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七二:一颗黑心都扑在凰老三身上

申时三刻琉璃阁

距离皇后凤宸宫并不远的琉璃阁,乃是一座极有特色的亭台景观,周围遍布奇花异草,斗拱飞檐的亭台皆由琉璃瓦所铺设,在申时三刻夕阳西下的景色中,熠熠生辉光华炫目。

亭台上,一方由花团紧紧蹙拢的平台之中,几张茶桌座椅相邻而立,夕阳余晖的霞光仿若给天地间染上一层金黄,暖融又不会过于炽烈的日晕在周遭游荡,入目景色皆是一片夕阳静好的时光。

彼时,苏苓和凰胤尘正坐在中间位置的茶桌边,桌上正摆放的瓜果糕点,而顺气而下的则是小四所落座的位置。至于其他相邀而来的女眷,便坐在几人对面的茶桌。

随着夕阳渐渐低垂的暮色晚霞中,琉璃阁的亭台上,也逐渐热闹起来!

“皇嫂,你说今晚会不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没皮没脸的凰胤姬,此时正眯着一双细缝眼,眼睑周围甚至还油亮油亮的觑着苏苓,大声谈笑着。

闻言,苏苓斜睨着凰胤姬,璀璨的凤眸在他脸颊上滑了一圈后,垂眸敛去眼中戏谑的神色,这丫是在真的用猪油蒙眼睛了?

如此一想,苏苓暗自摇头,旋即一本正经的问道:“你认为会有什么好玩的事?”

凰胤姬本也是个没心没肺的,此刻也不管正身在琉璃阁,而且周围已经开始有人应邀而来,但见他咧着一张嘴,甚至还煞有介事的凑近苏苓,声音不大不小的说着:“皇嫂,你想啊,大哥和权公主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定下来,说不定今晚上母后一高兴,直接给俩人送入洞房了呢!”

苏苓闻声,立马以一种见鬼的表情望着凰小四,同时也脱口而出,“你母后那么不着调麽?”

“哎呀,皇嫂,开个玩笑,别当真啊!不过,我有件事想问问皇嫂你!”本还谈天说地的凰小四,忽然间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而后睇着苏苓,目光中都传递出认真的神色。

见此,苏苓悄然看了一眼身侧正宛若冰雕巍然而坐的凰老三,撇撇嘴移开视线后,对着凰小四开腔:“说吧!”

凰胤姬幽幽一叹,“皇嫂,你说锦瑟会不会真的嫁给三哥?”

听见凰小四这样的话,苏苓一瞬间就将目光定在他的脸颊上,因为她从未在小四的脸上看见过这样低沉的情绪。

一时间,意外归意外,但是对凰小四的关心之情也瞬间就占领了苏苓所有的情绪,隔着座椅中间的茶桌,苏苓一瞬不瞬的睇着他,斟酌再三后,才开口说道:“小四,这件事你好像很在意!”

闻言,凰胤姬倏然抬眸带着淡淡的震惊瞭着苏苓,唇角轻扯着无奈的弧度,抿唇后又舒展,如此几次之后,他好似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般,暗暗沉了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苏苓,说道:“皇嫂,我不想让锦瑟嫁给三哥!”

“原因呢?”苏苓问。

在小四和苏苓闲聊之际,凰胤尘看似端坐,对所有事都漠不关心的模样,实则这厮正神态清明的将两人的对话全部收入耳中。

彼时,凰胤姬在苏苓询问过后,便呈现出短暂的沉默,眼神也有些游移飘忽。苏苓暗暗喟谈,斜睨着小四的脸颊上此刻所呈现出的神态,就算他不说,她心里也彻底明白,小四对赫连锦瑟的心思,恐怕是真是存在的。

果然,在凰胤姬又一次哀叹过后,努力的让自己表现出云淡风轻的模样,唇角也扯出一抹苦笑,展眉道:“没啥原因,皇嫂你别多想,我就是随便一说!”

话落,凰胤姬咧着嘴看着苏苓,殊不知他的笑,在苏苓眼中看起来是相当的苦闷。

在凰老三和苏苓以及凰胤姬三人各怀心事的沉默时,不远处的台阶上,凰烟儿和赫连锦瑟也已经缓步而至。

而两人身后,竟还跟着孙容儿和孙琴儿,一行四人裙装各异,且都貌美如花,尤其是终日以骑马装为特色的赫连锦瑟,在几人的衬托下,反而如同另类的风景线,给暮色夕阳中增添了一抹别样的色彩。

