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二九:去文渊阁找玉玺盖章

当苏苓被凰胤尘直接给压倒在花圃中的时候,被他高大有修长昂藏的身躯一撞击,顿时感觉胸腔内的气都被挤没了!

奈何此时的凰胤尘双眸紧闭,而且呼吸均匀又绵长,苏苓就算身手再好,推了半天依旧无济于事!

而此时,在不远处的几个古树上,又窸窸窣窣的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哎,你说三爷这是怎么了?”

玉树闻言就侧目看了一眼身边的墨影,随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转眸看向花圃中还飘荡着花瓣的一幕,便煞有介事的说道:“说不定,这是三爷和王妃之间的情趣呢!”

“啊?这……不太好吧,再怎么说这里也是行宫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三爷也都不顾及一下?”墨影对于玉树的话,眼里闪过惊讶!

再次往树下看了看,好像不远处正有一堆巡逻的女卫走过来呢,三爷这次是要玩大了?

玉树嗤笑了一声,满目轻谩的瞥了一眼墨影,耸耸肩,又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情到浓时还管什么行宫不行宫的!”

墨影闻此不由得暗暗咂舌,同时在心里给自家三哥默默的点了个赞!

“玉树,你再不滚出来,我就把你的丑事昭告天下!”彼时,已经被凰胤尘给压的彻底透不过气的苏苓,耳边清楚的听见了玉树和墨影的声音,她感觉自己要是再被凰胤尘给压着的话,等筱雪看见她的时候,就可以给她收尸了!

玉树心中警铃大作,方才他好像因为他激动,所以说话声音都忘了降低,完了,这要是被王妃将那子虚乌有的事情传出去,他还要不要脸?

如此想着,玉树从树上一个倒挂金钩,随即倏然落地,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奔着苏苓就跑了过去,而墨影这厮此时还怔愣愣的看着玉树过于急切的动作,心里暗想,他有什么黑料?改天要不要找王妃打听一下?

当玉树胆战心惊的上前将凰胤尘从苏苓的身上扶起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么感觉今天的三爷格外的重!

平时他和三爷比试身手多次,没见三爷的身子有这么沉重的时候!怪事啊!

凰胤尘甫一从自己身上被拉开,苏苓仰面躺在花圃中,不停的拍着胸脯喘息着,被一头猪给压着,这滋味真是‘妙’极了!

“王妃,你没事吧?”玉树双手搀扶着站立不稳的凰胤尘,同时又不乏讨好的模样望着苏苓询问了一句。

苏苓颤巍巍的小身板好不容易从花圃里坐起来,好好的衣裙也沾染了泥土,工整的惊鹄髻也从一侧垂荡着。

扬起一侧的柳眉,眼含怒火的睇着玉树,唇角却怒极反笑道:“你说我有没有事?”

“王妃,此事全是误会啊,属下……”

“行了!他怎么回事?这还没到深夜的,睡的跟死猪似的!干嘛啊?几辈子没睡过觉?”苏苓打断了玉树的解释,随即他身边的凰胤尘,眼眸中也闪过几许的异样。

刚才看见他的时候,就感觉他眉宇间的疲色特别浓郁,没想到说话还没说两句,结果他人就直接的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尼玛,就算睡死过去,还不忘吃她豆腐!

人渣!

“王妃,属下稍候向您解释!”眼看着玉树撑着凰胤尘的身子已经有些吃力,而苏苓的询问还没得到解答时,另一边从树上缓缓滑下来的墨影慢慢走了过来。

苏苓见此,凤眸微眯着冷光,这心里的火更胜!

墨影算是四个暗卫中,和苏苓接触较少的一位,但是这不代表他就是个好鸟啊!当他方缓步走到玉树的身边,虽然也出手搀扶着凰胤尘,但与此同时,又不嫌事大的说了一句,“王妃,刚才玉树说,你和王爷是情到浓时不便打扰,所以属下才没出现!王妃恕罪!”

玉树:“(⊙o⊙)!”墨影,你这瘪犊子出卖我!

苏苓闻言脸色更加不怀好意的扬起几许笑意,微点着头看着玉树,那慧黠的眸子中闪烁的精光,让玉树后背都沁出了冷汗。

不多时,直到墨影和玉树一起搀扶着凰胤尘走向行宫偏殿之际,苏苓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正抬眸想要顾盼四周,结果感觉到头上有点异样,伸出手指往上面戳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梳的好好的惊鹄髻已经从头顶垂到了耳际!

暗叹一声,心情不甚烦躁的苏苓直接将头上的发髻彻底拽了下来,随着一头墨发倾洒在身后,苏苓这小脸也彻底黑了!

