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六零:筱雪,你老霸道了

回到王府后,苏苓这心里还冒着粉红泡泡,在她走入王府正门的时候,也一时没有察觉到门口护卫看着她的古怪神色。

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好几天时间里,只要她一出门或者回府,门口的护卫各个都带着同情的目光望着她,甚至连问安的语气都轻柔了不少。

这也让苏苓短时间内疑惑了很久!

深夜愈发的安谧幽静,凰胤尘和苏苓方坐稳在正厅主位上,门外的玉树也带着齐白紧随其后而至,甚至在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凰胤璃和夏筱雪也翩然出现!

夏筱雪出现时,苏苓瞬间就从椅子中起身,上前迎接她的同时,甚至还问了一句,“你怎么也来了?”

夏筱雪的面色冷静,但是在她眼眸深处,似是还荡漾着波澜,随着她目光左移,看向凰胤璃的时候,刻意平缓的说道:“是太子让我也过来,说是要就当日遇刺的事,给我一个说法!”

她的语气虽然平缓冷静,但是就在苏苓挽着她手臂时,依旧察觉到她微微僵硬的情绪和紧绷的肢体!

哎,这就开始扛着了!也不知道太子的心意到底如何,互相逞能,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

太子的死活她不管,但是筱雪可不行!

苏苓带着筱雪双双坐在正厅中央的两张并排而立的椅子中,椅子中间还有一张摆放茶具的桌案。至于凰胤璃,则直接目不斜视的走上前,坐在了主位中!

对此,苏苓无异议,只不过在心里给予凰胤璃鄙视!

温润如玉的太子?在她得知凰胤璃心里很可能有人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装腔作势的大尾巴狼!

老凰家的人,不过尔尔!

凰胤璃落座之后,玉树就挟着齐白从一侧走到了堂中,直到这一刻,苏苓在室内烛光之下,才看清楚玉树身上所穿着的黑色玄纹锦袍,竟然和齐白的一模一样。

难怪她会觉得熟悉,难不成他们这黑色玄纹长衫,是皇家暗卫所特有的?

如此想着,苏苓心里就开始暗暗算计,以后有机会一定要问问玉树!省得以后见到,也不至于再凭空猜测!

“齐白自知罪孽深重,还请太子赐予死罪!”

在所有人都未开腔之际,齐白率先跪在地上,低眉顺目的承认自己的罪行。但也仅仅是承认,可其中过程他似是打定主意不愿意多说!

凰胤璃俊彦冷鸷,特别是在氤氲的烛光下,更加显得少了些温润,却多了几许寒意寡淡!说起来,虽然此时和凰胤璃同样坐在上首,但是凰胤尘对此事却仿佛丝毫不上心,反而一双眸子噙着深邃的视线,一直定在苏苓的身上,甚至偶时闪过的柔光,让苏苓想视而不见都很难!

这厮,太不知廉耻为何物了!能不能收敛点?这办正事呢好嘛?!

目光如影随形般,看的她如坐针毡似的!闹挺!

“齐白,本宫的玉章可是你所偷?”沉默半响之后,凰胤璃的眸子悄然滑向了左侧的夏筱雪,问了一句之后,便将视线收回,睇着跪在地上的齐白,语气清凉!

齐白闻言,表情一怔,情不自禁之下就带着淡淡的惊慌抬眸看着凰胤璃,随即许是发觉自己的表现有些过头,不禁又将脑袋低垂,盖着眼眸的眼睑,微微闪动了几下,但却一言不发!

同样,在凰胤璃询问的同时,夏筱雪的眼眸也一直都看着齐白,也不知是不是她心里的作用,总之望着他的身形,夏筱雪就是感觉有几分熟悉!

其实,也可能是在她的心中,从未将刺杀之人,当成是凰胤璃!

所以在眼下的光景中,恰好出现了一位极有可能之人,所以她宁愿那次在行宫动手的,就是这个叫齐白的暗卫!

今夜,她本以为也许会像是往常一样,心绪难平所以很难入睡。可随着弦月高挂当空,凰胤璃派人来传唤她的刹那,她自己都感觉莫名其妙的,连日来的不快和心情郁结之感,瞬间都烟消云散!

如果被苏苓知道她此时的心情,一定会得到一句:这是病,得治!

话说回来,在凰胤璃一声清淡的询问之后,齐白低头不语,那种自暴自弃的姿态显而易见!

夜晚的正厅内气氛持续的诡谲着,不消片刻凰胤璃就从椅子中缓慢起身,带动着一身暗黄色的蟒袍如行云流水般的姿态怡人。

只不过,在他温雅的面庞中,却笼罩着难得一见的戾气和怒意!

