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四一:有秘密要分享

午后,阳光充裕,清新淡雅的空气中还布满了夏季独有的芬芳和潮热。彼时,苏苓依旧和夏筱雪落座在车辇中,彼此之间也各怀心事。

剪短的沉默之后,夏筱雪暗自整理了自己的心事之后,便看着苏苓,沉沉的吐息了一瞬,继而说道:“苓子,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被夏筱雪这样一问,苏苓猛然回神,望着筱雪的神色也不由得细微一变,眼眸精芒暗藏却又透露着小心谨慎,眼波滑动两下之后,才讪讪的笑道:“额……我昨天晚上偶然间听见凰老三说的,我以为他跟我开玩笑呢!”

虽然面对筱雪的时候说着言不由衷的话,但是苏苓此时心里也是惆怅而没无他法的,毕竟她总不能告诉筱雪,自己偷听到的那些消息,和她有关,甚至是和她与凰胤璃的关系有所牵连!

总之,这件事在她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一定不会轻易的告诉筱雪的。在这段时间她们两人愈发频繁的接触之中,她太明白筱雪对凰胤璃的执念有多么深重,也清楚的看清了她虽凰胤璃的感情,只怕要比她自己所说的还要多很多!

眼下,她也只能将凰胤尘拉出来当挡箭牌,反正她相信筱雪是不会去询问他的,而且这件事相信很快就能昭告天下,能瞒一时是一时吧,她心里其实还是自私的想要将筱雪保护在现在这样懵懂无知的心境,至少这样她知道的越少,也就会少几分苦恼!

此时苏苓发现,不光红娘不好当,就连人都很难做!

*

天色渐晚,相府门外的奢华车辇也终于在停泊了一整个下午后,渐渐驶离。待夏筱雪的情绪渐渐平复之后,将苏苓送回了王府,和她简单的告别后,车辇便向着皇宫的方向驶去。

苏苓站在王府的门外,看着车辇缓缓前行,甚至连后面那些静候了整个下午的女卫,依旧面色冷凝的跟在车辇后面,这一瞬间在夕阳的光景中,远行的车辇帐幔中,透出的一抹失落的背影,让苏苓的心里陡然一紧,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就是忽然间升起的心疼让她呼吸有些困难,就连心跳,都微微紊乱!

深沉的吐息着,苏苓努力的平复着心里升腾的复杂情绪,随后再次凝望着已经渐行渐远的马车,菱唇扯出一抹无奈的弧度,随即转身就走进了王府。

终究,不论有多么不愿意,这冰冷又消沉的王府,在短时间内还是她必须要回来的地方。休书在手,却暂时无所用处!

你说这日子多扯淡!

带着明显的不甘愿回到王府之际,苏苓望着眼前略显冷峻的府邸,一如凰胤尘给人的感觉一般,冷漠又不近人情。

可以说,府邸内的女婢少之又少,甚至平日里放眼望去多半的下人都是男仆,唯一让苏苓有点印象的,就是偷看凰胤尘洗澡的那晚,出现的两个帮她沐浴净身的婢子。

这府邸,透露着冷彻的寒意,到处都是巍峨嶙峋的假山和沁凉的溪水,毫无景致可言,冷冰冰的别提多凄凉。

苏苓心里一边对尘王府吐槽,心里又开始陷入挣扎,和凰老三这厮午后在街头不欢而散,她现在要是再去找他,会不会跌份?

但是如果面子功夫和筱雪的幸福来相比,她心里的天平一定会倾向筱雪的。毕竟她和凰胤璃的情况,才是眼下最棘手的!

尼玛,丢脸就丢脸,人生难得丢一次脸,这第一次就给凰老三吧!

苏苓,你这话多容易让人误会呢!

“王妃,王爷有请!”

苏苓这心里正在暗自的想着脸面问题,不知从哪里闪身出现的玉树已经恭敬的站在了苏苓的面前,满脸堆着笑,点头哈腰的说了一句。

苏苓闻言,斜睨了一眼玉树,没好气的说道:“带路!”

“是是是,王妃这边请!”玉树此时恨不得将苏苓当着祖宗供着,天知道他身上可是有一个巨大的绯闻被王妃捏在手里。

虽然他明知道事情并不是王妃所说的那样,但是每次看见王妃那双精怪的眸子闪过慧光时,他这心里就如万马奔腾般无法平息。

王妃,真乃神人也!

正厅内,已经不知道坐了多久的凰胤尘,此时就像是一尊冰雕一样,一动不动的望着门扉处随同玉树而来的苏苓,而他原本平静无波的眸子在看见她娉婷娇俏的身影之际,也忽而一动,目光如炬的胶着在苏苓的身上。

“王妃,属下先退了哈!”