不是说凰胤尘出了城,不是说去收服倭寇嘛!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这一副面如土色的模样!

她好好的招谁惹谁了,这回她总算明白了,只要她身边没有凰胤尘,那日子还是挺舒坦的,但是只要有凰胤尘的搀和,这日子就开始变得扯淡!

尼玛,不能忍了!

苏苓也顾不得衣裙上沾染了泥土的狼狈模样,暗自咬牙看了一眼已经点燃了宫灯的行宫偏殿,随即拢了拢头发,转身就奔着行宫外面走去!

这个时间,不早不晚,老皇帝应该还没睡吧!

就在苏苓转身走出行宫之后,在一处黑暗的角落之中,有一个人影在巡逻的女卫刚刚走过之后,便瞬间滑入了夏筱雪的寝室!

*

夜幕渐渐低垂深幽,行宫距离老皇帝的文渊阁并不远,这几天苏苓在皇宫里,别的没整多明白,但是皇宫地形对她来说,现在可谓是如入自家之境!

今晚上,不管咋地,她一定要拿到老皇帝的龙章!至于皇后那边,她觉得还是去偷个凤印自己盖上比较好!

文渊阁内,光阑明亮。四周的墙壁和鎏金的圆柱上,到处都镶嵌着贵重的夜明珠,在夜晚愈发散着熠熠清辉的珠子,将整个文渊阁照的明丽不已!

此时,文渊阁内空无一人。但是殿门却四敞大开,就连门口也没有宫人静候,这场面让站在远处的苏苓心里微微惊讶了一瞬,顾盼四周之后,发觉着文渊阁周围的戒备好像也没有多么严谨,这个时间又是正值黑夜,竟然守卫这么松懈?

不管了,一切以拿到龙章为主!

暗自想着,苏苓的脚步就开始慢慢的往文渊阁移动,每走一步这神色就更加戒备一分。直到走出十多米后,距离文渊阁越来越近,苏苓这才恍然大悟!

干嘛呢?她今晚是堂堂正正的来找老皇帝的,又没打算现在就偷!这弄的多做贼心虚!

暗暗腹诽了一瞬后,苏苓便挺直了小身板,一步一步的往文渊阁走去。夜明珠的光辉透过敞开的殿门照射在门前的大理石里面上,理石上被清辉照耀的星光点点,苏苓的身影也被殿门处的光芒给折射的细长,到了这一刻,依旧没有任何人出现或者阻止她!

这……好事坏事?

按理说老皇帝的周围应该有无数人在明处和暗处保护才对,如果说她现在来到文渊阁,却不见任何阻碍的话,那只能证明老皇帝不在!

不再?!

苏苓本就对很多事都有极其敏锐的见解和举一反三的能力,这猛然想到老皇帝不在的可能,下一刻她就毫不犹豫的如同一只灵猫,倏地就窜入了文渊阁中。殿门处被她掀起了一阵清风拂过,随即一切恢复原样!

这是苏苓第一次来到文渊阁,对于里面的布置也微微看了看。待美目顾盼四周后,便无谓的撇撇嘴,也没什么特别的,除了更加奢华贵气之外,满屋子的书籍琳琅满目,看起来就像是凰胤尘的书房一样。

这老凰家的人,好像都特别爱藏书!也不知道看了几本,整的都跟博学天下似的!

嘁!

苏苓再次略略的扫了一眼阁内的布置,偌大的殿宇在她看来至少有五百平方大小,老皇帝一个人在这里办公,也不限孤独寂寞冷?!

而且,这整个后宫似乎只有皇后以及一个不能说也从未见过的贵妃娘娘,老皇帝的日子好像也不好过呢!

摇了摇,甩开脑海中盘踞的乱糟的想法,苏苓缓缓往文渊阁殿内走去,当看见中后部的位置,正摆放着一张将近十米的龙台黄金木案桌时,这眼睛差点没被闪瞎!

这老皇帝也特么是个任性的主啊?!

你说你有个十米长的黄金木桌也就算了,但是为毛要在桌上扑着厚厚的桌布,而且那桌布还是明黄色的,还绣了金线,缝了银丝,整个桌布垂荡着流苏的一面,一条腾龙欲飞的金龙赫然入目!

这才叫有钱任性!

苏苓心里对凰毅的做法暗忖之后,忙不迭的就奔着十米长的龙案走去。长长的案台上还罗列着无数的奏折,甚至有的还画满了朱墨,而就在苏苓行走的时候,随着墙壁和柱上的夜明珠的照耀,案台上恰好有一物闪过流光,微刺了苏苓眼眸一下!

玉玺?!

***

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