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六-四: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妥妥的

苏苓的小心思不停的在脑海中转啊转,直到半饷后,才抬眸侧目睨着凰胤尘,“还好!景色不错,但皇宫里这样的地方,平时应该都是禁闭的吧!”

“嗯!这算是皇宫禁地之一,今日情况特殊,所以父皇才会格外重视!”凰胤尘握着苏苓柔软无骨的小手,捏在手里怎么摸怎么舒服!

单单是双手的交握都能让他流连忘返,不得不说,苏苓的确改变了他许多的习惯!

一听见凰胤尘的话,苏苓不由得暗中咂舌!

老皇帝这次是铁了心要给凰胤璃赐婚吗?不过是一个接风宴,竟然就在皇宫禁地举行,这样的大手笔,真的好吗?

臭老头,有没有考虑过筱雪的感受!

苏苓这会,满心满眼看哪都不对劲!她是个偏激且护短的人,尤其是现在筱雪被凰胤璃伤成这样,但齐楚上下却又大兴聚会,这尼玛还有没有人性啊!

凰胤尘拉着苏苓缓步走向水云台的石径小路,而途中见她的神色不停变换着,微微紧抿着唇角,在看到前方来人时,忽而低声对着苏苓说道:“今天之事,对筱雪来说,未尝不是好事!她和皇兄之间,不宜外人插手!”

苏苓一听这话,不高兴了!顿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瞪着凰胤尘,脱口就说道:“外人不能插手,但我是内人啊!我是筱雪的娘家人,你懂个鸟啊!今天这接风宴,说白了无非是一场变相的赐婚,你也早就知道筱雪的心思,现在还说是好事!你站着说话腰疼不?”

凰胤尘暗暗沉默着,又倍感无力的叹息一声!再次掀开眼睑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苏苓的错觉,总之就是感觉他一开一合的眸子,仿佛瞬间就从暖融变得寒凉一片!

丫从小学变脸长大的吧!

“皇兄,皇嫂,你们来的这么早?”凰烟儿的出现,丁点没让苏苓感觉意外,毕竟接风宴,也就是所谓的宫宴,身为宫内待嫁的公主,怎么能不出席!

更何况今天权佑擎去而复返,单单看凰烟儿的打扮,就知道她今天是精心装扮过的!一袭淡粉色的石榴裙装,衬托着她以胭脂点缀的脸蛋,纷嫩娇红,的确是美人花一朵!不盈一握的腰肢纤细柔软,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感觉上凰烟儿连走路都是飘飘然的赶脚!

把她配给权佑擎的话,合适吗?权佑擎那厮虽然比较毒舌,但总不能让他收了这个祸害吧!

连她一个外人都赶脚于心不忍,更别说本就对凰烟儿极度排斥的权老大!这次,怕是她的一番打扮,又要付诸东流了!

可惜,这世道,永远都会有一些人,觉得自己比谁都好,认为谁都不如她,好似全天下都必须膜拜在她的石榴裙下似的!

索性,一句话概括,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妥妥的!

苏苓面对凰烟儿的时候,自认为不言不语就是对她最大的蔑视!到现在为止,她还不能确定上次在京兆尹的府衙想要陷害她的人究竟是谁!

但其实在她心里,其一就是凰烟儿,至于其二也正是此刻就站在她身侧的赫连锦瑟!

在苏苓心里,她一直对赫连锦瑟的地位有些疑惑,一个小部落的郡主,怎么在齐楚国却如此放得开!

这样的宴会以她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也太说不过去了!而且,她总觉得皇后对赫连锦瑟有一种别样的照顾,甚至是放纵,这感觉毫无道理但又是真真切切!

“嗯!”当凰胤尘幽冷的俊彦不动声色的轻声应承了一句后,凰烟儿和赫连锦瑟也在悄然间互相对视。

因为两人同时都看到了凰胤尘拉着苏苓的举动,心里也同样在诧异着,什么时候他们俩人的关系如此突飞猛进了!

古怪,蹊跷!

总之,从今日在水云台举行接风宴开始,似乎处处都透着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诡谲之气!而一切却也依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皇嫂,不知上次你在府衙内,有没有受伤?要本宫说,这京兆尹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对当今尘王妃动手,如果让本宫早点知道的话,说不定也会和皇兄一起去砸了他的府衙呢!”凰烟儿哪壶不开提哪壶,正因为见苏苓始终不语,所以她这才蹬鼻子上脸,有些人就是欠虐!

