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二六:这人的嘴,咋就那么欠

“虽然这皇宫是你家,但也没人说过我不能进宫,对嘛?”苏苓无所谓的态度斜睨着凰烟儿漫不经心的讽刺着。

而原本脸上就带着怒容的凰烟儿,闻言更是眯着眸子散着冷光睇着苏苓,随即就在她方要说话的时候,一侧的赫连锦瑟却先声夺人,“王妃,不知太女现在的情况如何?我和公主今日前来,是代表皇后娘娘的。娘娘听闻太女在宫内受伤,十分着急,但是奈何她最近身体抱恙,不能亲自前来,所以我和公主才会着急的想要见一见太女,不知王妃能否行个方便!”

经过上次和赫连锦瑟之间的不愉快,此时苏苓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而且听她的语气,似乎也不似从前那般张狂。

但,也许是她多想,苏苓就是感觉赫连锦瑟不会真的变乖,不然她现在说这种话,也太不合时宜了!

明知道她和凰烟儿关系浅薄,她这样一说,依照凰烟儿的性子,怕是肯定会炸毛的!

一切,正如苏苓所想那般。她这厢正看着赫连锦瑟细心的打量着,她身前的凰烟儿果然在赫连锦瑟话落之际,顿时开腔尖锐的讽刺,道:“没想到,本宫代表母后而来,身在行宫大院之内,竟然还需要向皇嫂求通融,这于情于理都不和!皇嫂,莫不是你认为和三哥的关系有所缓和,所以就可以为所欲为?”

哟呵,苏苓一听这话,顿时笑了!

果然都不是消停的鸟,连她和凰胤尘的关系如何,都能了若指掌,到底还有什么是她们所不知道的呢!

“公主,就算你今天代表玉皇大帝而来,你总也要尊重人家太女随从的意愿吧?明知道太女重伤在休息,你还想去打扰?存的什么心?还有,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和你三哥的关系有所缓和的?你说出来,让我也长长见识!”

苏苓含着意味深长的笑,不时的就双手环胸歪头看着凰烟儿,就这水平还跟她明争暗斗?也不怕把自己的缺点都给暴露了!

凰烟儿闻声也忽然发现自己似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于是目光隐晦的看了一眼赫连锦瑟,见她悄然的摇了摇头,这心里的嫉恨也不得不就此压下,抿着唇再次抬眸望着苏苓,又看了看她身后不时有女卫行走的内院,冷冷一笑,道:“既然今天表姐不方便见面,那本宫就先回去了!但相信接下来的几日,太女总不会一直不露面吧!

皇嫂,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即便你和表姐的关系好,但也请你别忘了她真正的身份,南夏国太女的地位可不是随便就能攀附的!锦瑟,我们回去吧,这行宫今日是进不去了,看来本宫也要尽快告诉母后,也好让她定夺此事!”

说着,凰烟儿就深深的看了一眼闲适淡然的苏苓,随即暗自咬牙,剜了她一眼之后,就携着赫连锦瑟二人双双转身离去。

苏苓站在行宫的门口,看着二人的身影,眼底讳莫如深的异光闪过。她感觉赫连锦瑟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多谢王妃解围之恩!”苏苓心里正想着赫连锦瑟的变化原因时,紧接着就听见耳边传来女卫不乏感激的话语。

侧目看去,微微浅笑,“没关系,自家人!你们好好保护筱雪,有什么问题可以等我回来再说!”

“是,属下谨遵王妃之命!”

也难怪凰烟儿对女卫如此生气,明明苏苓的身份比不上她的高华,但是偏偏这些女卫对待苏苓的态度,就宛若夏筱雪亲临一般,就连苏苓自己对此都有些失笑,以真心换真心,有时候的确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脸上满足了笑了笑,苏苓正想着是先去找皇帝还是找皇后的时候,忽而有人瞬间出现在她的身侧,而且举止极为亲昵的凑近她玲珑小巧的耳边,念叨着,“一日不见,如隔三年!”

苏苓转首侧目,同时后退了两步,睨着眼前吊儿郎当的权佑擎,不由得撇撇嘴,“你怎么还在?”

“诶?!你这叫什么话?本宫可是一直在默默的关注你,结果你给本宫来这么一出?杀人不见血也没有你这么狠吧!”

