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五九:你变成什么样,本王都认得(暖)

“噗”的一声,随着凰胤尘极具内力的一掌,红衣女子背后受掌,瞬间喷出一口鲜血。而转瞬之际,凰胤尘也已经上前抱着苏苓闪躲开从红衣女子手中洒出的一片芳香四溢却十分古怪的香料!

不用多说,苏苓心里也大概有了底,那阵香味她猜测或许就是夹竹桃的粉末!如果这女子手中有夹竹桃的话,那娘亲当初中的毒,会不会也和她有关?!

这想法刚在脑海中闪过,苏苓就已经被凰胤尘揽着闪出了厢房。同时玉树和临风的身影也不知何时出现在厢房内,还瘫倒在地上的包小三也被两人合力给带了出去!

“别让她跑了!”

苏苓方站定在院落中,就忍不住喊了一声,可却为时已晚,因为她刚焦急的转动眸子看向房门时,就忽而看见一抹黑影洞穿房顶后,又以极致的速度带着她眨眼间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甚至,速度堪称与凰胤尘不相上下!

见此,苏苓的俏脸上一片阴霾,忍不住抬眸看着身前的凰胤尘,本还想开口时,就发觉他的望着黑幕的眸子似是闪过某种意味深长的冷光!

“齐白,怎么是你?”

当玉树和临风将包小三解开麻绳后,玉树继而再次闪身入内,但身形还来不及站定,看见房中一直站在原地,脸色苍白的黑衣玄纹男子时,骤然惊讶的喊了一声。

苏苓闻言,眼眸一暗,目光依旧定在凰胤尘略显冷硬的下颚处,问道:“齐白是谁?”

半饷,凰胤尘的眸子才从遥遥夜空收回,缓缓垂眸看着被月光侵染的俏丽脸蛋,语气平波不惊,“皇兄的暗卫!”

苏苓:“……”

竟然是太子的暗卫?

太扯淡了吧?!

此时,苏苓听见脚步声后,就转眸看向房门处,但见玉树正带着被称为齐白的黑衣男子从里面缓步走出,也许是因为苏苓之前那狠戾的一脚,所以眼前的齐白走路姿势颇有些诡异!

“属下参见尘王!”

齐白面色凝重,明显苍白又忍痛的唇角微微轻颤着,当他走到凰胤尘的面前时,二话不说直接跪在了地上,低垂着脑袋,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

到此时,知道了齐白的身份后,苏苓顿时明白了一些事情,伸手推开身侧的凰胤尘,便上前站在齐白的身侧,忽而开腔,“齐白?既然你是太子的暗卫,那想必也是最贴身的那种,我有一件事倒是觉得奇怪,你能不能告诉我原因?”

“王妃什么都不必问了,属下都承认!”

齐白的态度似是明显带着心灰意冷,尤其是当他亲眼看见红衣女子被人给救走之后,竟将他一人留在此处,换作任何人,也许都会明白等待他的结果究竟是什么!

苏苓听见齐白的话,柳眉不禁蹙拢,特别是他的态度,让苏苓感觉到一阵无力,如果他真的打算将一切都扛下来,那最终导致的结果只会让所有的线索都在他这里断了线!

那怎么行?!

“齐白,你既然身为太子的暗卫,想来当初挑选你们的时候,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忠心!你现在背叛他,且又以下犯上,你就算不怕死,难道就不考虑一下当初太子选拔你们的恩情?如果你心里还有点良知,那我只需要你告诉我,方才那个红衣女子,她可是南夏国的皇女?”

苏苓镇定的站在齐白身侧,目光瞬也不瞬的睇着他的脸色,企图将他所有的表情动作甚至是细微的肢体语言都收入眼底!

可惜,半饷话落,苏苓却失望透顶!

因为她在齐白的脸上甚至是眼眸中,看不见半点波澜,哪怕是现在凰胤尘就身在此处,他也没有任何惊慌的表现!

不知道为何,她现在竟然对此产生一种想法,哀莫大于心死?!

她是不是又犯病了?齐白只是一个暗卫而已,恐怕在这些皇权至上的人物眼中,顶多就是个贴心的奴才,但回想起他之前对待红衣女子的态度,这里面怕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不过,或许到现在为止,她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当日在行宫内,刺伤筱雪的,真的不是太子本人!

至于会掉落的那枚印章,有了齐白的出现,也似乎能够说得通了!

