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三零:桌子底下偷听秘密

看到玉玺的一霎那,苏苓差点没抱着玉玺亲一口。小身板跐溜一下就滑到了龙案的正中央,眼冒红心的看着雕龙的碧玉,双手激动的都有些发抖,正双手捧心的模样想要将玉玺捧起来的时候,忽然间就听到门外的脚步声!

尼玛,出师不利!

千钧一发之际,苏苓抬眸在整个文渊阁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才发现虽然文渊阁看起来宽敞又明亮,但是也正因如此,所以若是想要有人在这里隐匿身形,简直就是个美丽的扯!

老皇帝,果然够狡诈!

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甚至还能氤氲的听见宫人问安的声音,现在她身在文渊阁内,要是被老皇帝给看见了,就算她什么都没干,怕是也要被怀疑的吧!

苏苓紧绷着俏脸,眼眸慧黠的光芒不停的闪烁着,就在文渊阁殿外的地上已经有黑色的暗影渐渐行至的时候,在那人的衣袂方随着行走荡出涟漪出现在殿门之际,文渊阁内一切都恢复如常,而苏苓也在瞬间的天人交战后,不得已屈身攥紧了龙案之下!

此时,抱膝蹲在龙案下面的苏苓,小脸一片阴郁的神色!这都啥玩意啊,虽说无巧不成书,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似乎也巧的太令人发指了吧!

不过,这龙案下倒是挺干净的,打扫的纤尘不染,而且这里面还有两个蒲团?那个宫人闲的没事,放这里面了?难不成平日还有宫人偷懒,跑这低下来睡觉?

苏苓自打攥紧龙案下面之后,这小脑袋里面就开始各种天马行空。长达十米的龙案下面自然是宽敞的,好在有那任性的金丝垂苏的桌布遮挡,她应该一时半会不会被人发现才对!

“皇上,苏相爷来了!”

正当苏苓透过流苏看见一双金色赤龙履鞋缓步走来的时候,同样随着凰毅回到文渊阁的大太监司公公夹着嗓子说了一句。

而桌下的苏苓眼眸一怔,老爹进宫了?!

她本来一直就觉得皇帝和老爹的关系有些不似君臣那般敬畏,这次她会不会因此听到一些秘密?

转念一想,苏苓就捂着小嘴在桌下开始窃笑,而很快文渊阁外也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

“老臣苏……”

“行了,都说了没外人就不必行礼,你不嫌累,朕还累呢!”苏宝生刚要报上名号,这衣袂都掀开一半准备下跪的时候,就听凰毅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动作。

苏宝生见此只能慢慢放下了一侧的衣袂,微微点头的望着凰毅说道:“皇上,毕竟是礼节,若是被外人看去……”

凰毅落座在龙椅中,叹息一瞬后,便在司公公搬来椅子的瞬间,对着苏宝生说道:“这没外人!坐吧,你身为一国相爷,怕谁看见?说到底不还是皇后嘛!宝生啊,这几年难为你了!”

苏宝生颔首落座,随即抬眸看着凰毅,浓密的眉宇间划过几许无奈,“皇上严重了,毕竟都这么多年了,皇后娘娘若是始终放不开那件事的话,老臣身为臣子,也无能为力!”

这话说完,文渊阁内短暂的沉默着,就连苏苓都在桌下大气不敢喘,捂着嘴眼眸晶亮着听着她老爹和皇帝的谈天!

皇后放不开什么事?有八卦?

凰毅揉着眉心,随即对着司公公使了眼色后,不刻司公公就转身走出了文渊阁,也一并带走了殿内所随行服侍的下人!

文渊阁厚重的殿门被关上之后,凰毅这才幽幽开口:“宝生啊,这又过去了一年,那件事还没有眉目吗?”

落座在凰毅正前方的苏宝生,闻言抬眸看着凰毅染上疲惫的脸色,不禁摇头,“皇上恕罪,事发距今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年,老臣暗中命人走访了无数当年参与过战乱的百姓,但是对于当初那件事,他们表示都没听说过!

皇上,老臣以为,或许当年的事情并不如你所想的那般,毕竟她现在已经是女皇,若是真的调查出什么,怕是对齐楚和南夏都并非好事!”

苏宝生的话里带着浓浓的无奈,想必这样的建议他应该并不是第一次对凰毅提及。只不过有些事情若是真的过于执念,那就如同现在的凰毅一样,哪怕时间过去的再久,他也不惜浪费人力物力,将一切调查的水落石出!

