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五二:月黑风高夜,偷鸡摸狗时

“你真的决定了?”

苏苓面露担忧的睇着筱雪,随即就见她放下手中的茶杯,眼波流转恣意,微微一笑英气逼人,蕴含着清浅愁绪的眉宇,自嘲般低柔开腔,“苓子,其实有你这个姐妹儿,我也知足了!”

“丫别说丧气话,就算……假如,我是说假如,凰胤璃真的和权青国公主成了亲,你打算怎么做?”苏苓内心深处实在是不愿意将这些话说出口,但是眼下的情况她又必须让筱雪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难怪当日权佑擎走的着急,原来是回国接他妹子去了!权佑曦的出现,恐怕对筱雪来说是个相当沉重的打击。

毕竟之前男未婚女未嫁,一切皆有可能!但若是权佑曦和凰胤璃真的发生了什么,她害怕筱雪会因此而消沉或想不开!

她,是真的担心了!

夏筱雪闻言,脸蛋上顿时闪现出一股见鬼的神色,撑着玩味的笑,看着苏苓愈发变得凝重的表情,不屑的摆摆手,“我还能怎么做,再怎么说我也是南夏国的太女,就算没了他凰胤璃,大不了我继续回国做我的太女,以后后宫男侍无数,夫婿上千,还能找不到心仪的吗?多大点事,看你那样!”

苏苓:“……”

她如果是个傻子,说不定会相信筱雪的话,可惜她了解筱雪甚至胜过自己,她这般云淡风轻的态度,实在不像是她对待凰胤璃的情深!

“行了,你不必担心我了,这次权青国公主来访,免不了又有宫宴之类的事情,我既然是南夏国的太女,怎么也不能让友国看了热闹,还有两天他们就到了,这段时间皇宫里都在准备迎接的宴会,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在府里安心呆着吧!

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昨天孙庆远和孙容儿从府衙离开之后,我派人一路跟着他们,但是后来他们直接回了尚书府,中途也没有跟任何人见面。还有那间茶寮,昨天我的人去调查时候,发现已经被府衙给查封了!我猜这暗处的人应该也是做了防备的,所以你要小心,不管怎么说,相对而言王府里有表兄撑着,这里还是安全的,而且……相信表兄当众砸了府衙,估计再也不会有人敢在你和他的面前造次了!”

夏筱雪将自己调查的情况告知给苏苓后,简单的和她念叨了几句,便起身回了皇宫。而苏苓站在院落中,看着筱雪缓步离开的身影,有些心疼有些无奈。

现在,她忽然之间希望出现一个男人,能够不似凰胤璃那般淡漠冷然,哪怕他不如凰胤璃身份高华出身尊贵,但只要有一颗火热的心脏,一心一意的对待筱雪,她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如今看来,她才发觉,也许筱雪和凰胤璃是真的不合适!因为那夜她所偷听的话,一直萦绕耳畔,老皇帝不会没由来的让老爹去调查筱雪的事情,若是有机会,她倒是想去问一问,这其中如果是误会,该有多好!

*

出于昨日在府衙内平白遭受了牢狱之灾,所以这两日凰胤尘特意吩咐了王府内的下人以及嫌少露面的暗卫,将整座府邸都严密的保护起来。

而他免不了要奔波于朝堂和军营之中,毕竟砸了府衙这等大事,在齐楚开国以来,还是头一遭!

对于凰胤尘的奔波,苏苓显然不知所以!也没曾想过砸了府衙的事,会让凰胤尘在宫内的地位头一次遭到了大臣的质疑!

当然,这些事凰胤尘是决然不会告诉苏苓。

所以,这一整日的时间,苏苓安心的呆在府邸之中,她没有乱走,也没有出门,因为距离三日之期,只剩下最后一天!

不得不说,她还是看好吉祥三包的,只不过就不知道她在离开之前,对他们攻心为上的计谋是否能够奏效!

月黑风高夜,偷鸡摸狗时!

此刻,苏苓正坐在自己西园的厢房门外,享受着仲夏夜微凉的清闲时光,而在独处一地之际,她免不了将脖子上所佩戴的玉佩拿出来静静的端详。

自从上次在沙场军营中,玉寒被凰老三打伤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如何,死没死?

不然,怎么这么久没出现?!

玉寒想要带她去见的究竟是谁,还有他的身份到底有是何方神圣!各种各样的问题充斥在苏苓的小脑袋里,来来回回的跑圈玩!

‘布谷……吱吱吱……’

嗯?王府西园,哪来的布谷鸟?还有那吱吱吱是什么鬼?!

