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四四:在不久后,府衙即将被夷为平地

“掌柜的,话可不能乱说!你要是眼睛不瞎,应该也看到你身前站得这位孙家二小姐,你口口声声说是本太女和苓子离开后,那小伙计就中了毒?但你怎么没说这孙家二小姐,还是你们茶寮的常客!她当时也在场,你为何不谈?”

夏筱雪的话掷地有声,而始终跪在地上的掌柜见她言辞犀利,顿时眼眸开始闪躲,额头上的冷汗也越来越多!

而孙容儿虽然站在原地始终不语,但听见夏筱雪明显意有所指的话,也立时转眸看着她,挺直着脊背,徐徐说道:“太女既然让掌柜的不要乱说,那么相信太女也必然能够以身作则,那日虽然我也在场,但相信太女和王妃也都有目共睹,席间我和王妃连碰都不曾碰过那些糕点,倒是太女当场几次拿着糕点说事,这样说来太女也有逃不开的嫌疑!”

孙容儿的话音落下,京兆尹和师爷的目光便再次游移到夏筱雪的脸上,而苏苓虽然安静的坐于一侧,可听见孙容儿的话后,心里不禁无奈叹息。

能不能别拉着她?她就搞不明白为何孙容儿极力的想要拉拢她,难不成真的以为拉拢到她这个名不副实的尘王妃,就能够距离太子妃的位置更进吗?

就她的出身和她不纯的心思,如果和她成为妯娌,她苏苓第一个反对!

坐在一旁的孙庆远虽然一直没有开口,但就在孙容儿开腔反驳后,他的脸色明显一顿,幽幽的目光看着孙容儿还似乎闪过不悦。

不多时,夏筱雪莞尔一笑,高贵典雅的气质哪怕她身在府衙审堂内,也没有半点的不自在!云淡风轻随性淡然,单单是这一份气度,就足够孙容儿心里暗恨了!

夏筱雪伸手在自己的衣袖上微微拂动了几下,随即眼眸如炬的瞭着孙容儿,道:“孙家二小姐,不得不承认,本太女很欣赏你的硬气!普天之下当着本太女的面,敢如此说话的,也就你一人!

不过,有一点你是不是忘了,本太女和王妃之所以会去那家茶寮,可是你做东邀请我们的!现在你反咬一口,本太女这心里难免会胡思乱想的!你做东的茶寮,你亲自呈上的糕点,你亲口说要让我们品味的食物,到最后却闹出人命,不如你来说说,这件事到底该让兆尹大人怎么断案?”

比口才,夏筱雪除了在苏苓这里吃过瘪之外,旁人自然不是她的对手!她从小浸淫在皇宫大院,身边无数的太傅老师教习她为君之道。

如果能被孙容儿几句话就说的哑口无言,那她储君的身份也的确可以让位了!

且不说那糕点怎么回事,现如今谁都看得出,这掌柜怕是早就被人买通,不然他话里话外不会说的那般隐晦不明。

至于她对面的那位庶出舅舅,没几面之缘,自然谈不上亲厚!现在她也不想管这事到底会怎么发展,眼下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力保苏苓安然无恙!

否则,她铲平了这府衙!

彼时,夏筱雪心里暗暗下了决心般,同时眸子也带着冷厉在正堂内滑了一圈。而她所不知道也全然没想到的是,她想要铲平府衙的转念想法,就在稍候不久的功夫,不用她动手,就已经有人狂放凛然的做了这一切!

当然,这是后话!

孙容儿瞬间有些无地自容的看着夏筱雪,也没成想这位南夏国的储君竟然口才了得!一时间怔忪在正堂之下,半饷无言。

“咳!”忽而间,在苏苓和筱雪对面,孙庆远轻咳一声,打破了正堂内有些诡异的气氛,而坐在上首明显一惊的京兆尹,很快就将目光看向孙庆远,那眼眸中噙着的小心谨慎尤为明显。

看到这里,苏苓已经基本知道,这京兆尹怕是早就和孙庆远同流合污了!也难怪,身为一品工部尚书,以朝廷局势而言,的确是京兆尹这等四品官员无法抗衡的!

那她可不可以认为,这件事在过去的五天时间内,或许早已有了定论,只不过现在才将她们全都找来,应该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想法即可形成,苏苓这眼神就更加冷凝的看着孙庆远和孙容儿。虽然孙家二小姐方才话里话外都有故意帮她撇清嫌疑,但是只怕孙庆远并不会这么想!

