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二零:皇嫂,我爱你一万年

深夜,淡淡的薄雾挂在清辉月晕的周围,寂静的墨色夜空繁星点点,沙场周围静谧无垠,少了白日的喧嚣,此时天地间一片苍茫辽阔的景色。

主营帐内,苏苓已经渐渐沉睡,而凰胤尘此时却孤身站在月色下,负手而立。仰头凝望着朦胧月色,心里某处也因此愈发感觉寂寥。

这种感觉,许久未曾萌生,却再今晚再次席上心头!

“三爷!”当醉清悄然的走到凰胤尘的身边后,轻轻唤了一句。他身为属下,最是明白自己的主子表现出这般落寞的神色是为了什么。

但,他同样心里有着祈求,或许小王妃能够一改王爷现在的情况!

凰胤尘闻声依旧巍然不动,只不顾一双望着远处星空的眸子微微闪了闪暗芒,随即薄唇开阖,道:“即日起,你不必留在军营了。本王命你在暗处观察王妃的一举一动,若是她有意接近皇宫,你自己想办法阻止她!”

“啊?三爷,这……”

醉清迷糊了,怔怔的看着凰胤尘,心里还有些不明所以。不让王妃靠近皇宫?这是什么情况!

“有问题麽?”

凰胤尘似是有些不悦,缓缓的侧目看着醉清,见他一脸见鬼的表情,眉宇蹙的更深了几分。

醉清战战兢兢的摇头,“没问题,属下遵命!”

“退下吧!”

凰胤尘说完此话后,便继续站在缱绻撩人的月色下对月惆怅着,而醉清则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他的身影,欲哭无泪!

他好好的一个军中将领,现在要天天跟在王妃身边,还必须是暗处的!

三爷,你此举何意啊!

*

翌日

清晨方至,主营帐内还略显昏暗的光线下,苏苓正酣睡做着美梦。梦里,她正踩着凰胤尘,跪在地上给她唱征服呢!

那感觉,透心舒爽,沉睡中的脸颊也渐渐漾出几许笑意。

彼时,她的软榻边,彻夜未眠的凰胤尘正站在她的身前看着她的脸蛋,那一抹在睡梦中忽而绽放出的芳华浅笑,令他的心头不期然的又一次悸动不停。

他几乎是敛去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气息,以至于沉睡中的苏苓始终没有任何感觉。直到她觉得自己的腮边有些痒意的时候,嘟着红唇随手拍了拍,翻个身继续沉睡。

少顷之后,凰胤尘再次深邃的看了一眼苏苓,弯身在她的枕边放置了某物后,便旋身离开了军营大帐,帐外两纵队的将士已经整装待发,各个都手里牵着战马,见到凰胤尘的刹那,刚要开口就被他抬手打断,随即压低嗓音说道:“出发!”

众将士再次想要鼓舞军心的喊一句,哪知道又被凰胤尘厉眸制止。这下不少人狠狠忍不住开始低声咳嗽,这狠狠倒吸一口气想要怒吼的举动,就这么被生生的给憋回去,真心难受!

以凰胤尘为首的队伍,在一片凝滞的气氛中,带着两纵队的将士,纷纷骑着马离开了沙场。

直到日上三竿之际,苏苓才悠悠转醒。也许是近日来诸事繁杂,所以她感觉已经从未有这么安稳的睡过一个好觉了!

身下的软榻微微凹陷了几分,苏苓睁开眸子后,就感觉眼睑酸涩胀痛,甚至感觉看东西都是模糊的!

这就是夜晚大哭后的结果!

该!!!

苏苓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后,看到眼前有些陌生的场景,顿时警觉起来。坐起身举目四望,神情又微微松懈了几分。

竟然忘了,昨晚上是宿在营帐里的!

凰胤尘那厮呢!

循着大帐内看了看,苏苓发觉并未有凰胤尘的身影,而地面上也看不出有人睡过的痕迹。不过想想也对,凰胤尘自诩清高,就算睁着眼睛到天明,估计也绝不会做出在地上睡觉的跌份举动!

鄙视他,妥妥的!

见主营大帐内没有人,苏苓又在软榻上愣了一会神,随即眼眸波光一转,忽地被枕边的一物吸引了注意力。

顿时,整个人差点从软榻上跳起来,倾身就将枕边的玉佩给抓在了手里,来回不停的抚摸,眼眸也绽放着失而复得的欣喜光芒。

玉佩!竟然没事?

苏苓放在手里小心的端详着玉佩,的确是玉寒给她的那块,不过这就奇怪了,那昨晚上被凰胤尘给捏碎的,又是什么?

想不明白后,苏苓也干脆作罢,小心的将玉佩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以后人在玉佩在!

