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二八:凰胤尘,你是猪吗?

三日后

白驹过隙,时间如流水般匆匆在眼前滑过,抓不住一点痕迹。接连三日,苏苓感觉这段时间或许是自她嫁给凰老三之后,最安静闲适的日子。

虽然居在深宫,但是好在行宫内外的确有重兵严密把守,而且在她陪着筱雪的这段日子以来,渐渐的也让筱雪因受伤而沉重的心情有了几许的好转。

至少,在苏苓努力的劝说下,她不会再认为那晚的行刺是太子所为。而且,恢复了冷静头脑后的筱雪,也开始对这件事慢慢上了心,仔细的将事情经过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也终于明白太子的确没有刺杀她的理由和动机!

而苏苓虽然一直呆在皇宫,但是也并未忽略相府内刚刚痊愈的亲娘凤茹筠,在三天的时间里,她也奔走于相府和皇宫几个来回,这样难得清闲的日子,让她一时间都有些舍不得,恨不能时间就此停住。

说来也奇怪,自从那天下午凰烟儿和赫连锦瑟来了行宫一次,至此后的三天时间里,这俩人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不但没有再来找麻烦,就连皇后那边也依旧没有什么动静。

虽然凰毅身为帝王,屈尊降贵来此有些说不通,但是依旧在第二天的时候,带着太子凰胤璃一起来了行宫,对筱雪也表示出一代帝王的慰问。

好不容易能够看见凰毅,苏苓当时心里是无比激动的,本想着趁此机会跟凰毅要个龙章加盖,结果她连话都没说上一句,凰毅温润的脸色看着她,直接让她好好照顾筱雪,然后就挥挥衣袖在苏苓满脸的惊愕的神色中直接走了!

当时苏苓就感觉,头顶阴云密布!如果不能将凰毅先搞定的话,她暂且还不能去找皇后!本来她和皇后就互看不顺眼,这要是现在给她整点幺蛾子,筱雪怎么办?于是,即便身在皇宫,苏苓也只能将此事一直埋在心里。

自然,她也没忘,如果最终实在没法子,她就采取梁上君子的行为,偷!

至于,凰胤璃和筱雪,关系依旧很冷淡!

而权佑擎和楼湛,接连三日也都没有再出现在行宫附近,恰好苏苓也懒得管他和楼湛之间的恩恩怨怨!这些事情她心里明白,说起来也不过都是国与国之间的明争暗斗,她本就不愿搀和!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天不但让苏苓感觉到难得清闲,就连她和赫连情歌的关系也因此而更上一层楼,都说人生难得一知己,现在她俨然已经将赫连情歌当成了自己的男闺蜜,说话也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彼时,夕阳西下,虽说断肠人在天涯,但此刻的苏苓不但不断肠,甚至还笑意正浓。坐在行宫内新搬来的秋千上,穿着绣鞋的小脚丫还在地上一踢一踢的,秋千两边的缰绳上,点缀着节节攀升的藤蔓,绿色青葱之中,唯有苏苓一袭淡紫色流纱织锦长裙极为耀眼,乌黑秀发挽成惊鹄髻,两只金海棠珠花步摇插在靓丽的青发之中,两腮耳际边还飘荡几缕柔顺的发丝。

“小情歌,你平日要是不来这里的话,你自己都在宫里干嘛?你的质子宫有人能陪你说话吗?”

赫连情歌此时就站在苏苓身前的几步之遥,身侧的花圃之中,花团锦簇争相开放,慢慢进入了夏季,群芳争艳美不胜收。

而此时,眼眸正盯着花团中一株俏海棠的赫连情歌,骤然听见苏苓的询问,缓慢转折眸子,看向她,不由得微微摇头,“质子宫没有这里热闹,更别说陪我闲聊的人。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

苏苓双手抓着秋千的缰绳,歪着头望着赫连情歌,难怪初次见面的时候,就感觉他的身上有着无尽的清愁,现在看来应该就是长年累月的孤身一人,造就了他现在这样宛若遗世谪仙的漠然。

一袭飘渺清贵的墨色长袍,头发永远以一根玉簪束在头顶,白希光洁的脸上似是总呈现出一种孤寂的沉默,这便是赫连情歌。

“我说,你们俩过分了吧!”

