么办?

感觉没脸了,怎么破!

这厢苏苓和凰老三之间不乏柔情蜜意的互动,自然引起了对面几个各怀心事之女子的注意!

首当其中就是赫连锦瑟,在她见到凰老三对苏苓的态度有了如此转变,哪怕已经看了不止一次,可心里仍旧无法接受。

她犹记得当初在天池山时,因为苏苓拿着弓弩对准她,三哥不惜以飞叶伤人,也要护她周全。

可是现在看见三哥和苏苓间的姿态变得如此撩人,不知为何她内心久久难平,甚至在看向苏苓的眼神中,她都能感觉到有非常多的嫉妒!

没错,她喜欢上三哥,而且是非常喜欢!更甚者还超过了当初她对太子凰胤璃的爱慕!

曾经,她一心想要光耀赫连部落,所以想着若是她能够当上太子妃,那必定是名扬天下的美事。

所以,她也不曾对三哥有过多少关注。而且,当初以她和谷兰的关系,她也不可能会考虑到三哥身上。

但是现如今,风水轮流转,当她再次回来,与三哥这么多次的接触之后,才终于看清楚,他身上所具有的东西,是温润如玉的凰胤璃根本无法企及的。

他的冷漠,孤傲,狷魅,狂放,每一点都是极为震慑心灵的。

本来,她以为苏苓的出现不过是个意外,而且当初三哥对她的态度,也表现出他的嫌弃和漠然,可眼下却全都变了样子。

她,好不甘心!

“你别闹,这么多人呢!”当凰老三的手不停的在苏苓掌心打转时,同时也察觉到周围传来的各种异样的目光,这让苏苓脸上不仅发烧,甚至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她当然不怕人言可畏,她怕的只是自己现在那颗起伏不定的心脏,有一种要跳脱的感觉。这不是好现象,她明白!

但,凰老三如果能听话,那就不是战场阎罗了。

见苏苓面色娇红的对着他嗔怪了一声,凰老三直觉心尖上有人用羽毛轻轻的撩拨了一下,柔柔的,痒痒的!

于是,他那既深邃如谭又炽烈灼人的目光,更是噙着几许火热睇着苏苓。

有时候,有些场景,彼此不需要多说,单单是一个眼神,就能够令彼此怦然心动。苏苓,此刻就感觉自己的心跳更加不规律。

情商为负数的她,小脸渐渐褪去了红霞,因为她正顶着凰老三炽烈的目光却想着自己是不是得了心脏病的事。

“太子到……”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苏苓紊乱的心跳已经渐渐平息,而且连身边的凰胤尘也收回了他极具穿透力的目光时,琉璃阁外的凰胤璃偕同权佑曦,款款而至。

在最后一抹夕阳即将沉入暮色之际,凰胤璃一身宝蓝色绣蟒锦袍,腰间玉带衬托着他芝兰玉树的姿态,行走间的步伐缓慢而富有节奏,显然是为了照顾他身侧的权佑曦。

苏苓打从照面,就知道权佑曦很美,美得纯净无暇,晶莹剔透。而此刻,权佑曦一改常态,褪去了身上仙气十足的飘飘白裙,反而以一袭雅绿烟云蝴蝶裙翩然踱步。

裙摆上所织绣的蝴蝶,宛若飞舞在花丛绿草间,且随着她的行走栩栩如生清晰可见。

太美了!有木有?!

几人的目光都胶着在凰胤璃和权佑曦的身上,当然更多的是后者。权佑曦的脸颊希白,眸光若水,微抿的红唇似是透露出她的紧张。

而最值得令人侧目的,便是凰胤璃拖着权佑曦的素手,两人的姿态状似仙侠伴侣,在苏苓看来,别提有多碍眼了!

男人,永远都是这个德行!

她,很唾弃!

凰胤璃带着权佑曦直接落座在凰胤尘右侧的位置,诚如各人的身份一样,席位也是按此来排列的。

苏苓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权佑曦,尤其是在她自苏苓的眼前掠过时,许是她的视线太过明显,惹的权佑曦不得不对着她浅笑点头,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带着大家风范。

你说这事,多闹心!

这样一比较的话,苏苓感觉自己的表现反而会有些小家子气!

能怪谁?要怪肯定就是凰胤璃了,如果不是他将筱雪伤到这种地步,那她也不会如此风声鹤唳的对待他身边出现的每一个女人!