齐白余光看到凰胤璃缓步而至,不由得还是暗暗吞咽了一下口水!跪在地上的姿态也更加卑微了几分,明明身为太子的暗卫,身份甚至比一般五品一下的官员还要高华,可齐白在不知不觉中便更加低微的态度,也许是经常如此!

凰胤璃站定在齐白三步之外,眸子一瞬不瞬的睇着他的头顶,下一刻就在苏苓等人的目光一直专注的望着他时,但见凰胤璃猛然出手,隔空一掌不偏不倚的就砸在齐白的胸口之上,力道之大竟生生让他的身子倒飞出去,最后又狠狠的撞在了门扉上,如此两扇雕花红木门瞬间四分五裂,木屑横飞!

“噗,咳咳咳!太子…求赐死!”

齐白伏在地面上,如强弩之末般用手臂竭力的撑起身子,而后单膝跪在地上,唇角还带着潺潺落下的鲜血,眼眸隐晦的看着凰胤璃,求死之心明显!

“齐黑!”随着凰胤璃骤然开腔,苏苓无语了!

齐白?还有齐黑?

凰家人不但没好东西,现在看来给暗卫起名字也没啥品味!

什么玉树临风,什么齐白齐黑的!都是个啥!

玉树,临风,齐黑,纷纷躺枪无数!

“太子爷!”从门外走进来的齐黑,身上所穿的衣物,再次让苏苓确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都是一模一样的玄纹黑衣!

齐黑的面色带着明显的痛楚和悔恨,目光仅仅有一瞬聚焦在齐白的身上,但是眼眸内却一片晦涩交杂。

“带他走!送去东宫刑事房!”

凰胤璃一袭冷语,十分明显的让齐黑脸色一窒,甚至连呼吸都紊乱了几下。就连齐白都面露惊恐,捂着胸口抬眸看着凰胤璃,道:“太子,属下宁愿一死!”

“本宫没有你这样的属下!”凰胤璃目光冷暗,此时谁敢说他是温雅淡然的太子,那肯定是眼睛不好使!

就连苏苓在这一刻,都对凰胤璃有了明显的改观!她就说,身为齐楚的太子,怎么可能是个温润之人!现在看来,温雅也不过是他的伪装,只怕他真正的性子,是不输于凰胤尘那般的冷漠狂傲!

不过,这人还是不能比较的,就是现在苏苓这样两相比较之后,心里竟然感觉以冷漠做伪装,实则内心炙热如火的凰胤尘,反而比凰胤璃好琢磨的多!

至少,凰胤尘在很多时候,情绪还是会稍微透过双眸有些表露,可凰胤璃的话,则全部被他掩盖在温润的脸庞之中!难以捉摸,又根本分不清他真正的想法为何?

真不明白,性格飒爽的筱雪,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善于伪装的笑面虎!

鄙视凰胤璃,妥妥的!

凰胤璃说完,就旋身看着凰胤尘,兄弟俩目光交汇的瞬间,谁也看不出他们彼此的想法究竟是什么!

只不过当苏苓还在观察之际,坐在她身侧的夏筱雪,却忽然开口,“太子,不知你今晚所说的交代,到底只的是什么?”

苏苓:“(⊙o⊙)!”

筱雪,你好帅,筱雪,你老霸道了!筱雪,你终于敢和凰胤璃正面争锋了!

苏苓这表情诚如所表现出来的那般,惊讶中又不乏对夏筱雪的鼓励和赞赏!

怕是不光苏苓如此,就连凰胤璃也明显是面色一僵,也根本没想到夏筱雪会忽然间有此一问!

一时间,夏筱雪和凰胤璃的四目相对,苏苓见此悄然脱身离开,她怕自己变成炮灰,还是去凰胤尘那边躲一躲吧!

尼玛,为毛又是凰胤尘!

最近想他的次数太多了!不高兴!

苏苓正奔着凰胤尘的方向蹭着小碎步,结果心里刚觉得自己的做法有点欠妥,下一刻根本容不得她自己做出改变,凰胤尘就直接起身迎上前,在苏苓以一种‘你别臭不要脸’的眸光中,率性又从容的扣紧苏苓的小手,随后将她半推半就的拉出了厅堂!

而这时,齐黑虽然心情抑郁,但也懂事将齐白给拉走!

以至于,当玉树还像个愣头青一样,站在一侧看着夏筱雪和凰胤璃面面相觑时,心里甚至还在嘀咕,难不成两国储君终于要互相厮杀了?

“玉树,出去!”

凰胤璃紧绷的俊彦带着不容侵犯的权威,一声令下,玉树感觉自己的人生都拧巴了!

王爷和王妃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为毛他没发现?

玉树啊,你什么时候能长点心?你现在心大的都漏风,你知不知啊?!

*******

二更结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