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五五:京兆尹已经死了

一天的美好,总是在清晨的骄阳洒向大地周而复始的!

翌日的天气,依旧湛蓝如玉石般耀目,安心呆在府邸中的苏苓,此时正坐在膳堂内,眼眸闪烁不迭的看着桌上的饭碗。

她有一种感觉,自己和凰老三现在的关系,有点脱离掌控了!

这是好现象吗?回答:不是!

毕竟,凰老三的突变根本就是毫无预兆的,她怎么都想不通彼此之间的关系竟然缓和到几近暧昧的地步,这种情况很明显是要逼死她啊?

皇宫里的赫连锦瑟还有孙琴儿,一个个的都对他虎视眈眈的,要是凰老三现在对她如此明显的改变了态度,那她以后的日子岂不是更加如履薄冰。

不是害怕渣女们的陷害,而是她并不想让自己的处境变得岌岌可危!她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和她们斗智斗勇,更何况还是为了一个男人!

苏苓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正琢磨着她要如何与凰老三说道说道的时候,耳边立时传来,“多吃点!”

苏苓:“……”

她不过就是暗自想了想事情而已,结果眼前这饭碗里,两个鸡大腿,三块红烧肉,还有数不尽的青菜是几个意思?

“我……”

“爷,王妃,苏二公子来了!”

当苏苓正待开口反驳凰胤尘之际,门外的临风正顶着一对熊猫眼,从门外缓步走入,而且脚步还略显轻浮!

闻言,苏苓眼眸一亮,细细想来,她真的好久都没看见苏煜了,也不知道这家伙最近在干什么!甚至她之前回了相府几次,也都没看见他的出现!

闹哪样?!

难不成又醉死在温柔乡了?!

“让他进来!”

随着凰胤尘一声低沉的吩咐,临风身子打晃两下,随后转身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而一直观察着临风的苏苓,不由得蹙眉嘀咕了一句,“他这是怎么了?”

凰胤尘端着碗筷,举止优雅的夹了一口青菜,薄唇微动,说道:“没睡好!”

门外还没走远的临风,一听这话差点哭了!三爷,他是没睡好吗?他昨晚睡过觉吗?

还不是为了给三爷你老人家搬书房的东西?现在他除了不能喂奶,还有什么事是他没做过的?心好累,再也不会爱了!

当苏煜翩翩公子哥的模样,穿着一袭翠绿轻纱薄衫走进膳堂之际,入内就扬起笑脸,乐呵呵的说道:“哟呵,看样子我来的正是时候!临风,给我加一副碗筷!”

临风:“……”看吧,这下人的活都让他去做,他是个堂堂暗卫好吗?暗卫啊喂!

玉树还有墨影,让你们两个趴在房顶上装死,你俩给我等着!

苏煜白希的俊彦和凰胤尘麦色的肌肤对比鲜明,相比较而言,苏苓忽然感觉苏煜怎么没那么好看了呢!

以前她还觉得像苏煜这种小白脸,天生风流倜傥,不知道迷死了多少京城的花姑娘,但是自打昨晚上开始,她感觉她不光心里出了问题,就连审美也变了!

“二哥,好久不见啊!”

苏苓说话间,悄然端起自己没用过的碗筷,缓缓的往苏煜的身前推去。她暂时搞不明白凰老三的作风,这两个鸡大腿还有那么多肥肉,当她是猪啊!

苏煜,我放开碗筷,让你来吧!

闻言,苏煜狭长的眸子流光一闪,也没有多想直接端着苏苓递给他的碗筷就开始狼吞虎咽,随后吃了片刻,才回答,“最近比较忙!你也知道,小爷我r理万机!”

“臭不要脸!”见苏煜如此吹嘘的表现,苏苓直接回了他一句。

当然,两人如此这般的谈话,早就司空见惯,正所谓习惯成自然。但是作为旁观的凰老三,对他俩这种举动,就有点脸色暗沉了!

多日未见的苏煜和苏苓,似乎彼此双双都对上次的不欢而散闭口不谈。当日在风霜内的,苏煜也是因为担心苏苓,才会对她和权佑擎在一起的举动格外在意。

但如今时过境迁,正好前日苏苓又发生意外,他这个做二哥的再不来,也太没人性了!

“府衙的事情,爹已经知道了,你放心吧,爹不会让那京兆尹痛快的!”苏煜几口饭菜下肚后,才抬眸看着苏苓轻声说了一句。

随后目光似是有些胶着般,正细致的一点点打量着苏苓白里透红的小脸蛋!

