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二一:夏筱雪重伤等死

“你们听说了吗?昨晚上宫内出了刺客,还把南夏国的太女给刺伤了!”

身侧恰好路过这一撮驻足闲聊的行人,苏苓耳聪目明的听到这样的消息,顿时心头一窒,先有权佑擎在行宫内受伤,现在筱雪也受伤了?

苏苓和凰胤姬脸色双双一变,而后二人同时站在那一撮人群边,细细的听着消息。

“什么?竟有此事?你听谁说的?”

站在人群中的行人百姓开始有人带着怀疑的看着说话之人,而那人闻言顿时梗着脖子,蔑视的瞥了瞥询问的男子,下巴一仰就开口:“我七大姑和我八大姨家的闺女都在宫里当差!当然是她们说的!”

这人,说的煞有介事,仿佛亲眼所见一样!站在一旁假意路过的苏苓和凰胤姬,见此却面面相觑,皇宫里昨晚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今天就传了出来!

若不是有心人故意放出的消息,凭借严防死守的皇宫,断然是不会让这样的消息泄露!尤其是事关两国邦交,受伤的人还是南夏国的太女筱雪!

待苏苓和凰胤姬二人一言不发的互相看着彼此,不多时人群便唏嘘不已的散了开去。街头依旧繁华喧闹,但苏苓的脸色却有些难掩的隐晦。

“皇嫂,表姐竟然受伤了?她的功夫很好的,在几年前我和她比试过一次,那时候我和她才打成平手,现在估计她的功夫会更胜从前,怎么会轻易受伤?而且行宫附近的把守十分严密,这事太奇怪了!”

凰胤姬身为皇朝王爷,自然也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和苏苓玩闹是一方面,但是针对国家大事,他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先进宫吧,等看见筱雪再说!”

苏苓此时敛去了笑意,眼眸微微凝神前行,眸子内的慧光不时的闪动着,同时也倏地想起了一件事。

上次,在郊*袭的时候,她一直以为那些黑衣人是冲着她来的。但是仔细回想起当初他们的举动,似乎并非是对她?

首当其冲的,那一只从天空中飞来的箭矢,虽然是对准了她和筱雪的位置,但是她细细的辨别了一瞬,才想到那箭分明是对着筱雪而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筱雪的身边岂不也是危机四伏,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份在那摆着,黑衣人是一次,这次竟然在宫内直接遇袭。

她相信筱雪的功夫,但是不可否认,昨天她和筱雪分别的时候,也明白她的冷静和睿智受到了太子凰胤璃和孙容儿关系的影响,如果对方真的打算对付筱雪的话,那必然是对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所以,她可不可以猜测,昨晚上筱雪的情绪或许不太稳定,而这也直接成就了别人对她下手的机会!

当然,这一切也都是苏苓心里自己的猜测,在没看见筱雪的时候,她也不会乱说。原本今日也是打算进宫的,现在她因得知了筱雪受伤的情况,步伐更加快速的往前行走着。

而她身侧的凰胤姬,见苏苓俏脸寒霜,不由得开导,“皇嫂,你也别担心!我相信表姐的能力,应该只是受了点小伤吧!”

其实凰胤姬的心里也不太确定,他甚至也毫无心里准备,自己这刚从军营里走出来,结果就听见了表姐受伤的消息,这也太巧合了吧!

始终跟在苏苓和凰胤姬身后的醉清,自然也听见了街头上的议论,而且眼看着前面二人的行走路线正是奔着皇宫而去,这一下心里别提多纠结!

一面是三爷的命令,一面是太女的性命,他两相权衡好像怎么做都不对!

他也一直都听说了王妃和太女的关系,现在人命关天,他要是上前阻止,岂不是太没有同情心了!

这样一想,醉清就大胆的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定!这天干物燥的,大太阳晒的人都开始发昏。

对,他就是晕了!

毫无预警的晕在了街头!这样的话,将来三爷问罪,他也有借口不是!

这样做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实在想不明白三爷不让王妃进宫的缘由!如果是害怕王妃再次伤害锦瑟郡主?那大可不必啊,他可以随时在暗处小心的提防王妃的举动!

嗯,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醉清自以为是的在街头晕倒后,很快就引来路人的围观,街头瞬间就被包围的水泄不通。而苏苓和凰胤姬行走在前方的身影,也随之就听到了后面行人大喊,“有人晕倒了,快去找大夫啊!”

这样一个插曲,断然不会影响苏苓和凰胤姬匆忙的步伐,而醉清哪知道,他今天的擅作主张,在日后差点被三爷给打回娘胎重造!

