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二五:皇宫是你家,也没说不让我进来

当苏苓假意端着一碗红糖水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凤眸瞥了一眼正喘息不迭的筱雪时,暗暗摇了摇头!

这年头,红娘也不好当!

要不是为了给他俩一点独处的机会,她至于跑到膳房去弄一碗红糖水来麽!煎药这活还轮不到她来做好嘛!

结果她这一去一回间,这俩人竟然能把气氛弄的这么僵硬!还能不能好好的暗恋单相思了?

筱雪这丫头也是够执拗的了,何必要在这个时间将那印章拿出来!这样一来,如果此事并非是太子所为,那只怕暗处的人也会因此而有所防备!

事情不妙啊!

“你们俩这么怎么了,我刚出去一会的功夫,不至于这么短的时间就含情脉脉的分不开视线吧!”

闻言,筱雪的脸色一凛,暗自剜了一眼苏苓。而凰胤璃的表情也变得古怪了几分,侧目看着苏苓闲庭信步而来,又看了看她手上端着的汤碗,语意难测的说道:“弟妹,话不要乱说!太女受伤这件事,本宫已经向父皇请旨,亲自调查的!待日后有任何消息,本宫会及时通知太女的!告辞!”

“皇兄等等!”

见凰胤璃要走,苏苓清楚的看见筱雪脸上憋着愤怒的表情,不禁放下手中的汤碗,上前一步挡住了凰胤璃的步伐!

“何事?”

凰胤璃眉宇间染上几许深重的戾气,而睇着苏苓的脸色也不算和善,总之与他平素给人淡漠沉凉的感觉大相径庭。

苏苓暗暗叹息,目光幽幽的看向了筱雪,继而看着凰胤璃,又指了指他手中紧捏着的印章,细声说道:“皇兄,这件事我相信不是你所为,但是你应该了解筱雪的性子,她和你们的关系,自然要十分亲厚,看见行刺之人身上掉落了印章,难免会胡思乱想!

我想,皇兄若是想要调查,不如在你身边之人着手,毕竟我听闻这印章是你们几位王爷从来不会离身之物,若是有人能够拿走你的印章,除了你身边亲近之人,应该再无其他!”

苏苓的分析听在凰胤璃的耳中让他的目光瞬息千变万化,眯起的眸子看着苏苓,也多了几分谨慎,俊彦微冷着神色,对着她点头,“这件事本宫会仔细调查!这几日,你先照顾她吧,行宫内外本宫会加派人手的!”

话落,凰胤璃便头也不回的带着自己的印章直接离开了行宫的偏殿。苏苓站在原地,看着他略显急切的背影,心里总是感觉这件事有很多的蹊跷之处,但一时间就弄不明白来龙去脉,最终也只能回身看着软榻上开始垂泪的筱雪,又无奈又烦躁。

“苓子,这回你看见了吧!他对我,根本就连陌生人都不如!”夏筱雪狠狠的擦着自己不停流泪的眼角,但似乎越擦拭泪水越是汹涌,暗恨着自己的不争气,又同时不想让苏苓看见自己这样脆弱的神色。

苏苓叹息一声落座,将自己袖管内的纱巾递上给她擦了擦,而后便说道:“你何必那么着急呢,刚才不是都说了,他和这件事应该没有关系!你没看到他刚才的表情,我倒是觉得他未必像你所想象的那样!”

“算了,什么都别说了,事已至此,留在齐楚我除了让人看尽笑话似乎也没别的好处了,我打算明天就动身回南夏!”

似是心灰意冷的夏筱雪,说话的语气也也透露出冷硬和赌气,苏苓眼看着她半垂着一只胳膊在胸前,而且上面方包扎好的纱布似是因为她过于激动,又氤氲出了血迹的红,眼波流转了一瞬,劝慰道:“你就甘心这么走了?平白在齐楚受了重伤,你要是这样子回国的话,你母皇会善罢甘休吗?虽说你们两国是姻亲关系,但是事关国家储君的安全,你这样离开,怕是让齐楚和南夏双方都会为难的吧!”

“我不管!留在这天天看着他和别的女人亲近,我还不如回国的好,至于齐楚和南夏的关系如何,跟我何干!”

夏筱雪不讲理的心性一上来,让苏苓都半饷无言。

苏苓沉默着,而夏筱雪心里也烦躁不堪,片刻都没有听到苏苓的回答,夏筱雪心里又有些自责,抬眸小心的看着她,不由分说的就以右手探出拉住她的手,“苓子,我不是跟你生气,只是他刚才说的话太气人了,他竟然说在这个是跟我浪费时间!就算他不知道我的心意,但也没必要说话这么伤人!我也是气不过,才会把印章拿出来的!我是不是做错了?”