“宝生啊,你和朕从小便相识,当年的战役若是没有你出谋划策,朕或许未必能坐在这个位置上,所以你应该了解朕,当年的真相朕必须要知道!朕也想弄明白,明明当初和朕在一起的人,是夏绯兰,为何到最后竟然会变成夏绯罗!这件事,朕一定会调查下去!”

凰毅此时的话,似是勾起了他心中某种难掩的怒意和愁绪,平素温润祥和的脸颊上,也不禁闪过重重戾气!

而此时还身在桌案下的苏苓,心里顿感今天来着了!这阴差阳错的,竟然还真的听见了秘密!

夏绯罗和夏绯兰?

这名字一听也知道肯定是姐妹两个,而且刚才听老爹的话中之意,显然夏绯兰现在就应该是南夏国的女皇,最重要的是,老皇帝凰毅竟然和女皇有一腿,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皇上,难道你真的怀疑太女是……”苏宝生凝神看着凰毅,话虽然没有说的清楚透彻,但是这一刻却激起了苏苓的警觉!

筱雪?

他们所说的太女,岂不就是筱雪?整个四国加上一个赫连部落,能够称为太女的人,就只有筱雪!

“不是怀疑!朕目前只需要证据而已!宝生,最近朕知道你府里的事情多,总归事情也过去了这么久,你也无需太操劳!不知你两房夫人,最近可还安好?”凰毅说完就面带愧色的看着苏宝生,这么多年身在皇宫内,能够和他这一代帝王称兄道弟甚至是成为知己的,也就只有苏宝生一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将如此重大又秘密的事情交给他去做,他们二人乃是生死之交,这么多年过去,哪怕浸淫朝堂也没能改变他们的初心,如此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有劳皇上惦念,贱内一切都好!只是这苓儿……皇上,如今看来,老臣真的不知道当初向你请旨给这丫头赐婚的举动到底是对是错了!”苏宝生的语气仿佛瞬间就变得无奈又苍老般,望着凰毅的眼眸里也隐晦着闪着异光。

依旧隐藏在桌子底下,此时正报膝坐在蒲团上的苏苓,听到这一番话,顿时心头一紧,小手也开始紧张的攥着。

原来,当初让她嫁给凰胤尘的圣旨,真的和老爹有关?难怪当初凰胤尘对她会有那么大的抵触,并非是他孤傲,而是她之所以能变成尘王妃果然是有内幕的!

老爹,你到底要干毛啊!当初明明是他告诉自己,这圣旨乃是皇上所赐,若是她敢拒婚的话,就无疑是违抗圣旨。

而违抗圣旨的直接后果,就是会让苏家满门抄斩,甚至还有可能株连九族!

她当时若不是看着老爹和赵春萍以及娘亲期翼和担忧并存的神色,她又怎么真的同意嫁给毫无了解的凰胤尘!

今日,终于听见老爹亲口承认,她这心啊,拔凉拔凉的了!

那是一种被至亲至爱的人所设计陷害的感觉!虽然称不上陷害,但是被一直疼爱她的老爹给设计了一圈,她还真是有苦难言!

凰毅端坐在龙椅之中,眼眸跃过龙案看着苏宝生,凝神沉默着,片刻后忽而一笑,“你是担心你家的丫头和老三无法真心相待吧!”

苏宝生闻言摇头失笑,“让皇上见笑了,这丫头被我惯得性子越来越纨绔,老臣也一直都知道她或许不适合尘王,但是老臣一片苦心,只希望这丫头到最后不会怪责于我,这样我也算对得起茹筠了!”

凰毅见苏宝生的脸上闪现几许脆弱的挣扎,不禁身子微微前倾,伏案看着他问道:“你这辈子,为凤茹筠做了这么多,甚至还将她的孩子视如己出,你这样真的值得吗?”

“皇上,老臣只做心里想做的!不管值不值得,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和她就算没有夫妻之实,但是也和相濡以沫的夫妻没有差别!老臣于愿足矣!”苏宝生带着淡淡的惆怅倾吐内心的想法,而苏苓听见这一切,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虽然早就知道她有可能并非是老爹的女儿,但是今天知道的事情未免也太多了吧!

老爹没碰过娘亲,甚至连夫妻之实都没有!而她也不是他的女儿,他却这样心甘情愿的对自己视如己出!

这简直就是痴情种的典范了吧?!

**********

这是二更,一会还有月票加更的三更!

求月票~~求【客户端】投月票~一变二,一变二~~客户端投票~走起来~~!!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