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三八:注定一生‘小受’命

权佑擎倏地的挑着眉峰望着凰胤尘,对于苏苓主动和凰胤尘拉开距离的表现,得意的神色几乎刻满了整张妖孽的俊彦。

而凰胤尘则低眸垂目,微微拢着眉宇睇着苏苓,手臂不但没有放开,反而箍的更加紧了几分,虽不言不语,表情却写着明显的不悦。

可惜,或许他平日这份表现,会让其他人瞬间听命行事,偏偏遇到了苏苓这女痞子,当她一发觉凰胤尘不但没有带你自知之明,反而还得寸进尺的时候,这小胳膊撞击的更起劲了。而小脸上也拧成一团,嘴里还念叨着,“让你放开没听见啊,大街上你跟我凑什么近乎?”

见苏苓始终无法挣脱开凰胤尘的钳制,权佑擎便双手环胸的站着看热闹,“凰老三,你要脸不要?光天化日*良家妇女,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家规?”

一听见权佑擎的奚落声,凰胤尘深邃的眸子带着散不去的阴霾,寸寸掀开眼睑,转眸就看着他,薄唇凛然着孤傲的弧线,缓缓开腔:“权太子既然要走,还是尽快启程比较好!否则再被有心人知道的话,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说呢?”

凰胤尘一袭暗黑缕金玄纹锦袍衬托着他冷峻的脸颊愈发孤傲疏离,特别是在他看向权佑擎的视线中,包含着太多的情绪和波动。

似乎这次他们二人在齐楚再次相见之后,彼此之间就永远隔着某种屏障和鸿沟,且双方都站在对岸冷眼旁观着,谁也不肯往前走一步。

苏苓眼看着这俩人又开始掐架,心里却不由得思索起凰胤尘所说的话,因为他的那句话让苏苓不期然的就想到了前几天权佑擎在行宫内遇刺的消息。

算起来,权佑擎和筱雪都是一国储君,可在他们都身在齐楚的时候,却同时都在行宫内受了伤!

这样看来,对他们不利的人,究竟是齐楚的,还是权青和南夏的呢?!身为局外人,所以苏苓才特别清楚,如果她是老皇帝凰毅的话,是断然不会让别国的储君在本国受伤!这与国家实力强悍与否无关,而是关乎到国与国之间的平静和祥和!

另一边,当权佑擎听见凰胤尘的话后,妖冶的眸子开始不停的转变着暗芒,微微流转了一瞬,便看了看始终不语的苏苓,垂眸须臾再次浅睁,“凰老三,承蒙你的提醒,本宫倒是差点忘了你的能耐了!

既然你这样说,那本宫可不可以理解为,行宫那次的事情,你也知情?又或者,你本来就恨不得本宫死,那件事说不定你也参与了?”

此时权佑擎的表情虽然看起来依旧纨绔,但是言语之中却带着极其凝重的怀疑和讽刺,他和凰老三能走到今天这种地步,说起来还真是要感谢当初的谷兰!

方才刹那之间,他分明在凰老三看向苏苓的眼眸中发觉了少许的占有欲,这一点让他心惊,却也不得不为已经死去的谷兰悲哀。

如果谷兰没死的话,看见如今的凰胤尘正在为了另一个女人和自己针锋相对,她是该哭还是该笑?!

凰胤尘自然也察觉到权佑擎表情上的细微变化,也许是自尊心作祟,总之在他看向权佑擎之际,终究还是说出了极为伤人的话,“权老大,你应该知道,如果本王想杀你,那如今权青国太子之位,怕是早就易了主!

若要离开,就尽快!你记住,齐楚内从没有任何人会舍不得你!”

两个男人之间的较量,总是风起云涌暗潮涌动的,哪怕苏苓此时一言不发,却也同样能够感觉到二人身上的气势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这一次,苏苓是第一次听见凰胤尘如此冷漠的言语带着如何决绝的态度,不明白心里莫名而来的感触是怎么回事,就在她清晰的看到权佑擎眼底深处一抹受伤的情绪划过时,也难得的看到了权佑擎想来放荡不羁的俊彦上,闪现几许落寞。

她向来对这种表情没有抵抗力啊喂!

诚如当初见到赫连情歌的时候,苏苓也是因为他脸上的落寞和孤寂,才会忍不住走向他靠近他!

此时,苏苓同样也因权佑擎的表现,骤然开腔,“谁说没有人舍不得?身为齐楚的尘王,你就这么代表东道主待客的?起开,离我远点!小权子,反正你下午要走了,不如我请你吃饭,顺便叫上筱雪一起给你践行!”

