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四九:就不能纯洁一点吗?

被凰胤尘一路宛若珍宝般对待的苏苓,被他一直抱着一路回到王府。这期间苏苓心里也在暗自询问着,到底他们俩现在这情况是几个意思!

明明之前他们还针锋相对,可不过是一场牢狱之灾罢了,怎么眨眼间就变得这么和煦?她的确如同凰胤尘所想的,就算没有他,或许她也能够平安无事。

但被他这样对待之后,苏苓反而感觉到十分的不自在。毕竟,在几天前他们还如愁人般见面眼红,可现在怎么是见面脸红了!

好羞涩!

苏苓的性子本就是个安分的主,只不过被凰胤尘这样保护着,让她心头有些复杂又烦躁,男女之事被看她活了两辈子,但真真是从没接触过!

向来习惯阴谋论的苏苓,此时心里不禁开始打着小九九,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凰胤尘,你到底要干嘛?!

当苏苓被凰胤尘轻轻的安放在书房软榻上的时候,她这小心思还在不停歇的百转千回。身下软被的质感一瞬间侵袭了她的理智,而这样安静的氛围中,苏苓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脑子!

“内个……谢了啊!”

她是没心没肺,但不是狼心狗肺!不管怎么样,凰老三刚才在府衙门外的举动简直是亮瞎了她的狗眼!

太帅了,好嘛!

她虽然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个霸道强势又兼具冷漠的男人,但从未见过他今日如此豪放冷鸷的模样,不得不说,他在府衙门外的那一声‘砸’,也成功将他今日的表现砸在她的心头上!

苏苓俏丽的小模样此时带着淡淡的妥协,小眼神转的跟飞轮似的,但无论怎样就是不肯和凰胤尘对视。

他俩刚才在马车内已经够暧昧了,现在又独处在书房里,真的让她感觉很不自在好嘛!

这样的凰胤尘,她还是有些不习惯,毕竟看惯了他那张面瘫的冷脸,现在忽然间变得温柔又细腻柔肠,简直和见鬼没两样的!

“今日之事,本王会给你交代!”

凰胤尘为人冷漠,同样他的性子执拗,平日也奉行少说多做的态度,但是此时在苏苓这里,他就莫名其妙的一改平素作风,开口给了她一句承诺。

早在他赶去府衙的路上,就已经知道今天的事情绝非偶然。因为接连几日的时间,他都没有怎么离开王府,哪怕苏苓到处乱逛,他也一直都有派人在暗中保护她。

偏偏今日的时间,宫内母后传话,让他去军营,说是楼七皇子和赫连锦瑟以及其他皇室成员要瞻仰齐楚精兵雄风!

而就在他被牵制在兵营中,苏苓却发生这样的意外!

说是偶然,必定不可能!

苏苓这小心思正在脑子里上蹿下跳的不停歇时,骤然听见凰胤尘开口,这也惊醒了她的灵智。

强制压下心里的不自在,苏苓抬眸望着身形修长体魄健硕的凰胤尘,问道:“你有头绪了?”

“大概!”

凰胤尘闻言微微挑起一侧的剑眉,如刀锋般锐利的眉尾一如他给人的冷峻感觉一致。

见凰胤尘的态度依旧是温柔中不失霸气,苏苓眼眸闪过精光,扬起一抹看似纯真的笑意,问道:“凰老三,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凰胤尘不羁的撩开身后的衣袂,狂放自如的落座在软榻一侧的椅子中,双眸始终不离苏苓的脸蛋,灼灼的目光仿佛要将她融入眼眸之中!

苏苓轻咳了一声,面对凰胤尘如此前后差异巨大的表现,即便心里不愿想,可每次一看他,分明能够从他的眸子中看到少许不一样的情绪。

这事……

“夹竹桃的毒,你听说过吗?”苏苓心里有自己的盘算,而之所以这样询问,正是因为她接下来还有一点自己的推测在内,眼下就看凰老三是否愿意如实相告了!

凰胤尘点头:“嗯!”

“那……我娘的毒,是不是你解的?”苏苓再次一问之后,明显脸蛋上的表情都有些紧张,按照她一直的推断,娘亲当时明明中了夹竹桃的毒,连宫内的御医和李大夫都束手无策。

但是就在凰胤尘出现在凤霜苑的那个晚上,第二天后娘亲的毒就不药而愈。这不能不让她怀疑!

