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二四:盛怒之下,大吵一架

凰胤璃眼眸睇着苏苓微暗了一瞬,旋即缓步走向贵妃榻的时候,语气微沉,道:“昨夜太女受了伤,至今仍不让任何人探视,本宫若是再不来,怕是太女会对齐楚有所误会!”

闻言,苏苓和夏筱雪隐晦的对视了一瞬,二人的脸色都变幻莫测,而苏苓目光中还带着淡淡的苛责,瞥了一眼夏筱雪后,从贵妃榻边起身,看着凰胤璃笑道:“原来是这样,说起来那还得怪筱雪太任性了!难怪方才我来的时候,在行宫外面只看到了太医和南夏国的女卫,我还以为这件事太子和皇帝并不知悉呢!”

苏苓暗自撇撇嘴似是无意说出的话,让凰胤璃的脸色也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而夏筱雪的目光在凰胤璃现身的刹那,便一直胶着在他的身上。

一时间,偏殿内的气氛有些凝滞,三个人都沉默着各怀心事,而夏筱雪微微抿了抿发白的唇角,看着凰胤璃忽而轻声问道:“太子日理万机,能让你在百忙之中来看本太女,真是受*若惊!”

夏筱雪这番看似凉薄又带着明显疏离的语气,传入凰胤璃的耳中时,明显见他眼眸一暗,缓缓抬眸看着筱雪的目光也变得深邃了几分。

苏苓见此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叹息,这俩别扭的人,看样子是打算继续这么别扭下去?她知道筱雪的心思,但是面对凰胤璃的时候,在他平波不惊的俊彦下,甚至是他那一双浅淡静默的眸子中,始终都无法参透他真是的想法!

心有城府之人,怕是不会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情绪都暴露在别人的面前,而这样也让苏苓感觉举步维艰的有些难办!

虽然暂时还弄不清楚凰胤璃来此的目的,但她总感觉他并非是以太子身份前来慰问的,不然就算行宫内外都被严密把守,他想进来也不可能孤身一人跳窗而入!

这样的话,她可不可以认为是凰胤璃想单独见一见筱雪?

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苏苓这小心思就开始千回百转个不停,眼眸不停的滴溜溜乱转着,愈显得古灵精怪许多。

当苏苓走早桌边,随手到了一杯已经冷却的凉茶,旋身走回到贵妃榻,直接交给站在一侧的凰胤璃时,她扬起笑脸故作闲聊的开口:“皇兄啊,你说这皇宫戒备这么森严,怎么筱雪在行宫这种地方,还会遇刺受伤呢?你说这贼人是不是该千刀万剐?”

凰胤璃接过苏苓的茶杯,一刹那指尖上冰凉的触感让他微微蹙眉,不由得也慢慢摩挲着茶杯的杯身,却并未浅尝。

听到苏苓的话后,凰胤璃反而点头,“这件事本宫会命人仔细彻查,一定会还给太女一个公道!”

“皇兄,你要是早这么说不就完了麽!你看看筱雪这胳膊上的,要是对方那犊子再用点力,这胳膊都保不住了呢!”苏苓说着就煞有介事的站在筱雪的身旁,指着她的胳膊轻声抱怨着。

而与此同时,苏苓的眸子也正一瞬不瞬的观察着凰胤璃的表情,就在她话音方落的瞬间,她怎么感觉自己从他逐渐变的深邃犀利的眸子中,看到了淡淡的杀气?!

“太女请放心,这件事本宫一定会彻查!”

“皇兄啊,既然这样那你能不能在这陪一陪筱雪,我正好要去膳房给筱雪煎药,麻烦你了啊!”苏苓说着就直接往偏殿门外走去,自顾自的模样完全没有给凰胤璃和夏筱雪任何反应的时间。

甚至在筱雪忍不住开口阻止她的时候,就见她的身影已然消失在门扉之外!

偌大的偏殿内还充斥着皇宫内古朴厚重的气息,虽然行宫不似凤宸宫等宫宇那般恢弘,但作为迎接使者下榻的地方,也还是相当奢华的!

彼时,夏筱雪虽然靠着身后的软枕,但是一反之前的随性,反而在凰胤璃缓缓落座在贵妃榻边侧之际,她紧张的感觉自己的脊背都是僵直的!

这是几年以后,他们再一次这么安静的坐在一起对望。而且,还是旁无他人!

说不紧张,是假的!

正因为筱雪不知道凰胤璃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所以才会有些担忧又慌乱的自顾不暇。她害怕凰胤璃不喜欢她,而自己喜欢他的心事被他看穿的话,太过丢脸也不适合她的身份!