筱雪啊,要不咱放弃吧!

这男人,好像真的不太值得了!

“皇后娘娘驾到!”

凰胤璃和权佑曦方落座,众人还来不及说一句寒暄的话,琉璃阁入口处就传来了皇后夏绯罗到场的喊声。

这一声之后,苏苓脸蛋上立马呈现出一种二皮脸的姿态!她知道皇后不喜欢她,虽然不太明白其中缘由,但是她可没那个好心情,面对讨厌自己的人,还能对她笑得出来。

但,总归大面上要过去的才好!

谁让人家是皇后呢!

“看来,是本宫来晚了!”夏绯罗一袭惹眼的丹红富贵凤袍,长长的裙摆拖曳在身后,随着周围宫人手中宫灯的照耀,如梦似幻。

闻言,所有人包括苏苓全部起身,简单又客套的对着夏绯罗行礼作揖,毕竟都是皇室成员,在礼仪上还是少了三叩九拜!

“都坐下吧,今晚就是咱们齐楚的家宴,都没有外人!”夏绯罗保养得宜脸颊上噙着淡淡的笑意,且眼眸如*绽放,脸颊上的线条和她的举动都透出和悦的神态。

尤其是在她每次将目光打向权佑曦的时候,似是满心满眼都是笑意!

见此,苏苓暗暗为自己叹息一声,她有那么不待见麽!同样都是皇家媳妇,怎么差别那么大?

可不可以退货?

在夏绯罗轻轻端起身侧桌案上的茶杯,浅酌一口后,沉默之中她忽然开腔问道:“权公主,在皇宫里,可还适应?”

权佑曦闻声,眼眸一动,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上首的夏绯罗,而后颔首生如莺啼鸣叫般说道:“多谢皇后娘娘关心,佑曦一切都好!”

举止得宜,做派稳重,到目前为止,权佑曦的确很难让人心生讨厌。

“那就好,若是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可随时告诉太子,本宫看到你们二人的关系如此融洽,心里也真是为你们高兴!”夏绯罗对权佑曦的满意之情溢于言表,在场中人虽然大多为女眷,但也都曾是被皇后相当疼爱的主。

尤其是赫连锦瑟,面对皇后对待权佑曦的态度,心里虽然有些吃味,但面色上也没有太过表现出来,毕竟她现在的敌人并不是权佑曦。

权佑曦再次颔首,垂眸间宛若含苞待放的牡丹,苏苓不期然的就想到了这句话: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可是,再想一想,又忽然觉得用在她身上不合适,但是把这句话送给筱雪的话,那厮静如疯子,动如脱兔,也不合适!

正奇思妙想的时候,余光恰好就看到了身侧垂眸微抿薄唇的凰老三,苏苓想都不想,直接大脑抽风的就侧身对着他说道:“最是那低头的温柔,这句话送你的!”

凰老三目光如炬,噙着热切又点点激动的碎光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苓,眼眸愈发的深邃多情起来,他这样原本冷漠疏离的男人,忽然间表现出此等柔情,恐怕是任何一个女子都难以抵挡的。

同样,就算苏苓的情商低下,却也在他这样的视线中,再次红了脸!

而移开视线后,苏苓便睇着头玩手指,她所不知道的,就是在琉璃阁的整个晚上,凰老三那双眸子,就没睁开过,从头到尾彻底的将低头的温柔贯彻完整!

尘王,好样的;尘王,你老霸道了!

“好了,既然都到了,那就让司乐准备吧!你们年轻人在一起,多交流交流感情,本宫乐见其成!”

随着夏绯罗的话落,宫内乐师们也悉数登场,琉璃阁周遭一片和美月色,宫灯摇曳,晚风轻拂,亭台楼阁之上,月色醉人。

一舞方休,众人相谈甚欢,尤其是凰胤璃与权佑曦之间,在苏苓看来就像是两个话唠一样,不是才认识一天嘛?哪来的那么多话!

而苏苓这小心思正暗忖的如火如荼时,对面猝然有人开腔,“娘娘,听闻尘王妃知书达理,钟灵毓秀,而且又是相府唯一的千金,不知今晚我们可有这个荣幸,能够一睹王妃的风采?”

******

这是一更,二更要晚一些,不要等,明天白天来看!爱你们所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