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四八:她是我凰胤尘的女人

凰胤尘的出现,可谓是令人措手不及的,尤其是那些操着长刀口中喊着要将苏苓拿下的狱吏,更是防不胜防的就被凰胤尘极致的劲气扫荡的撞在了牢房内坚硬的墙壁上。

哀嚎声四起,而狱吏们也直接被凰胤尘的凛冽逼人的手段直接打成重伤。然而,在他们纷纷捂着胸口,在地上苟延残喘的时候,正要怒目看着前方之人开口咒骂时,结果映入眼帘的就是凰胤尘那张冷肃狂魅且暗藏杀气的眼眸。

“尘……尘王!”

狱吏自然是认得凰胤尘的,但每一个人此时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这一次,他们奉命要将这女子暗杀在牢房之中,明明已经手到擒来,但是尘王的出现让他们始料不及,而且也令他们所有的想法在这一瞬间全部灰飞烟灭。

“玉树!”凰胤尘的手中始终仅仅扣着苏苓,甚至不停在加大的力道恨不得将她揉碎在怀里。

天知道刚才他看见苏苓孤身一人面对这些杂碎的时候,狂怒涌上心头,险些让他失去理智!

这,是从未有过的情绪!

“三爷,请吩咐!”随着凰胤尘的一声轻唤,玉树眨眼间就出现在牢房的门口,而此时依旧在凰胤尘怀里怔忪的苏苓,被他宽厚的胸怀和肩膀所挡,是以并未看见玉树身上的装扮,竟也是一身的狱吏长服。

凰胤尘彻骨的寒意几乎将整个牢房都变成了冰窟一般,尤其是他的双眸之中,还噙着怒意,眉宇间的戾气更是令人望而却步。

他的冷意和向来狂放不羁的态度,让一众受了伤的狱吏纷纷噤声望着他,每个人的眼眸之中都带着祈求和惧怕,这一次,大意了!

“一个不留!”就在狱吏们四仰八叉的倒在牢房之中,耳边骤然听见了这样的吩咐,所有人的脸上不期然的就闪现出惊恐的神色。

“王爷,王爷饶命!”

狱吏强撑着严重的内伤,不禁开始跪在地上祈求着,而后在这些人当众,终于有人趁乱喊道,“王爷,小的这是奉兆尹大人之命行事,王爷饶命王爷开恩!”

“杀!”

单字出口,任由这些狱吏如何想要为自己开脱,但是都唤不回凰胤尘哪怕蔑视的一眼。随即,在狱吏们苦苦哀求之际,凰胤尘狂揽着苏苓,直接将她大横抱起,凛然的姿态带着铿锵有力的步伐,如风般飘然离开了牢房。

而房门外,凰胤尘前脚刚离去,玉树就跨步入内,随手关上牢房的大门后,表情也带着冷笑。

地牢的视线已经几近昏暗,而四周无人的石路上,两旁墙壁上的篝火盆,不知什么时候被点燃,幽幽的火光不时跳跃着,安静的周遭只能听见在某一件牢房中,刀刃划破肌肤的可怖声,以及几不可查的求饶……

*

彼时,苏苓娇俏的脸蛋微微失神,灿然的双眸也微微怔着,待凰胤尘一路抱着她走出府衙的刹那,街头上愈发凛冽的气息才让她微微回神,轻微的转动着眸子,入目的就是近五十名精兵整齐划一的站在府衙门外,见到凰胤尘出现之后,又齐声喊道:“参见王爷,参见王妃!”

声震九霄,浑厚有力。这场面,这架势,百米内无人敢进。

凰胤尘的目光睇着府衙正门外的兵卫,半垂着眸子隐晦的睇了一眼苏苓,随后薄唇抿着僵硬冷峻的弧度,棱角分明的下颚微动,“砸!”

“是!”

再一次,这些常年在沙场中训练的精兵卫,振臂高呼之后,转眼间就冲进了府衙内,而只是须臾的光景过后,从里面传来的噼啪乱响声,几乎刺痛耳膜!

凰胤尘的狂放和倨傲,在带着苏苓从府衙走出之后,便命令自己的精兵卫砸了整座府衙,而就在精兵卫消失在府衙中的时候,百姓这才在远处驻足为官,胆敢当众命人砸了京城府衙,全天下怕是只有冷面阎罗尘王能干的出这事!