安静的氛围中,一点点的声音都容易被人无限放大,更何况听力极好的苏苓,耳边骤然充斥着这样不和谐的声音,太诡异了吧!

而且,她怎么隐约记得,整座王府中,从来没有任何小动物出现过!而且西园这里地处偏僻,就算有鸟,谁家的鸟半夜不睡觉?

‘啾啾啾……哞哞哞……’

苏苓:“……”

当再一次听见另一种声音传来之后,苏苓的掌心蓦然就将玉佩攥紧,总是不着痕迹的将其放入自己的衣襟之中。

这声音,是有人在给她暗号?

“什么人,滚出来!”苏苓这刚将玉佩收好,还没来得及站起身,眼前一花就听见玉树的嗓音在黑夜里尤为刺耳的喊出口。

同时顺着他冲向房顶的姿态,苏苓也很快站起身,连忙往房檐的前方走了几步,一回身恰好就看见玉树正揪着一个人的脖领子,拎小鸡仔似的将他从房顶给拖到了地面上。

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而被玉树所抓住的男子,甚至还撅着嘴想要发出声音,结果被玉树一吓,动作都忘了收回!

当玉树揪着他走到苏苓身前,正要询问如何处置之际,一看清对方的容貌,苏苓璀璨的眸光仿若绽放出光华万丈般,轻声喊道,“包大?”

“姑……王妃,我……我来了!”

要不说包大苦逼呢,若是放在平时的话,也许他从王府后面翻墙而入,顺便爬上房顶的举动不会轻易被发觉。

可偏偏今日凰胤尘才下令,加强了整座王府的戒备,这样一来包大的出现也就无所遁形了!

而本还想跟苏苓邀功的玉树,这下不得不苦着脸,目光在包大和苏苓的身上来回看了看,语气也带着试探的问道:“王妃,你们认识?”

“嗯,放了吧,他是我的人!”

苏苓这话一出口,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是玉树这脸色可就不正常了!眼眸中隐晦,忖度,打量,失望的神色不一而足。

而被他抓住的包大,也趁着玉树失神之际,挣脱了他的钳制,三两步就跑到苏苓的身边以求庇护!

玉树抿着唇,见苏苓对于她厢房半夜闯入男子的事实没有半点悔悟,不禁开始为自家王爷打抱不平,“王妃,你这样真的好吗?”

“嗯?”苏苓正要往屋内踱步的身影闻言霎时停住,蹙眉回身看着玉树,见他表情略带失望,心下瞬间明了他是误会了包大!

不过,这小子平时看着脑子挺精明的,怎么遇到点事儿智商就变负增长了?

凰老三天人之姿,包大一脸包子样,她眼瞎会选择包大而不选凰老三?!

嗯?不对劲,为毛她要将凰老三和包大放一起作比较?选毛选,别闹!

“这位壮士,你误会了,我是为王妃办事的!”包大见苏苓和玉树大眼瞪小眼的愣着,心下也对自己今晚出现的情况有些懊恼,不由得连忙上前一步,伸手为玉树拂了拂他衣袂上的灰尘,苦哈哈的说了一句。

玉树:“……”

完犊子了!他是不是得罪王妃了?

“你先下去吧!”苏苓斜睨了一眼玉树,见他表情一阵自怨自艾,又一阵欲哭无泪的,暂时也没工夫搭理他。

说完就率先进了厢房,而包大见到苏苓会意给他的视线,最终也只能对玉树讨好的点点头,随即也跟了进去。

玉树怔愣在门外,特别想捂着脸嚎哭一阵,王妃,为什么要关门!

*

厢房内,第一次走进女子闺房的包大,明显有些局促不安,而更多一些的,是因为这里乃是尘王府,他这辈子想都没想过能进来的地方!

苏苓为包大倒了一杯水后,笑看着他,问道:“你想清楚了?”

“王妃,承蒙你能看得起我们三兄弟,这么几年来,也就只有你拿我们当人看,外人对我们无不是各种讽刺和挖苦。我们三兄弟和王妃接触后也觉得,能够为你做事,是我们的荣幸!”

“我不会强求你们的,我那日说的条件应该也明了,真的考虑清楚了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否则,我不会手软的!”

苏苓说着目光中就倏地染上了杀伐的冷光,而包大对此毫无所觉,反而郑重其事的说道,“王妃放心,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有件事我可能要告诉你!”

“是什么?”

包大眼眸转了转,而后隔着桌子往苏苓的方向倾身,低语,“王妃,我们最近发现南夏国的某位皇女,如今身在齐楚!”

***

三更结束,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