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三七:说好的冷漠沁骨呢?

半饷,苏苓听见包大的话后,便一直沉默着。但是不可否认,包大所说的话,也在她的心里产生了不少的涟漪。

至少看起来他们三个的确是有其出色的本能,否则也不会被田柳生说的神乎其神!

“王……王妃,我们哥几个说的都是实话!方才我们有眼不识金镶玉,让王妃受惊了,是我们的错!”包大的确很聪明,眼看着苏苓沉默不语,这心里不由得开始上下打鼓。

这次,他们算不算踢到了铁板?!

苏苓摩挲着自己的精致的下颚,就带三兄弟各个面色隐晦的看着她时候,苏苓便直接开口说道:“一二三,我听闻你们对齐楚乃至天下的事,都能够信手拈来的得到任何消息,那我现在有几件事,需要你们去帮我调查一下,这些银票就作为订金,因为我要你们去调查的事情,涉及前朝后世,你们可有把握?”

包大和其他两兄弟对视,旋即三人暗暗的点头,包大见此就收回视线看着苏苓,开腔:“王妃尽管吩咐,这订金就……就不需要了,你让我们调查的事,权当我们给王妃赔罪的吧!”

“不必!一码归一码,我猜你们如此看重钱财,必定是有你们急需的地方。方才之事我不怪你们,但是你们听清楚,我要你们去调查的是,第一点绝对不能被外人知道;第二点必须要保证信息无误,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我要你们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将所调查的事情做好详细的记录,最好能将一切都串联起来,看看从中能否通过你们的观察发现任何关联!

你们,能做到吗?”

苏苓虽然心里相信三兄弟的能力,但是此时她仍旧有所保留的询问了一句。毕竟在眼下的情况中,她已经有心想要收拢这三个人为己所用,可有一点她还需要考察,那就是衷心的程度!

三兄弟闻言不再有任何视线交流,反而是包大全权做主,完全没有任何迟疑的就回答道,“王妃请吩咐,我等一定按照王妃的要求去做事!”

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三兄弟一直以来以买卖消息为生,多少次使用旁门左道的手法就能不劳而获。

但是这次遇上尘王妃,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特别是她明明一个女子,方才那般轻易的就将小三儿的胳膊给卸了,手法的娴熟和动作的迅猛,绝非是常人所有的姿态。

而且,通过和苏苓这剪短的对话,他们也感觉到,这位尘王妃怕是并非只是个管家小姐那么简单娟秀。

苏苓眼看着三兄弟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心里有些惆怅的黯然叹息一声,从椅子中起身后,便看着他们说道:“我并不是想用我的身份或者手段来让你们为我办事!我之所以来找你们,正是因为听说了你们三兄弟的能耐!所以,我要的是,你们能够忠心耿耿的为我办事,而且我还有一个要求,就是从今后只能为我所用!

只要你们事情办的好,那么任何你们所需要的东西,我都能无条件的提供给你们!所以,不要那么快的答应我,因为若是为我去调查那些消息,不仅仅是你们穿梭在市井就能办妥的!有可能,你们还会遇到各种危险!

因为,跟着我办事的话,就不单单是去调查一些市井的鸡毛蒜皮小事!我的身份你们应该明白,这背后所代表的是什么!而且,若你们真的以包打听出门,那就必然会知道,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究竟涉及了什么!

所以,考虑清楚再答复我,三日时间若我没有收到你们的消息,那么此次的事情便作罢!”

苏苓镇定的说完后,看了看陷入沉默的三兄弟,随后眼眸精光划过,睇着桌上的银票,最后说了一句:“这银票,你们留下吧!就当是给你们的补偿!”

话落,苏苓娉婷的身影带着清冷的气质,莲步轻移的直接拉开房门,而后又打开了店铺的大门,缓步慢行走的云淡风轻。

而吉祥三包的店铺内,三兄弟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反而全都将视线看着桌上的银票,讳莫如深的表情下,使得气氛也有些沉闷。

*

乍然离开三包的店铺的刹那,苏苓方走了两步,便倏地吐息了一瞬,拉拢人心这种活,真是够累人的!

虽说攻心为上,但现在她也不敢保证能够将这三个人收于麾下,不过该做的她也都做了,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本宫还以为你被人给刮了,正想着带人去救你呢!”一声奚落的话,不刻就响在了苏苓的耳际。

随着她行走踱步之际,权佑擎张扬又妩媚的绯色云缎锦袍,外面还罩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烟纱的挺拔身子悄然走到了她的身旁。而权佑擎行走间绯红的色泽似乎给喧嚣京城点缀了一抹别样的色彩。

苏苓似是心事重重的看了一眼神出鬼没的权佑擎,有气无力的对着她扯动着菱唇,低声说道:“你来的还真是时候!马后炮打的啪啪响呢!”

