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二三:这女人太善变了

而苏苓心里这诧异还没缓过来,凰胤姬似是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顿时眼眸闪烁的看着苏苓,话锋一转,问道:“皇嫂,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有什么事吗?”

苏苓眼波流转一瞬,嫣然一笑,说道:“没什么,就是感觉好玩,所以看看!你收好吧,这东西丢了就找不回来了吧!不过这么好看的玩意,改天我也去仿刻一个!”

说着苏苓就煞有介事的调笑着,而凰胤姬闻言却脸色古怪的一变,四下看了看,不由得有些紧张的拉着苏苓的袖管,“皇嫂,你可别闹啊!仿刻皇子的印章,那可是死罪!而且就算是你去仿制,也不可能会弄得一模一样,这印章是当初父皇亲自命人打造的,而且听说这东西打造完之后,帝王玉的用料恰好用尽!根本不可能会有第二块!你要是喜欢的话,不如我去找人给你用别的玉料做一些……”

“不必了,看给你吓得,我说着玩的!”苏苓打着哈哈的拍了拍凰胤姬的肩膀,随即眼底也浮现一抹凝重的色彩。

通过和小四的对话,至少她可以断定,手中这块太子的印章,绝对是真的,而且也不是她所猜想的是被人仿刻的!

那这件事……

“小四啊,你赶紧去梳洗一下吧,从军营回来看你这狼狈样!哪还有皇子王爷的风范!这有我呢,你去好好整理一下,若是你担心筱雪的话,晚一些再过来!”

“这……那好吧,皇嫂那就辛苦你了!”

*

待凰胤姬离去后,太医也已经给夏筱雪包扎伤口完毕。对着苏苓简单的告诫了一下注意事项,随后也离开了行宫。

而苏苓之所以让凰胤姬找一些信得过的太医,就是因为不想让筱雪的事情继续被人以讹传讹下去。

在她看来,筱雪受伤的情况,肯定也是被有心人传播到街头上的。这样一来,事情所牵涉的,未免会更多!

彼时,苏苓端着一盘芙蓉糕没有形象的往嘴里不停的塞着,她从军营出来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吃饭,饿死了有没有!

而相比较苏苓的狼吞虎咽,夏筱雪反而细嚼慢咽着,也不知是不是心里的疑惑未解,所以她就算喝着莲叶羹,也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在苏苓将最后一块芙蓉糕仍在嘴里后,拿起一旁的莲叶羹喝完,擦了擦嘴角,就看着夏筱雪说道:“你现在心里还认为是太子所为吗?”

夏筱雪闻言就感觉胃口全无,直接将手中的汤碗放在了矮桌上,身后靠着软枕,低眸咬着嘴唇,虽然脸色有些复杂,但还是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也不确定!”

“筱雪,这东西我可以确定是太子的无疑!”苏苓心头喟叹着,以两指捏着印章放置在筱雪的眼前。

果不其然,这话音刚落,就见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更加苍白了几分。苏苓抿了抿唇角,虽然不想将事情说得这么严重,但是她想有必要让筱雪心里做好准备。

如此,苏苓继续开腔,“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件事是太子做的!平心而论,不管太子为人如何,但至少在我和他接触的情况来看,他如果要刺伤你,首先没有理由,其次他完全不必在皇宫动手!”

夏筱雪闻言却讽刺嗤笑,“苓子,你是在安慰我吗?其实你应该比我还清楚,这种代表皇子身份的印章,他们几人是从来都不会离身的!我之所以这么难受,就是因为曾经我在他的身上,看见过他不离身的佩戴!所以,如果换做是你,这件事你会怎么做?”

眼看着夏筱雪对此次刺客的事情似乎已经全然相信了是凰胤璃所为,而这也让苏苓心里微微无奈着,她相信凰胤璃,但是更担心筱雪的情况。

脸色挣扎了几许后,苏苓还是狠着心,对夏筱雪说道:“筱雪,这么说吧,这印章我也承认是太子的,但是这件事我觉得必定不是太子所为!

诚如你所说,就算他平日不离身的佩戴,那你确定他洗澡的时候也会带着?换衣服的时候难道不会放在身旁?

在事情还没有结论的时候,你总不能连事情真相都不调查,就这么给他判了罪吧!更何况,抛开一切不谈,你现在可是代表着南夏国太女的身份,如果你在齐楚国的皇宫里发生了意外,你觉得这件事谁会获利最多?

