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二七:一霎那的光景,好像有点暧昧?

远离了权佑擎和楼湛的暗潮涌动,苏苓走在皇宫里,不停地揉着自己的眉心,这事情一旦牵扯过多,果然就有太过剪不断理还乱的杂事!

都要疯吧!干嘛非要把她卷进漩涡里!

不过,凰老三出城了,这件事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这厮丢下一封休书就滚犊子了,难不成是找下家去了?

身在京城之外,正骑着马正风尘仆仆赶路的凰老三,先是耳朵发热,随后鼻端就开始发痒!眼眸一暗,双腿猛地夹紧马腹,皮鞭猛甩!

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个磨人的小妖精在骂他!也不知道醉清办事办的怎么样,如果让他知道,苏苓靠近了皇宫,一定扒了他的皮!

而此刻,身在京城内某个医馆内,装晕装死的醉清,瞬间狠狠的打了两个喷嚏,同时脊背一阵发凉!

“苏苓!”

正在宫内像是无头苍蝇一样行走的苏苓,很快又听到耳边的呼唤。这次她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烦的情绪,反而淡然的转身,嬉笑的招手,“小情歌,雷好啊!”

来人,正是赫连情歌。

如果说苏苓对待凰老三心里有着百分百的抵触,对待权佑擎也有些提防的心里,那么眼下她面对赫连情歌的时候,便可以将这些情绪都收敛的一干二净。

说不上为什么,在她第一次看见赫连情歌的时候,就对他没有任何猜忌的心思,许是因为他时常挂在脸上的凄楚和淡凉,也或许是因为他们两人有着相同的境遇!

“夏太女,没事吧?”赫连情歌含笑走到苏苓的面前,夹杂着碎光的眼眸一瞬不瞬的低眸看着她。

苏苓一听,不由得展眉一笑,看看什么叫会说话,人家赫连情歌做的就是比那两只不着调的人做的好!

如此一想,苏苓脸上的笑意更加真切了几分,“没什么,就是手臂受了点伤,过两天就会好了!”

“那就行!太女在齐楚受伤,我本想去看一看,但后又觉得身份不合适,所以正巧就遇见了你,如此说来大家也就可以放心了!”赫连情歌平素觉得自己并非是话多之人,他一直认为自己不善言谈,但自从遇见苏苓之后,这一切就在无声无息间发生了骤变!

苏苓闻言微微一怔,反驳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大家都是朋友!关心一下在所难免!好几天没看见你了,一切可好?”

“还不错,你呢?”

如此,两人就宛若久未相见的老友,并肩在宫内漫步闲谈。

不知是哪里来的一阵飓风,瞬间刮起了地面上的尘土,而赫连情歌就这般毫无预警的挡在苏苓面前,哪怕自己的发丝已经被风吹乱在耳际,那深邃的眼眸也始终不变的紧盯着被他所保护起来的苏苓。

这一霎那的光景,苏苓的眼眸一瞬不瞬的仰望着身前的赫连情歌,从未有人在一阵飓风刮过之际,就能如此细心的为她遮挡。

“咳,内什么,谢谢啊!”苏苓不是个矫情的人,但有那么一瞬她感觉自己的脸颊在赫连情歌深邃专注的目光中微微发热。

而她自己也不知,自己的脸蛋染上了霞光之后,美得不可方物!

赫连情歌见苏苓正闪烁着眸光四下乱转,不由得也险些迷失在她的俏美艳丽之中,微微紧张的抿着薄唇,似是没话找话的问道,“尘出京了,这两ri你打算都留在宫里吗?”

一瞬间,美好全部破碎!

苏苓频频喟叹,为毛总是在最美好的时刻,凰老三这名字或者是身影总是出来打破她的意境!

人都滚出京城了,为毛他们还要不停的在自己耳边说来说去!

“筱雪受伤了,我留在这陪她吧!原来你们都知道凰老三出城了啊?出城而已至于闹的天下皆知麽!”苏苓十分不屑的嘟囔了一句,脑海中一想到昨晚上和凰胤尘的对峙,立马开始在心里扎小人!

赫连情歌见此仅仅是淡笑了一声,随即两人继续前行,他却不由得开口解释:“这次,是听闻有倭寇蛮夷在齐楚境内捣乱,所以他率兵前去平定!相信以他的手腕,没几日就会回来的!而且这次太女受伤的事情,可大可小,听闻皇上已经因此震怒!尘又恰好在此时出京,所以皇上也为此大为伤神!”