玉树站在门口,对着苏苓走入正厅内的身影说了一句,旋即就懂事的将大门给关上。

身后半一扇雕花窗棂的门扉被玉树悄然关阖,而苏苓缓缓踱步上前,睇着凰胤尘面瘫的俊彦,开门见山的问道,“你知道太子即将成亲的事了吗?”

凰胤尘眼波一暗,缓缓掀开眼眸,凛着淡淡的不悦,薄唇微动,却什么都没说,仅仅是从唇齿间应了一声,“嗯!”

“嗯?然后呢?你不会对这件事毫无感知吧?一个是你亲哥,一个是你表妹,你一点都不关心?”苏苓见凰胤尘对此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可以称得上依旧波澜不惊,顿时让她心里开始有些不快,装什么大尾巴狼?

凰胤尘沉寂的眸子细致的打量着苏苓脸蛋,眉宇间清俊一片,而逐渐变得深邃的瞳眸也微微闪过异光,道:“你想让本王如何关心?”

苏苓哑然!

他这话说的到也没错,但身为朋友,她可不能放任自己亲眼看着筱雪被感情折磨的愈益消瘦的脸庞。

“无话可说?本王记得曾经告诉过你,不要插手皇兄和筱雪的事情,各人有各人的作风,更何况他们俩从来都不可能!”

凰胤尘低沉的嗓音如警钟一样敲打在苏苓的耳际,她心里忽然感觉,凰胤尘如此肯定的语气,是不是他也知道些什么?

这样一想,苏苓也没个自觉,甚至丝毫不见外,三两步就窜到凰胤尘的座椅身侧落座,随后双手撑着桌面,微微倾身凑近他,低柔的嗓音绵绵传出,“凰老三,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要不你说给我听听呗,有秘密知道分享,这才是大家作风!你说呢?”

苏苓带着痞劲的小脸蛋凑在凰胤尘的身前,哪怕鼻端再次窜入了沁脾的龙涎香,也对她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仿佛就在之前的几次接触之后,她对于凰胤尘身上的气味,已然熟知而无所觉。宛若习以为常!

凰胤尘灼灼的目光带着撩人的色泽,定定的觑着苏苓对他上下挑动着柳眉一副‘你告诉我,我肯定不告诉别人’的好奇神态,心里淡淡的涟漪又如春风拂过,层层叠叠不知歇!

虽然春天已经过去,但是此时在有些人的心里,似乎正在迎接‘早春’!

苏苓的美目瞬也不瞬的望进权佑擎愈显深邃的眸子中,也许是房间内的气氛过于安谧,所以有那么一瞬间,苏苓仿佛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了少许的波动。

这样的发现让苏苓的黛眉翘的更加欢实了,出于心里的好奇以及对筱雪的关心,见凰胤尘的目光仅仅和她对视,却半饷无言,苏苓这心就开始七上八下的不踏实了。

随即就忍不住伸出手,扣住凰胤尘的臂弯,轻轻推了一下,催促道:“别看我了,你倒是快说啊!说出你知道的,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这话,骗鬼还行!

腹黑又天性狡诈的凰老三,哪怕他的心尖因为苏苓的表现而狠狠的悸动了一下,可越是这样的关头,凰老三的头脑反而愈发清醒,半垂着眸子瞭着苏苓白希如削葱根的指尖,薄唇带着暖意,开腔,“你何必这般纠结于皇兄和筱雪的关系?你认为如果他们二人有可能的话,会走到今时今日的这种地步吗?”

“你啥意思?凰胤璃不喜欢筱雪?”

苏苓的脸蛋因为凰胤尘的话而表情微僵,心里五味陈杂的回想着筱雪对凰胤璃的一举一动,小脸上也噙满了沉思时的凝重和专注。

凰胤尘依旧稳坐如山,其实在苏苓倾身跃过桌案凑近他的时候,他便闻到了一阵清幽淡雅的甜香,不同于胭脂水粉的俗气,反而如水莲般芬芳雅致。

“你的注意力,能否在别人的身上收回来?”不多时,苏苓心里还在为夏筱雪打抱不平的时候,凰老三似是带着隐晦深意的话语猝不及防的就脱口而出。

就连他自己说完,都感觉有些难言的别扭,更别说是此刻一心一意的暗骂凰胤璃的苏苓。一听见凰老三这般语气,苏苓倏地从就桌子前之前身,瞪着凰胤尘没好气的说道:“也就你们皇家人,才会自私自利又冷漠无情!看你这样子,分明早就知道筱雪的心思,结果依旧无动于衷,不过说来也对,你表妹那么多,恐怕也关心不过来了!”

话落,苏苓转身跨步离开,凰老三目光深幽不动声色,却盯着她纤细的身影,眼底浮现出几许笑意。

******

这是一更,稍候有二更!求月票~你们的月票都哪去了~~敢不敢过200~?求月票,客户端投月票,一变二!生猴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