凰胤尘冷峻的俊彦瞬也不瞬的面对着略显紧张的苏苓,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双眉一展,云淡风轻的说道:“几年前偶然得到一颗解毒丹,一直存放在钦天监内。你娘的病只是中了轻微的夹竹桃之毒,并不致死,所以解毒丹恰好有用!”

苏苓暗暗垂眸,果然是他!

这样算来,她以前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简直让她没脸见人了!说到底人家都是娘亲的救命恩人,她对他的态度似乎也有点过了!

但一个巴掌拍不响,她知道自己顽劣,但是这厮之前的表现也的确太气人了好嘛!

如此想着,苏苓便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明明没啥大不了的,但她心里怎么感觉这么过意不去?

艾玛,这可如何是好!

“三爷,皇后娘娘来了!”

不多时,凰胤尘和苏苓之间的气氛正诡异的萦绕在彼此周遭之际,玉树已经从府衙回来。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就对着里面的凰胤尘说了一句。

闻言,苏苓和凰胤尘不期然的四目相对,随即苏苓又情不自禁的移开视线,今天太尼玛诡异了!

不过,不管苏苓心里对凰胤尘有多少想法,但是一听见皇后来临的时候,她的目光就透过内室的窗口看向外面,已经临近日落黄昏了,这个时候皇后来干什么?

哪知道,苏苓心里盘算的想法还来不及证实,凰老三直接冷硬开腔,“不见!”

苏苓:“……”

太牛叉了!

皇后是你娘,你说不见就不见?合适吗?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凰老三这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啊!

等等!谁是他媳妇!呸!

这厢苏苓在心里暗自嘀咕的正起劲,而凰胤尘紧接着又说道:“告诉母后,王妃受惊,本王要陪着!三日后的接风宴上,本王和王妃会一同出席!”

“是!”玉树铿锵有力的在门外应承了一声,随后又抿着嘴对着紧闭的门扉伸出大拇指,三爷英明!

终于知道谁是你的良人了吗?那他可不可以求王妃以后不要整他了?把整人的功夫多用在三爷身上,以增加夫妻之间的情趣岂不是更好?!

玉树的脚步声远离门扉后,苏苓噙着狐疑的态度看着凰老三,道:“三日后接风宴?接谁?”

难不成又有人来了!?

“权佑擎和权青国的大公主权佑曦!”凰胤尘说到权佑擎的名字时,明显俊彦上闪过凛冽,看得出他和权老大之间的嫌隙的确颇深呢!

不过,权佑曦是什么鬼?

尼玛,不会真的被赐婚给凰胤璃了吧!卧槽,不要啊,那筱雪怎么办?!

苏苓听完,脸色一阵紧张一阵凝重的闪烁不停,而凰胤尘就这般如一尊雕塑般,从容闲适的坐在一侧,深深的将苏苓的表情印在脑海之中。

她俏丽,夺目,顽皮,精怪,每一次她脸蛋上闪过表情时,配合着她灵动的眸子,总是能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

她的活泼,的确带动了他沉寂的心湖,一冷一热,一静一动,的确堪称绝配!

*的凰老三,此时已经开始在内心中将两人凑成天造一对地设一双的璧人,殊不知此时正坐在软榻上为筱雪的事情过分担忧的苏苓,在情爱方面根本就是块木头!

因为没接触过,所以丝毫不动!

但正是因为她的不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让凰老三吃了不少苦头!

“权佑曦要来的事情,筱雪知道了吗?对了对了,我从府衙出来的事,她还不知道呢,我……”

“她都知道了!”

苏苓这说风就是雨的脾性,说着就要下地。但好不容易两人能够有这样缓和的气氛相处,凰老三哪能让她如愿。

不由分说的接过苏苓的话,而后眼眸中闪过挣扎,看着苏苓一瞬间放心的表情,薄唇也微微抿起。

“凰老三,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但是我真的有一件事想弄明白!筱雪和太子真的不可能吗?”苏苓当夏筱雪是唯一一个知己,所以她心里极力的想要弄清楚太子的想法。

而且好不容易她现在和凰胤尘没有针尖对麦芒的冷肃感,自然要趁此机会将她心里的疑问都问出口。

毕竟她也不能保证,以后的凰胤尘会不会变回之前的死德性!

“没可能!”

“为毛?

凰胤尘眸子微闪,“他心里有人!”

苏苓一听这话,不淡定了:“怎么你们老凰家的男人,心里都有人?就不能纯洁一点吗?!”

闻言,凰某人的表情瞬时阴沉,黑耸的眸子闪着厉光,“本王没有!”

***

更新完毕!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