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三二:你高大的形象和闷骚的内心,不成正比

王府

此时,苏苓正坐在书房的软榻前,看着凰胤尘梳洗干净后,变得红润异常的脸颊,不由得心里连连叹息着。

她今晚是不是魔怔了,竟然乖乖的跟着凰胤尘回了王府,不但如此,甚至此时正聚集在书房内的太医们,交头接耳的谈话,也让她心头烦躁不堪!

不是说躺在软榻上这位尘王凰老三是沙场阎罗的嘛!不是说他是不败战神嘛!结果怎么如此轻易的就发烧病倒了!

思前想后,最终苏苓还是觉得这件事应该把责任怪罪在玉树和墨影的头上。从皇宫文渊阁离开后,她本想回行宫的,可是偏偏那两只告诉她凰胤尘是如何为了她连日赶路,如何为了她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

结果她这心里愧疚作祟,就这么跟着回来了!可是,她愧疚个毛?!

可哪知道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间中,玉树就没命的跑过来告诉她,凰老三在沐浴的过程中直接晕倒了!

这都是什么玩意!晕倒了干嘛告诉她,这让她心里本还幸灾乐祸的想法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她其实也很善良的好不好!

就算这厮的确挺讨厌,但是总归她还有凶狠到能眼睁睁看着他高烧不退却不施以援手的地步!

怪哉,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她也是病了!

“启禀王妃,王爷的病情无大碍,只是久未进食以及连日奔波操劳,所以导致体内肝火郁结,待高烧退下,王爷便会苏醒!”太医院的总管吴太医和其他几位同僚商议过后,便转头向苏苓禀告着。

一听此言,苏苓坐在软榻边上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撑着下巴的小手也不由得按了两下脸蛋,点点头有气无力的说道:“麻烦太医了!”

“王妃严重了!呃……不知王妃可否借一步说话?”吴太医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浮现淡淡的挣扎和凝重,望着苏苓漫不经心的模样,心里也想着要如何开口将接下来的话告诉她!

闻言,苏苓抬眸,睇着吴太医凝重的神色,心里竟有一瞬间的惊悸,他这表情难不成是另有隐情?

别啊,虽然她讨厌凰胤尘,但是也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呢!

苏苓,想太多了你!

其他几位太医见此,便齐齐走到书房前厅去准备开处方,而苏苓则在吴太医凝重的神色里,跟着他慢慢走出了书房。

黑夜愈发浓郁,苏苓看着身前步履还算稳健的吴太医微微弓着身子,心里正想着凰胤尘难不成是得了绝症?

殊不知,这想法刚刚形成,吴太医一个急速的转身,望着身后骤然顿步的苏苓,哀叹了一声,说道:“王妃请恕罪!老臣这一生自诩医术高明,但是终究还是对王爷的病情束手无策!老臣翻阅了无数的医著宝典,可对王爷的情况皆没有任何提及!

这一次王爷莫名其妙高烧不退,老臣……老臣愧对皇上,愧对王爷,愧为人臣啊!”吴太医瞬间老泪纵横,仿佛提及到伤心事一般,身子颤颤巍巍的就要跪在苏苓面前。

这一看,还了得!

苏苓在吴太医刚刚倾身的时候,便直接上前将他给搀扶起来,脸色也微变,端看着吴太医无比自责的表情,问道:“太医,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吴太医擦了擦眼角,又叹息一声,“王妃,实不相瞒!王爷之前所称‘直男癌晚期’的病症,老臣是真的闻所未闻,这一次虽然王爷高烧,但暂时还没有任何并发的征兆!请王妃给老臣多一些时间,哪怕倾尽性命,老臣也一定要找到这病症的原因!”

苏苓:“……”

凰老三啊凰老三,见过*的男人,但还从未见过你这么*的!

平日看起来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原来你丫的也很惜命呢!竟连她偶然之间骂出的话,都记的如此清楚,甚至还咨询了太医?

艾玛,凰老三,你高大的形象和你*的内心,简直不成正比!

“王妃?王妃……”

吴太医见苏苓沉默着,这心里面就愈发的自责,这老脸一阵青一阵红,交相辉映着好不热闹!

而苏苓被吴太医的呼唤打断了思路,回神之下立马看着他,浅浅一笑,道:“太医,你误会了!所谓的什么直男癌晚期,不过是王爷和你开的玩笑,天下间哪里会有这种病症,太医无需担忧。这次王爷高烧,与此无关。”

“王妃?此言……此言当真?”