权佑擎依旧穿着艳丽扎眼的桃红色锦衫,似乎不论这锦袍如何正统,穿在他的身上却总是带着一股子邪魅又妖娆的气息。

明明可以将胸前的盘扣或者束腰拢的工整一些,偏偏权佑擎这厮,似是习惯了放荡不羁,衣衫在他身上,总是露着大片的蜜色胸膛和弧度撩人的脖颈!

“废话还是那么多!”苏苓斜斜的眺了权佑擎一眼,随即也不打算和他过多纠缠,直接就想奔着凰毅的上书房走去,而权佑擎这个话唠却不打算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苏苓,跟在他身边狂放行走的同时,说道:“你家凰老三刚离开京城,你说咱俩是不是可以趁此机会做点别的?”

凰老三离开京城?她怎么不知道?!

“谁说他离开京城了?”苏苓站定侧目诧异的看着权佑擎,昨晚上他俩还在军营里针锋相对的,这才多久的功夫,他就走了?

闻言,随着一阵清风拂面,权佑擎妖孽的俊彦上也闪过一抹促狭,莞尔一笑渐渐凑近苏苓的脸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的凤眸,说道:“原来你不知道?”

“嘁,知不知道有关系麽!你又来干啥?我没见哪个国家的太子像你这么闲的!”面对权佑擎的揶揄,苏苓回他一个白眼。

这厮虽然不讨厌,但是那张脸能不能不要总是靠的这么近!长得好看也不能这么任性啊!

权佑擎闻此,煞有介事的翘起妖媚的眸子,浑然天成的无双容颜,挂满了邪肆的笑,“本宫忙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

苏苓:“……”

这人的嘴,咋就这么欠!

“哎,苏苓,那天楼湛找你,有什么事?你跟本宫说说呗!”权佑擎边走在苏苓身侧,边状似无意的询问了一句。

而他的话,也让苏苓扬起了一抹轻嘲的笑,她还是低估了这些人深沉的心思。诚如权佑擎的身份,身为权青国的太子,若是没点城府,怕是也坐不稳那个位置。

难怪这些人说话总是深沉又不乏深意,现在听他这样说,苏苓算是明白,自己身边怕是隐藏了不少人,甚至都在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去和楼湛见面,这件事虽说不上秘密,但总归知道的人不会超过五个!

苏苓浅笑应对,回眸睇着权佑擎,猝然一笑,道:“权太子既然知道的这么多,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和楼湛见面都聊了什么?”

权佑擎眼眸一紧,蹙眉瞪着苏苓,“你看你,本宫要是知道还用问你吧!其实本宫就是想提醒你一句,楼湛没那么简单,如果能远离的话,尽量离他远一些!”

“你这话……”

“咳咳咳……不知道在下何处得罪了权太子,需要由权太子特意提醒尘王妃远离呢?”

正当苏苓方噙着疑惑继续开口时,结果从两人前方的回廊下,恰巧走出一人,伴随着他虚弱的咳嗽声,二人也同时看清了依旧披着披风面带病色的楼湛!

权佑擎和苏苓见此,同时脸色微变,尤其是权佑擎,原本笑意盎然的神色瞬间变得凛冽一片,缓步上前两步,站在苏苓的前方,看着楼湛踱步而来,开口:“七皇子,你这合适吗?偷听本宫和苏苓的对话,有失君子风范!”

楼湛清浅迷离的眸子缓缓看着权佑擎,微微一瞬之际就看向被他隐晦挡在身后的苏苓,与此同时手中拿着白色纱巾,捂唇再次咳嗽一声,道:“权太子真是说笑了,在下从未成为是君子!更何况,你在背后谈论是非,这似乎也并非是你权青国的礼仪之道!

而且,不论在下与尘王妃说了些什么,总归是我们二人之间的秘密,权太子又何必如此好奇!”

苏苓听着两人绵里藏针的话,感觉一个头两个大,眼看着权佑擎正将半个身子挡在自己的面前,苏苓蹙眉毫不犹豫转身,同时丢下一句话,“二位慢聊!”

见苏苓转身离开,权佑擎满目无奈的盯着她的背影,而楼湛则缓步走向权佑擎,一寸寸掀开眼睑,与他平视:“权太子的好心,怕是别人并不愿意接受!何必如何呢?”

“七皇子,你管本宫好心还是坏意?你那点心思,如今在齐楚怕是有心无力了吧,别想太多,有些人注定生来就无法成为强权,安心当个小皇子也没什么不好!不说呢,七,皇,子!”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今晚加更,有三更!求月票!本月冲新书月票榜,月票过50,必加更一章!求~求~求~求~你们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们都不嫌多~~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