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四零:内什么,你听我解释

苏苓站在门扉处,望着凤茹筠难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少了轻愁多了几许憧憬,而且也正是因为方才的那一阵清风而过,吹起了她腮边的发丝,这也才能让苏苓捕捉到这难得的一幕。

这样的场景,苏苓舍不得上前打扰,缓缓的退出了房门后,便站在门口微微怔愣了一瞬。而碧娆此刻也懂事的什么都没有,安静的陪着苏苓。

少顷,整理了有些烦躁的情绪之后,苏苓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旋即望着碧娆一脸莫名其妙又不乏担忧的神色,上前捏着她稚嫩的脸蛋,说道:“碧娆,这段时间辛苦你先陪着我娘,待一切平稳之后,我再接你回去!最近的确有些不太平,宫里也发生了不少事,你放心我会尽快来接你的!”

碧娆闻言心下感动交织,抬眸瘪着嘴望着苏苓,嗓音略微低沉,“小姐,你这么一说,我好想哭啊!”

苏苓:“……”

她发现她和碧娆之间的沟通,永远都介于正常人和神经病之间!

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

和碧娆简单的贫了几句之后,苏苓就带着一身疲惫的情绪往府外走去,最近的日子看似平波不惊,但是这份平静之下,却似乎掩盖了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和阴谋。

她的命太苦了,为自己默哀一下!

苏苓回到相府的时间可为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心绪迷惘的走到门口时,苏苓正头不抬眼不睁的为自己的生活掬一把辛酸泪时,门外的小厮正从外往里面跑进来,但他没成想苏苓会在此刻走出来,顿时一个紧急的顿步,差点把自己给扔地上!

“怎么了?”

苏苓见小厮的脸上明显焦急的样子,不由分说的就感觉有事情发生,上前直接看着小厮眼眸犀利的蹙眉问了一句。

小厮本还惊慌的表情,突然被苏苓这样一声厉喝,霎时回神,连连说道:“小姐,南夏国土生土长的金贵太女来在门外等你呢!”

苏苓闻声,啼笑皆非的看着小厮,口才这么好?当个看门的是不是可惜了?

不过,筱雪怎么来了?

昨晚上她大脑抽筋的跟着凰胤尘回到王府后,也没来得及告诉她一声,现在直接找到这里,莫不是想她了?

苏苓心里正美滋滋的腹诽着筱雪,脚步也忙不迭的走向了相府的门外。才踏出厚重的门槛时,苏苓一抬眸就看见了门口停放的一辆奢华贵气的金顶流苏轻纱暖帐的车辇!且,这辆车辇的后方,还并排站着两队女卫,各个面色肃穆,腰挂金刀!

我天,筱雪什么时候这么奢侈了?!

难怪相府的小厮说她是金贵太女,这阵仗果然够金贵!

收起了心里天马行空的想法,苏苓直接走上前,双手撑着车辇脚尖一点,就毫不费力的上了车,同时一边掀开暖粉色的帐幔,一边说道:“让太女亲自迎接,我多不好意思啊!”

甫一进入车辇内,苏苓俏脸上还挂着几分痞气,在见到筱雪通红的双眸和满脸泪痕之际,顿时僵住!

“你怎么了?”

苏苓弯身坐在夏筱雪的身侧,这话音方落,冷不防的就被夏筱雪一个熊抱给抱住,耳边也立时充满了她呜呜咽咽的声音,“苓子,他……他要成亲了!”

“谁?”苏苓问完就顿时心惊,又忍不住轻声试探道:“太子?”

“我想启程回去了,这地方以后再也不想来了!”筱雪抱着苏苓,整张脸蛋都埋在她的脖颈处,在苏苓看不见的地方,她也在狠狠的宣泄着自己的伤心和无地自处!

感知着脖子传来的阵阵凉意,苏苓的柳眉蹙的跟打了结一样,回手揽着筱雪的后背不停的轻轻安抚,“你别冲动,伤还没好呢,你怎么把绷带拿下来了?你听谁说他要成亲的?”

也许是伤到深处所以才会更加痛苦,夏筱雪此时话不成句,一直呜咽着,抽泣的不成样子,让苏苓的心也紧跟着揪紧。

不管曾经她和筱雪如何玩闹嬉笑,不管她之前如何打趣她和凰胤璃的关系,但是认识这么久以来,她却从未见过筱雪如此脆弱过!

突然间,正当苏苓还纳闷筱雪怎么得知凰胤璃要成亲的消息时,脑海中猝然就想起昨晚在文渊阁内,偷听到凰毅和老爹之间的谈话。

哪怕当时的她略显紧张,但依旧清楚的记得,凰毅说,要给太子凰胤璃赐婚,而对方正是权青国的大公主!

