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四五:究竟是哪个王八犊子在作祟?

“传仵作!”

随着京兆尹的一声令下,很快就从审堂的内外小步急行走来一人。身为京城府衙的仵作,在踏入审堂之后,目光没有半点惊慌,镇定的走上前,随即就站在了掌柜的身侧,同时躬身对着京兆尹行礼。

京兆尹和师爷对视一顺,随后由师爷开口,问道:“仵作,将你所知道的实情全部说出来!”

“是!”仵作在弯身点头后,便慢慢抬起眸子,简单的看了看周围的几人,又侧目睇着身边满脸大汗的掌柜,便开始说道:“回大人的话,茶寮伙计的尸体下官已经仔细检查过,的确是身中剧毒而死!几日前,下官曾与内史大人在茶寮中检查过,在伙计死去的后院中,发现了几盘被人下了毒的糕点,其中以白玉红豆糕为最,上面的剧毒乃是啐了夹竹桃的花粉,就连茶寮后院所养的狗犬,也因食用了糕点而被毒死!

下官曾调查过,夹竹桃的花种,如今在齐楚并不多见,但是就是下官检查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疑点!”

“是何疑点?”

京兆尹指尖微微绷直的扣着案桌的边缘,语气也略带急切的问了一句。

而仵作一听,顿时毫不犹豫的就说道:“下官在调查中发现,相府二夫人就在不久前,曾经身染过重病,而进过仔细询问后,下官得知,相府二夫人之所以会重病,也是因为中了夹竹桃的毒!

所以……”

仵作的话还没说完,但是在最后却停了嘴。同时目光似是隐晦的看向了一侧的苏苓,这一眼的含义不言而喻。

至于始终站在一侧的李阑,也在此刻走到了仵作的身旁,“回大人,仵作所言句句属实,整个调查过程中,我等二人一刻不敢懈怠,而且今日之所以会让大人肃清审堂,就是因为下官得知,相府二夫人中毒之症,期间并未与外人道!相信这件事,王妃应该最清楚!”

李阑看似好意的帮腔解释了一番,但是彼时在苏苓的脸颊上,却呈现出一片凌冽的神态,甚至那双时而顾盼生姿的眸子,都变得异常黑亮。

终于,这一刻她不用再做多想,今天这审堂分明就是为了她所准备的!在整个相府之中,知道娘亲中了夹竹桃之毒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五个!

甚至,掰着手指都能算的出来!

但是这仵作和李阑竟然能够将事情说得如此细致,她还有什么需要思索的,这无非是有人想要对付她,而也许正巧是赶上了小伙计的死而大做文章,也或者这本就是一场精心叵测的布局!

不光是苏苓心里如此暗想,就连筱雪的表情在听到这一刻的时候都产生了细微的变换。之前,她甚至还在考虑,这是否是有人要针对她,但是现在……

京兆尹似是十分惊诧的看着仵作,“竟有此事?”

见他和李阑同时点头,就看向了苏苓,眼神闪了闪后,语气有些生硬的问道,“王妃,此事你要如何做解释?本官在京师断案多年,这十几年来从未听说过夹竹桃之毒,而你相府竟又天意使然的出现过这种毒物,那糕点内的毒,莫非是你下的?”

今日,若是有旁人在场,听见京兆尹这番话,一定都会觉得古怪,毕竟断案并非是猜测,而他如此荒唐的直接将两件看似毫无关联的事情给联系在一起,谁听了只怕都会感觉啼笑皆非。

诚然,苏苓和筱雪如何听不出?!

夏筱雪此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英气的眉宇此时充斥着戾气,双眸冷冷的瞪着京兆尹,眼下她忽然有些不忿,为何发生这些事情是在齐楚,如果换在南夏,苓子根本不必去面对这些事情!

夏筱雪狠狠剜了一眼京兆伊后,眸子就噙着担忧的望着苏苓,见她孤身一人站在正堂之内,心里一阵揪紧后,作势就要起身上前陪她。

而苏苓紧接着,却出人意料的开腔,表情似笑非笑:“夹竹桃的毒,我的确接触过!这样说来,不知大人接下来打算如何处置?”

“苓子?!”夏筱雪惊讶的就开腔喊了一句,而京兆尹这时候似是忽而改变的态度,拿着惊堂木再次拍了一下,口中喊了一句“肃静”后,就先声夺人,“尘王妃,你这是承认小伙计乃是你毒害身亡的?”

