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三九:凤茹筠梅开二度?(我是标题党)

“大娘,你没事吧?”苏苓三两步走上前,毫不外道的就拍着赵春萍的脊背为她顺气,而在她的掌心刚刚碰到她身子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赵春萍的抵触和一丝轻颤。

随着苏苓的轻拍顺气,赵春萍的咳嗽声渐渐小了一些,但是她的脸颊上依旧带着红晕,侧目抬眸睨着苏苓,眼眸内隐晦一暗,自己抚着前胸,似是无奈的摇头,“苓儿,你怎么回来了!让你看笑话了,大娘这年纪越来越大,人老了也就不中用了!连瓷碗都端不住,真不知道这身子还能蹉跎几年!”

“大娘,别这么说嘛!你正值风华,说这些太不吉利了!”苏苓站在赵春萍的身侧,望着她曾经挂满了慈爱的脸颊,心里也开始五味陈杂着。

曾几何时,她以为这府邸的所有人都对她是真心相待,所以在下嫁给凰胤尘的时候,她才会毫不犹豫的为相府作了牺牲。

若是她不懂感恩,又何必在意这些人的性命!她苏苓,终究还是个外来的!

赵春萍撑着眸子,竭力仔细的观察着苏苓的一举一动,甚至是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没有放过,半饷相觑着,却只在苏苓的脸颊和眉宇间,看到了一片赤诚之意!

也许,她真的多想了!

“苓儿,还好你没事!前几日在荷花池畔的时候,大娘还真的以为你……索性你现在安然无恙,我这心里也终于能够安稳一些!如今世道不古,你一个人在外,要注意安全知道吗?切记不可再像身在相府里面一样随心所欲!也莫要让我们为你担心啊!”赵春萍一副长辈姿态的看着苏苓细声教导着,在她此时的表现下,若非因为苏苓在心里早就对她有了怀疑,只怕凭借她这般说教,苏苓还是会将她当做亲人一样对待!

微微垂下了眸子,苏苓将眼底一片冷光敛去深藏,菱唇也似是苦笑般扯动了一下。随即在赵春萍如炬的视线中,苏苓点头,“大娘,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前几日我听闻你受了惊而卧病在*,所以恰好今日回府,就来看看你!不知道大娘的身子现在可有痊愈?”

一听到苏苓的询问,而且提及到受惊,赵春萍这脸色便开始讳莫如深的闪过不少情绪,但终究还是很为府邸的主母,哪怕做了再多的亏心事,在日积月累之下,也会慢慢变得淡然无波。

赵春萍拉住苏苓的手,边拍着她的手背边说道:“有你这丫头的关系,我这把老骨头就算病情再严重,也必然会痊愈的!苓儿,让你挂心了!最近咱们相府不太平,事情也总是起起落落,你若时间充裕的话,多去陪陪你娘,这几ri你爹朝中的事情繁忙,经常早出晚归,所以你娘一个人身在凤霜苑内,难免会有些落寞,你多去走动走动,待我这身子骨好的差不多了,我再去陪她!”

苏苓含笑的看着赵春萍唱作俱佳的表现,这人啊,心里一旦对一件事或者一个人产生了任何怀疑的想法之后,那便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更改的。

更何况,她自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赵春萍,只不过很多事情暂少了一些证据罢了!

既然这样,那她不妨就下一剂猛料!

苏苓隐晦的将自己的小手从赵春萍的手中抽回来,同时笑着说道:“大娘你严重了,这段时间我也有些忙碌,娘亲那边我一定会多加照顾的!倒是大娘,那荷花池畔以后若是没事的话,还是不要去的好,毕竟石竹在那里溺毙,如今说不定正阴魂不散。哎,说起来这事也真是蹊跷,你说她都在府邸生活了将近二十年,怎么到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

荷花池畔的地方,这么多年她去了也不下百次,怎么最后还能跌进去呢?真是匪夷所思!”

说话之间,苏苓一直站在赵春萍身侧靠后的位置,虽然语气中听起来含着淡淡的疑惑不解,甚至还步伐抱怨。但是她那双精光肆意的眸子,却冷若寒潭的睇着赵春萍的侧脸。

一个人,只要是做了亏心事,哪怕她内心是如何的强大,但在她细微的表情之中,一定也会有无法控制的情绪闪现。

而苏苓就这般定定的站在赵春萍身后看着她的侧脸,只要她清晰的捕捉到赵春萍眼尾微动的神色时,菱唇一侧翘起似是而非的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桌案,直接走上前端起一杯清茶,在赵春萍和她婢女的视线中,缓缓踱步走回,道:“大娘,没吓到你吧!喝点茶,压压惊,不管石竹死的如何冤屈,但现在也都过去了,今日难得回府,所以我就先去看看娘亲,大娘好生歇着,若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随时命人找我!”