“嗯?这跟他在不在没啥关系吧!我听说太子已经亲自请旨要调查此事了。对了,你住的地方也距离行宫不远,你昨晚可听到了什么动静?”

苏苓凝神望着赫连情歌,如果说想要打听到什么消息的话,她倒是觉得小连情歌是个不错的任选,至少他不会向凰老三面瘫的跟自闭症似的,也不会像权佑擎话多的跟话唠似的。

看吧,人比人,真能气死人!

赫连情歌闻言也收敛了微微有些荡漾的心思,仔细的想了片刻,便摇头,“昨晚行宫一如从前,依旧很安静!直到刺客逃脱之后,才惊动了皇宫内外的侍卫!而且,出事之后,皇上就命人开始大肆的搜查,但是最后一无所获!”

“这么说来,昨晚上皇上和皇后就知道了这件事?”苏苓挑眉,不由得心里对凰毅和夏绯罗的感官又降低了几分。

昨晚上就明明知道筱雪受伤,但是到今日都只派了太医在外候着,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他们的关系,她可能真的会认为筱雪是个不值一提的外人!

这都什么玩意!

这样说来,也足以证明那人,绝对就是身在宫内的某人!否则,偌大的皇宫,虽然想要找一个人很困难,但是不可能会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她也看得出,太子对这件事极为上心,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仔细的调查一番,皇宫内出入之人或者是这次来使之中,有没有混入闲杂人等!

一瞬间,苏苓感觉自己的脊背一片寒凉,越是想下去,她就感觉这件事越是不简单!她的猜测可以说是空穴来风,但仔细想想,她又觉得事情真的有可能!

这心里不停的思忖着,苏苓的脸蛋上也开始千变万化起来,就连站在她身边的赫连情歌,也紧抿双唇,不敢打扰她!

*

公主殿

当赫连锦瑟陪同凰烟儿一同回到殿宇之后,方一入内,凰烟儿就恨恨的落座在太妃椅中,同时端起桌上的凉茶,刚抿了一口,随之就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墨香,贱婢死哪儿去了!”

凰烟儿开口怒骂了一声,话音方落,墨香就连忙从偏殿内小跑而至,见凰烟儿的脸色难看,不由得也有些胆战心惊。

“奴婢参见公主!”

虽然她是公主的大丫鬟,但是每次只要公主有什么不顺心,是必然会拿她出气的!即便在外人看来,她的身份比一般奴婢要高贵不少,但其中心酸怕是也只有她自己明白!

凰烟儿睥睨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墨香,随后愤恨的说道:“茶都凉了,明知道本宫要回来,不知道提前准备好吗?本宫要你有何用!”

“公主息怒,公主息怒,奴婢这就去准备!”墨香战战兢兢的拿走茶盅后,赫连锦瑟也悄然坐在了凰烟儿的身侧,见她脸色怒容正盛,眼眸中微微闪过精芒,随之面色一转,就状似安慰的说道:“烟儿,你也别生气了!”

“你叫本宫如何不生气,你没看见那苏苓在本宫面前如何耀武扬威嘛!当初,早知道她这般不识好歹,本宫在那次烧了画舫的时候,就应该狠狠的治她的罪!”

赫连锦瑟见凰烟儿怒气冲头有些口不择言,眼底的暗芒愈发涌现了几分,清浅叹息一声,幽幽的说道:“烟儿,其实你生气也是无用的!除了让苏苓更加得意之外,又能有什么办法!当初你也应该知道,她即便烧了画舫,但是很明显皇上是包庇她的,所以说你和她生气,除了让自己难受,别无他法!”

凰烟儿听着赫连锦瑟的话,心口感觉更加怒火中烧,暗暗的捏紧了食指,咬牙切齿的说道:“本宫不会放过她的!一定不会!”

“烟儿,你别想太多,她自然不是你的对手,静待时机吧!你好好歇着吧,我先回去了!”

“嗯!”

此时,处于盛怒之中的凰烟儿,并未发觉赫连锦瑟眼眸中噙着的精光,只一心想着如何对付苏苓,生生错过了看清赫连锦瑟真面目的机会!

当赫连锦瑟离开公主殿,静候在外的素问连忙上前,跟在她身边,主仆两人慢慢往后宫走去,而素问也在此时举目四望,旋即在赫连锦瑟的耳边说道:“郡主,那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赫连锦瑟唇角一笑,瞥着素问阴测测闪过流光,“走!”

***

二更,三更大概在10点左右,十点来看!求月票~~~~~嗷呜~~求月票~~我爱你们~~月票飞起来,加更无上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