苏苓的话,无疑是给了权佑擎莫大的支持和鼓励,也同时等同于给了凰胤尘一记响亮的耳光,或许换在平时,权佑擎一定会对苏苓的话拍手叫好。

可这一次,却颇为意外。

只见,权佑擎的目光内,一瞬间就将所有的情绪全部收敛殆尽,哪怕苏苓的话是明显在偏帮他,却也没能让他将看着凰胤尘的视线转回到她的脸上。

凰老三和权老大二人就这般面对而立,彼此谁都没有开腔。直到整条街道上的行人都开始为他们三人的对峙而驻足之际,权佑擎才似是自嘲的垂眸轻笑了一声,随后才慢慢看向苏苓,张扬含笑:“有你舍不得本宫,那就足够了!吃饭就不必了,本宫如今看见一些不该见的人,还是有些难以下咽!告辞了!”

苏苓:“……”

这叫什么事?她好不容易对权佑擎有了点朋友间的表示,结果这厮扭头就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滚犊子了?!

那她刚才的话,岂不是自作多情又丢脸到家?

尼玛,心塞!

权佑擎,你丫活该被凰胤尘压的死死的!注定一生‘小受’命!

苏苓,你在心里这样意yin凰老三和权老大,真的好吗?

在心里将权佑擎也化成小人扎了半天之后,苏苓这才抬起眸子,蹙眉看着凰胤尘,斜睨了一眼他阴沉的脸色,方要开口,结果腰肢一软,就看到凰胤尘已经松开了钳制她的手臂,转身自顾自的离去!

卧槽,这都要干什么?

苏苓往左边看去,是权佑擎随风而行的绯色身影,再往右看去,则是凰胤尘暗色鬼魅的身形。

尼玛,都特么要造反是吗?跟她玩向左走向右走?

都滚犊子吧!她要向家走!

*

回到相府,苏苓方走进府邸之际,就在朱红色的大门内踌躇了一瞬。前两次回来的时候,她只是匆忙的来看看娘亲,也并未过多停留。

如今娘亲有碧娆照顾着,暂时她还算放心。

但是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天,她想也许是时候去看看大夫人赵春萍了!那日在荷花池畔,她装鬼吓唬她之后,听说她就一直卧*不起。

也不知道是真的病了,还是被吓得受了惊!

总之,相府的平静日子,似乎也不复存在了!今日正好时间充裕,去看看赵春萍,说不定还能暗中试探一番。

如此一想,苏苓的脚步顿时不停歇的就往后院主卧走去。赵春萍所居的萍香阁位于凤霜苑的前方,一路走来下人看到苏苓时,无不恭谨的点头含胸。

萍香阁的布局相对来说简单中又不失华丽,毕竟是相府主母的院落,总归不会太过清贫。而且,甫一进入院落,就能看到各色的鲜花锦簇,生机勃勃之感油然而生。

曾经苏苓身在相府的时候,嫌少会到萍香阁走动,此时再一次走进来,却感觉和以前的心情截然不同。

打从她心里开始怀疑赵春萍开始,有些东西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变了质!

而在她心里,最重要的一点,并不是她的身世如何,反而是丞相老爹对待娘亲和赵春萍的态度。

凤霜苑内,一草一木都是老爹自己亲手栽种的,而萍香阁即便再奢华,却终归是少了男主人的那份真心。

或许,她也可以怀疑,赵春萍如果真的是想要暗害她的凶手的话,那缘由也许就来自于老爹的差别对待!

不过这样一想,苏苓就感觉自己又变成了炮灰!这躺枪的节奏有点频繁啊!

萍香阁附近,此时正有下人在打扫着落叶和凋零的花瓣,听到脚步寻声看去,见到苏苓的刹那,几个下人便纷纷点头行礼。

而房间中,恰在此时,传出一阵瓷碗碎裂的声音!

随之而来的,便是赵春萍不断的咳嗽声。对于这样一番景象,苏苓暗暗记在心里,没有任何多余的话,直接走进了主厅,房中赵春萍正坐在上首不停的拍着胸脯,而且似乎很难过的紧皱眉头,保养得宜的脸颊上也因此而微微扭曲!

“大娘,你没事吧?”苏苓三两步走上前,毫不外道的就拍着赵春萍的脊背为她顺气,而在她的掌心刚刚碰到她身子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赵春萍的抵触和一丝轻颤。

*****

二更!今日更新完毕~月票过200则继续加更,宝贝们,月票干起来,在客户端飞起来~飞来飞来飞来~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