“临风,墨影,将京兆尹压入天牢,其九族全部流放塞外!”这是凰胤尘首次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当着京城百姓的面,做出这等有*份的事。

但,此时他没将京兆尹九族全灭,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临风和墨影面色冷凝的闪身出现后,就点头颔首,对于三爷的吩咐,他们向来只是听从,从不过问。

好在今日王爷出府之前,命令玉树在暗中保护,否则若不是他们收到玉树在牢房里传来的消息,此时只怕根本来不及从军营中赶回来!

谁能想到,京兆尹何其大胆,竟然敢当众将尘王妃给关入牢房中,而且说来也太巧合了,偏偏今日赫连郡主以及楼越国七皇子要参观他们的军营,而且就连皇后娘娘都亲自出席。

要不说,所有的事都赶到了今天!

很快,凰胤尘便抱着苏苓直接坐上回府的马车,随着马车缓缓前行,摇晃的车内似乎沉浸着黯漠的气氛。

凰胤尘始终没有放开苏苓,哪怕他此刻正坐在椅子中,但是依旧将苏苓搂在怀里,而她也安静的像是一只听话的小猫,一动不动的伏在他的胸口。

唯有那双眸子,不时的闪烁一瞬,甚至还偶尔划过几道流光,总之两人的气氛在此时好似有些尴尬。

“吓傻了?”

凰胤尘一手托着苏苓的后背,另一只手随着他询问过后,便轻轻的抚着苏苓娇嫩的下颚。她这样安静又听话的模样,让凰老三的心里仿佛有一根羽毛轻轻拂过,有些痒有些麻!

闻言,苏苓慧黠的眸子微微流转,肌肤上粗粝的触感让她的脸颊如丹霞般红润迷人,眼眸轻轻滑了几圈后,菱唇微抿,掀开眼睑就看向凰胤尘宛若深潭的幽黑双眸,“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害怕了吗?”凰胤尘不答反问,双眸中噙着从未有过的柔光觑着苏苓,指尖依旧停留在她的下颚上,微微轻抬就将她想要闪躲的视线再次聚焦在自己的眸子中。

苏苓迫不得已只能和凰胤尘对望,听见他这样的询问,则微微摇头,“没怕!就算你不来……”

“索性,本王还是来了!”

苏苓执拗的性子依旧是不肯认输的,但也许是已透彻的了解她性子的凰胤尘,在她刚要出口反驳之际,就已开口打断。

有些事,不经历的时候,便不会懂得,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他凰胤尘多年戎马,特别是近三年的时光中,以为自己注定孤身到老,但苏苓的出现是个意外。

起初他明白让苏苓下嫁给他,是相爷苏宝生的注意,所以他对苏苓的出现带着本能的抵触!他不是个滥情的人,更不是乐于沉迷于男欢女爱中的风流浪子!

所以,他以冷漠示人,以沙场为伴,生活平静波澜不惊,也谈不上有任何的涟漪。

但,就在苏苓和他之间多少次的针锋相对,以及唇齿相讥之后,他对她的注意力,开始变得专注且莫名其妙。

他平波不惊的心湖仿佛因为苏苓的出现开始浮现淡淡的涟漪,甚至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同时给他平素沉闷的生活中点燃了一缕如烟花般灿烂的光束。

若不是今日发生的事,也许他不会有这种觉悟。而就是方才在牢房里,他亲眼看见苏苓被二十名狱吏包围,她脸上不见半点惊慌,甚至还不乏胸有成竹之色。

但他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满心的怒火被瞬间点燃!她苏苓,是他凰胤尘的妃子,再说的暧昧一些,她是他的女人!

他何以会容忍别人这样对她造次!不论他和苏苓之间是情是爱,是讨厌还是欢喜,那都是他们二人的事,甚至就在方才的一刹那间,他做了自己有生以来最狂放的事!

可,他顾不得那么多!

也正因为今天的事,他终于可以肯定,他对苏苓的心思从一开始的抵触,到中间的怀疑,到后来的对峙,一直到现在的迷惘,都在此时此刻得到了最好的答案,他喜欢上苏苓了!

就在她一次次和自己作对,一次次不顾他的身份,甚至一次次的藐视蔑视他的权威中,这个女人成功俘获了他冰冷沉凉的心房,毋庸置疑!

听见凰胤尘低柔的话语,苏苓也难得的没有和他唇齿相争,不可否认,在牢房中她看见凰胤尘的一刹那,感性多于理性,毕竟身处危险中,他是第一次冲到她面前,将她保护起来的男人。

也是他宽厚的肩膀和决然的力道,一再的提醒她,她终究还是个女人!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最近的更新大概都会在晚上的时间,等更的亲们可以晚点来看!

求月票~这两天月票停滞不前,来点月票吧,看在凰老三和苓子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给点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