凰烟儿和赫连锦瑟在对着凰胤尘点头示意之后,便坐在几人对面的为止,亭台之上宽敞明亮,周围的花圃紧蹙,芳香四溢。

在天色渐渐拢上暮色时,宫人也早已在旁侧举着宫灯,为这一方天地之中染上了丹红的醉意。

凰烟儿和赫连锦瑟落座后,二人的目光不期然间都看向了对面的苏苓。至于跟在她们二人身后的孙容儿和孙琴儿,在这样的场合里,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且神色紧张。

也许,在尚书府中孙容儿备受孙庆远的疼爱,所以此情此景下,她也在努力的保持着自己大家闺秀的风格。

但孙琴儿却比之要差了一些,毕竟之前重病,而且出身也不如孙容儿高贵,身在皇权至上的殿宇之中,哪怕之前参加了水云台的宴会,现在的她依旧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

“容儿,你们坐这里吧!”凰烟儿稳坐椅中后,斜斜的看了一眼孙容儿,随后对着自己身侧的位置示意了一下,在孙容儿姐妹俩抬步走来时,她便已经转开了视线。

赫连锦瑟抬眸瞥了一眼孙家二姐妹,而后红唇边似是划过讥诮,身子微倾,骤然看着凰烟儿问道,“烟儿,孙容儿对三哥的心意,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凰烟儿闻言,眼神一闪,随意捏着桌上的碧玉葡萄,说道,“也没多久吧!自从孙庆远舅舅坐上了工部尚书之位后,在宫内走动的时间便日益频繁,可能是跟三哥接触多了,所以小心思便也生出了不少!”

“是吗?”赫连锦瑟仔细的看着凰烟儿的神色,眼底深沉的暗芒一闪而过,随即轻笑道:“我还以为是你想撮合她跟三哥呢!这孙容儿也真是的,我听说她在外面经常表现出与你的关系如何亲厚,看来也不是个安分的主!”

赫连锦瑟的语气虽然低沉,但是亭台宽敞,除了在旁侧伺候的宫人之外,就只有受邀而来的女眷和王爷,哪怕孙容儿此时正坐在与其相隔两排的太妃椅中,可也能将她的话全部听个清楚明白。

一瞬间,孙容儿精心打扮的脸颊上,一片骚红!相比之下,孙琴儿在听到这些后,紧张的神色却缓和了不少,而且视线也不由得越过孙容儿,几桌之外的赫连锦瑟。

许是察觉了那道无法忽视的视线,赫连锦瑟面色含嘲的侧目,本以为会是孙容儿,却没成想看到的是孙琴儿噙着一抹笑意,对着她含笑点头。

这事,有意思了!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此时坐在四人对面的苏苓,看着她们之间隐晦的明争暗斗,心里虽不屑,但出于看好戏的心情,她还是乐见其成的。

不过,在今日这场合中,她更加能够确定,这些女子当中,只怕当真只有赫连锦瑟的心思是深沉又富于心计的!

凰烟儿,孙琴儿这类货色,怕是只有被她利用的机会!

此时,苏苓仔细的回想起曾经与赫连锦瑟间发生的种种,或许从一开始的时候,她所表现出的天真烂漫,完全是为了给某人看。

至于她那些腌臜的心里,也许都是别有用处的!

这女人,身为一个小小部落的郡主,能有如此深沉的心思,透人观事,她身后所代表的部落,怕是也不会清白!

或许,一开始赫连锦瑟只是小打小闹,尤其是在当初她苏苓和凰老三关系紧张时,见到凰老三这样对她,她以为可以高枕无忧。

可世事无绝对!

就像她一开始明明自称喜欢太子,可现在一颗黑心却都扑在凰老三身上,见异思迁的人见多了,但她这样的还真是少见!

嗯?一颗黑心?这样形容合适吗?

不管了,爱咋咋地!

在琢磨完赫连锦瑟之后,苏苓就将注意力放在了身侧的凰老三身上,这半天她都没听见他开口说一个字,这是咋了?难不成大姨夫来了?

苏苓,你能不能靠谱点!

当苏苓带着光澜潋滟的视线一直看着凰老三俊朗有型的侧脸时,半饷没见他有任何表示,苏苓一时没忍住,直接问道:“凰老三,你想啥呢?”

某王闻言,轻缓的眨了一下眸子,而后慢条斯理的转过头睇着苏苓俏丽的脸颊被灯笼的红光所照耀的美轮美奂的模样,薄唇微勾,眸光轻柔,“想你!”

苏苓:“……”

卧槽,脸怎么这么烫?她脸发烧了!发烧了!发……烧……了!

凰老三,你赔我的冷静孤傲!

******

今天最后一天三千党,明天回京,开始补更!爱你们!求月票~求客户端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