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五一:老凰家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翌日

第一次宿在凰胤尘书房内的苏苓,难得昨夜睡了一个香甜的好觉。彼时,整理完毕后,缓步走在去前厅的石径小路上,但刚刚清醒的意识似乎还带着一些朦胧。

这才一夜的时间,凰胤尘对她的态度,未免改变的太多了吧!回想起方才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就看见他一张放大的俊脸在自己身侧侧身而卧,那场面要多不和谐就有多不和谐!

就算关系有所缓和,但谁准他上榻*了?

丫个臭不要脸的!

反正她是不会承认,刚才就在睁开眸子的瞬间,自己被他的俊彦狠狠惊艳了一把!

她不承认,绝对!

苏苓这小碎步刚走到前厅,眼神还没转一下,结果就听见夏筱雪怒吼的声音传来,“苏苓,你还知道起来?都已经日上三竿,本太女在这等了你两个时辰!”

闻言,苏苓虽然被筱雪的喊叫吓了一跳,但是心里仍旧暖暖清甜,而她还来不及走入正厅,夏筱雪已经从里面跑了出来,见到苏苓时,脸色故意蕴着怒色,但眸光却在苏苓的身上来回巡视,见她完好无损,表情也明显松懈了一瞬,“我说,亏了本太女还为你彻夜难眠担惊受怕,但你这人面桃花特别红的模样,该不会是有什么喜事吧?”

一听这话,苏苓忍不住就斜睨着夏筱雪,剜了她一眼,两个损友之间,互相挖苦的情况已经常见,同时苏苓也观察着筱雪,见她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说道:“你别造谣啊!不然我告你诽谤!”

“嘁,就你?哎哟喂,昨天我可是听说了,有人冲冠一怒为红颜了,当街带兵砸了府衙。我就纳闷了,兵营精卫是用来战场操刀的,怎么到某些人这,就变成为媳妇讨回公道的打手了!”夏筱雪的戏谑明显带着意味深长,而且眸子也略带揶揄的睇着苏苓。

苏苓闻言,暗默!

怎么忽然间她有种不打自招的错觉?这都哪跟哪?

少顷,苏苓和夏筱雪坐在正厅的侧方,房间内的布置简单低调,夏筱雪坐在苏苓的身侧,目光一瞬不瞬的觑着她,冷不防就说了一句,“听说你和表兄的发展是突飞猛进!昨晚都睡在一起了,是不是?我就说,大清早卯时不到我就来这找你,结果直接被扔在正厅里无人问津,你俩这样合适吗?就算我不是红娘,我是不是也算你俩的见证人?这么对我,于心何忍啊你们!”

本来苏苓正端着桌上的清茶喝了一口,结果骤然听见夏筱雪的话,这一口茶水根本来不及咽下,直接给喷了出去!

你说,茶水多无辜!

而好在此时正坐在苏苓对面的夏筱雪见她喷茶的瞬间,就侧开了身,否则这还不得被喷的一脸茶渍?!

“夏筱雪,你能不能闭嘴!”苏苓再一次剜了一眼筱雪,同时以袖口简单的擦拭了一下嘴角!

什么叫突飞猛进?什么叫冲冠一怒为红颜?

她躺的这么远,都能中枪?是不是太冤枉了!

“被我说中了,对吧?不过,你快跟我讲讲,昨天表兄到底是怎么做的?我都好奇死了,你想一想,他当众命人砸了府衙,那得是什么样的姿态!弄得我都跟着惷心荡漾了!”夏筱雪越说越烈,而苏苓的脸色则越听越黑!

惷心荡漾,躺枪!中箭!

待两人都整理了玩闹的情绪之后,夏筱雪这才收敛了笑意,认真的望着苏苓,问道:“弄清楚背后下毒的人是谁了吗?”

苏苓闻言也正色的看着筱雪,摇头,“还没!其实我总觉得下毒的人和这次在府衙对付我的人,并不是同一拨!你想当日咱们离开茶寮之后,也根本没有发觉任何疑点!而且,那天若不是你和孙容儿不对付的话,说不定那些糕点咱们就吃了!

虽然孙容儿的目的不纯,但是我感觉她应该没有那种精于算计的头脑。就算换了任何人,也不会给自己找这样的麻烦,毕竟是她邀请咱俩去的茶寮!”