不过,就不知道玉寒的伤势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凰胤尘那厮有没有下狠手!

这一大清早,苏苓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炸了,翻来覆去的全都是凰胤尘,这都什么玩意!

小心翼翼伸手探了探胸口,发觉休书还在,那她今天首要的任务就是进宫,找皇帝和皇后盖章去!

凰胤尘,这次不跟你分道扬镳,我就继续跟你姓!

“醉清,你别以为本王不敢揍你啊!你给我让开!”正当苏苓方梳洗完毕,正看着营帐桌案上所摆放的清粥小菜愣神时,营帐门外就传来小四凰胤姬的叫嚣声,听得出来应该是极其愤怒的,甚至语气中还连连粗喘着。

难不成凰胤尘走了?不然小四怎么敢这么快就出来!

昨晚她和大乘都被抓住之后,小四应该也已经知道了才对!

如此想着,苏苓就直接上前拉开了主营帐的门帘,入目的就是一个宽阔的肩膀正挡在门帘正前方,苏苓见此柳眉一挑,直接一巴掌就拍在了醉清的后脑勺上,斜睨着被她给拍到大门一侧的醉清,说道:“远点呆着!”

醉清:“……”他招谁惹谁了?挡在这还不是担心王妃没醒?他冤不冤枉?!

当然,向来习惯了令行禁止的醉清,也根本不知道苏苓那句话不过就是随口一说,在他听见苏苓的话后,隐晦的看了看小四凰胤姬,又看了看蹙眉冷对的苏苓,低着头不声不响的就走到了营帐十米开外!

苏苓微惊,心里却对醉清有些刮目相看,这小子不错嘛!这么懂事又听话!比玉树强多了!

玉树,无辜躺枪又中箭!

“皇嫂,我天,我总算看见你了!你没事吧?”凰胤姬在看见苏苓的一霎那,差点感动的泪奔。

这么多天在军营里苦熬的日子,现在终于感觉眼前见到曙光了!

苏苓闻言转眸看着脸颊愈发幽黑的凰胤姬,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你还知道关心我?要不是为了你,我何苦会夜晚进军营,结果又被凰胤尘给发现!亏你还自诩聪明,脑子都当饭吃了?”

凰胤姬被苏苓的话训斥的一愣一愣的,整张脸上就剩下一口牙是白的,勉强撑起一抹苦笑,不由得拉住苏苓的袖管,左右摇晃的说道:“皇嫂,你别生气!这件事你要怪就得怪三哥,是他把我困在这里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出此下策!皇嫂,你要救我啊!你不能见死不救!”

苏苓抬起不怀好意的眸子,闪烁着淡淡的精光,挑起一侧的柳眉就看着凰胤姬问道:“你信上说你深陷牢笼,这军营就是你所谓的牢笼?”

“皇嫂,可不是吗?你看我,一个堂堂的王爷,现在都被虐待成什么鸟样了,要不是三哥走了,我今天还出不来呢!皇嫂,你要离开的话,带着我,求你!”凰胤姬明显带着惧怕的神色看着苏苓苦苦相劝,一脸哭哈哈的表情,哪里还有当初的清朗俊逸。

苏苓见此,面对凰胤姬那张黑的跟锅底似的脸,也于心不忍,暗自想了想,便直接说道:“我要进宫,你如果想来,就跟上!”

“皇嫂,我爱你一万年!”

凰胤姬蹦蹦跳跳感觉人生再次找到了希望一样,跟在苏苓身边颠颠的就往沙场外围走去,而此时大乘还不知道,他家主子已经把他给丢弃了!

身在十米外的醉清,别的没听到,结果就听见了四王爷的一句‘爱你一万年’,这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

三爷才刚走,小王妃就和四王爷纠缠不清!这合适吗?

不行,这件事得赶紧告诉三爷!

醉清见苏苓带着凰胤姬已经走向了沙场之外,随即迅速的就飙进了大帐内,在桌案上鬼画符般写了几个潦草的大字,随后又跑去伙夫的营帐附近,找到一只信鸽后,连忙就将信笺传了出去!

而后,又马不停蹄的悄声跟在苏苓和凰胤姬的身后,他今天还就要看看,王妃和四王爷到底搞什么鬼!

醉清,你是不是忘了,你家三爷曾经说过,绝对不准四王爷走出军营一步!

带着凰胤姬一路畅通无阻的离开了沙场,当两人踏上街头的石板路面时,苏苓这心里还在想着如何去跟皇上开口要龙章凤印!

结果,人头攒动的街头,三不五时就有人簇拥在一起谈论着一件事:

“你们听说了吗?昨晚上宫内出了刺客,还把南夏国的太女给刺伤了!”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