“玉树,去通知太子来府!”凰胤尘望着苏苓不时变换的脸色,吩咐了玉树一声之后,随手就十分自然的拉起苏苓,拉着她边往外走边说道:“先回府再说!”

苏苓心里本还有很多疑问,但是一被凰胤尘给拉住小手,这脑子就有点不好使了!

他臭不要脸的,能不能别动手动脚的!

不过,他温厚的掌心,被他握着倒是挺舒服的!

小脑袋瓜里又开始天马行空的苏苓,一直被凰胤尘拉着走出了民居,刚走了两步之后,这才意识回笼,忍不住看着凰胤尘的后脑勺,乍然问道:“凰老三,你刚才怎么不追他们?”

此话一出,苏苓明显感觉到凰胤尘的手心紧了一瞬,而后他的步伐也缓缓停住,站定在苏苓的左前方,似是在思索,拇指还不停的在苏苓的手背上摩挲着!

“没必要!熟人而已!”

“熟人?”苏苓此时彻底惊诧于凰胤尘的淡然和他轻缓的语气,甚至在他这份平静里面,苏苓明显感觉到她的心尖却开始失速的跳动起来。

熟人?究竟是谁?!

心里的疑问还没落定,苏苓抿了抿小嘴,眼眸偷偷观察着凰胤尘冷硬的侧脸,上前一步与他并肩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是谁?”

凰胤尘转眸就见苏苓试探又好奇的小模样,心里轻轻悸动了一瞬,掌心更加紧了紧,再次前行之际,薄唇微扬,语气也不似之前,道:“是楼湛!”

“他?”苏苓瞬间就瞠目结舌的看着凰胤尘淡漠的脸颊,甚至惊讶的忘了行走,任由凰胤尘拉着她缓缓踱步。少顷,苏苓收敛了心里的诧然,眼波一转,又说道:“那红衣女人呢?你知道是谁吗?还有那个齐白,你打算怎么处置?”

夜幕低垂,愈发幽静的街头只有苏苓和凰胤尘彼此的脚步声。随着她询问过后,凰胤尘低沉浑厚的嗓音缓缓响起,“如你所想,也许正是某个皇女,不过是做了伪装,想要调查她的身份,需要时间!至于齐白,由皇兄做主!”

原来是做了伪装!

难怪她之前就觉得红衣女子的脸颊有些僵硬古怪,难不成她还在自己脸上下了功夫,为的就是害怕被别人发现?!

但如果她真的是皇女的话,那想必筱雪肯定是心里有数,只是楼越国的楼湛和这位皇女有牵扯的话,她总觉的不是好事!

“对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每次你都能精准的知道我在哪?我也做了伪装,你还能认出我?”两个人之间手拉手行走的气氛令人感觉脸红心跳。

更何况静不下来的苏苓,面对这种气氛心里别扭又不知所措,在静谧无人的街头,她也只能没话找话!

“你变成什么样,本王都认得!”

苏苓:“……”

为毛她感觉这话说的,甚得她心!而且还甜滋滋的!好像在她周身也开始有粉红泡泡冒出来!

卧槽,她最近发疯的次数太多了吧!

凰胤尘会说甜言蜜语?噢漏!

此时此刻,被凰胤尘一袭暖语险些给融化的苏苓,整个人有些晕乎乎的跟着他往王府行走,心里也仿佛有鲜花开漫山野般的灿烂着。

如此,也直接让她忽略了凰胤尘并没有回答她,为何每次都能够精准的察觉到她身在何处!

要不说,有些人一旦冷漠起来,令人彻骨寒凉。但若是这人忽然间温柔缱绻,同样会给人一种找不到北的错觉!

苏苓,就被凰胤尘一波又一波攻心计谋,打的有些无力还手,甚至在过程中,她的心态和想法也在慢慢转变着,只不过当事人却毫无察觉!

从民居走回到王府的途中,两个人的关系再一次发生了质的改变,至少在凰胤尘微光浮现的眸子中,淡淡的暗喜和势在必得的精芒也交相辉映着!

这次,是苏苓对他的碰触,唯一没有抵触的一次!

而俗话说得好,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当两人手拉手回到王府,门口的值夜护卫恰好看到两人的身影。但是随着门口高高垂挂的红灯笼映衬下,四名护卫却像是见了鬼一样呲目欲裂!

王爷这是被王妃虐出了心脏病吗?竟然和一个男人手拉手走回来?

不要啊,你还给我们英明神武的王爷!

********

这是一更,马上就要过年了~所以家里的事情都很多!我会尽量保证每天6000字的二更,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