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四六:你见过这么貌美如花的刁妇吗?

府衙地牢

一排排石砌的牢房井然有序的坐落在府衙的最后放,门前多名衙役把守着,周围空旷的建筑一目了然。

彼时,苏苓已淡然的入住牢房,而她所停住的牢房两侧皆是石墙,不到十平米的地方,略显狭小且昏暗。

牢房的地面上铺着稻草,而在稻草上的上房俨然摊放着有些发霉的被褥,没有任何家具摆放的牢房内,破旧的碗筷也放在地面上。

苏苓站在牢房的门口,简单的环顾了四周后,撇撇嘴什么没说,就在那衙役瞠目的神色中缓步走了进去。

停在门外的衙役,看着苏苓走进牢房后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颊也带着凝重的色彩,这一只手臂上还带着的手铐,不禁抖了抖,锁门的姿势也有些轻颤。

而这些,此时正陷入沉默的苏苓,并未多加在意!

牢房内的设施,可谓是相当的简陋粗鄙,甚至常年不见阳光的地牢,里面的腐朽气息也极为浓重。

当苏苓将地面上的稻草简单的铺设了一下,随后双手环膝坐在稻草上后,眼眸中晶晶亮亮璀璨无比,完全没有身陷囹圄的困苦神色。

这牢房她可以主动进来,同时也可以主动出来。

方才在踏入牢房之际,她就已经将四周的情况都大致打量了一遍,路线也都被她清晰的记在脑子中。

这一次,她一定要揪出幕后的人是谁。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她,而且所用的手段又是如此见不得光。

在齐楚京师里,她的敌人用一个手就能数的过来。但是,她同样始终都没忘记,在她身后还背负着关于宝藏的事情。

身在牢房,苏苓也难得的体会着清闲又安静的时光,现在正值晌午,她要做事的话,怎么也要日落黄昏之后,至少在牢房的光线暗下来,她也才好伺机而动,至于现在那就安心的休息一会!

*

府衙之外,当两名女卫陪同着夏筱雪走出府衙之后,三人的脸色都不约而同的凝重又寒意逼人。

“你们两个,去查一查,当日发生在茶寮内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越快越好,我在宫里等你们!”

夏筱雪侧目看着两名女卫,说完眼眸中冷光乍现,她现在是不是应该庆幸,当日她和苓子并没有食用那些糕点。

但如果让她知道,那些糕点是孙容儿动的手脚,她一定会要了她的命!

“殿下,那孙容儿用不用查一查?”女卫之一隐晦的望着身后正陪同孙庆远从衙门里走出来的孙容儿,表情冷意十足。

同样也听见了脚步声的夏筱雪,回眸之际就看到孙容儿恰好抬眸,两人的视线对上之后,孙容儿唇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旋即便别开了视线。

至于孙庆远,老歼巨猾的眸子中划过几道流光,缓步慢行的距离夏筱雪越来越近,在几步之遥的地方站定后,开腔,“太女,今日之事还望你莫要见怪!”

夏筱雪望着孙庆远的眼底深处明显挂着几许的得意,脸上虽然幽冷一片,但是也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事态,随即华贵浅笑,歪头看着孙庆远,“孙大人说着话就见外了!原本昨晚你进宫之际,本太女还以为你是想询问母皇的近况,必定本太女曾听说,在你还没入赘到齐楚的时候,母皇对你可是相当的疼爱!

不过现在看来,世事无常,人心难测,孙大人离开南夏国这么多年后,看来也差不多忘本了!”

孙庆远闻言,面色僵硬的望着筱雪,眼眸中还有几分复杂的神色,宽袍大袖下的手掌在筱雪所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紧握,好在多年为官,所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能耐还是练就了不少,当下扯出一抹僵硬的笑,便回答:“有劳太女惦记,俗话说的话,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本官和太女已然不是同国所属,如今又何必旧事重提!

好在这件命案与太女无关,如若是太女也牵连其中的话,只怕会惹女皇不悦。说起来也是太女洪福齐天!本官还有要事,就咱不相陪了!”

孙庆远话落,就含笑对着夏筱雪点点头,随即就由孙容儿搀扶着他的手臂,父女俩相携离开了府衙的门口。

夏筱雪望着孙庆远和孙容儿共同上了不远处的马车,表情立时一变,目光紧凝着前方,骤然说道:“花凝,跟着他们!看看孙庆远和孙容儿今日都会接触什么人!花裳,你去调查茶寮的事!在今天之内,无比要将事情弄清楚!”

“是,殿下!”