而这厢凰烟儿的话音方落,她身侧的赫连锦瑟便抬眸对凰胤尘说道:“三哥,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苏苓:“……”

往哪走?走你妹啊走!

就在苏苓来不及回答凰烟儿的话,恰在此时又听见了赫连锦瑟对凰胤尘明显发浪的语气,心里一股子莫名之气就涌上心头。

小手中虽然一刹那紧绷了一瞬,但是下一刻在她有所察觉后,就作势想要挣脱开凰老三的手!

跟你的锦瑟妹妹去走吧!走走走,赶紧走!

苏苓心里莫名的火气让她骤然烦躁,但是面前的凰烟儿却依旧目光灼灼的将视线定在她的脸上,这是想看她笑话?!

她有那么蠢?会当众和凰老三闹僵让她们看戏?!

“尘哥,既然锦瑟郡主邀请你,那不如你们去走走!正好我也想去找筱雪,咱们一会再聚!”苏苓巧笑嫣然的侧目抬头睇着身边的凰胤尘。

她是生气不假,但是让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她却不会做!

你赫连锦瑟话里话外都想表现出自己在凰老三心里地位不同,那她也可以隐晦的告诉她,此时的凰老三,可不是曾经在望月湖边的那个傻叉了!

当然,这话苏苓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因为她真的不能肯定,在遇见赫连锦瑟的时候,凰胤尘是否还会一如这几日所表现出的温柔缱绻!

面对面的四个人,此时心里各怀所思,而当苏苓一声‘尘哥’唤出口后,凰胤尘的眉尾明显一颤,暗中还和苏苓较劲不肯松开的掌心更加紧了紧!

他心中的悸动,难以言说!

尘哥,多好听的称呼!

凰老三,你*到家了!你承认不?

“不必!本王在这陪着你!”终究,这一次凰胤尘没有让苏苓失望。他专注且饱含深情的眸子转瞬间就从赫连锦瑟的脸上移开,而后半垂着眸子睇着身侧娇小玲珑的苏苓,一刹那仿佛有千言万语在心口想要对她诉说。

但是场合不对,所以最终也只变成了这样一席话!

其实,某些时候,甚至是某些场合,真的只是需要一句话,就能够将乾坤扭转!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苏苓心中正在燃烧剧烈的火苗,因为凰胤尘的这一句话,顿时被浇灭,只剩下一缕青烟袅袅升腾!

而且,仿佛被这青烟撩拨到了心弦,苏苓也不知道为何,心跳剧烈的慌乱感,第一次给她如此明显的体会!

这,是为什么?

苏苓,你这情商接近弱智的头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领悟?!

在赫连锦瑟本还噙着得意的神色面对苏苓时,下一刻猝不及防就听见凰胤尘如此坚决的回避态度,这让她脸颊上的笑意顿时僵住,甚至在过于惊愕之下,都忘记了收敛!

苏苓是暗喜的,而凰烟儿则是担忧的!

余光眺着赫连锦瑟错愕的表情,凰烟儿想都不想,就忽然开腔,“皇兄,不如你陪锦瑟去走走!反正你们很快就是一家人,相信皇嫂也不会在意这点时间的,对吗?”

凰烟儿说着,最后一句就看向了苏苓,挑起的眉毛似是还带着询问,可其中的挑衅和讥讽谁看不出来?!

倘若是换作旁人,也许在这种情况下,会自然而然的顺着凰烟儿给的台阶走下去,可偏偏她们二人此时遇见了从不按常理出牌的苏苓,所以她们得到的回答,就是:“不对!公主这话说的,让我自惭形秽!就算即将成为一家人,但是目前我和尘哥的时间还是很宝贵的,自然不能浪费!你说呢,尘——哥——!”

苏苓的尾音拖的很长很长,似是带着警告,又似乎是甜腻的撒娇。而她此时心里就是有一种感觉,凰老三也许真的变得不一样了,至少在面对她和赫连锦瑟的时候,他第一次选择了站在自己的身侧!

所以,她也才能顺杆往上爬,也恰好再一次试探,他究竟是真的不一样,还只是一瞬间的不同!

聪明如斯,凰胤尘自然明白苏苓那句长长的‘尘——哥——’所蕴含的各种意境,是以在他想明白这些后,立时就贯彻一切以苏苓的决定为主,自己的决定为辅的政策,煞有介事的点头,“没错,本王和王妃的时间,的确很宝贵!”

*****

二更结束!大年三十除夕夜,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每天都有快乐的心情,家庭和和美美,事业蒸蒸日上,友情地久天长!爱你们所有~~新年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