还双双沉浸在各自思绪中的苏苓和赫连情歌,闻声齐齐回眸,但见夏筱雪此时身着烟霞色琉光纱裙,左手还包扎着纱布,以一根珊瑚绳掉在胸前,从行宫内正漫步走下台阶,眼眸带着淡淡的戏谑和揶揄,看着苏苓和赫连情歌,颇有些不怀好意!

“咋了?你睡醒了?”苏苓倏地跳下秋千,连带着秋千在空中荡了几下。

而夏筱雪见苏苓走向自己,不禁莞尔一笑,“本太女是不是醒的不是时候?”

苏苓本就古灵精怪,自然也听得出筱雪的话里,浅淡的暗指。走上前扶着她的胳膊,菱唇恶劣一笑,上前轻轻戳了她的臂弯一下,“你话这么多,看样子病也好得差不多了吧!”

“咝,轻点喂!伤口刚结痂,要是复发了,你赔我胳膊!”夏筱雪和苏苓打趣的玩闹着,而赫连情歌见夏筱雪的出现,忽而感觉自己有些多余,对着两人浅笑告别之后,便步伐稳健的离开了行宫。

当苏苓和夏筱雪双双坐在秋千上,看着行宫内不时走过巡逻的女卫时,夏筱雪用手臂微微撞了苏苓一下,见她回眸,便问道:“我看,你这几天和赫连情歌关系不错啊!赶紧从实招来,你俩怎么个情况?”

一听这话,苏苓红唇微张,蹙眉就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见鬼了?没发烧啊,怎么不说人话了呢!”

“苏苓,你严肃点!我说正事呢!”夏筱雪见苏苓不正经的还跟自己嬉闹,不禁绷着脸,右手快速的将她的手腕从自己的额头拉下来,随即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企图从她的目光中看出某些情绪。

而苏苓的面色却相当的镇定如常,撇撇嘴深吸一口气,才缓缓开腔:“你别月老附身啊!我和小情歌是好盆友!好盆友你知不知道啥意思?”

“滚吧!骗别人行,你当我是傻子啊!这几天看你俩形影不离的,我这行宫有啥好的,他一天往这跑八趟,我是手受伤,又不是脑受伤!我可看的很清楚,赫连情歌对你,恐怕别有心思呢!”

夏筱雪说着唇角就不禁扬起一抹不屑的弧度,并非是对赫连情歌,而是因为他对苏苓所产生的心思。

有些事注定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才是看的最清楚的。这三天来,她无时不刻的都看见赫连情歌的视线一直离不开苏苓,不管做什么,他眼底深深倒映着苏苓的小身板,这种情况若是放在男未婚女未嫁,必然是一段佳话,但是放在如今的苏苓身上,断然不是好事!

“你别瞎想了,我要不是为了在这陪你,哪有功夫跟他形影不离?!小情歌是看我每天在这无聊,所以才来这陪我谈天的!你想太多了!”苏苓斜睨着夏筱雪,同时妥妥的鄙视了她的八卦心思。

但苏苓这样说,夏筱雪却不乐意了,“你这啥意思,在我的行宫你还说无聊,你这是伤了我的心,还就此一笑而过?”

“别闹!你自己算算,一天总共十二个时辰,你这三天每日都要睡十个时辰,你还怪我说无聊!我还没说你是猪呢!”

姐妹间的唇枪舌战,夏筱雪败北!暗暗的盯着苏苓得意的脸蛋,夏太女心里祈祷,下一次一定要让苏苓也吃一次哑巴亏!

夕阳的余晖将天边照耀出一片霞光琉璃般的色彩,西落的红日也带走了白日的喧嚣。晚膳时分,苏苓这筷子还没放下,筱雪就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不得已之下只能下了饭桌,直接和棉被拥吻去了!

行宫里面,此时除了苏苓,就只剩下那些连日来依旧警惕的巡逻女卫和侍卫。天墨色渐渐浓郁,苏苓一个人抱膝坐在秋千上,仰头望着济济繁星,一点点清碎的水光也在凤眸中熠熠闪烁。

好像,只有这个时间,她才能感觉到自己是真真正正生活在这里的人。因为,不论时间过去多久,她脑海中最清晰的,永远都是当初在现代城市里,车水马龙的板油路,忙碌又惊心动魄的日子。

也许,真的回不去了!