我想,凰胤璃既然身为齐楚国的太子,不管他是否知道你的心意,但他断然没有伤害你的动机。因为他应该比谁都明白,齐楚国和南夏国如果交恶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

苏苓的分析字字珠玑,也全然在理,而这一刻夏筱雪也忍不住直起了身子,哪怕手臂还被掉在胸前,但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将苏苓手中的印章夺过来,放在手中一边摩挲一边呢喃,“照你这样说,难道真的不是他?!”

苏苓:“……”这女人变脸也太快了吧!有这样的吗?!

扶额叹息了一瞬,苏苓拧眉看着夏筱雪,“其实,我刚才就在想这件事情!你可以好好想想,如果你要是刺杀一个人,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会轻易的就让它落在案发现场吗?这件事,我反而是觉得有人想要嫁祸给太子,要的就是你就此误会他,而且我还感觉这次对方是想要挑拨齐楚和南夏的关系,又或者是为了让你受伤,从而拖延你回国的时间!

你觉得,这些可能性有没有?”

“你说的对!”夏筱雪听着苏苓细致的分析,顿时感觉昨晚上她过于激动,从而竟险些遗漏到这么多重要的线索。

垂眸看着手中还带着淡淡朱砂痕迹的印章,夏筱雪的脸上不由得又恢复了几许生机,眼眸也不似之前那般绝望痛楚!

见她恢复了神智,苏苓这会才开口揶揄道,“你至于那么紧张吗?这件事不管是谁看见或者听说的话,肯定都会产生疑问的,你连想都不想,就认为是太子做的。结果还让自己白白流了那么多血!身体才是本钱,就算这件事是太子所为,那也终归要调查处真相,你方才躺在那一副等死的表情,我都妥妥的鄙视你!”

夏筱雪一咬牙,看着苏苓斥责自己的模样,不由得心里一暖,这种被人真心实意关怀的感觉,真的很好!

人人都看见了她身为南夏国太女最光鲜的一面,却不知道这光鲜的背后,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和外人所不知道的陷害!

她喜欢凰胤璃,同时也是羡慕他的。他和自己同样身为国家的储君,但是齐楚国内却兄友弟恭,并没有为了争权夺利而自相残杀的情况。

但是南夏国,呵呵!

谁说女子不如男,她的那些个妹妹,怕是都恨不得她早死早超生!

可惜,越是这样,她越要让自己活得精彩,只要身为太女一天,她就有足够的权利,站在南夏国无人可欺的地位,且不可撼动!

“苓子,这件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毕竟……”

“晚了!”夏筱雪方一说完,苏苓就摇头打断了她的话,“我之所以知道你遇刺的消息,就是在街头听到的!这件事现在整个京城人尽皆知,我想现在齐楚皇宫内的大臣和皇帝皇后,应该正在想法子如何平息这流言蜚语呢!

你是南夏国的太女,在齐楚遇刺,紧接着在翌日就传遍了京城街头,我要是凰胤璃,如果知道你心里是这种怀疑的想法,我可能会气的吐血呢!”

“弟妹,何种想法会让本宫气的吐血?”

卧槽,凰胤璃什么时候出现的?!

悄无声息,瞬息而至,人未到声先至!

还能不能好好的过日子了,她的警觉性怎么在遇见这些古人之后,全离家出走了?

凰胤璃来了,竟然连开门声都没有?她失聪了?!

哪知道,凰胤璃浅淡的一声询问之后,苏苓举目四望,结果看了半天,再次眼波回旋,就见凰胤璃正站在偏殿一处敞开的窗口边!

闹啥?堂堂太子跳窗子进来的?!

还说不关心?骗鬼呢!

夏筱雪对于凰胤璃的出现虽然面色表现的很冷静,但是下一刻手心中的印章也被她悄然收起,而脸颊上渐渐绷紧的俏丽模样,也倒映在凰胤璃的眼中,形成了一抹难以拔出的倩影!

“太子,你怎么有空过来?”苏苓这话问的相当有水平,含笑睇着凰胤璃,语气虽听不出任何变化,但任谁也会听得出她话中似乎带着点嘲讽?

嗯,就是嘲讽!

她在街头听见传言的时候,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整夜加大半天,结果在她来的时候,行宫内外除了太医就只有南夏国的女卫,在外人看来,齐楚对此事未免也太不上心了!

****

今天旧文完结,所以此文就只有二更!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