在赵春萍还没有开口回答时,苏苓便转身含笑离去。现在,她心里开始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一些证据,能够力证赵春萍的证据!

事出必有因,她想若是想知道赵春萍是否做没做那些事,最重要的一点还是顺藤摸瓜!她有信心,在未来的日子里,慢慢抽丝拨茧,毕竟能够将所有事情查的水落石出!

来日方长,咱们慢慢来!

*

“小姐,你回来啦!”

方走回到凤霜苑,苏苓这前脚刚迈进院落,紧接着眼前就顺风划过来一阵粉色的身影,苏苓定睛一看,就见碧娆一身粉色的简单罗裙,眨眼间就窜到了她的面前,满面的激动和难言的欢喜。

苏苓见此,莞尔浅笑,拍了拍她的脸蛋,问道:“辛苦你了,我娘最近怎么样?”

碧娆和苏苓本就在一起时间很长,从小长大的情谊让她毫不外道的直接挽住了苏苓的臂弯,两人边往正厅行走边说道:“小姐你就放心吧,夫人有我照顾着,好着呢!不过……”

“怎么?”

听见碧娆的略微有些迟缓的语气,苏苓站定就看着她娇嫩的脸蛋上呈现出一片纠结的神色,碧娆本也不想隐瞒,举目四望,随即就凑近苏苓耳边说道:“小姐,夫人最近的身子倒是没什么问题了,不过这几天晚上,我每次起夜的时候,总能看见夫人一个人坐在窗前落泪,我想也许是石竹姐姐的去世让夫人一直无法忘怀,而且就算夫人的身子已经好了,可是我感觉她的话越来越少,而且整日都坐在屋内摆弄刺绣。你都不知道,好几次夫人心不在焉的把自己的手指刺破而不自知!

小姐,你说这怎么办?”

碧娆身为苏苓的心腹,又是在相府长大的,自然也知道她和凤茹筠的感情有多深。正因如此,她才会对夫人现在的表现有些担心。

苏苓闻言,表情有些沉闷,她现在心里有一大堆的疑问,但是却分毫不能说出口。她可不敢保证,若是再跟凤茹筠说些什么的话,她再晕倒,那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而且,就算碧娆不说,她也能够感觉的到,凤茹筠的情绪最近极为不稳,她似是依旧在极力隐忍着什么,有些事情如果真的到了大白天下的时候,她相信就算凤茹筠有心隐瞒,也必然不会成功。

现在,她只能等,等凤茹筠无法抗住心里的压抑或者是无法再隐瞒所有的事情,到那时候相信即便她不问,她也会自己开口叙说的!

心里将事情的严重性仔细的想了一番,随即苏苓便看着碧娆,摇头说道:“这些事你放在心里就好,不管以后娘亲有什么表现,你都不要去询问也不要有任何疑问,眼下让她安心的过好每一天就行了!”

“小姐放心吧,我有分寸呢!夫人现在就在房里,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嗯,走吧!”

房间中,凤茹筠此时正落座在窗口的贵妃椅中,手中拿着刺绣的撑子,安静的在上面勾勒着锦绣。

午后的阳光炽烈暖融,顺着窗口照射在凤茹筠的身上,宁静淡然的气氛令人不忍打扰。尤其是凤茹筠此时低眉垂目的平和模样,宛若一幅幽静恬淡的仕女织锦图,仿佛能够洗涤尘世所有喧嚣和嘈杂的浮躁,特别是她眉宇间总是含着轻愁的微蹙,恨不得让人亲自出手抚平她的哀伤和愁苦。

站在正厅的门口,几缕日光被苏苓和碧娆的身影所阻挡,斑驳细碎的顺着她的身影倾泻在屋内青色暗纹地面上,菱唇微抿又轻轻开阖,但是半饷苏苓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个时候的娘亲,应该是不想让人打扰的吧。因为,就在方才清风顺着窗口轻拂入内之际,她仿佛看到凤茹筠的脸上,在绣出一个字迹之后,眉眼间全是深深的爱意和眷恋!

那个字……

*********

一更,二更稍候!今天太忙,更新太晚,见谅!文中【凤茹筠】的角色,由【Monkey敏9023】妞砸扮演!此妞在群中已经开始以【尘王的岳母大人】自居~~~~(≧▽≦)/~啦啦啦鼓掌~!!

求月票~~~宝贝们,给点月票吧~~用【客户端】投月票,一变二,可神奇了~~要不要试一试?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