苏苓看着筱雪放在自己手背上的手,微微反手扣紧后,摇头,“筱雪,别冲动!其实印章给了他也无妨,反正都是他的东西!我倒是建议你,不妨在这里多留宿几日,哪怕这件事有些眉目了,你再离开也不迟!我并非是担心齐楚和南夏的关系,我现在忽然感觉,这次的事情好像是有人要针对你和太子,不然你想一想,这件事太子没有理由给自己留下后患,所以显然不是他所为,但若是另有其人,对方这样做,明显是想让你误会太子,因为这样一来,会导致的后果就是难以想象的复杂了!”

脑海中不停的分析着筱雪这次受伤的原因,而苏苓说完抬眸看她,就见她的身侧有些迷茫,甚至还苍白的脸色也带着令人心疼的失落,不由得又开腔:“这件事你别想了,有太子去调查,我也会试着去找一些线索,你刚刚受伤不久,先好好休息吧!这回行宫的附近的确加派了人手,安全无虞!你先休息!”

苏苓不由分说的就让筱雪躺下身,随后安静的陪了她片刻后,就听见沉沉绵长的呼吸声传来。

也难怪她能撑这么长时间,彻夜未眠又身受剑伤,怕是当时她误以为是凰胤璃要杀她的时候,心里面应该万念俱灰了吧!

这世事太烦扰,如果有一天她能彻底和皇宫摆脱纠缠,她一定会毫不犹豫!

对!休书在手,怕毛啊!

苏苓想着就摸了摸胸口内依然安放的宣纸,深深的看了一眼沉睡的筱雪,便起身悄声走出了偏殿。

反正现在正好在皇宫里,她何不趁此机会去找皇上和皇后加盖龙章凤印!尼玛,她还真没听说休书还要这么麻烦的!

走出行宫后,苏苓还没开口对一众南夏女卫叮嘱加强戒备,结果就听见行宫外围的门口,正传来嘈杂的喧闹声。

苏苓看了一眼静候在外的女卫,见她们各个对此毫不在意,也没有多问,径自抬步走向了行宫的门外。

此时,凰烟儿和赫连锦瑟正站在门口和其中两名女卫吵闹着,凰烟儿一席瑰丽的宫装姿态凌人的正训斥着女卫:

“你们给本宫让开,这里是齐楚的皇宫,不是你们南夏!”

“公主息怒,如今太女正在休养,暂时不便打扰!”

赫连锦瑟依旧是特立独行的骑马装陪同在凰烟儿身边,见女卫这般开口,眼眸闪过异色,便对着凰烟儿说道:“公主,不然就算了吧,她们想来也都是听命于夏太女的!”

殊不知,赫连锦瑟的话方说完,凰烟儿的表情一变,就侧目睨着她,冷笑道:“就算是听命于表姐的,但这里是齐楚,并非是她们女儿为尊的南夏!本宫是公主,这些奴才有什么资格阻止本宫的去路!”

“哟,这是怎么了?谁惹齐楚堂堂公主生气了?”当苏苓走进一听是凰烟儿和赫连锦瑟这两只渣女在吵闹的时候,这语气也瞬间变得不正经起来!

现在似乎所有人都知道筱雪受伤的消息,但是她们两个一起来,除了是看热闹难不成还真的担心筱雪?

她不信!

上次虽然赫连锦瑟去向夏绯罗告状,但是那次在行宫,打了她一巴掌的可是筱雪,而且她对这个赫连锦瑟似乎有些天生的抵触和怀疑!

所以,一会她得好好叮嘱这些女卫,行宫周围渣女和公主不准靠近!

“见过尘王妃!”

凰烟儿本就在气头上,谁知一听到苏苓的话后,她这目光还来不及循声卡去,就眼看着自己身前的几个女卫,纷纷恭敬的回身对着苏苓行礼!

她堂堂一个公主,还比不上苏苓这不讨喜的王妃?一瞬间,凰烟儿就感觉自己公主的身份遭到了蔑视!

“原来是皇嫂,没想到你竟也入了宫?”凰烟儿敛去之前对待女卫时候的颐指气使,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苏苓,同时和身边的赫连锦瑟面面相觑了一瞬,似乎两人的眼眸中,都闪过某种异样的精芒!

苏苓笑看着凰烟儿,自然她们二人的一切举动都落入了她的眼中,不由得拢了拢腮边被风吹乱的发丝,无所谓的态度说道:“虽然皇宫是你家,但也没人说过不能我进宫,对嘛!”

***

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