尼玛,这么说来权佑擎会在今天动身回国,并非是着急回去,而是因为这件事?

不是说他们要在早朝上商议的吗?不是说这件事慢慢议论吗?怎么特么一上午的时间就定了下来?

而若非确定的事情,筱雪是不可能知道的!

她现在这样的表现,那只能说明皇宫内应该已经对太子成亲的事情有了定论,而且也许已下了圣旨!

卧槽,心好累!

还能不能让她消停的过个好日子了?

“苓子,我……”

好半饷,当车辇始终都停在原地没有任何动静,而筱雪也一直抱着苏苓趴在她的肩头任由自己放肆的哭泣之后,时间仿佛都停滞在这一刻,而车辇内的气氛更是悲伤四溢。

哭过之后,夏筱雪的鼻头嫣红,眼眸红润,脸颊上还带着憋闷的委屈,缓缓的放开快被她勒死的苏苓后,自嘲一笑,轻轻推搡了她一下,“让你见笑了,你别别这么看着我,谁还没有个伤心委屈的时候!这次我抱着你哭,下次换你抱着我哭!”

苏苓:“……”她为毛要哭……

亲眼看着夏筱雪强撑着自己最后一抹隐忍的骄傲,苏苓满心满眼都是心疼,缓了一口气后,眼眸余光恰好就看见了车辇座位上,被她丢掷在一旁的珊瑚绷带。

下一刻就不由分说的将绷带再次套在夏筱雪的脖子上,小心的托起她胳膊的同时,说道:“瞅你那点出息!不是还没成亲呢麽,你激动个毛?再说了,你确定凰胤璃会答应这门联姻?和权青国大公主的婚事,这摆明又要为了两国邦交做出牺牲,这件事哪有那么容易!”

苏苓说话之际,本是想着让夏筱雪心里舒服一些,所以被她哭的五迷三道的,也完全忘了自己说的是啥!

而还为夏筱雪摆弄着手臂的苏苓,好半天没有得到任何回答,这才有些诧异的抬眸,果然就见夏筱雪一脸古怪神色的看着她,思前想后了一瞬,苏苓忍不住扶额叹息,这尼玛都是啥啊!

谁都男人见不得女人的眼泪,她特么看见筱雪的眼泪之后,也是醉了!竟然忘了筱雪不知道她偷听的事!

夏筱雪身为储君的身份,必然让她有着过人的胆识和锐利的警觉,即便是再伤心她也不会忘记自己的一言一行。

所以听到苏苓这番念叨,顿时眸子内闪过阴测测的暗芒,微微眯着眼,挑眉煞有介事的问道:“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了?”

“不是,内什么,你听我解释……”

说完,苏苓差点哭了!怎么有一种她被夏筱雪给抓歼的错觉!

事情不是这样的啊喂!

苏苓古灵精怪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在夏筱雪目光如炬的凝视中,苏苓头一次感觉脑子生锈转不动了,夜以继日的和这些人斗智斗勇,她也有筋疲力尽的时候好嘛!

这么一想,苏苓索性破罐子破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后,身子往身后的车壁上一靠,嗓音痞气十足,“行,我是知道了,你能把我咋地?”

夏筱雪见此,呲着牙揪着小脸就凑上前,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好样的啊,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你哪伙的?”

“废话!我当然跟你一伙!再说这件事我本来也是昨晚上才知道的,而且我知道的时候这事还没有定论!我哪知道今天一看见你,你就跟我哭鸡鸟嚎的!权青国的大公主而已,论身份你甩她几条街,论长相你艳压天下,怕毛?哭毛?”

苏苓说的话虽然糙了一些,但正是话糙理不糙,在她心里就认为,如果凰胤璃当真不喜欢筱雪的话,那他绝壁天生眼瞎!

但是……

不管苏苓心里如何为筱雪抱不平,可时至今日,特别是在昨晚上听到那些秘密之后,她却再也不敢轻易的就撮合凰胤璃和夏筱雪。

她直觉上认为,凰毅不会无缘无故和老爹说那番话的,而且看起来凰毅也始终在调查一件往事,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或许她也可以从中隐晦的插一脚,至少求个明白!

此时,苏苓不禁想到了才分别不久的吉祥三包,她现在真的很需要能为自己做事的有能者,如果那三兄弟最后不来找她的话,也许她该考虑考虑,要不要使用一些非常手段!

她不是正人君子,更何况她现在可是求才若渴!

苏苓这样想着,此时远在街头另一边店铺内的三兄弟,纷纷打了个冷战,怎么有一种即将被人算计的感觉?

如果等着被算计,是不是主动投合会更好?!这是个问题……

***

今天更新完毕,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