繁星眨眼,月色撩人。

沉静清浅的脚步声慢慢传来的时候,苏苓甚至没有回眸,也没有任何举动,依旧维持着自己的坐姿,仰眸望着月色,菱唇轻扯,开阖,“你这么快又睡醒了?”

理所当然的,她以为是筱雪!

可心绪纠错的苏苓,却忽略了筱雪的步伐,从来不是这么稳健沉重。

“一直没睡!”不知是谁的一句浑厚低沉的嗓音,瞬间惊动了苏苓周身安详的气氛。

闻声,苏苓身子微微一侧,眼眸还噙着继续迷离,看向出声的地方,这一眼顿时有些惊讶,“凰胤尘?”

可以说,此时的凰胤尘少了平日里的冷峻和狷狂,身上和面色上都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眉宇间一抹难掩的疲惫似是在诉说他接连三日的赶路奔波。

而在今日京师的第一瞬间,他甚至来不及回府去换一件衣裳,直接策马进了宫门,因为路上他接到了临风的消息,当时一怒之下差点没把胯下的骏马给勒死!

醉清,你好样的,给本王等着!

见到凰胤尘的所刹那,苏苓不光是惊讶,甚至是激动的直接从秋千上跳了下来,美目顾盼四周后,才又转眸看着他,“你来作甚?”

闻言,凰胤尘的眉宇就开始频频蹙拢,眼眸犀利的锐光也不停的放射出来,眯起困乏的眸子,一瞬不瞬的凝着苏苓,跨步狂放的一步步走向她,而他的动作也让苏苓步步后退!

“你干嘛!抽什么羊癫疯?!”

羊癫疯?!

凰胤尘此时心里直想骂娘,甚至是杀人!他一路赶回来,为的是谁?!听说她一直身在皇宫,他跑死了两匹骏马,为了谁?!

当然,凰三哥的心气孤傲,这些话也只能自己*的憋在心里想想,而若是他这般腹诽被苏苓听见的话,肯定会十分轻蔑的回答四个字,与我无关!

这俩人一个步步紧逼,一个节节后退,苏苓不是害怕,而是看他一身戾气又满脸土色的,干嘛呀这是,她穿的干干净净的,别把她衣服弄脏了!

毕竟这厮有前科,那晚上对她欲行不轨,好在临了他良心发现!

苏苓,其实你真的想太多了!

“你为何进宫?”直到,凰胤尘将苏苓直接逼退到花圃的墙角后,这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眯着的眸子还带着冷光。

而苏苓闻言脖子一拧,眼波潋滟,抬眸见鬼一样看着他,“跟你有关系吗?咱俩早就分道扬镳了好吗?我有休书在手,你别臭不要脸啊!”

“你确定,那休书现在有效麽?”

见凰胤尘依旧一副面瘫阴郁的表情,正要吸一口气,结果鼻端全是尘土的味道,这厮不愧叫尘王,尘土不分家,果然啊!

“虽然我现在缺了龙章凤印,但很快就能拿到了,不牢你操心!闪开,大老爷们欺负我这个弱女子,也不怕天打雷劈!”苏苓轻谩的说完就出手推着凰胤尘的胸膛,而这刚推了一下,本还繁星济济的夜空,忽然间一声惊雷裂下:

“轰——”

苏苓这小心肝,一瞬间差点吓得肝胆俱裂!

而下一刻,让她更加抓狂的事又发生了!

正在抬眸看着夜空打量的苏苓,忽然间就感觉自己眼前有一个黑影兜头罩下,还来不及看清楚做出反应之际,小身板就这样被凰胤尘修长高大的身躯给压住了,肩膀受力的情况下,很快就无法承受凰胤尘整个人的重量,下一刻两个人便毫无预警的双双跌入花圃之中,花瓣猝然纷飞,香气四溢!

但,苏苓可遭了罪了……这是猪嘛!好沉——

***

前五十张月票加更完毕~今天更新完毕!求月票~~~嗷嗷嗷~~来点月票~~快到碗里来~~碗里有糖!~~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