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三四:暧昧的姿势,太让人尴尬

如日方升,沉沉暮霭被天边道道霞光清辉所驱散,方崭露头角的日光给京城铺上一层淡淡晖芒,万籁复苏,蓬勃朝气。

王府内日出劳作的下人已经开始打扫院落以及准备主子们的早膳,但颇为诡谲的是,无论这些下人如何忙碌奔波,却始终无人靠近书房百米之内。

红烛蜡炬已经滴滴干涸的堆积在烛台上,灯芯还散着袅袅的余烟,前厅安然静谧,内厅‘*悱恻’。

不论何时何地,宿醉总是令人难受的!

内厅的光线比之前厅还要昏暗不少,朦朦胧胧之间,苏苓感觉身下有个硬物抵着自己的胳膊好不难受!

而且脑袋也昏昏沉沉的,就连四肢百骸都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她不是好久都没出任务了麽,怎么还能难受成这德行?

半梦半醒间,苏苓明丽的黛眉不停的浅蹙,眼睑也开始轻颤,呼吸之间,仿佛鼻端还有一股子独特的龙涎香,有点熟悉,一时间又不记得在哪嗅过。

“嗯……”嘤咛了一声之后,苏苓咂吧着小嘴,纤长浓密如蝶翅的睫毛也缓缓掀开,后背感觉好僵硬,她这是在哪儿?!

眼眸灿若星华的苏苓,转着不乏酸涩的眸光,顺着视线看向身前的景象,很熟悉,也很不对劲!

为毛她现在睁开眼赫然入目的是内厅的景象,这姿势太诡异了吧!收回视线再次往身侧看去,这一瞬差点没闪瞎她的眼睛!

谁来告诉她,为毛她醒过来之后,身边的人是凰老三?还有为什么现在她被他给抱在怀里,而且姿势还这么暧昧?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怪她睁开眸子看到的景色那般奇怪,那正是因为她现在被凰胤尘这个犊子给抱在怀里,她的身子也是横在软榻正中央的,而且……她整个人都被他搂着,这特么都是啥啊!

最重要的是,凰老三整个人此时正坐在软榻上,但是他的眉宇间却呈现出沉睡的平静祥和,宽厚的肩膀和挺拔的蜂腰,也不知道这么坐着多久了,总是就像是一尊佛一样,一动不动静静沉眠,手里还抱着她!

#已屏蔽#

好在,现在凰胤尘似乎还在睡着,苏苓这小脑袋瓜宕机了一瞬,但很快就神台清明,轻微的动了一下身子,发现他没有任何反应,顿时暗暗松了一口气。

而苏苓的小身板本就娇小柔软,动作细微又小心,一时间眼眸中蕴含着无比的紧张。她虽然暂时闹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可不想和凰胤尘之间发生如此尴尬的事情!

她要脸啊!

此时,凰胤尘的手正揽在苏苓的整个后背,指尖还停放在她另一侧的臂弯之中,苏苓这动作虽然尽可能的小心,但是也同样担心警觉的他会发现。

所以,眼下的软榻上,就呈现出这样一幕,苏苓瘫在凰老三的怀里,眼眸波光潋滟不停的闪着碎光,一双小手也小心翼翼的抓着身下的绣单,动一下停一下,抬眸看一眼,然后再继续!

苏苓小心谨慎的活动着自己的身子,可是都感觉过去了好久,空气中充满了她紧张的心跳声,可当她再一次定睛一看的时候,顿时心惊肉跳的失去了所有的表情。

她这么努力的挪动,无非就是不想和凰胤尘在这种情况下面对面,但是他现在正浅浅的睁着眸子,半垂着眼睑且噙着一抹莞尔笑意的神色,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苏苓就这么不期然的抬眸,恰好就撞进了凰胤尘一汪深邃暗芒的眸中,怔怔的望着此时此刻的他,少了百日清醒时的冷厉和俊然,却似是刚刚睡醒后,脸颊的线条也温润了不少,特别是他依旧深邃的眼眸,却不再是冷意涔涔,反而隐含着比酒香还醉人的柔光。

果然是喝大了,这会都出现错觉了!

苏苓一瞬间的愣神和暗忖,小脸上所展现的哑然和无措,也全部被凰胤尘一丝不落的收入眼底。

清醒后的苏苓,脸颊还氤氲着宿醉的红晕,璀璨夺目的凤眸中,几许惊慌显而易见!嫣然俏丽的脸蛋毫无瑕疵,美轮美奂,尤其是不停闪过波光的眸子,更是如镶嵌在她脸蛋上的明珠,引人夺目,沉醉其中!