“你看你,又误会本宫!”权佑擎妖冶的眉眼扭转了一瞬,随即又贱兮兮的倾身凑近苏苓,“你怎么了?跑到市井店铺里,找那三兄弟作甚?”

闻言,苏苓的步伐倏然顿在原地,眺着精光的眸子觑着权佑擎,眼眸上下扫视着他张扬的扮相,撇撇嘴略带轻慢,“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堂堂权青国太子,你不仅喜欢爬墙角,原来还善于跟踪?”

“苏苓,本宫真想撕烂你的嘴!好好的关心到你这怎么都变成了驴肝肺?本宫下午就要动身回朝,所以特意来跟你告别,有没有很感动?”权佑擎虽然嘴上对苏苓咬牙切齿的抱怨着,但是说到最后依旧凛着神色,细细的打量着苏苓的表情。

或许,这其中还带着淡淡的期翼!

苏苓喟然叹息一声,侧目正色的看着权佑擎,翘起柳眉,微微诧异,“今天就走?”

权佑擎见此,淡红色的菱唇似是忍不住的扬起了笑意的弧度,同时还有些不正经的看着苏苓,道:“没错!今天就走,如果你舍不得本宫,本宫……”

“要走就快点,没人会舍不得你!”

这厢权佑擎的话还犹在嘴边,结果不期然的就从二人的身后传来一声冷厉的话语,而且语气中的嫌恶也颇有些刺耳。

权佑擎本还看着苏苓噙着淡淡水光的眸子,没成想有人出现的这么不合时宜,顿时妖媚的眼角就挂满了轻蔑,回身,挑眉,“凰老三,你是不是这辈子不跟本宫作对,你就活不下去了?”

来人,正是尘王凰老三是也!

凰胤尘经过昨晚的休息,此时俊彦上也再看不出任何疲惫之色,轮廓分明的线条略显几分冷硬,精神奕奕的稳健而来,而目光如炬的看向苏苓时,似是还划过几分意味深长的暖光。

而此时被凰胤尘和权佑擎夹在中间的苏苓,俏脸上笔墨难容的阴郁,她忽然感觉,也许凰老三和权佑擎才应该是一家人!

搞基吧!好吗?!

当然,这话她也仅仅是在心里腹诽,因为打从她知道了凰胤尘暗地里去找太医询问‘直男癌晚期’的病症之后,她觉得以后说话可能要小心一些了。

尤其是凰胤尘,表面上是个冷面阎罗,看起来阴沉的不近人情。但尼玛这厮实际上就是个腹黑又*的货!

暗地里干的那些事,简直让人不忍直视!说好的冷漠沁骨呢?!

“权太子,好走不送!”凰胤尘说话间,眼眸凛着淡淡的冷光觑着权佑擎,同时又臭不要脸的直接伸手将苏苓给揽在了怀里!

他这举动,一多半都在彰显着苏苓的所属,另一方面也是在隐晦的告知权佑擎,苏苓乃是他的王妃,他的女人!

果不其然,原本权佑擎的脸上还挂着几许轻蔑和狂放,但骤然看见凰胤尘的动作之后,眼眸一暗,俊美漂亮的眉宇间也淡淡拢出褶皱的痕迹。

一时间,两个绝然出色又狂放不羁的男子,中间又夹着一个倾城角色的女子,三人所站立的地方,很快就吸引了行人百姓的驻足观望。

尘王,无人不知!

但是那位貌若妖孽又妖冶异常的男子,身份就有些蹊跷了!

毕竟,这么多年,齐楚乃至天下都未曾听说过有人胆敢和尘王对峙的!

被人驻足观望的感觉很不好,苏苓深有体会!而且她现在感觉自己又变成了猴子,而且身边臭不要脸的凰胤尘和得了吧嗖的权佑擎,就是两只争地盘的山大王!

不管权佑擎如何看她对她,也不论他此时的脸颊如何凛冽,总之苏苓体会着腰际搂着她的强有力臂弯,下一刻直接以手肘顶着凰胤尘的肋骨,呲着一口小白牙仰头瞪着他,“你给我放开!”

此话一出,有人脸颊顿时阴沉暗黑,而也有人倏然挑眉含笑难掩得意……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求月票,【客户端月票,一变二!】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