她不敢去想凰胤璃对自己的心思究竟是什么,也正因为这样,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苦守着自己心里的秘密,所以每次面对他的时候,都会变得这般手足无措!

“你还好吗?”

终究,凰胤璃还是端着茶杯轻抿了一口凉透的茶水,随即红唇还带着淡淡的水光,凝望着软榻上半垂着眸子不停戳手指的筱雪,低声问了一句。

夏筱雪闻言心里一紧,暗自平缓了紊乱的呼吸后,点点头,“还死不了!”

这叫什么话!

凰胤璃本身身为齐楚国的太子,所以在日渐长大后,对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有极其严苛的要求!

而同样身为南夏国太女的夏筱雪,他虽很久未和她真正的坐在一起闲谈静聊,但此时听见她这样的回答,不由得心里就有些诡异的感觉,这些是不是都是弟妹苏苓交给她的?!

“昨晚,你可看清楚行刺之人的容貌了?还有你最近在齐楚,可曾得罪过什么人?”凰胤璃的话其实是好意,只不过在他这般询问的情况之下,在夏筱雪听来,却感觉无比的讽刺。

蓦然睁开眸子看着对面的凰胤璃,筱雪苍白的唇角还带着几许脆弱,蹙眉凝视却暗含讽刺的笑道:“太子这是拿我当犯人审问呢?昨晚上行刺之人到底是谁,太子真的不清楚吗?我身为南夏国的太女,在齐楚国驻足不过几日时间,你认为我会因此得罪了谁?”

“本宫如何会清楚昨晚行刺你的人?太女,有些话莫要乱说!”凰胤璃见夏筱雪突然一反常态的对自己质问,这心里顿时有些烦躁的蹙起了剑眉。

英挺俊朗的容颜上略带冷光,一双桃花眸也少了几分和悦的色彩。

夏筱雪银牙紧咬,紧紧抿着红唇瞪着凰胤璃,此时正藏在她身侧的印章似乎也随着她的小觑闪现出讽刺的流光。

呼吸再次紊乱,夏筱雪狠狠的沉吸一口气,轻挑着英气的黛眉,“凰胤璃,没想到几年不见,你这太子风范倒是练就的炉火纯青!想想其实本太女也挺奇怪的,这几年外界都传言齐楚的国力如何强盛彪悍,民风淳朴又富足,是否是因为这样,所以你们齐楚便不把本太女放在眼里?本太女在齐楚行宫受伤,如今听闻这件事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你现在若是有时间在这里对我询问,不如去想办法抓住行刺的人,又或者你心里知道行刺之人是谁,至少也能尽早做好充分的准备!”

“筱雪!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叫本宫知道行刺之人,且不说曾经,就现在你的身份来看,胆敢对你行刺之人,必然是有其不可告人的秘密!本宫若是知道,又怎么会在这里与你浪费时间!”

凰胤璃在听到夏筱雪一番冷嘲热讽后,难掩的怒气瞬间就席上心头,所以这瞬间起身拂袖的动作不免也有些大,连他身下的椅子都因此直接被撞到在地上。

夏筱雪的脸色更加白了几分,眼看着凰胤璃对自己怒目而视,心里也仿佛有一团巨火,但相比之下,心里的难受和委屈又比这更加严重!

如此想着,夏筱雪便全然不顾,从身侧直接抄起那枚雕蟒印章,狠狠的扔向了凰胤璃,同时嘴里还喊道,“本太女也不想和你浪费时间!凰胤璃,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给我看清楚,这印章是何物!”

夏筱雪距离的喘息着,怒瞪着凰胤璃的眼眸中一片血丝浮现,但是坚强又不肯服输的心性,让她正竭力的压下想要泪奔的情绪。

而凰胤璃在察觉到筱雪冲着他面门就丢掷过来的东西后,迅速的抬手接住,而一刹那触手升温的熟悉感,就让他的脸色大变。

看都不看手中的物品,脸色阴沉一片,睇着筱雪,问道:“这印章,你从哪得来的?”

见凰胤璃如此古怪的表现,筱雪逼退所有不该显露在他面前的情绪,不由得冷笑道:“凰胤璃,吃惊了?害怕了?也就是说,这东西的确是你的,对吗?而且还是你从不离身之物,是不是!”

“筱雪,不要避重就轻!告诉本宫这东西你哪里来了?”凰胤璃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和阴冷,而盛怒之中的筱雪也根本顾不得他的表现,直接讪笑道:“你会不知道吗?”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