*

匆忙行路一盏茶的功夫,苏苓和凰胤姬没有任何停留,直接走进西宫门后,就奔着行宫而去。

凰胤姬离宫多日,这骤然一出现,也引得宫人都争相观望。这一身甲胄,脸蛋像个黑球子的人,怎么那么像四王爷!

行宫内,夏筱雪此时正脸色苍白的仰面躺在软榻上,身边所有的宫人全部被遣散在外,就连所有随同而来的女卫,也都各个面色凝重的站在门口。

皇宫内的太医,也都顶着大太阳,背着药箱站在门口,脸色也是一片为难!

“太女呢?”

苏苓跨入熟悉的行宫后,乍一看到眼前的景象,顿时心里一沉,任谁看见他们这样的表现,也会直接往不好结果去猜想。

这一刻,苏苓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开始抽搐起来,指尖冰凉的行走着,感觉双腿都麻木了,难不成筱雪……

“见过王妃!王妃你总算来了,求你去看看我们太女吧!她从昨晚上受伤,一直到现在什么人都不见,就自己一个人躺在房中,太医已经来过好几次,可是太女说什么也不肯让太医医治,王妃求你救救太女的性命!”

跟随夏筱雪一同来到齐楚的女卫们,各个脸色都带着焦急,看到苏苓的一霎那,所有人都双膝跪地,面含期翼的望着苏苓。

若不是没有办法,她们这些天性高傲的女卫,是断然不会给其他女子下跪的!

苏苓闻言,心里微微踏实了几分,随即看了一眼身边的凰胤姬,眼眸一转,就轻声的在他耳边说道:“小四,你在这等我消息,顺便你挑选一些,绝对能信得过的太医在这等着,其他人让他们先散了吧!”

凰胤姬也明白事态的严重,在苏苓话音落下之后,便郑重其事的点头,“皇嫂,你先去吧,这些事交给我!”

“嗯!”

对着凰胤姬暗暗的点头之后,苏苓对着一众女卫安慰了几句,下一刻便毫无顾忌的直接推开了行宫厢房的大门,随即又将门扉紧闭!

许是听到了声音,始终躺在软榻上的夏筱雪,嗓音沙哑低沉,忽而怒声说道:“滚出去!”

“我说,这刚刚分别,你对我就这种态度,太让人伤心了吧!”苏苓从厢房内一路缓步前行,语气还带着淡淡的戏谑。

但是她眼眸中噙满的担忧和关心,却也是显而易见!

不刻,苏苓就站在软榻前,看着夏筱雪一脸苍白的病容和衣躺着,而且让她心惊的是,她左臂肩膀上,一条长长的剑痕赫然入目,就连她身下的绒毯上都浸染了血迹,而从血迹已经干涸的情况来看,只怕她就这样一直任由鲜血横流,什么都没做!

夏筱雪一听到苏苓的声音,眼眸僵硬的缓缓看向苏苓,在见到她满目担忧和少许慌乱的眸子时,一夜的逞强在此刻全部化为乌有!

“苓子!我……”

一语方落,眼泪瞬间挂满整张脸颊!

苏苓旋身小心翼翼的坐在了筱雪的身边,心疼的看着在自己心里一直都是飒爽英姿的筱雪哭的不能自已,她实在想不明白,就算是被刺客伤了,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吧!

这件事,似乎另有隐情!

苏苓小心的查看着夏筱雪肩膀上的伤口,深可见骨,皮开肉绽!

真特么狠,下手的人,最好别让她知道是谁,否则那将是一场不死不休的血战!

伤了筱雪,死不足惜!

“别哭了,你这样会把我衬托的更美的!”所谓好友,就是可以毫无顾忌的在她面前放肆撒欢,而就算苏苓在此时说出这番略带揶揄的话,除了让夏筱雪瞬间恢复了少许的生气,也让她横眉冷对的瞪着苏苓,一时间似乎不再是那般等死的模样!

“你!”

夏筱雪似是执拗的想要坐起身,但是奈何流血过多,让她体力不支,仅仅在软榻上挣扎了一瞬,便无法再有更多的动作。

苏苓叹息一声,看着筱雪有力气和她争辩,应该也会再隐瞒,不由得直接问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殊不知,这话方问出口,夏筱雪还带着水光的眸子又氤氲了一片,唇角似乎还挂着自嘲,望着苏苓的眼眸中,也写满了痛楚,“他,要杀我!”

***

二更,今晚没有三更!明天就继续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