她早就知道,孙容儿和孙琴儿相比,只怕在孙庆远的心里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一家二女,却有天差地别的对待,她实在想不通这姐妹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一刹那之后,苏苓不由得摇了摇头,想太了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看孙庆远和京兆尹这对狼狈为歼的官员,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大人,本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问王妃,不知道可否?”孙庆远的表面功夫倒是做的很足,明知道这是循例办事,但是京兆尹还是有那么一瞬间想要从椅子上起身,但在看见孙庆远微微示意的视线时,又忍不住稳了稳身子!

语气平和的说道:“尚书大人请将!”

苏苓和夏筱雪在此举之后,不禁四目相对,彼此的眼中都划过流光且噙着淡淡的讥诮,这或许才刚开始呢!

果然,当孙庆远缓缓从椅子中站起身后,便缓步走到孙容儿的身边,看了她一眼后,就望着苏苓开腔询问:“请问王妃,当日在凤宸宫的时候,你与小女琴儿发生不快的事情,你可还记得?”

苏苓见孙庆远站在自己几步之遥的地方,一立一座的差距让孙庆远的视线仿佛在睥睨的睇着她!这样的感觉让苏苓心里反感,下一刻也直接站起了身子,她没有习惯仰视别人!

听见孙庆远的话后,苏苓想都不想,依旧不按常理出牌,蹙眉诧异的说道:“嗯?有吗?”

孙庆远一时间脸色微变,不由得眯起眸子说道:“王妃果真是贵人多忘事!”

“孙大人,不是说要问小伙计之死麽?你提什么凤宸宫的事?看来孙大人如今身为工部尚书,也习惯了以权压人了?”

夏筱雪今日算是气势大开,保护苏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对这孙家人一点好感都没有!况且,说起来苏苓的身份乃是尘王妃,就算是工部尚书也没资格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但是今天,反而全都乱了套!

“太女息怒,本官只是例行公事的询问!”孙庆远对于夏筱雪的质问,显然面色上有些惊慌,虽然离开了南夏国多年,但是骨子里女尊男卑的地位,还是让她面对筱雪时不敢过于造次。

对于夏筱雪几次开腔帮忙,苏苓感激在心,但是很快她就回身看着筱雪,微微摇头示意后,再次转过脸颊,面色上就挂着漫不经心的笑意,顺势说道:“孙大人想要例行公事的询问当然可以!不过我倒是很好奇,第一,那小伙计既然已经死了五日之久,何以现在才回传唤我和太女?

第二,京城茶寮的小伙计生死不论,但这属于民事案件,工部尚书孙大人,你一个掌管天下农田水利的尚书,谁给你的职责越权过问民事纠纷?

第三,别跟我说你是因为你女儿,据我所知这位孙家二小姐,在你尚书府里,本就是不得势的女子,听闻前段时间又身染重病,尚书大人好像还曾一度要放弃为她治疗,你现在若是说为了孙家二小姐而出面,那身为王妃的我,是不是也可以将皇上和皇后甚至是皇室所有成员都叫到这里?

尚书大人,请回答!”

说完之后,苏苓顿时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而她看着孙庆远还没来得及眨眼之际,身边就走上一人,手上端着托盘,在她身边恭敬的开口,“王妃,用茶!”

苏苓闻言侧目,就见正是筱雪的女卫,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端着茶杯开始浅酌,目光却始终不离开孙庆远半分!

也许是苏苓所询问的话,让孙庆远并未做好准备,就连孙容儿此时都将视线定在孙庆远的脸上,而且她的眼眸深处好似还噙着几许心碎和悲哀!

被几多人目光灼灼的看着,孙庆远心里开始有些打鼓,隐晦的将视线看向夏筱雪的时候,就发现她正美目含笑的看着苏苓的背影,再想起昨晚上的他和筱雪之间的不欢而散,眼眸中猝然窜上一抹冷意,暗暗转动着眸子,少顷,说道:“王妃所言不无道理,若是因为本官的询问让王妃觉得于理不合,那本官从此刻起便旁听不语,不过希望接下来王妃依然能够巧舌如簧的为自己辩解!”

话落,孙庆远旋身往椅子走去的时候,暗暗的眸光对着京兆尹微微闪动了一瞬,而后京兆尹拿起桌上的惊堂木,狠狠拍下之后,就厉声说道:“传仵作!”

*****

这是一更,稍候二更!求月票,客户端投月票可以一变二~~不信的试试呗!~~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