凰胤尘低眸打量着苏苓难得一见的美好,也正是两人一上一下的对视,有什么东西似乎如暖流般开始注入他的心房,常年低沉的情绪和内敛默然的态度,也终于在苏苓面前,缓缓得开始改变。

只不过,能让苏苓害羞的事,也就是一瞬间!下一刻在凰胤尘依旧闪着温雅的眸子觑着她的时候,苏苓便‘蹭’的一下从他怀里坐起身,指着他的鼻子就骂道:“凰胤尘,没想到丫长得人模狗样,怎么总不干人事?本来我看你发烧才可怜你照顾你,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恬不知耻,风流下作,不知自爱,臭不要脸!”

你说本来挺好的气氛,结果就因为苏苓这炸了毛的表现,让凰胤尘也顿觉有些尴尬,但是亲耳听到她咋咋呼呼的叫骂,就算性子再内敛的人,也总归无法忍耐下去。

果然,凰胤尘一寸一寸的掀开眼睑,眯着眸子俊彦微僵的倾身,“你确定,昨晚你照顾了本王?”

“废话!闪开,离我远点!”惊慌交错之下,苏苓不想再和凰老三有过多的教缠。因为她发觉,最近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有点诡异难辨。

这不是个好现象,看来她还是尽快办自己的事情要紧!

苏苓宛若落荒而逃的从书房里直接快步离开,而凰胤尘的目光灼灼的定在她疾风离去的倩影上,直到人影闪出前厅,薄唇在微微吐出一声叹息。

“玉树……”

从软榻上径自站起身,经过彻夜休息,凰老三眉宇间的疲惫也一扫而空。薄唇开阖低沉的唤了一声,半饷玉树才匆忙自门外闪身而入。

“三爷,属下在!”

凰胤尘慵懒的斜睨着玉树,下一刻嗓音骤降,“吩咐醉清,即刻出发去前线拿下捣乱的倭寇贼人!记住,拿不下对方的脑袋,就让他自己提着头来见!本王只给他五日时间!”

玉树:“……”

这种得罪人的活,为什么让他去做?为什么?三爷,为何你不亲自吩咐醉清?!

玉树这心里的惆怅还没落定呢,隐匿在书房附近古树上的醉清,也早已听见了自家三爷的吩咐,当下就愣愣的蹲在树干上,伸出手指画圈圈!

去拿下倭寇可以,但是只有五日时间,确定不是在整他?

“还不去?!”凰胤尘冷光迸发的眸子睨着磨磨蹭蹭的玉树,不由得厉喝了一句,让玉树顿时令行禁止的飞身出了书房。

凰胤尘蹙眉,轻轻嗅了两下还残存的酒香,转眸就发现软榻边还放着一坛喝光的桃花酿,而另一坛显然还没来得及打开!

见此,凰胤尘五官冷峻的一厉,直接开口:“传本王命令,即日起王府内不准留存任何酒酿!一滴都不准有!”

“属下遵命!”

凰胤尘这夹杂着戾气的话,直接冲出了书房砸在玉树临风等人的头上,而醉清这会正抱着玉树的肩膀给自己的未来默哀十分钟,好不凄惨的模样!

*

下午时分

苏苓在自己的西园厢房整理了心情后,换了一身衣裙,在午膳过后就离开了王府!时至今日,她忽然间感觉在王府内的生活也并非是那般难捱。

至少她平时的行动还算自由,凰胤尘也从不会约束她的一举一动。不过约束不约束是另一回事,因为就算他开口,她也不会听!

早上的情况简直太让人脸红心跳了!直到现在她好像还能感觉到自己胳膊上被硬物抵住的感触!

尼玛的,猪啊!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

行走在大街上,苏苓心里一边闪现着对凰胤尘的不屑,同时又暗暗想着,这几日一直身在皇宫陪着筱雪,今天好不容易有点自己的时间,她正好也可以趁此机会,却做一些自己的事情!

京城的街头繁华喧嚣,百姓密集,堪比摩肩接踵!

在辅街一侧鳞次栉比着各色民生所需的店铺之中,有一家却显得格外特别。不似布衣坊的人都攒动,也不似杂货铺的喧嚣鼎沸,这间牌匾上只写着‘吉祥三包’!

而苏苓站在辅街头,睇着眼前的‘吉祥三包’店铺,青墨白底的牌匾低调又古朴,而且也不似旁边黄计肆业的杂铺店或者陈家云锦布衣坊有明确的指向,这‘吉祥三包’,若是不走进去,恐怕没人知道,店铺到底是做什么的?!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求月票~~【客户端】投月票~~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