听见苏苓的分析,筱雪也不由得点头称是,“你说的有道理。但如果不是孙容儿,会不会是楼湛?当ri你是恰好从城东酒楼出来的,而孙容儿就那么凑巧的遇见咱们!说不定这其中有什么你我想不到的事情……”

“不一定!”苏苓听完筱雪的话,却蹙眉否决,“楼湛的情况其实和孙容儿相差无几,同样是他亲自将我约出来的,而且当日的请柬还送到了王府,你认为他会作茧自缚吗?下毒与否暂且不论,昨日我在府衙地牢的时候,傍晚时分,那个掌柜被人毒害身亡,而狱吏也恰好在那时冲进牢房,要将我拿下!后来凰老三出现的时候,有人说是京兆尹吩咐他们这么做的,所以真正要对付我的人,很有可能是和京兆尹以及孙庆远共同联手的!

只不过,我特么就想不明白了,我一没作歼犯科,二没杀人放火,谁看我这么不顺眼,非要置我于死地!想我死也可以,但手段怎么这么弱智?”

苏苓说到最后,话里话外全成了吐槽。的确在她心里,对于京兆尹和孙庆远所做的事情,心里的不屑大于好奇!

能够指使工部尚书孙庆远甚至是京城兆尹的人,其实整个齐楚不用想也知道唯有皇室成员才能如此!

而提到皇宫的话,和她有恩怨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至于真正指使之人,她倒是不着急了,凰老三不是说会给她一个交代的嘛!

这一次,她暂且选择相信她!

夏筱雪见苏苓的表情蕴含轻嘲,不禁摇头失笑,“如果背后暗算你的人知道你这么评价他们,估计吐血的心思都有了!”

“别说我了!反正已经这样了,也不怕他们再有什么动作,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倒是你……”苏苓对自己的事情显然不甚在意,将话锋转移到夏筱雪身上的时候,语气中四叔还带着踌躇,目光也噙着几许心疼看着她!

夏筱雪见此,脸颊上霎时扬起一片明媚的笑意,连眼眸中似乎都笑出了水光,“你干嘛呀!不就是权青国大公主要来和亲的事麽?我已经知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话音的一瞬间,心细如尘的苏苓依旧从夏筱雪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点点受伤的痕迹!昨晚上她其实是想问出凰胤璃心里的人究竟是谁,但是凰老三给出的答案却是不知道!

依他所言,凰胤璃如今已经双十有二的年纪,其实早在弱冠之年就该册立太子妃,可是哪怕过去这么久,不论是皇上还是皇后,每每提及册立太子妃一事,就被凰胤璃以各种借口予以回绝。

身为齐楚国的太子,他身上的重任比任何人都要多,选妃的事情更是隶属于国家朝政,偏偏凰胤璃看似温润和煦,但其实他内敛的性子中,却带着并不输于凰胤尘的冷漠和沉凉。老凰家的男人,尼玛没一个正常的!

夏筱雪说完话的同时,就端起身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而她这样的举动,毫无意外的就让苏苓看出来,她在故作坚强,甚至她水润的眸子里,也并非是笑出来的水光!

怕是,她早就为这事,伤心伤神了!

尤其是,苏苓只要一想到夏筱雪要亲眼看见权青国的公主和凰胤璃恩恩爱爱的模样,那场面连她走觉得不忍直视,更何况对凰胤璃用情至深的筱雪呢!

如此想着,苏苓一时不忍,直接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南夏?”

夏筱雪目光一窒,“干嘛?赶我走?”

“是啊,想让你快点离开我的视线,不然每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我视觉疲劳!”苏苓佯装无所谓的态度戏谑着筱雪。

但是已经交心的两个人,其实根本不需要过多赘述彼此内心的情谊。所以夏筱雪闻言,轻轻含笑,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苏苓的想法,“你是不想让我看见权青国的公主吧?没必要,再说我这胳膊上的伤,怎么也还要三五日才能好个利索,说起来我正好也能趁此机会,好好瞻仰一下权青国公主的风貌!

至少,如果我的结局是一败涂地,那我也要清楚,我到底输在哪里!”

“筱雪……”苏苓见筱雪已然变成了这般决绝的态度,心里的预感更是有些惆怅!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次权青国公主来朝的事,对筱雪来说,一定是个沉重的打击!

不是因为权佑曦,而是因为凰胤璃的态度!她怕……此时,苏苓为自己内心的想法隐隐担心着,可她也无法预见,在权佑曦抵达之后,事情的发展诚如她所预料的一模一样!

********************

这是二更,三更稍候!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