“你是不是聋?我特么说我接触过夹竹桃,哪一句说我毒害他了?”苏苓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也完全不再有任何好脾气相于。

既然有人要对付她,那她接招便是!今日,将审堂变得如此不透明又相当蹊跷的举动,她特么倒是想看看,背后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在作祟!

不管怎样,她也算是明白了这些人的良苦用心,将两件完全没有任何关联的事情牵扯到一起,无非是想让她苏苓服罪或者陷害,她满足这些人的心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同样也会经常这样做!

京兆尹被苏苓一声讽刺之后,老脸上更是挂不住的抖了几下,随后将手中的惊堂木恨不得敲断一般,在案桌上重重的落下后,直接下令,“来人呐,将王妃暂时收押!内史官,你继续调查此事,务必要查的水落石出!我齐楚竟是容不得此等毒辣的毒物存于人世!”

“你们谁敢!”

夏筱雪这时候一股子无法压抑的怒气差点让她爆粗口,怒喝一声便起身走到苏苓的身旁,而随着她的话音落地,两名静候在一侧的女卫也纷纷上前,将两人保护在身后。

苏苓眼看着那些从门外走进来的衙役正在原地踌躇不前,随后在两名女卫的遮掩下,悄然拉扯着夏筱雪的衣袖,暗暗低声说道:“让我进去,出来再会!”

“你疯了?”

夏筱雪不可置信的侧目看着苏苓,本以为她是开玩笑,但是再一次仔细辨别后,才看出她眼眸之中一片正色,全然没有半点嬉笑的意味。

“放心,别小看我!”

苏苓最终拉住夏筱雪的手,暗中安慰似的捏了捏她的掌心,随后直接离开了筱雪和女卫所保护的地方,走到衙役的面前时,俏脸紧绷一瞬不瞬的看着正拿着刑具锁链的衙役。

她可以被收押,但是给她带这玩意,闹呢?

衙役不是傻子,原本在手中还扯着锁链想要带在苏苓的手腕上,可一见她幽黑犀利的眸光,这也不知道怎么想着,直接将两个手铐全都挂在了自己的一只手臂上,同时也不敢怠慢,平伸手臂似是还有些谄媚,“王妃,请,您请!”

这……不合常理吧?!

苏苓虽然不言不语,但是眼眸却不期然的看向了表现有些古怪的衙役,见他一张脸黑乎乎的,平平无奇的长相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举动怎么这么熟悉?

而且,衙门里面的衙役,还招收罗锅的吗?这衙役转身带路的时候,苏苓也清晰的看见他高高隆起的后背!

脑海中各种胡思乱想的苏苓,没头没脑的开始对衙役有些好奇,而她身后的京兆尹和孙庆远眼看着苏苓被衙役带走,双双互看彼此,眼眸中似是深意暗藏。

至于夏筱雪,直到目送着苏苓的身影离开了审堂后,这才缓缓回眸,望着对面的孙庆远,骤然开腔,“孙大人,本太女希望你还记得,你自己的出身和身份是什么!本太女警告你,若是苏苓在这府衙出了任何事情的话,我要你整个尚书府陪葬!”

孙庆远顿时心悸惊慌,而京兆尹也似是有些紧张的看着夏筱雪!

至于孙容儿,此刻反而出奇的平静,听见夏筱雪这样一声警告后,发觉自己的亲爹和京兆尹几人都面色诡异,就忍不住开口反驳,“夏太女,不论如何,这里都是齐楚,你如此对当朝官员放话,怕是不妥吧!更何况方才王妃也只是说她见过夹竹桃,又没有承认罪行,齐楚京师要塞,自然是不会发生任何意外之事,太女大可放心!”

此时,也没人知道孙容儿的为何会始终对夏筱雪芥蒂颇深,总之在她说完之后,一转眼就看见孙庆远的眸子里似是有些安慰的光亮闪过,心里也开始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

“尔等大胆!”

夏筱雪可以冷眼旁观着孙容儿作死的举动,但是女卫却不干了!操起腰间的金刀上前一步,抽到的姿势差点没把孙容儿吓尿了!

逞口舌之能还可以,但是真阵仗之下,她依旧是个拿不上台面的庶女!

夏筱雪的女卫一出面,就连京兆尹都变了脸色,如果南夏国的太女真的和京师府衙发生冲突,他有几个脑袋能赔?!

“太女息怒,本官以乌纱帽作保证,一定会小心‘照顾’王妃的!”

***

二更,今日更新完毕!老三去救人的场面应该在明天喽~~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