吴太医本还打算用一生的时间去参透这种病症,结果一听苏苓的话,眼眸内顿时光芒大绽,让看着他的苏苓都一瞬间觉得吴太医年轻了十岁!

“太医放心吧,这件事以后不必再提!”

和吴太医又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直到他终于不再纠结于何为直男癌晚期的病症后,苏苓才跟着他一起往书房走回!

而两人方走到书房门口,其余的几名太医也恰好从房间内走出来,只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这几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尤其是看着苏苓的目光中,似乎还带着淡淡的苛责和不解!

啥情况?!

“各位,王爷情况……”

“吴太医,咱们先行回宫吧!”吴太医这厢方开口询问了一句,结果太医中的其中一人,便看了一眼苏苓后,旋即望着吴太医略有些无奈的口吻说道。

显然,对于眼前这种情况,吴太医不明所以,结果还来不及他发问,就已经有人将他的药箱直接塞在了他的手里,临走之前所有人都再一次对苏苓投以注目礼,而后拉着还不太甘愿的吴太医,直奔王府门外!

大半夜的,将他们这些年岁已大的太医从皇宫里给拽出来,结果还以为王爷重病,闹半天就是两口子之间的打情骂俏!

刚才要不是王爷在王妃离开后便直接警告他们别多管闲事,他们可能还真的会开处方施银针呢!

说起来,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哪有两口子闹别扭,折腾别人的!

苏苓站在门口,满脸惊诧的看着一众疾风离去的太医,今晚好像所有人都有病!

嗯,对,都有病!

缓步走进了书房,这里的每一处似乎都残存着她和凰老三之间的不愉快的过往,不过眼下整个王府的人可能都睡了,凰胤尘这种情况,她还真不能撒手不管!

因为,一旦她产生想离开书房回去睡觉的想法时,这脑海中就开始不停的闪过玉树和墨影苦口婆心的劝说和念叨!

为毛她现在心里的愧疚感又增加了几分?

这特么到底是为什么?

他连日赶路跟自己有啥关系?哎,要不都说女人口是心非呢,就算苏苓对凰胤尘依旧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一想到他满面土色以及在文渊阁门外以一种极其沉闷的语气对她说话时,这心里就跟长草了一样的别扭!

哀叹着,苏苓慢慢关上了书房的房门,走到内厅后,站在不远处看着软榻上依旧沉睡不醒的凰胤尘,在房间内暗淡的烛光辉映下,她怎么觉得凰胤尘的脸色更加红润了呢?

高烧又严重了?

尼玛,刚才那些太医连病都没看到呢,就一起滚回皇宫了,都特么是庸医吧!

软榻边,此时还放着一盆清水,苏苓眼看着凰胤尘因发烧而愈发殷红的脸颊,一时间不计前嫌的就在水中拎出毛巾,拧干后就贴方在凰胤尘的额头上。

这略带冰凉的指尖方触碰到他的肌肤,就让苏苓一阵咂舌,这哥们现在身上的温度有四十度往上了吧?这温度也太烫了?

要是再这么烧下去,明天还不得变成大傻子啊?!

降温是第一步,拿什么降温呢?

酒?嗯,那就酒吧!

“玉树?临风?墨影?醉清?”

苏苓想完就忙不迭的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对着门外漆黑一片的院落,冲着树上轻声唤了几句,半饷无人应答!

苏苓见此蹙眉,“都死哪去了!”

房顶上,玉树和墨影以及临风和醉清,四个人齐齐躺在上面装死!不是他们不想出现,是因为奉命今晚必须隐匿好,而且就连王府书房周围百米的地方,也别想找到一个下人!

房檐下的苏苓暗暗的将玉树临风和墨影醉清四个人统统骂了一遍,随即便关上房门,往膳堂走去!

苏苓的身影这才拐出书房的回廊,玉树一下子就从房顶瓦片上站起身,望着苏苓的背影,低估道,“王妃这是要干嘛?”

临风随即也坐起身,斜睨了一眼玉树,“你说能干嘛?三爷用内力逼出的热气都赶得上太阳了,王妃肯定是去找东西给三爷降温!”

“滚,远,点!”这醉清和墨影还没来得及开口,几人的耳边就传来一阵低沉又缓慢的嗓音!

而声音传来的方向,是书房内厅!

一瞬间,四人鸟兽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