两个女卫恭敬又严谨的对着夏筱雪行礼后,腰胯宝刀的身影瞬间就散开。而夏筱雪站在府衙门外,再一次回眸时,见府衙的大门正在缓缓关阖,微眯起眸子暗自咬牙,苓子,你一定不能有事!

*

原本身在牢房想等着晚一些的时候再行动的苏苓,此时正坐在稻草堆上,眼眸无距的望着身前的地面,周围安静又幽冷,唯一能听见的就是时而传来的囚犯嚎叫声。

晌午十分的阳光渐渐射向地牢的走道上,氤氲着淡淡薄雾般的几缕日光,丝丝倾泻而下,甚至在昏暗的牢房中,还能清晰的看见浮游在日晕里的灰尘!

“吃饭了!”

很快,牢房的狱吏手中拎着一个水桶,里面盛放着残羹剩饭,当他走到苏苓这间牢房的时候,手里拿着勺子在门上敲了两下。

半饷没有听见里面的动静,狱吏再次走到窗口的位置,探头往里面看去,结果恰好就见苏苓瘦削娇小的身影正坐在地面上,眼神仿佛也空洞无焦距。

狱吏眼眸中瞬间就闪过惊艳的光芒,甚至不自觉的还以舌尖舔了舔下唇,低眸看了看自己手中拎着的木桶,里面的残羹剩饭甚至还散发着酸腐的味道。

狱吏站在窗口看了苏苓半饷,眼眸乱转之际,恰好就看见了牢房地面上所放置的破碗。心下顿时一喜,毫不犹豫的就放下木桶,上前就直接打开了牢房的大门。

当狱吏拎着木桶走进牢房的时候,苏苓本没有表情的俏脸开始渐渐拧巴,蹙起的柳眉彰显着她的不悦,抬眸望着背光走入的狱吏,小嘴一张,语气相当不客气,“你妈没教你进门前要敲门的吗?蚂蚁都让你吓跑了!”

蚂蚁?

狱吏本来就是看见苏苓怔忪的神色,才心生邪念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但此时一听见苏苓的话,微微一愣后,就‘嘭’的一声将木桶放在地上。

而就在他脚步前方几步的距离,一群正在搬家的蚂蚁顿时疯狂四散,整个地面上零星的黑点乱窜不停!

眼看着自己唯一的乐子被这狱吏给吓没了,苏苓这小脸上纠结一片,斜睨着狱吏凶神恶煞的表情,眸子却黑白分明透亮清澈。

“刁妇,甭管你之前是什么身份,但是你进了咱们牢房,可就别想着有出去的那天!识相的,你还是乖乖的听爷的话,这样说不定以后爷还能让你少吃点苦头!”

狱吏的话十分不客气,而且从他开口说话之际,那双贼溜溜的眼睛就开始在苏苓的身上来回打晃。

苏苓此时虽然坐在地面上,本来她也不愿意和一个狱吏发生争吵,毕竟这样容易影响她后面的发挥。

但是她方才没有听错吧?他叫自己刁妇?

尼玛,你见过这么貌美如花的刁妇吗?!

狱吏身形矮胖,说完就作势大胆的往前走了两步,见苏苓始终坐在地上并没有任何动静,顿时眼睛里的贼光更甚,手中的盛饭的勺子都被她给仍在了地上,双手甚至垂涎般不停的互相搓着。

“你乖乖听话,爷保证你以后有肉吃!”

苏苓:“……”这么严肃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说些容易让她破功的笑话?

狱吏见苏苓一动不动,这贼心也就越来越大,一个箭步窜上前,随后就站在苏苓的身边,慢慢蹲下身之后,看着让他心动不已的容颜,忍不住还大声的吞了吞口水!

“小美人,你这样乖乖听话是最好的,这样一会你就不会太遭罪,让爷亲一个!”瞎了眼的狱吏以为苏苓一动不动是因为她害怕,哪曾想苏苓根本当他是猴子一样看热闹。

见狱吏张开手臂同时噘着肥厚的嘴唇向她扑过来,同时似乎还略显享受的挑眉闭眼,下一刻苏苓这小手就毫不客气的直接将狱吏的脸给拍向了一边,那力道之大直接给狱吏的脸甩到了身后的墙上。

随着嘭的一声,狱吏脸撞墙后,整个人微微呆滞了一秒,而脸上传来的疼痛更是让他怒不可遏,正要起身给苏苓一些教训的时候,只见……

苏苓娇俏的身子如灵猫一样瞬间就闪开了狱吏的攻击,从地上旋身而起之际,苏苓美目流转的高华光芒四溢,而一片厉然的表情划过脸颊后,苏苓的厚底绣花鞋不偏不倚的就踢在了狱吏的太阳穴上,瞬间一切戛然而止!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