“哎,尘,京兆尹昨日在天牢突发恶疾,这事你知道了吗?”苏煜似是几日不见,又恢复了曾经风流浪子的模样,将目光好不容易自苏苓的脸蛋上移开,转眸看向凰老三时,随着话音落下,他才发觉他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

“你怎么了?病了吗?”苏煜观察着凰老三脸色的同时,就这么不开眼的又问了一句。

凰胤尘微沉的双眸冷光浮动,而苏苓听见苏煜的话,恨不得立马点头!她也觉得凰老三病了,是真的!是真的!

在苏苓和苏煜双双向凰胤尘投射注目的视线时,凰老三强行压下心底的不悦,淡然的放下手中的碗筷,拿起一侧的白色绢巾,轻轻优雅的擦拭了嘴角,方开口,“知道!已经死了!”

“什么?”

“啥?”

苏煜和苏苓异口同声的开腔,就连表情都是格外的相同。京兆尹就这么死了,那幕后主使岂不是又可以逍遥法外!

凰胤尘见两人心有灵犀般的表现,这脸色怎么也无法控制的阴郁一片,声音也变得冷肃了几分,道:“前夜有人暗中进了牢房,京兆尹并非突发恶疾,是被人给毒死的!”

“怎么会?天牢的把守可比府衙地牢要严密许多,谁能不惊动一兵一卫就擅自进了天牢?”此时,说完这些话苏煜的眼眸中也是阴霾一片。

如今他们整座相府都知道这次事关小妹苏苓的安危,所以老爹在知道这件事之后,立马进宫请奏皇上彻查此事。

而他也连忙从外城赶回来,与爹和大哥一同商议此事!

可现在京兆尹竟然死在牢房之中,到底是谁下的毒手?!

“不对!如果京兆尹能在天牢中被人给毒死的话,能悄无声息的进去之人,其实想想也能知道大概!”始终低眸不语的苏苓,很快就抬起眸子看着凰老三和苏煜,她的分析不是空穴来风,更何况在掌柜临死前,说的那个‘宫’字,也让她直觉认为就是皇宫的宫!

凰胤尘和苏煜闻言面面相觑,很显然苏苓所说的话,正中他们下怀,而且凰老三的表情也瞬间变得冷峻杀伐,薄唇抿着凌厉的弧线,缓缓开口,“进入天牢的,有两拨人!宫内的仵作在京兆尹的身上检查出两种毒素!第一种的确会致使他如突发恶疾一样眼中,但是第二种,正是夹竹桃!如今京兆尹的死对外还不为人知,天牢之处本王已经派人给彻底封锁,而且当然潜入天牢的人,将所有兵卫全部迷晕,让他们防不胜防!”

“真的假的?尘,如果照你这么说,难不成还能有人在你的眼皮子低下搞鬼?我好佩服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苏煜,说着还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诚如他说言,这话并非是挖苦,说是戏谑还差不多!毕竟如今能够逃脱开凰胤尘眼线的人,真的没有几个!

一时间,席间的三人谁都没有说话,而苏苓虽然不语,但是眸子却悄然打量起凰老三的俊彦,其实她的心里对这次的事情是有了几个人选的,但偏偏凑巧,她现在所怀疑的人,都是凰老三曾经要保护的!

虽然她也不敢确定事实真相是否如她所想象的那样,但是她总觉得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有人要暗中对付她!否则,那日在府衙地牢的时候,掌柜恰好中毒,她又巧合出现,一切若是没有精心布局,不可能会发展的如此顺利!

这个迷局,也许很快就会解开,同样也可能会一直被人暗中破坏,但是不管怎样,苏苓现在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暗中悄然回击,既然大家都喜欢在暗处行事,她也完全可以!

而且,若是比起来的话,她同样也是信手拈来!

沉默中的苏苓,眼眸定在桌案上的某处,所以并未发觉就在她目光不可及的地方,凰老三和苏煜暗暗对视了一瞬,而后转瞬即逝!

另一边,就在此时,京城民区某处宅院内,年纪最小的包三也正被人给绑在椅子上,而他面前所站立之人,恰好是一男一女!

****************************

三更完毕!今天的三更晚了,明天我会尽量早些更新!谢谢所有宝贝们的支持,继续求月票~~~~~~求月票~月票快到碗里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